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新冠“第三波”冲击香港 四个原因 一个后果 – BBC News 中文


香港食物环境卫生署环卫人员在一处室内菜市场内清扫消毒(19/7/2020)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的新冠肺炎疫情一度缓和,但到7月确诊数字反弹。

香港自7月初开始,短短数个星期就已经新增超过1000例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病例,占当地1月23日录得首个输入病例以来总确诊数目一半以上,被特区政府形容为“第三波疫情”。卫生部门周五(7月24日)公布再有123人确诊新冠肺炎,再度创单日新高,且是连续第三天新增确诊人数超过100人。

香港4至5月曾连续23天没有本地确诊病例,在此前后也只出现零星个案。香港特区政府随之而陆续放松多项防疫措施,包括取消餐馆食店招呼店内用餐(堂食)客人数目的限制、放宽人群聚集限制,也开始容许跨境商务旅客、学生等进出香港而无须接受强制隔离检疫。

最新一波疫情爆发后,这些措施要重新被收紧。外界关注政府没有堵塞一些“防疫漏洞”,例如容许船员、航空机组人员等进入香港后无须被强制隔离,只须进行医学监察。随着疫情发展,香港医疗和隔离检疫设施开始供应紧张,公营医疗系统长期供不应求的问题再次浮现。

BBC中文梳理多个被普遍认为是新一波疫情爆发的成因。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香港爆发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多天有超过100宗新增确宗个案。

原因一:20万人获豁免检疫

大部分抵达香港的人都需要接受14天的隔离观察和病毒检测,但九类人士——航空机组人员、货船船员、政府公务人员及与中国大陆、澳门、台湾有商务往来的人,或居住在大陆但在香港求学的学生等——此前可以获豁免强制检疫,只须每天量体温,接受医学监察。

政府数据显示,今年2月至5月,至少20万人次入境香港获豁免检疫。

香港大学医学院院长梁卓伟、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和香港中文大学呼吸系统科讲座教授许树昌均是有份向政府建议抗疫措施的专家。三人均指出,香港新一波疫情好可能是由这些豁免检疫者带入境,形容这是“早知”的漏洞。

2020年2至5月總共最少20萬人次入境香港獲准豁免檢疫

出入境管制站簽發「醫學監察通知書」數目

港府7月19日曾发声明反驳,强调豁免隔离检疫安排关乎维持必要的社会与经济运作。香港自3月初起,并没有录得任何从大陆输入的个案。

但到了7月,多名获豁免检疫的货机、货船人员先后确诊,港府决定收紧豁免检疫措施,机组人员及船务人员从外地抵港也需要被强制做病毒检测。

香港卫生署6月底曾接获浙江宁波市海关通报,有从香港抵甬的货船船员被发现确诊。这些船员曾经逗留香港一至三天,是获豁免检疫人员,他们报称留港期间只留在酒店,但仍然有机会透过公共交通工具或在酒店,把病毒带进香港社区。

香港每日新增新型肺炎確診病例數目急增

香港传染病医生曾祈殷对BBC中文表示,香港不会突然自行爆出多例新冠病例,很大机会是有外来输入病例,政府豁免措施或许有其经济需要,但如果没有为这些人做病毒测试,亦没有方法追踪这些人的去向,只是依靠他们自我身报身体状况,明显是“做得不够严谨,很容易有隐型病人走入香港”。

香港医学会会长蔡坚建议更改措施,强制获豁免人员也要接受病毒测试,结果呈阴性才能离开边检站,同时要限制他们进入公众地方。

另外,虽然香港政府已下令大部分抵港人士需要接受检测,即使结果呈阴性也需要居家隔离14天,但香港医学会传染病顾问委员会主席梁子超认为,要是隐性确诊者居家自我隔离,而其家人可在社区游走,则同样有可能将病毒传出社区。

原因二:社区“饭聚”活动多

目前,港府已发出禁止多于四人聚集的“限聚令”,要求全民在室内公共场所及交通工具配戴口罩,还要求所有食肆做好社交距离措施,任何时间内也只可招待餐馆总坐席数目的一半顾客,不得多于四人同坐,又在每日18:00后禁止堂食,只许外卖。稍早疫情较为纾缓时,针对餐饮场所的这些措施曾经松绑。

