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兇「人間蒸發」24年,他們翻了4萬份檔案,一張黑白照片成爲關鍵線索……


真兇「人間蒸發」24年,他們翻了4萬份檔案,一張黑白照片成爲關鍵線索……

2020-12-28 光明網

「砰!」

巨大的槍聲劃破了吉林省扶餘市寂靜的夜空,也震醒了沉浸在酒氣和憤怒中的馬某波……

這是1996年8月23日的晚上,在扶餘市三岔河鎮新富村某酒店裡,正是食客們人聲鼎沸、耳熱酒酣之時。忽然,一陣激烈的爭吵聲傳來,店內的兩位客人因瑣事起了衝突,雙方互不相讓,隨即矛盾激化,進而拳腳相向。一方落敗後,很是不甘心,立刻給自己的朋友打去了電話,讓他來幫忙。

這位被叫來幫忙的朋友,就是馬某波。可是,半個小時後死在他槍下的,卻是這家酒店的老闆。這是怎麼一回事?

爲朋友出氣持槍殺人

當晚,朋友打來電話時,馬某波剛剛在家喝醉了酒。一聽朋友被欺負了,他頓時酒氣上湧,立馬出了門,踉踉蹌蹌地來到酒店。

一進門,馬某波就拍著桌子大聲嚷嚷著,讓打了他朋友的人站出來。酒店裡僅剩的幾位客人瞬間安靜了下來,見此架勢,有人想要離開,馬某波卻不准,擾得酒店裡亂鬨鬨一片。而此時,打人者早就不見了蹤影,馬某波的朋友也並不認識對方。

爲了解決問題,酒店老闆張某趕緊出來安撫,提出這頓飯免費,也可以適當賠給馬某波的朋友一些錢。可馬某波覺得這股氣沒撒出來,要求張某將打人者的名字告訴他,他要去爲朋友「報仇」。

此時的馬某波酒氣熏天,頭腦並不清醒,一旦告訴他打人的是誰,肯定會引起一場大衝突。爲了平息爭端,張某好言相勸,始終不肯透露對方的姓名。這惹怒了馬某波,沒想到,他忽地從口袋裡掏出一把手槍,頂在了張某的腦袋上,惡狠狠地說:「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告訴我他是誰?」

見此情景,馬某波的朋友趕緊勸說馬某波算了,可馬某波卻不肯罷休。

開門做生意,來者都是客,張某不想得罪任何一個客人。而且,他認爲馬某波手裡的槍應該是一把玩具仿真槍,就是嚇唬人的,所以,張某沒有說話。

「砰」,槍響了,張某應聲倒地,周圍人驚恐的尖叫聲隨之爆發。

看著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張某,馬某波似乎感到一絲驚恐,隨後瞬間清醒過來。他扔掉手槍,飛速跑出酒店,遁入深沉的夜色之中,消失不見了。

已經被嚇懵了的酒店員工清醒過來,哆哆嗦嗦地按下了110報警電話……

他到底躲到了哪裡

接到報案後,當地警方立即趕往現場進行勘查。民警兵分兩路,一組在案發現場附近仔細搜尋犯罪嫌疑人馬某波的蹤跡;一組前往馬某波的家裡進行調查,並對馬某波的妻子進行詢問。很快,兩組民警都傳回了消息,並沒有找到馬某波的蹤跡,他也並未回家。經查,馬某波時年36歲,已婚,有兩個兒子。

馬某波到底躲到了哪裡?

扶餘警方全面排查馬某波的社會關係,針對其可能的落腳點,成立了追捕組,在1年多的時間裡,先後前往長春市、哈爾濱市、齊齊哈爾市、深圳市、瀋陽市等地開展調查,均無功而返。

案件偵破陷入僵局。

然而,扶餘警方並沒有放棄,此後數年,一代代扶餘民警多次對此案進行研判,全力攻堅,並將馬某波列爲網上逃犯進行追逃,卻一直沒有進展。

眨眼間,24年過去了,24年間,扶餘市公安局的領導換了一代又一代,民警換了一批又一批,但他們從未停止追捕犯罪嫌疑人的腳步,不斷加大偵查力度,不放過任何一個線索,鍥而不捨、執著追兇,足跡遍布多個省、市,但犯罪嫌疑人馬某波就像人間蒸發了一般,始終杳無音信。

4萬份檔案里翻出重要線索

2020年命案積案攻堅行動開展以來,根據上級「命案必破、積案必清」的要求,扶餘市公安局再次成立了追捕馬某波的專案組,指派刑偵大隊二中隊負責人高揚帶領專案組成員全力開展偵破工作。

扶餘市副市長、公安局長孫向鋒要求:「從頭查、細細查,不能放過任何蛛絲馬跡,一定要揪出逍遙法外的亡命之徒,給被害人家屬一個交代!」

然而,距離案發已經過去了24年,當年的案卷早已泛黃,沒有犯罪嫌疑人馬某波的任何影像資料,馬某波20多年來也未和家人有過聯繫,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揪出他,談何容易?高揚決定,全面梳理案件資料,走訪當年的相關人員,以獲得有效線索。

「根據領導要求,我們做了很多常規性工作,很快,一條重要線索出現了。」高揚說。

8月,專案組民警在走訪馬某波當年的一位老鄰居時,這位老鄰居提到,馬某波當年是扶餘縣某國有企業的職工,家裡經濟條件不錯。就是這句話,給了辦案民警啓示:查看該企業員工檔案!

