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中國武漢出現不明肺炎,我們應該擔心嗎?


Wuhan
病毒爆發於中國華中城市武漢。 ©Getty Images

一種過去在科學界不為人知的不明病毒正在中國城市武漢引發嚴重的肺炎。

目前已經有超過50人被感染,其中七人目前情況危殆。

一種新出現的病毒,令病人感染肺炎,這永遠是令人擔心的。現在全世界的衛生機構官員都處在高度警惕之中。

但是,這是不久就會過去的短暫爆發,還是某種危險得多的事情的先兆?

這是什麼病毒?

從病人身上,已經取得了病毒樣本,並在實驗室進行了分析研究。

中國以及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官員已經判定,該病毒屬于冠狀病毒。

冠狀病毒是一個範圍廣大的病毒類別,但是目前已知只有六種(這次的新型病毒將會是第七種)會感染人類。

2002年,中國曾爆發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徵(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縮寫為SARS,又稱“沙士”與“薩斯”)的“非典型肺炎”疫情,該疾病同樣又是冠狀病毒引起,前後共8098人感染,774人死亡。

惠康信託基金會(Wellcome Trust)的喬西·高丁博士(Dr Josie Golding)表示:“對於'沙士'的記憶很深刻,很多恐懼就來自於這裡,但是我們對於如何應對這一類疾病,已經比過去有準備得多。”

有多嚴重?

冠狀病毒可能導致從輕微感冒到死亡之間的各種症狀。

而這種新型病毒,似乎就是介乎於這兩者之間。

“當看到新的冠狀病毒時,我們想要知道症狀有多嚴重——這一次比類似感冒的症狀要更嚴重一些,而這是令人擔心的,但是它又不像'沙士'那麼嚴重,”愛丁堡大學的馬克·伍爾豪斯教授(Prof Mark Woolhouse)說。

Viruses
目前已知能感染人體的冠狀病毒有六種。 ©Getty Images

它從哪裡來?

檢測到新病毒是一件常有的事。

它們會從某個物種跳到人類身上,在此前不會被注意到。

諾丁漢大學的病毒學家喬納森·波爾教授(Prof Jonathan Ball)說:“如果我們回想過去的疫症爆發,當出現一種新的冠狀病毒時,都是從一種動物載體那裡來的。”

“沙士”是從果子狸傳播到人身上的。

而自2012年出現以來已經有2494宗有紀錄病例、858人死亡的中東呼吸綜合症(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縮寫MERS)則是從單峰駱駝那里傳給人類的。

哪些動物可能是源頭?

一旦發現病毒依附的動物載體,解決問題就會變得容易得多。

這一次的肺炎病例被指與武漢當地的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有關。

不過,能夠承載冠狀病毒的除了一些海上哺乳動物(比如白鯨)之外,該市場還有一些活的野生動物,比如雞、蝙蝠、兔、蛇等等,更有可能是病毒源頭。

為什麼是中國?

伍爾豪斯教授說,這是因為人口的體量和密度,以及與攜帶病毒的動物近距離接觸。

“下一次爆發是在中國或者那一帶,沒有人會感到意外,”他說。

/* sc-component-id: SimpleMapGraphic__GraphicContainer-s1ketwac-0 */
.dXwefP.dXwefP{width:100%;height:100px;background-color:#fff;box-sizing:border-box;}
        
          html, body{
            margin: 0;
            padding: 0;
          }
          
  @font-face {
    font-family: 'ReithSans';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BBCReithSans_W_Rg.woff2) format(“woff2”), url(/static/media/BBCReithSans_W_Rg.woff) format(“woff”);
  }
  @font-face {
    font-family: 'ReithSans';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BBCReithSans_W_Md.woff2) format(“woff2”), url(/static/media/BBCReithSans_W_Md.woff) format(“woff”);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BBCNassim';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BBCNassimRegularFADesktop.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BBCNassim';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BBCNassimBoldFADesktop.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Iskoola_pota_bbc';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iskpota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Iskoola_pota_bbc';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iskpota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Latha';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latha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Latha';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latha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Mangal';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mangal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Mangal';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mangal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 Sans CJK KR';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CJKkr-Regular.otf) format(“open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 Sans CJK KR';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CJKkr-Bold.otf) format(“open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 Sans Gurmukhi';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Gurmukhi-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 Sans Gurmukhi';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Gurmukhi-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Padauk';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Padauk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Padauk';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Padauk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Shonar_bangala';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Shonar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Shonar_bangala';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Shonar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SansEthiopic';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Ethiopic-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SansEthiopic';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Ethiopic-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它是否容易擴散?

這一次爆發當中,最令人感到安慰的一個事實是,新的病毒不會人傳人。

這是出現感染肺部的新病毒時最大的一個擔憂,因為咳嗽和噴嚏是病毒傳播非常有效的途徑。

假如出現人傳人,你就能預期會有醫護人員感染病例,因為他們要與病患近距離接觸。

中國官員指,這在目前尚未有發生。

不過,一些專家已經警告,目前斷定是否有人傳人的情況為時尚早。

波爾教授說:“這就意味著在短時間內有59宗動物傳人的案例,直觀上來說這是比較高的,所以這仍是個未解的問題。”

伍爾豪斯教授說:“我是警覺多於懷疑,現在還太早——大部分的冠狀病毒是可以傳播的,這是我首要的擔心。”

它傳播得有多快?

目前為止,並沒有多快。

全部59名病患,都是在2019年12月12日至29日期間開始出現症狀的。

至目前為止沒有更多新病例出現。

“我們沒有看到病例數量擴大,這一點是正面的,”高丁說。

“中國正在認真對待這件事,而它是可以被控制的,我們要等等看。”

不過,仍然有人會擔心,本月稍後,中國農曆新年期間出行的數億人有可能將病毒傳播開去。

中國當局如何應對?

Public health checks
體溫掃描或許能幫助檢測出受感染的人。 ©Getty Images

感染的病人都已經被隔離接受治療,將傳播的風險減至最低。

與受感染病人接觸過的150人正在接受監察,看是否有染病的跡象。

包括體溫掃描等額外的旅客檢查都已經在實施。

而事發的海鮮市場亦已關閉,進行清潔和消毒。

專家們有多擔心?

高丁說:“目前,在我們有更多信息之前,真的很難斷定我們在多大程度上需要擔心。”

“直到我們確定源頭之前,它都會一直令我們緊張。”

波爾教授說:“我們應該對任何第一次進入人體的病毒感到擔心,因為它已經突破第一個重要關口。”

“一旦進入(人體)細胞並開始復制,它就可以開始形成免疫,從而可能令它更有效地傳播,然後變得更危險。”

“你不會想給病毒這樣的機會。”

*關注詹姆斯·加拉格爾的 Twitter

.(tagsToTranslate)科學天地(t)中國(t)健康衛生(t)世界衛生組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