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舍離?我不要.


斷舍離?我不要.

2021-01-13 城市畫報

電商購物節,再加農曆新年將近,每年此時向來是囤貨的好時節。和上一輩囤貨以防萬一的心態相比,這屆年輕人愛「囤」的並不局限於生活消耗品,他們爲愛好而囤、爲情懷而囤、爲方便而囤……
在內心囤積欲「作祟」下,他們找到了一種更「充盈」生活方式。

上一輩的人愛囤,這一輩的人也一樣。但年輕人爲「安全感」而囤的表象下,是一顆社恐的心。辯手顏如晶在綜藝《我要這樣生活》中展示了自己家的「倉庫」,從快捷食品到生活用品應用盡有,家裡儼然是個「超市」,有個「倉庫」。她還介紹了自己的囤積規則「不能有六個以下,六個以下就要補貨。
如晶在採訪中提到,自己很害怕去麻煩別人,也很害怕跟陌生人溝通,剛到北京獨居時甚至連外賣都沒法自己點,在倉庫中囤積,是她應對突發情況時的方法,更給了她生活安全感。因爲會消耗,所以要囤積。美國作家羅賓·扎修在《你體內的囤積欲》書中提到人們喜歡囤積消耗品的原因:擁有比所需更多的東西,會讓人有安全感。比如多買一瓶洗髮水備在家裡,這樣就不用擔心某天會用完。除消耗品囤積外,資訊時代的「電子信息」囤積是個常被忽視的囤積方向,@陳歪歪 就在不知不覺間成了一個「信息囤積」大戶。手機從16G換到64G,從64G換到128G,筆記本從256G一下躍升到1TB,除多次重複的信息、圖片外,歪歪從不主動刪除電子設備儲存的東西,這也導致她所需的容量一增再增。「別人換設備都想告別過去重新開始,我最要緊保住『歷史記錄』。」她說。

囤積信息給了 歪歪 不少「底氣」,這主要體現在工作上。在面對突發提問或領導比較有「歷史」問題時,信息囤積讓她很快能從過去找到可借鑑的方法,不用事事都詢問同事,她也因此躲過了不少職場雷區。不管被問什麼,她都會試著用關鍵字在手機搜搜歷史記錄。前陣子,她被同事問記不記得5年前給她的舊網盤密碼,她抱著「搏一搏」的心態搜了下手機,還真找到了,「我不記得,聊天記錄記得。」

囤積,是 蛋卷的「家族遺傳」愛好。爺爺奶奶愛囤,爸爸也愛囤,她也愛。她和爸爸一起囤了不少東西,最愛就囤書囤老物,剛剛搬家的 蛋卷 最近正一點一點把書從舊家挪到新家,她和爸爸每天「螞蟻搬家」,每搬一箱,就要遭受媽媽嫌棄的眼神一次。蛋卷 新家目前其中一個書櫃,還有不少書在舊家等被搬。比起收進柜子,他們更喜歡把書陳列出來,突然興起翻翻,常常都能翻到驚喜。她說:「囤舊物」的目的是爲了「翻舊物」經年囤積生活下來,蛋卷偶爾整理時總會被這些「垃圾」勾起回憶。十多年前小學同學給寫的聖誕賀卡、初戀送給自己的第一份禮物、以前老喜歡的麥X勞兒童套餐玩具……很多都是再看已想不起收到時自己雀躍心情的東西,「但還是會覺得有種穿越感。」
在整理搬來的書時,她發現了爺爺年輕時的筆記本里夾了一張二十多年前,廣州青年文化宮的前蘇聯名劇《尤里烏斯·伏契克》的門票,「窄窄一張泛黃的卡紙,上面有印有伏契克的台詞,一把把我『扯』回那個年代。」

蛋卷爺爺夾在筆記本中很有年代感的劇票。

蛋卷父女倆認爲,囤積消耗品固然可以獲得所謂的安全感,而留下舊物卻不只因爲簡單的「安全感」,更是因爲「心裡覺得它還沒到扔的時候吧,雖然沒用,但心裡又還有一點喜歡,所以就留下來了。

爲愛好而囤,是這屆年輕人囤積的另一突出特點。

近兩年極爲火爆的盲盒,就成了各位囤積控的新囤積題材。不到3個月買齊33個系列,坐擁460個盲盒手辦的 @昕兒 就是其中之一。

還有今年5月刊《我的一平方米》專題(點擊藍字查看「一平米」專題報導)中報導過他們:囤積球鞋的青年演員 @鄧競、囤積了1000多個手辦雕像的 @陽台哥、打下1049支「口紅江山」的@嘿嘿……

動畫設計師約翰·強尼(點擊藍字查看我們往期對約翰·強尼的報導)也是「爲愛好而囤」隊伍的其中一員,他笑稱「沒車沒包一屋子玩具」就是他和妻子目前的生活現狀。

雖然愛囤的都是玩具,但和囤積手辦的陽台哥不同,強尼的品味比較特別。

他形容,自己喜好超脫了正常人的審美,而妻子跟自己的奇怪趣味高度重合,「她也是玩具收集控,在收集這件事上會互相慫恿。」甚至直言,如果說他在球鞋汽車數碼產品上毫無戰鬥力,那夫人在包包鞋子化妝品的消費,還遠不及隔壁退休的阿姨

約翰·強尼家中隨處可見他的收藏

跟身邊朋友相比,強尼囤的潮玩、中古玩具不算多,但勝在收藏門類廣,「買過鐘錶、計程車打表器、檯燈、掛圖、貝殼畫、存錢罐、彈弓、印第安圖騰等等,標準只有一個:有趣!」

在他的囤積里,重複款不多見,除了黃色笑臉。他告訴城畫君,這主要因爲妻子喜歡,「她喜歡笑,也希望更多的人可以笑。所以我們家會充滿笑臉題材,笑臉拖鞋、圍裙、檯燈、包、衣服、尤克里里……甚至我們的婚禮海報也是笑臉。」

從消耗品囤積到爲回憶、愛好而囤,「安全感」不再是年輕人對囤積的唯一解釋,在囤積時,他們也在探尋一種令自己精神世界更豐盈的生活方式。

對於外界對「囤積不就撿破爛嗎?」的說法,他們很多並不覺得「被冒犯」,因爲家裡不少東西是撿來的,@約翰·強尼 甚至覺得被說撿破爛自己還挺高興:「這完全不像指責的話呢,撿破爛真的是我理想生活。」

市面上有很多書在教人如何斷舍離,如何過上「很酷」的極簡生活,但囤積不等於不酷,如果你內心是愛囤的,那就請盡情享受吧。

在經濟獨立的情況下,就如強尼說的,「活著就是浪漫地浪費時間。」

👇保持態度,記錄時代👇

戳一下

和我們一起記錄更多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