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漫談:寶可夢反派竟是我自己?爲了刷圖通關,買了一背包活力塊


游漫談:寶可夢反派竟是我自己?爲了刷圖通關,買了一背包活力塊

2021-01-09 網易

2020-12-29 17:31:05 來源: 游漫日記

舉報

  寶可夢系列遊戲是個很特殊的存在,玩家一旦入坑,很有可能從第一部開始一遍遍地玩下去,並爲之樂此不疲。身爲一名十幾二十年的老訓練家,挑戰的聯盟天王恐怕都得有上百位了,抓到的寶可夢更是數不過來。有時候爲了蹲一隻閃光迷你龍,在沙湖樂園釣魚就能釣上好幾天。現在想想,有這耐性我當初用在學習上,早都考清華北大了!

  

  別看寶可夢遊戲是一款休閒型JRPG遊戲,但真要是喜歡上它,這遊戲的沉浸感不比任何一款3A級遊戲差。玩家們沉迷於扮演者「訓練家」的角色,每次都被博士騙出家門踏上挑戰聯盟之旅,獨留主角媽媽一個人在家……(博士你到底從哪兒有的家門鑰匙!)

  

  作爲一名寶可夢訓練家,相信很多玩家都做過這件事,並且認爲這簡直就是再稀鬆平常的舉動了。這件事就是「將現有主力作爲隊伍中的首發寶可夢,對戰直到寶可夢瀕臨死亡。」像我這種藥罐子背包里日常備著各種回復藥劑:傷藥、好傷藥、全復藥、活力碎片、活力塊……單機通關根本不需要講究戰術,一隻寶可夢+藥劑闖天下。殊不知其實在寶可夢世界觀里,像我這種玩家竟然是不折不扣的大反派,甚至比火箭隊還要可恨。

  

  在寶可夢世界中,挑戰道館或者與其他訓練師對戰,講究的是「文斗」方式,大家點到爲止不追求完全將對方寶可夢置於死地。除非迫不得已(類似世界毀滅這種級別的大事件),否則善良的訓練師沒有人願意把自己的寶可夢弄到遍體鱗傷。劇場版中兩次寶可夢死亡,一次是世界樹崩塌,一次是海嘯中爲了拯救城市。對比我等訓練師,簡直是「帶惡人」無疑了。

  

  對比動漫中的訓練師們就能看出玩家的「可惡行爲」。在小智挑戰紅蓮道館的時候,皮卡丘對戰鴨嘴火龍卻被燒傷。皮卡丘仍然想要奮戰,但小智卻率先衝進了賽場自動認輸終止比賽。

  

  要知道此時小智擁有六枚道館徽章,還不具備參加聯盟賽的資格,身爲訓練師他非常需要拿到夏伯的徽章,然而因爲不願意看到皮卡丘受到傷害,只能選擇退賽。這一舉動也感動了夏伯,得到了夏伯的認可。這裡值得注意的是夏伯說的一番話:「如果你再讓它戰鬥下去,你就沒資格當訓練師了。」

  

  其實爲了保護寶可夢而中止戰鬥的例子,在寶可夢動漫中數不勝數,這不單單是關東地區的傳統,在豐緣地區橙華道館館主千里對小智說的一番話也看得出來:「爲了小精靈而放棄比賽,並不是一件可恥的事,更應該說是訓練家的責任。」

  

  除了日常的戰鬥之外,在華麗大賽這類旁系比賽中,訓練師們也對寶可夢呵護有加,甚至還有一條潛規則是「不允許寶可夢超負荷比賽,否則會喪失大賽資格。」從豐緣地區開始出現的華麗大賽,由小遙帶著妙蛙種子出鏡。

  

  當時妙蛙種子過於緊張導致狀態欠佳,小遙爲了讓妙蛙種子繼續參賽而堅持自己的態度,頓時引得在場評委們的不滿。可想而知,最後小遙不僅被逐出比賽,還進行了一通說服教育「你應該多站在神奇寶貝這邊考慮一下,華麗大賽不止你一個人參加……」

  

  不難聯想到在寶可夢世界中,訓練家是堅決反對將寶可夢視爲武器或工具的,他們更願意稱寶可夢們爲夥伴。恐怕只有那些臭名昭著的反派們才會這麼做。回過頭來看看現實中的訓練家們,好傢夥,我直接好傢夥,生怕一隻寶可夢不夠用,連藥劑都成堆買(比如我,哈哈哈)。

  ★關注游漫日記,90後玩家的童年情懷這全有,咱們一起聊遊戲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爲自媒體平台「網易號」用戶上傳並發布,本平台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注意:以上內容(包括圖片和視頻,如果有的話)是由網易昊的用戶上傳和發布的,網易昊是一個社交媒體平台,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