Categories
熱門新聞

疫情影响下 面临困境的中国底层农民工和大学毕业生 – BBC News 中文


江苏的外贸工厂工人黄先生的工资减少了50%

Image caption

江苏的外贸工厂工人黄先生的工资减少了50%

空旷的厂房内,黄先生正在工作台旁等待焊接工递过来下一个金属托盘。这座工厂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名员工,大楼一半的部分都处于黑暗之中。

工厂的老板被困欧洲,无法来到中国,他们也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接到美国客户的新订单了。

这是一个正努力想保持运转的行业。

“到现在,我们还没有接到任何大单来让工厂开动起来、支付工资、维持运营,”尤利娅·雅库波娃(Yuliya Yakubova)对我说,她对自己生意的困境直言不讳。

身处意大利的她说,“我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解雇或遣散员工。”但她不知道能否挺下去。

莲华尚品(Lotus United)是一家正在努力坚持运转的企业,它坐落在中国东部江苏省张家港市的一家工业园区。它为很多商店生产轨道和货架,至少过去是这样。

两层楼的制造车间原来有大约100名员工,但现在每天只有很少的员工来上班。

大多数机器现在也已关闭,地上是堆在一起的纸箱和生锈的存货。

黄先生不是很忙。在我们见到他之前,我们看到角落里仍有火花冒出,工作台上闪烁着焊接时发出的白光。

减薪

但新冠疫情带来全球的灾难性封锁,已使这家公司缩减到只有少数员工在角落里工作。

黄先生的工资减少了50%,他现在每月的花销仅有约1500元人民币(约210美元)。

Image caption

像莲华这样的私营企业在新冠疫情危机中,尤其脆弱。

“我现在挣的钱只能保证最基本的生活,”他说。他的家庭受到重创,因为他的妻子也同样在工厂工作。

他们只是中国庞大的农民工大军的缩影。

当我见到他时,他正利用25分钟的休息时间和同事一起吃午饭。

如果公司倒闭,他们就会失去薪水和免费午餐,再也没有东西可以寄回家给女儿。“我2012年来到这里。(女儿)还在老家,因为我负担不起。”

像莲华尚品这样的私营企业在中国创造了最多的新增就业机会,但在这场危机中,它们尤其脆弱。

近年来,中共当局更专注于巩固和保护国有企业,包括工业、交通、电信和金融巨头。

这些小企业也过度依赖于在美国的生意,像莲华尚品这样的企业只有美国客户,因此非常脆弱,有100个工作岌岌可危。

就业是“天大的事情”

即将到来的失业危机是中国领导人的噩梦。执政的共产党一直担心这对社会稳定产生的影响。

今年4月,武汉爆发了一场小规模但罕见的抗议活动。工人们在一个购物中心内聚集,抗议他们无力承受的房租。

中国官方公布的城镇调查失业率已超过6%,创下历史高位。有独立机构预测,这一数字可能会更高。

Image caption

目前,工厂里只有很少的工人还在上班。

中国的二把手、总理李克强上月承认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他表示,“今年4月份城镇调查失业率已经是6%了……就业是最大的民生,对于一个家庭来说这是天大的事情。”

“一些外贸企业现在没有订单,影响员工就业,”李克强在中国两会的记者会上,提及了与莲华尚品类似的企业。“对他们的困难,我们要给予救助,但是从根本上说,还是要帮助他们就业。”

此外,还有一群人是中国当局特别担心的——毕业生。

在压力下

中国有近900万毕业生将在今年夏天进入就业市场,但随着就业机会的大大减少,李克强承认,就业形势很“严峻”。

在上海的一场招聘会外,23岁的张女士对我们说,“是的,我们压力很大。找不到工作,但我们也不想呆在家里无所事事。”

她对目前的形势很悲观:“我预计情况不会在一年内好转。”

Image caption

张女士表示,她预计就业情况很难在一年内好转。

如今,很多招聘会都在网络上进行。毕业生们戴着口罩看着手机摄像头,希望能找到他们的第一份工作。张女士解释说:“我们之前没有任何实习经验,也没有参加过秋招。”

在历史上,中国政府会给大学毕业生分配工作。但这个时代已经过去很久了。

如今,一些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被鼓励招聘应届毕业生,它们将会获得税收减免的优惠政策。

这个关键问题事关经济复苏和执政合法性,因为年轻的、受教育的、失业的、不安分的毕业生常常成为执政党面对的难题。

面对困境,雅库波娃女士表示,“我希望在一个月、两个月或者三个月之后,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由于她被迫给予员工的最低工资无法满足一些人的需求,一些员工已经辞职去找其他工作了。

Image caption

如果离职,黄先生和他的妻子将回到北方成为农民。

黄先生和他的妻子决定留下来,但他们也有一个计划。“我们在这里生活压力很大,”他说。“租房、生活开销……如果我们撑不住了,我们就走。”

如果离职,他们将回到北方,重新成为在玉米和小麦田里耕作的农民。

数百万像他们这样的农民工可能也这样做。这将是中国长达数十年大规模城市化进程中的一次意外“倒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