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香港抗議活動考驗北京的“外國干預”說


2019年6月16日,香港舉行大規模抗議活動
©Getty Images

幾個月前,一名中國官員問我是否認為外國勢力正助長香港的社會動盪。

他若有所思地說:“要讓這麼多人上街,得有組織,需要很多錢和政治資源。”

那次交流之後,香港的抗議活動在盛夏時引發,激烈的抗議持續了整個秋天,一直進入冬季。

大規模遊行持續不斷,部分激進示威者與警察之間爆發激烈衝突,而且越來越暴力。

警方公佈的一組數字鮮明地展現出示威的影響,作為社會穩定、世界領先的金融中心之一,不久前,這一切在香港似乎都是不可能的:當局逮捕了6000多人,發射了16000枚催淚彈和10000顆橡皮子彈。

隨著政治危機意識加深和分歧加劇,在每次劇情轉折的背後,中國總是看到外國干預的邪惡之手。

“灰犀牛”

一月份,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召集了一次以“防範重大風險”為主題的共產黨高層會議。

習近平要求與會高級官員警惕“黑天鵝”事件——無法預料但可能使整個系統陷入危機的事件;習近平也同時警告他們要防範所謂的“灰犀牛”事件——直到最後一刻通常被忽略的已知風險。

儘管官方媒體報導顯示,有關討論範圍涵蓋了從房地產泡沫到食品安全等問題,但完全沒有提及香港。

習近平
10月1日,習近平在北京出席祝賀中共執政七十週年慶祝活動時,抗議者在香港繼續舉行示威。 ©Getty Images

然而,種子已經被播下,並長成對一代共產黨人最大的挑戰。

高層會議幾週後,在北京的大力支持下,香港政府提出修例,允許香港把嫌疑犯引渡到中國大陸受審。該法案修訂立即遭到堅決而廣泛的反對,擔心該法案修訂會使中國的法律體系伸入香港內部。

儘管該法案修訂保證不會涵蓋“政治罪”引渡問題,但許多人仍將其視為從根本上違反了“一國兩制”原則。

不僅人權組織和法律專家對此表示震驚,商界、跨國公司和外國政府也表示擔心,外國僑民也擔心可能受到該案的影響。也就是這個時候,人們開始聽到“外國干預”的說法。

6月9日,香港舉行了一場壓倒性的大規模和平集會,組織者稱參與者人數超過一百萬。

  • 香港區議會“素人”陳梓維如何一夜走紅
  • 栗戰書借澳門訓誡香港如何解讀?
  • 香港示威浪潮持續半年 示威者聲言“繼續抗爭”
  • 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就香港示威、新疆再教育營等問題激辯BBC
  • 台灣總統大選:香港出席造勢活動的“韓粉”談韓國瑜印象
  • 2019全球抗議浪潮中的五張面孔
  • 香港示威半年後:經濟困局與可能出路
6月9日,香港舉行了一場大規模和平集會
6月9日,香港舉行了一場大規模和平集會,組織者稱參與者人數超過一百萬。 ©Getty Images

像前面那位官員一樣,一些官員以個人名義提出的指責與官媒對此事最早的官方敘述相互呼應。

大遊行的第二天早晨,《中國日報》英文版社論提出了“干涉”一說。

香港抗議活動考驗北京的“外國干預”說 1
使用瀏覽器播視頻/view video in browser

該社論稱:“不幸的是,一些香港居民被反對派陣營及其外國盟友蒙蔽,支持反引渡運動(反對《逃犯條例》修訂)。”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從抗議者的角度來看,將他們的不滿視為外部驅使而來,在很大程度上解釋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在北京的支持下,香港的政治體制有利於政治精英,使他們與普通香港人隔絕,無法準確了解公眾情緒,這顯示出這些政治精英的重大失敗。

警方控制一名示威者
幾個月來,暴力衝突日趨激烈,警方已逮捕了6000多人。 ©Getty Images

大遊行後的第三天,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堅稱自己不會退縮,成千上萬的人包圍了正在討論該法案的立法會大樓。