「我們期待員工檔案中有一些有用的信息。」高揚想,哪怕得到馬某波一張照片也好啊。

經調查,該國有企業已於1999年解體,員工檔案目前分別保存於當地社保、醫保和供銷聯社等部門。由於這些單位多年來幾經搬遷,檔案的擺放已無規律可循,只能人工查找。經溝通、協調,高揚帶領幾名專案組成員進駐各部門檔案室,全面查找當年的檔案。

然而,3個部門存放的老舊檔案共有4萬多份,民警們的工作任務十分繁重。當年的檔案均爲手寫,由於年代久遠,很多字跡已經模糊不清,有的還被鼠蟻啃咬,殘缺不全,這給查找工作帶來了很大的難度。

8月正是暑熱天氣,民警們在檔案室內一待就是一整天,重複著機械的翻找動作,熱得汗流浹背。「汗水都辣眼睛。」高揚笑著說:「但這都是小問題,我們就在脖子上掛一塊溼手巾,隨時擦擦汗。」

經過1個星期不間斷的查找,馬某波當年的檔案終於被找到了。更令高揚驚喜的是,檔案中真的附帶著一張馬某波當年入職該企業時的一寸黑白免冠照片!

「高興!確實高興,這麼多年了,第一次有了馬某波的人像。」高揚想起看到馬某波照片的那一瞬間還是很興奮。

他遠在千里之外

一個失蹤24年的人,僅憑一張照片就要想找到顯然也有難度,但高揚和他們的同志們沒有氣餒,因爲有照片就意味著有希望。

在市局領導的組織安排下,扶餘警方召開了案情研判會,在會上,大家集思廣益,最終確定兩個工作方向,一方面繼續緊鑼密鼓地走訪排查;一方面將馬某波進行網上通緝。

「只要這個人還活在這個世界上,就算是大海撈針,我們也要把他撈上來!」本著這個信念,高揚和專案組成員們緊鑼密鼓地展開了有序工作。

僅僅過了一個月,一個好消息傳來。

有人在重慶街頭看到過相貌和馬某波高度相似的人。

重慶?

畢竟時隔24年了,在24年中,人的樣貌是會有變化的,這個消息準確嗎?

高揚立刻和重慶警方取得聯繫,獲取了馬某波出現區域的監控視頻,很快一個中年男子被鎖定,經過仔細研判、甄別,此人和馬某波確實高度相似。經查,此人名叫李某,不僅和馬某波長相極爲相似,且年齡相仿,戶籍地在重慶市渝中區。戶籍信息顯示,他是1999年從山東省聊城市遷到重慶市的。專案組民警立即與聊城市公安局戶政部門取得了聯繫。資料顯示,李某是1998年落戶聊城的,至於之前的戶口信息,檔案里並沒有相關記載。

落戶聊城前,李某的戶籍信息爲何是空白的?

也許是經常翻看案情卷宗和資料,看著李某的人像,高揚有似曾相識的感覺,「確實很像,李某落戶聊城之前戶口信息空白一定有隱情。我們需要進一步查證!」高揚決定徹查此疑點。

高揚向上級匯報了案件進展情況,局長孫向鋒指示:立即循線追蹤,前往重慶市開展偵查,確認李某的身份。

嫌犯落網

11月11日,專案組民警登上了前往重慶市的航班。到達重慶後,民警們顧不上休息,立即開展工作。在重慶警方的協助、配合下,民警得知李某居住在重慶市S小區,目前在做水果生意。

11月12日一早,幾名精幹的男子分散站在S小區正門前的不同位置,他們臉上都有一些疲倦,但眼睛卻閃閃發光,看似淹沒在來往行人中,卻不時有眼光的交匯。

這是高揚和他的戰友們,他們已經再此蹲守了一天一夜,爲避免打草驚蛇,高揚將民警分爲兩組,輪班蹲守。

七時許,年近60歲的李某從小區走了出來。一無所知的李某進入了一家小超市。一位民警尾隨他,也走進超市,一邊挑選商品,一邊暗中觀察。李某在買煙,購買的過程中,李某和超市老闆說了幾句話,看似流利的重慶話里透著東北口音。

李某從山東省遷入重慶市,爲何會帶有東北口音?此時,他的嫌疑又上升了一步。

隨後,民警分成兩組開展偵查工作,一組繼續跟蹤李某,一組向李某所在社區的工作人員、鄰居等進行詢問,查找蛛絲馬跡。

跟蹤李某的民警發現,李某的東北口音很重,說話時偶爾還會蹦出幾個東北方言特有的詞彙。此時,走訪民警也傳回了消息,李某的一位鄰居表示,李某在和他聊天時,曾透露自己有兩個兒子,很多年沒有聯繫了,待他問詳情的時候,李某就避重就輕,不願再談了。

長相相似、年齡相仿、東北口音、有兩個兒子……

11月13日,民警將李某的人像傳回扶餘市局,經過比對,確認李某與馬某波爲同一人,李某就是潛逃了24年的馬某波。

扶餘市局發來指令:「儘快抓捕馬某波到案!」

11月13日中午,馬某波正在家中午睡,一陣「咚咚咚」的敲門聲驚醒了他,他起身打開房門,發現外面站著幾個陌生人。「我們是扶餘市公安局的。」熟悉的鄉音響起,馬某波眉頭一皺,臉色瞬間蒼白,他明白,自己要「回家」了。他安靜地伸出雙手,輕輕地說:「這一天終於來了……」

經審訊,馬某波對24年前酒後持槍殺人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這些年來,每每聽到巨響,我就會全身哆嗦。看到警察我就緊張得發抖。午夜夢回,當年的槍聲總是一遍又一遍地在我耳邊響起,這種感覺太折磨人了。」

目前,馬某波已被押解回扶餘市公安局,此案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聲明:轉載此文是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註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繫,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來源: 中國長安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