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晨汽車債務違約65億元:抱著寶馬「大腿」,終究難成大器


華晨汽車債務違約65億元:抱著寶馬「大腿」,終究難成大器

2021-01-10 騰訊網

寶馬車主提車後做的第一件事,往往是不露痕跡摳掉車尾「華晨」字樣。這家1992年便在紐交所成功上市的自主車企,經過近三十年發展,品牌仍舊被視爲「丟面」。更爲尷尬的是,即便有寶馬「撐腰」,華晨汽車仍不可避免走向市場邊緣。

1.經營困難債券兌付違約

受車市下行影響,再加上盈利能力下降及轉型壓力,車企不得不藉助發債來籌集發展資金。華晨汽車也曾發行過債券,與長城、比亞迪等車企不同的是,籌集而來的資金似乎全部用來「補窟窿」,以至於到期後無法正常兌付。早在上個月,華晨一支規模10億元的私募債發生兌付違約。最近華晨集團發布公告稱,華晨汽車已構成債務違約金額合計65億元,逾期利息金額合計1.44億元。

華晨汽車解釋違約原因:自主品牌盈利弱,財務狀況惡化無力償還。根據數據顯示,華晨汽車旗下華頌、金杯及中華三大品牌,前十月累計總銷量不到2.1萬輛。銷量低迷導致集團營收乏力,據財報顯示今年上半年,華晨中國營收14.5億元,同比下降23.85%,總體虧損3.4億元(扣除寶馬利潤分成)。苦心發展幾十年,華晨爲何落到如今這般田地?

2.發展金杯卻錯失羅孚

華晨汽車是第一家出國上市的自主車企,當年在紐交所融資7200萬美元。有了雄厚資金支持,再加上管理層領導有方,華晨汽車走上了高速發展之路。集中金杯公司最優秀的技術骨幹,開發了一款造型新穎、價格低廉的新海獅輕客車,上市之後深受中小城鎮用戶歡迎。這之後金杯一路高歌猛進,迅速成爲輕客車市場龍頭老大。上世紀90年代的電影裡,金杯可是黑幫團伙標配出行座駕。

金杯客車成功後,華晨又開始進軍轎車市場。先是請義大利設計師把持外觀,又請國外知名企業對整車驗收,零部件也都是選用國外大廠。2002年8月,「中華」轎車正式上線銷售,後來依託低價策略成功打開市場,上市4年累計銷量達到5.8萬輛。不過華晨卻錯過了一場崛起東風:當時由於各方利益鬥爭,錯失收購英國羅孚汽車之機。現在上汽靠著羅孚技術老底,把名爵和榮威搞得有聲有色。

3.寶馬向上自主向下

2002年,華晨汽車成功牽手寶馬,結果因爲沒有高端品牌管理經驗,起初幾年銷量不升反降虧損不斷。據華晨中國財報顯示,華晨寶馬2014年虧損超過3億元。華晨拉攏寶馬的最初期望,就是帶來快速投資回報,於是高層將華晨寶馬財務權及銷售權等權限讓給寶馬集團。寶馬自己管理,經營業績蹭蹭上漲。2015年-2019年,華晨寶馬爲華晨中國創造了超200億元利潤。

華晨寶馬乘風破浪,華晨汽車卻每況愈下。2008年以後,因質量問題及更新換代慢,中華汽車銷量逐漸下跌,最終整體業務以4.94億元人民幣出售給母公司華晨集團。2014年耗資26億元打造高端品牌華頌,結果發展至今月銷量還未破三位數。業務頂樑柱金杯客車,也因技術升級緩慢及江鈴等品牌崛起落寞,2017年以1元轉讓給雷諾集團49%華晨金杯股份。

4.只顧利益忽視技術發展

從打開資本市場成功融資,到如今經營困難兌付違約,華晨汽車可謂成也寶馬,敗也寶馬。錯失羅孚之後,華晨汽車並沒有痛定思痛分析總結。當成功牽手寶馬後,又被巨額利潤蒙蔽了雙眼。自2011年以來,華晨汽車每年的淨利潤,華晨寶馬貢獻了9成以上。如果單論華晨汽車經營業績,這些年虧損總額恐怕已經達到幾百億元。

有華晨寶馬這頭「利潤奶牛」在,華晨汽車怠慢自身業務發展,甚至落到不思進取的境地。據小道消息,華晨汽車內部曾崇尚資源整合製造理念:保時捷調校底盤,外觀內飾義大利設計師,寶馬支持發動機技術。整合三大資源,好車自然落地。先不說外部企業操盤如何,自家兄弟寶馬只是授權使用部分發動機和生產線,並沒有在技術上給予太多支持。

始終缺乏自主研發能力,「三大件」自然難有上乘品質表現。如今進入智能化時代,大家紛紛投入新能源智能汽車領域,華晨卻停滯不前忙著處理舊帳。若不積極尋求變革,還能在合同期內當寶馬的代工廠。2040年合約到期後,人家還會帶著你吃香喝辣嗎?

—— 分享新聞,還能獲得積分兌換好禮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