一些评论认为香港市民出现“抗疫疲劳”,社交距离措施没有做足,社区活动显著增加,多座购物商场人流密集。这些场所内大部分人仍有戴口罩,惟独饭聚(聚餐)成为了传播链的其中一个关键。

香港近一半的新冠肺炎確診個案都在7月出現

多个近期出现的确诊群组涉及不同食肆与家庭聚会。有人在酒楼饭馆办生日会,筵开20席,也有社团举办庆祝香港主权移交周年聚餐,网上片段可见,众多宾客在饭店内狭小的舞池中载歌载舞,彼此距离亲密,且没有戴口罩。

香港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曾表示,由于确诊者生活“多姿多彩”,令追踪密切接触者“非常有困难”。她指出,近期确诊病人体内病毒量较高,新冠病毒传染性亦可能比3月时更“厉害”。

另外,的士司机(出租车司机)也被视为播毒的途径,多名的士司机和乘客先后确诊,当局决定让的士司机免费检测病毒,不过并非强制受检。属亲北京阵营的香港汽车交通运输业总工会的士司机分会主任杜燊棠曾表示,许多司机已深受疫情打击,担心受检后确诊将无法营业,结果讳疾忌医,不主动做检测。

中国官方新华社和香港亲北京媒体试图把疫情归咎于香港民主派在疫情期间举行立法会初选,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也声称,政府接获民众检举,称初选过程违反“限聚令”,但卫生部门没有明确指出有政治活动引致爆发群组病例。

肺炎疫情:新冠“第三波”冲击香港 四个原因 一个后果 - BBC News 中文 1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你有可能对新冠病毒免疫吗?

原因三:政府牵头推行在家工作的时机

新一波疫情中,港府并没有即时安排公务员在家工作,而许多香港私人企业都以公务员是否在家工作为指标,决定是否要求员工遥距上班。

7月13日,特首林郑月娥称,政府不会大幅度实施公务员在家工作,担心令服务受影响,但会容许员工弹性上班。之后几天,多名公务员接连确诊。

7月19日,政府宣布暂停非紧急服务,公务员在家工作。大学等一些机构也马上跟随。公务员工会与医疗卫生专家均批评政府反应过慢,指责政府无视专家很早的警告,呼吁政府尽早牵头实施在家工作。

林郑月娥被媒体记者问到,不足一周就要推出公务员在家工作安排,是否和早前说法自相矛盾。她回应说,政府不时检视防疫措施成效,强调政府“应变迅速”,“不等于上一步行得少或者行得错(少走了或者走错了)”。林郑月娥指出,社会上同样有声音质疑公务员在家工作会影响公共服务,例如一些市民抱怨无法申请或续领车牌(驾驶执照与机动车行车证)等等。

另外,政府也被批评太迟推行“戴口罩令”。不过,不少专家也指出,香港本已近乎全民戴口罩,“戴口罩令”的作用,还不如在家工作般立竿见影。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核酸检测的价格是深圳的五倍。

原因四:政府未作全民检测

香港传染病医生曾祈殷对BBC中文分析,香港早期防疫确实做得不错,但问题是并没有把数字归零,4至5月时容许了一些零星病例出现,可能由此埋下了“计时炸弹”,香港防疫其中一个不足之处,就是一直没有在检测装备及人手上做全盘计划,这一波疫情爆发前,每日检测量实际只有约3000人,不及专家一直倡议的7500人。近期疫情严峻,日检测量提升至约每日1万人。

曾祈殷说:“其他地方都做到大规模检测,为什么别人做到,香港做不到?经历这么多个月,都未装备好去做一个大规模检测,现在要靠国内两家公司帮忙,当中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人知道,从来没有给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香港醫生與人口的比例與亞洲其他地區相若

