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市水務局駐桃花寺村幫扶工作組:再造青山秀水


記市水務局駐桃花寺村幫扶工作組:再造青山秀水

2021-01-07 華龍網

天津北方網訊:8月31日,幫扶薊州區桃花寺村4年的市水務局幹部劉學軍要回原單位了,鄉親們傾村相送。執手相看淚眼,難捨依依別情。揮手轉身之間,留在劉學軍身後的,是花果滿山、疊瀑流泉,是一個風姿綽約的秀美山村,是衆鄉親富足幸福的日子……

道光《薊州志》載:「桃花山,在州東十八里,山有桃花,放時較他處獨先。山半有滌襟泉,紆曲流繞,碧澄可愛。有剎名桃花寺,爲鑾輿必經之路……」山下有村,名曰桃花寺村。村民多爲清廷行宮旗人後裔,出身顯貴。後淪落凋敝,雖美其名曰「桃花」,卻早就找不到一棵桃樹。垃圾滿村,汙水滿溝,嚴重威脅著山下於橋水庫的水質安全。

2013年8月,天津市水務局派出幫扶工作組進駐桃花寺村。劉學軍既是幫扶工作組組長,又擔任桃花寺村「第一書記」。

抓生活 讓家家水管淌起來

由於自來水管道埋深不夠,一到冬天,桃花寺村40餘戶自來水管道就會被凍住,村民就斷水了。到幫扶組進駐時,桃花寺村自來水斷供已持續近10個冬天了。

老百姓盼水盼了10年,不能再等了!沒等幫扶資金批下來,劉學軍就自己墊錢先行施工了。市水務局7萬餘元幫扶資金也緊跟著到位了,終於搶在冬季來臨之前,把山上的御泉水引入村莊。隆冬時節,村民再也不用冰天雪地里到處找水了。汩汩御泉,四季長流,滋潤了尋常百姓,也爲水務局今後的幫扶工作開了一個好兆頭。鄉親們說,市水務局幫扶組和劉書記一進村,就給咱送了這麼大一個禮,桃花寺村有盼頭了。

抓環境 讓村莊美起來

這個滿族村,如今重又煥發出濃濃的滿族風情。路兩側民居牆面上,極富滿族風情的剪紙、貼畫映入眼帘,整潔的村路上,宮燈常明,與行道樹、花灌木相映成趣。一條景觀河穿村而過,層層疊疊的瀑布,從山上蹦跳而下。河裡開滿荷花,甚是養眼。慕名而來的遊客,在河邊觀景拍照,甚是愜意。

「以前這就是條垃圾汙水溝,全村的垃圾都往裡扔,全村的生活生產汙水都往裡排。那個臭呀,連蒼蠅都不敢靠近。」桃花寺村依山傍水,後面是山,前面不遠處就是於橋水庫。村里環境好壞,不僅關乎村子的發展,也關聯天津大水缸於橋水庫的水質。「這是一塊生態毒瘡,一定得割除它!」劉學軍帶著幫扶組爲村民送水送生意做了很多好事,村民服他,儘管一時看不出治理這條河有何好處,還是聽從了劉學軍的號召,一冬一春清垃圾、挖毒土,硬是從這裡清理出4000多立方米陳年汙垢。

可是光清理不行啊,就怕過一陣子死灰復燃,又會變成老樣子。於是,劉學軍向上級陳情,市水務局慷慨相助,一次投入270餘萬元專款用於桃花寺村河道治理以及景觀河建設。劉學軍和村民一道,擼起袖子,甩開膀子,又拼了一冬一春,最終把這個汙染源改造成了飛瀑流泉的景觀河,既保護了於橋水庫的水質,又把岸邊的桃花寺村裝扮得清麗可人。

抓生態 讓村子活起來

桃花寺村口有一片桃林,雖已過了花期,但是葉密果艷,甚是茂盛。「我們桃花寺村過去是徒有虛名,哪裡有什麼桃花呀。是劉學軍書記到村之後,自己花了5000元買來各種桃樹苗栽到這裡,桃花寺村才算有桃花了。」在這片桃林旁邊,豎著個牌子,上面寫著「桃花寺村汙水處理工程」。打開井蓋向下望去,每個井內都有水在翻滾。「全村各類汙水都集中在這裡處理了。」劉學軍趴在地上,從井裡舀出一杯處理過的汙水。記者湊到跟前望聞一番:澄澈透明,毫無異味兒!

「我們引來天津科技大學的汙水處理技術,才徹底解決了農村汙水處理的難題。」劉學軍說,「村裡的汙水全都排放到這裡,處理過的水質更是達到了國家一級標準。可一年只花幾千元電費呢。」汙水在這裡處理後,一部分用於灌溉,另一部分則會流入景觀河中。

處理、循環、再利用,一個小山村真正做到了汙水不出山、零排放。劉學軍說:「我們天津市水務局又爲此投入170餘萬元,絕對超值。」

環境就是生產力

桃花寺村人均兩畝多山地,一家一戶的獨立經營模式,把全村勞力死死捆在山上,人均年收入才1萬多元。

「環境就是生產力,有花才招蜂蝶來。」如果將村內的土地集中起來,不但可以引來投資,興辦綠色產業,還可以解放勞動力,增加村民收入。爲此,劉學軍利用自己的私人關係和村委會、市水務局漁陽鎮政府到處去招商引資。幾個大型企業來村里考察後,對桃花寺村環境喜愛不已,決定在此興辦綠色有機農業、生態休閒旅遊業。「祖上的地,怎能交給外人?」有村民鑽進了牛角尖。劉學軍一遍遍做工作,講道理,算收入,終於把全村村民的工作給做通了。土地流轉到3家企業後,分別建成了生態有機蔬菜基地、櫻桃基地和露營公園。村民就近上班,既拿到土地租金,又拿著薪金,收入成倍增長。

遊人多了,原來的兩家農家院遠遠不夠用,於是,劉學軍又幫大家建成了18家農家院。而今一到旅遊旺季,家家遊客爆滿,不出村一年就收入十幾萬元者大有人在。從幫扶組進駐到去年年底,桃花寺村集體年收入增長了5倍,村民人均收入保守估算翻了一番。

劉學軍和他的幫扶組走了,留下一串扶貧佳話,留下一片秀水青山……(「津雲」—北方網編輯曲璐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