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泰国“双性人”的故事:歧视与重生 – BBC News 中文


Ambiguity图片版权
Rachaphon Riansiri/BBC Thai

Image caption

EK出生时具有女性生殖器和(在生理上隐蔽的)男性生殖器,并且自出生以来就被视为女孩。

“我一生都使用虚假的身份生活。如果他们知道我真实的性别身份,我会被侮辱和嘲笑。我仍然为此感到困扰,” EK(化名)说。

EK出生时具有女性生殖器和(在生理上隐蔽的)男性生殖器,并且自出生以来就被视为女孩。

成长时期,他仍不知道自己的阴道内有阴茎。他穿着裙子去上学,但他记得自己不喜欢那些“女孩子”的东西。

他经常发现自己和其他男孩一起玩,并且记得“希望自己是个男孩。”

EK之后开启了漫长的征途,并希望社会尊重他的心愿。

“被取消参赛资格”

读高中时,EK的身体开始越来越壮,有了肌肉发达的体格。这种身体变化使他面对生活经验的改变。

同时,EK也是开始崭露头角的运动员,在100米短跑中表现出色,以飞快的速度,在学校创造了一项纪录。

在家乡省份的每一次竞赛中,EK都以女性身份参加比赛。

优异的成绩,让他差一点就能代表泰国参加比赛,无法参加的原因是因为有人投诉,要求EK“证明性别”。

测试显示EK有男性染色体,他因而被取消参赛资格。准备代表国家参赛的喜悦,瞬间变成了恐惧。

“混乱”

EK表示:“听到结果后,我感到有人把我的台拆了。我一生都是个女孩,而且我的女性生殖器也像其他女孩一样。” “但现在我是谁?我变成了什么?我感到困惑和尴尬。我把自己关了起来。”

EK被朋友和周围的人嘲弄,称他为“一个有断掉阴茎的人”。

图片版权
Rachaphon Riansiri/BBC Thai

Image caption

负责的地方官员告诉EK,称EK没有足够的文件来确认身份。EK必须带父母或儿时的朋友作证。

大约在这个时候,EK想起了一个他曾经喜欢的女性,后者对他有性吸引力并带给他过性刺激。当时,他便感到勃起的阴茎从阴道中伸了出来。

“我当时感到自己的生命毁了。我既不是女人也不是男人。我不再明白我在这世上的位置。我把自己封闭起来,不去上学以免受到朋友嘲讽。我的家人知道我的痛苦,但什么也没做。我彻底崩溃了。”

新生活

EK决定搬到曼谷寻找新生活,并找到了一份工作。他以女性的身份申请了这份工作。在泰国,姓名通常以特定性别的词语开头,类似于先生,小姐或太太。这是官方认定的作法,因此若要在法律上更改,将会十分复杂。

但是,他的同事们视EK为男性。当他们发现EK是以“女性”找到这份工作时,他们开始孤立他。

和他调情的女同事也避免与他接触,因为担心人们会八卦他们是女同性恋。

他经受了三个月的孤立跟严格检视,直到他找到一份新工作,但EK又发现自己再次陷入困境。

“虚假身份”

“起初,一切都很好,但是几周后他们又发现我的“女性身份”。这次真是太恐怖了。为了满足他们的好奇心,一群男人压住我,往我的股沟看去。我为此沮丧万分。”

由于宛若噩梦的经历变得难以忍受,EK选择隐瞒自己的性别,并以虚假的身份申请工作,开始使用先生称谓而非小姐。为了避免被政府发现,他每三个月就会换工作。

泰国“双性人”的故事:歧视与重生 - BBC News 中文 1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香港跨性别人士罗小风的人生路

工作了几年,让EK结识了很多朋友,其中一位是他形容为“一生挚爱”的女性。

“认识她之后,我的生活有了新的意义。她一直在我身旁,十分支持我。尽管我每三个月从一份工作跳到另一份工作,但她仍对此处之泰然。”

EK存了钱,并不久后开始经营一家小杂货店,同时还靠担任电工赚取额外收入。过着平顺的生活好几年。然而,有一天女友甚至连再见都没说就离开了他。

危机

“我很茫然。我对她做了什么了?她为什么这么突然离开我?我试图找她,但她的家人说他们对她的下落一无所知。我给她打了好多电话,但都徒劳。我找了整整一个星期。突然间,我强烈地感到,如果我无法有平顺的人生,我宁愿死去。”

