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青空 》裡的兩種青春,原著和電影你更喜歡哪個?


《昨日青空 》裡的兩種青春,原著和電影你更喜歡哪個?

2021-02-18 動畫學術趴

文/碧野

麥克盧漢曾說,電影是熱媒介,漫畫是冷媒介。這是因爲人在看電影時,需要壓抑自己其他的感官,把整個的注意力高度集中交給電影。 而電影的平淡之所以比漫畫更讓人難以忍受,其原因在於,看漫畫的你並不會那麼鄭重其事,但當你坐在一片漆黑的電影院時,祈求的就是在這兩個小時內,它能讓你忘記其他的一切,讓你入戲。

10月26日上映的電影《昨天的水晶天空》,顯然並沒能讓大部分人入戲,新海誠式的電影畫風換來的是豆瓣6.1的評分里, 打了三星的人並不激動和憤怒,無聊似乎是這部戲帶給絕大部分觀影者的感受。

不過,也有一部分人,主要是熱愛耽美的腐女羣體,對這部電影表現的興致勃勃。對這羣人來說,這部電影的看點,主要在男二和男主的感情線故事,其他的情節無關緊要,而電影妥帖地滿足了這一需求。爲此,還造出了幾個新詞:誤入齊屠和礙情。

和光線出品的前幾部動畫電影不同,《昨日青空》並不是一個原創故事,同名的繪本漫畫《昨日青空》由口袋巧克力在2011年開始正式繪製,6月在繪本刊物《繪心》上連載,連載期間在讀者投票排名中一直是第一名。2012年1月,第一版上冊單行本也開始出版。這部作品還一度遠銷海外,收穫許多國際粉絲。

昨日青空的故事線很簡單:時間設定在1999年,一座叫蘭汐的小鎮,男主角屠小意學習不好,喜歡畫漫畫,暗戀文藝委員姚哲恬, 父親是教育局長,但不好好學習的齊景軒是他們的同學。因爲辦黑板報,三個人成了好朋友,但就在屠小意以爲暗戀會有成功的可能性時,他卻發現文藝委員暗戀著齊景軒……

相比短短13話的繪本漫畫,電影對原著這一基本設定進行了刪減,又增加了不少原創劇情,也可以說,因此改變了整個故事的邏輯結構和人物性格。

正是這一點,造成了大多數觀衆對於該片BG突然變成BL的觀影感受。一位評論者表示:「現在有人說,怎麼大家看到男男之間的友誼怎麼老愛往歪了想,不是大家想,其實真的是表現有問題,所以就變成了耽美。」

Amitomo Creative“昨天的水晶天空”同人

和原著相比,電影主要改動了如下部分:

【以下涉及劇透】

齊景軒人設:


漫畫中屠小意和齊景軒,姚哲恬等人的交集很有限。沒有兩人打籃球的部分,沒有三人登塔的情節,也沒有齊景軒的父母離婚,帶朋友去見母親的情節,沒有齊景軒想要成爲飛行員,也沒有齊景軒鼓勵屠小意成爲漫畫家的情節。 動畫原創的情節將齊景軒塑造成了一個外表叛逆,但內心成熟的人。

漫畫中,齊景軒的人生問題在於:找不到自我的價值。他叛逆且憤怒,沒有人生目標,沒有自我認同感,自我隔絕。拒絕教育局長的兒子這一身份標籤。最後齊景軒選擇了在高考中揭露父親爲自己找代考一事,來擺脫這個枷鎖,而這也是齊景軒和屠小意的友情的主要功能。

可以說,在漫畫中,是屠小意幫助了齊景軒找到了自我,而在動畫中,這個關係反過來了。

人物關係:

但在漫畫裡,屠小意是在某個普通的放學的傍晚,看到了姚哲恬向齊景軒告白的場景,隨後第二天,齊景軒沒有打招呼就消失。幾天後,失戀的屠小意去遊戲廳放縱,遭遇小混混,齊景軒又突然出現,打走了小混混。 夜晚,齊景軒和屠小意一番促膝暢談後,明白了自我的價值。

更貼近原著的舊版動畫PV

而在電影中,告白時間則發生在齊景軒被成功被錄取爲飛行員之後,齊景軒在最後一天,邀請屠小意,姚哲恬等人去遊戲廳,突然遇到小混混,打架之後,幾個人分成兩路逃跑,屠小意隨後來尋找兩人,卻撞見姚哲恬告白的場景。隨後齊景軒來找屠小意,屠小意避而不見。等到第二天,齊景軒已經離開高中去當了飛行員,之後屠小意和齊景軒再也沒有遇見過。