近五年前,正是在立法會大樓外的同樣地點,大量配備機械抓斗的卡車開始鏟起成排的帳篷。

伴隨著竹桿路障拆除時的嘎吱作響,在經歷十數週的抗議和占領的破壞之後,2014年的民主遊行示威活動終於失去動力。

而現在擬議的《逃犯條例》修訂,一個曾被視為相對無關緊要的舉動,將重新點燃這一運動。

抗議者投擲磚塊和瓶子,警方發射催淚彈。到6月12日晚上,香港目睹了數十年來最嚴重的暴力事件之一。

毫無疑問,要求更廣泛民主改革的“雨傘運動”以報復性的方式回來了。

當局有限的讓步來得太遲了,包括首先宣布的暫停修訂法案,以及最後宣布的撤回法案,都無法阻止抗議者和警察不斷升級的暴力循環。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北京說得不錯,很多香港人對戴面具的激進分子設立路障、破壞公共財產和縱火行為感到痛心。

他們當中有部分堅決擁護中國的管治,另一些人則只是務實,他們相信暴力只會激起中央政府乾預更多的香港事務。

但就在上個月,這些觀點在區議會選舉中受到真正的檢驗,其結果令當局感到震驚,區議會選舉投票率創下紀錄,民主派陣營席捲區議會選舉。

香港區議會選舉投票人數創下紀錄高位,民主派陣營席捲區議會選舉。
香港區議會選舉投票人數創下紀錄高位,民主派陣營席捲區議會選舉。 ©Getty Images

這次選舉顯示,民主派候選人得到近六成選民支持。

最初,來自中國大陸的沉默令人驚訝,他們原本以為親北京的一方會獲勝。

起初內地媒體報導只提投票結束,沒有提及結果,但是後來他們又重提同一套說法,官媒新華社指責“暴亂分子”與“外國勢力”勾結。

新華社說:“他們背後的反華政客想搞亂香港,攫取可觀的政治利益。”

作為乾涉的證據,中國列舉說,有外國政客表達對(香港)民主的支持,或對中國管治下的(香港)民主遭受侵蝕表示擔憂。

中國還指責華盛頓通過了一項法案(即《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要求對香港的政治自由進行年度評估,以此作為繼續維持香港特殊貿易地位的前提。

新華社譴責美國通過的法案是“一個嚴重干涉香港事務的惡意政治操縱”。

但是,沒有證據表明有任何外部勢力在現場協調或指揮抗議活動。

香港抗議活動考驗北京的“外國干預”說 2
有香港抗議者在街頭塗上“Chinazi”(”赤納粹”或”中國納粹”)字樣,表達他們對北京的看法。 ©Getty Images

實際上,年輕、激進的抗議者在街頭四處塗上“Chinazi”(“赤納粹”或“中國納粹”)這個合成詞,似乎是受到了北京方面言論的刺激,而非華盛頓方面的唆使。

司法獨立和新聞自由本應受“一國兩制”保護,卻被中國共產黨形容為危險的外國理念。

香港人曾經希望中國的經濟崛起能給大陸帶來政治自由,並使其價值觀更加接近,但現在,很多人擔心情況正好相反。

在新疆設立大規模拘留營,更廣泛地打壓公民社會,以及因涉政治罪而綁架香港公民,這一切都凸顯了人們的擔憂,即現在管治他們城市的政治老闆,對令香港與眾不同的東西有種與生俱來的敵視。

任何對普世價值的訴求,以及保護香港留在“一國兩制”框架下的東西,都會被北京厭惡,被北京說成是外國勢力干預而被排斥。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儘管早有擔憂,中央政府似乎不大可能派出軍隊(到香港)——此舉肯定引起國際社會更強烈的抗議。

但是,中央政府也沒有提供一個政治解決方案。

再給予民主運動任何中共竭盡全力拒絕給予國內人民的東西,是不可能的。

駐港中國解放軍官兵在軍營訓練
在整個抗議活動期間,駐港中國解放軍官兵仍留在營房中。 ©Getty Images

中國當局珍視的價值是穩定和控制,並非自由和民主,而中國也一直不明白,為何有人選擇後者而非前者。

因此,北京認為自己被歷史命運與香港捆綁在一起,而香港在很大程度上與北京的意識形態相抵觸。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而這種緊張關係在該地區其它地方,特別是在台灣這個中國認為試圖脫離大陸的自治省份亦存在。

台灣總統蔡英文認為,香港在“一國兩制”上的經驗表明,威權主義和民主不能共存。

在談到台灣是否可能採用類似模式時,蔡英文在推特上用中文說,“不可能”。

香港抗議活動考驗北京的“外國干預”說 3
使用瀏覽器播視頻/view video in browser .(tagsToTranslate)中共(t)逃犯條例(t)中國(t)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