EK决定自杀,但在过程中,他不小心让附近的提款机上发出警报,警方因此前来并逮捕他。由于警方不相信他的自杀宣称,他被捕并被控抢劫。他被法院判定有罪,处以六个月徒刑。

在监狱中,他接受了完整治疗,之后医生和监狱官员开始有了漫长讨论,以决定他的性别。

由于担心EK在男监狱中的安全,他被送入女子监狱。“他们怕我在男子监狱被强暴,因为我有阴道,”EK说。

图片版权
Rachaphon Riansiri/BBC Thai

Image caption

在女子监狱中的生活使他得到了很好的照顾,他却被女囚们宠爱。

监狱生活

在女子监狱中的生活使他得到了很好的照顾,他却被女囚们宠爱。EK第一次感到自己过着美好的生活。

“监狱里的生活很幸福”,EK说。 “她们想认识我,对我说话,尽全力讨好我。我一生中从未受到过如此对待。”

在刑期结束后,他发现自己正重新面对过去的窘境。加上媒体之前对他案件的报道,以及犯罪记录,让他找工作十分不利。另外, EK当时在接受警察讯问期间,也没有被告知有媒体一直在场。

EK决定回到监狱。他因此开始切断自动柜员机的电线,他再度被捕并被判刑2年3个月。

“这次他们把我直接送进了女子监狱。我下定决心再也不离开监狱,于是我在狱中故意打破了每条规定,促使他们把我关得更久。”

但EK的计划失败了,他很快就被释放。

出路

在监狱中,E​​K参加了一个非政府组织(NGO)关于性别问题的讲座,并首次听到了“双性恋”一词。在NGO团体的建议和帮助下,EK发现他能合法地放弃自己的女性称谓,并被视为男人。

EK之后找了一份保安员工作,在那几个月中,他保持低调,并同时准备更改自己性别称谓的所需文件。此外,除了需要进行心理健康评估外,EK还需要出示自己有男性染色体的医学证明。

EK花了5个月的时间来获取所需的相关证明文件。

终于,让他焦急地等待的递交申请文件的日子,终于到来。

图片版权
Rachaphon Riansiri/BBC Thai

Image caption

在泰国,姓名通常以特定性别的词语开头,类似于先生,小姐或太太。若要在法律上更改,将会十分复杂。

“重磅炸弹”

6月24日上午,他一次又一次地检查申请文件,以确保没有任何遗漏。他前往出生地乌隆他尼(Udon Thani)的办事处,去正式登记更改他的性别称谓。

决心满满但也有所忧虑,EK害怕自己的梦想会在等待的第11个小时破灭。

不幸的是,他的担忧成真了。

负责的地方官员告诉EK,称EK没有足够的文件来确认身份。EK必须带父母或儿时的朋友作证。

EK因此必须回到老家,再尝试重新申请。

认同

第二天,EK与尚未“接受”其性别的母亲和一位老知己陪同,到了当地办公室。

负责的官员与曼谷的负责人在电话里讨论了很久,确认如何受理这种不寻常的申请。

过了一阵子,EK更改性别称谓的请求终于获得了批准。但是他被迫接受另一次医学检查,以确认他的生殖器官,是否与他递交的医学证明中描述的“双性恋”相符,在这之前他还不能更改自己的称谓。

最后,Ek终于能够更改自己的名字,以反映他的男性认同。

“现在我终于能摆脱痛苦,我太开心了。我想从肺部深处大吼出来,我已经开始了新的生命篇章。我能够丢弃虚假身份,再也不必忍受那些将我视为“怪胎”的眼神!”

图片版权
Rachaphon Riansiri/BBC Thai

珍惜生命,自杀不能解决问题,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

若须咨商或相关协助,请电:

  • 中国大陆(+86):希望24热线4001619995
  • 香港(+852):撒玛利亚防止自杀会23892222;明爱向晴轩 18288;生命热线 2382 0000
  • 澳门(+853):澳门明爱生命热线 2852 5222
  • 台湾(+886):生命线1995;张老师服务专线1980;台湾自杀防治中心 0800 788 995
  • 新加坡(+65):Samaritans of Singapore (SOS) 1800 221 4444
  • 马来西亚(+60):生命线协会 (03) 4265 7995Befrienders (03) 7956 8145
  • 英国(+44):BBC Action Line www.bbc.co.uk/actionline;撒玛利亚会 08457 90 90 9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