在漫畫中,姚哲恬告白失敗,在文藝匯演之後,在雨中跳起了芭蕾,此時姚哲恬的爆發更多是對於父母控制自己人生的一種反抗。最後,在屠小意的開導下,報考了自己喜歡的專業。

漫畫中,有愛情的破滅,但沒有友情的破滅。

人物結局:

漫畫中,男主因爲學習不好,絕大部分教師不建議他參加高考,男主最後也並未成爲漫畫家,而是在一家網路遊戲公司做美術。

電影中,屠小意是在齊景軒的鼓勵下,放棄高考,下定決心成爲一名漫畫家,並按照約定,將年少時的這段往事以漫畫的形式畫出來。

在漫畫中,三人在成年後因爲 另一位好友花生的婚禮,在蘭汐重逢。而在電影中,所有的人在長大後,都沒有再相見。

毫無疑問,無論是這部電影還是漫畫,都沒有以往國產青春片備受吐槽的出國,墮胎等慘烈式青春表達,《昨日青空》裡的青春顯得平淡且真實。

那麼,爲何還有大量的評分,表達的是無感和沒有共鳴呢?

事實上,儘管在豆瓣只收穫了6.1分,但當我們離開豆瓣,可以看到《昨日青空》電影的評價在變得多元化。

在主要使用者是95後,00後的QQ空間,昨日青空成了熱搜第一。從不嚴謹的觀察來看,比起已經「社會人」,」影評人」爲主的豆瓣,年少青春的人們似乎對這部片更有共鳴。 而在貓眼上,《昨日青空》獲得了8.7的評分,成了這個檔期的TOP1。

這種口碑的分裂或許是由於前後不一的宣發策略導致的。從此前的宣傳策略來看,在7月份撤檔前,《昨日青空》試圖觸達的觀影人羣主要是一羣青春已經不再的人懷舊之情,但在重新定檔10月26日上映後,該片在正當年華的大學生羣體中開展了聲勢浩大的全國高校觀影活動。

最終,那些青春還未逝去的人又或者說還抓著青春尾巴的人,看到的是逝者如斯夫的感傷,而那些早已接受了往者不可追這一現實的人,卻只好報之以冷漠。

而究其原因,漫畫和動畫是兩種媒介,作爲一部以青少年爲主的漫畫,變成了受衆更廣的電影時,創作者就不得不考慮他究竟想要觸及的是哪種受衆。

從備受好評的漫畫原著,動畫電影將原本一個OVA體量的故事,擴充到了85分鐘,但在台詞,故事等方面,卻並沒有賦予更多的深度和更複雜,更多樣的情感體驗。

作爲原著作者,口袋巧克力在接受《錢江晚報》採訪時曾說,「我的這部作品,想要表現的,就是改革開放以後,中國城市新舊交錯的那種恍惚感。」

說到底,《昨日青空》是一首傷春的歌。然而正如辛棄疾所說,少年不知愁滋味,才強說愁。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

面對「年少的我們以爲說過了永遠就真的能永遠」「是不是說了再見就真的能夠再見」式抒情,試問有多少成年人不僅內心毫無觸動,甚至還起了雞皮疙瘩?

這不能怪成年人感受力太弱,只能說電影對青春這個詞,還挖得太淺,故不能喚醒更廣泛的一個羣體對青春的認知。

知乎上有個問題,「需要什麼樣的青春片是國內需要的?」 這樣的一個答案獲得了高票點讚:

顯然,《昨日青春》在朝著這個方向嘗試。

但很可惜,從嘗試結果看來,如果我們想要讓《昨日青空》這類青春片票房們走得再遠一點,還要努力一點,再努力一點。

– END | 動畫學術趴 –


歡迎星標公衆號,分享文章到朋友圈哦

近期熱文

Aniwow!動畫節| 打破動畫固有陳規 | 面部表情捕捉黑科技 | 課堂呵護系統 | 交互漫畫 | Infini Studio專訪 | 動畫行業難逃寒冬 | 「限外令」升級 | 抵制「娘炮」|  2018各高校動畫畢設 |  學術趴網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