香港政府亦向当地的私人化验所和两家中国大陆公司购买检测服务,将为长者、计程车司机、餐厅员工、居住在护老院的老人等高风险群体优先进行检测,估计涉及约40万人,成本数以亿港元计。

对此,本身为外科医生的民主派公民党香港立法会议员郭家麒质疑林郑月娥政府是否“想要给出一个印象:香港没有检测能力,没有这样的资源”,然后趁机透过采购大陆的检测服务来向北京谄媚。

一些香港亲北京政团、社团要求特区政府向中国大陆寻求协助,为所有香港居民筛查病毒。其中,民建联立法会议员陈恒镔说,香港单凭一己之力不可能完成全民检测,应向北京政府寻求协助,遏制疫情。

但林郑月娥说,香港目前就是检测能力不足,要推进全民检测并不现实。而香港卫生防护中心的张竹君也警告说,香港的政府实验室正承受庞大的检测压力,它们将优先处理来自医院与私人诊疗所的有病症人员样本,无病征人员检测速度将被拖慢。

香港近年病床與病人比例數目沒有大變

曾祈殷支持更大规模或全民检测,认为这可以确保社区内不会再有隐型传播链。他批评香港政府几个月前“没有前瞻性规划去搞好病毒检测,现在无可厚非要找大陆或其他地方帮忙”。

他认为目前很难计算全民检测的成本效益,但政府在支援经济方面已支出庞大,尽快找到病毒感染者去填补漏洞,或能更快恢复经济活动。“现在再不做点事情,难道政府再派补就业基金吗?”

本周在一场医疗业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为何澳门及新加坡的检测率可以做到每日超过1万次,但香港达不至这个水平,香港医学会会长蔡坚简单回应了一句“特首不同”。该片段马上在网上爆红,广受香港网民转发。

结果:香港医疗体系频临崩溃

香港卫生防护中心的张竹君曾警告:“如果(疫情)情况持续,检疫中心不足以应付需求,医院也未必会够,香港医疗体系亦会因而崩溃。”

新冠肺炎疫情也令香港原本已高压运转的公营医疗体系百上加斤。负责管理公营医院的医管局7月23日的数字显示,各家医院有约1200张用来治疗新冠肺炎患者的负压病房病床,使用率已经超过80%。

各家主要医院已经开始后备方案,包括把一些病情稳定的病人转至二线病床,医院也减少其他诊断服务,减省工作量。当局也在迪士尼乐园旁的竹篙湾闲置土地和香港岛鲤鱼门渡假村等远离民居的地方增建临时隔离住宿设施。

香港隔離設施在第三波疫情爆發後使用率大增

多年来,香港特区政府被批评没有着手解决公营医疗系统负荷过高的问题,病床数量近年更是不升反降。

香港立法会医学界议员陈沛然去年在香港媒体撰文指出,2003年,香港各公立医院共有近3万张病床,至2017年剩下约2.8万张病床,但同时香港人口却增加约66万人。

陈沛然指出,病床减少可能是因为香港经历萨斯(SARS;香港称“沙士”,中国大陆称“非典型肺炎”或“非典”)疫情后,需要增加病床之间的间隔,同时加建隔离设施所致。近年香港陆续有新公立医院落成,但都只能填补过去部份被削减的病床,仍然未能恢复到2003年的水平。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香港政府最新的数字显示,当地的失业率已经增至6.2%。

香港下一步会如何?

政府官员和普遍专家都认为,如果新一轮抗疫措施无效压抑病情,香港有机会反过来跟随西方国家实施“禁足令”,即是大部分市民均不可离家外出,但这可能对经济造成更大打击。

林郑月娥多次以“三方拔河”形容抗疫措施,指出推动防疫措施的同时也需要顾及经济发展和公众的接受程度。

最新的数字显示,香港失业率已经增至6.2%,2020年第一季度本地生产总值(GDP)按年下跌8.9%,政府更预计今年全年的GDP将会下跌4至7%。香港政府经济顾问欧锡熊早前指出,即使本地疫情最终受控,经济恢复的速度仍然受制于其他地方疫情和中美贸易战等因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