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全市5000信筒堅守書信情懷 郵寄信件中家書不到十分之一


北京全市5000信筒堅守書信情懷 郵寄信件中家書不到十分之一

2020-12-13 千龍網·中國首都網

「見字如面。」又到了年根兒底下,多年前這個時候,遠方的親人捎來一封家書,幾乎成了家家戶戶的期盼,郵遞員在這個時候也成了「最可愛的人」。時過境遷,在通信手段日益發達的今天,寫信的日子早已離我們遠去。再過兩天,手機會空前繁忙,拜年的信息、羣里的紅包,都會接踵而至。不過你有沒有想過,有多久沒從書信上讀過節日問候了?記憶里讓人倍感親切的「郵政綠」信筒,是否早已讓你視而不見了?

信筒·故事

開筒員:一早上只取回11封信

上周五,北京晨報記者騎著自行車,跟隨東四郵局開筒員楊明軒去取信,老楊負責整個東四郵局片區,騎自行車一圈8公里多,分布有9個信筒。早上9點準時出發,從東四郵局往東順著朝內大街不遠,來到第一個信筒。老楊打開箱門,裡面空空如也。關上箱門,他從自行車上取出撣子,上下左右把信筒擦拭了一遍。「甭管有信沒信,我們要求逢筒必擦,做好保潔。」騎著自行車再來到朝內南小街,打開第二個信筒,僅一封信件孤零零地躺在偌大的信筒里。

9個信筒都開了一圈,用時大約一個半小時,老楊取回來11封信,其中有4封是明信片,其餘都是發往單位的信函。將取回的信蓋戳銷票後再分類放好,等待中午投遞;下午4點,再開第二遍信筒。

「最開始剛乾開筒員的時候,信是真多!」2001年,老楊來到東四郵局當起了開筒員,那個時候東四郵局轄區共有21個信筒,早上8點半就得出去,經常在開了第二個信筒時,報兜子就裝滿了,不得不返回一趟把信送回郵局。「越是到年底,家書和明信片都多,最火的時候一開筒呼啦啦兜子就滿了。」

老楊說,十幾年來信件是每年都在減少,類別也在發生變化,最初大部分都是家書,後來商業函件和明信片增多,家書逐漸減少。2012年,隨著中央「八項規定」嚴禁公款寄送賀年卡、明信片之後,開筒取出的信件更是「少得可憐」,自行車上的報兜子再也沒有鼓鼓囊囊過。

王府井郵局的開筒員李鵬,幹這行12年了,他還記得,「在業務量最多的時候,打開信筒,信件嘩嘩往下掉。」但最近幾年,經常打開信筒沒有信件,還總是發現有人拿信筒當垃圾筒,一打開信筒裡面全是餐巾紙或者雪糕棒。

投遞員:上世紀80年代「夾道歡迎」

朝陽區水碓子郵局主管投遞工作的副局長寧建幹了30多年的投遞工作。1978年,高中畢業的寧建被招到朝陽郵局當投遞員,負責安定門外到德勝門外的信件報紙投遞。他還記得那個時候還是老式水泥澆注的圓形信筒。那個年代,因爲通訊手段單一,來來往往的信箋幾乎成了百姓和外界聯絡的主要工具,每天都得有二三百封信,再加上報紙,報兜子總是裝得滿滿的。由於郵件量太大,開筒員每天要開三回。

從安外到德外,寧建每天給居住在這一片的居民送報紙信件,一干就是4年。那個時候,老百姓特別認可郵政投遞員這份工作,一來郵政和鐵路一樣都是「鐵飯碗」;二來郵遞員來了,老百姓盼著的家書也到了,尤其是每年11月底至次年1月份,幾乎家家戶戶都有家書。無論颳風下雨,每天早上9點左右和下午四點來鍾,寧建都會準時出現在胡同口,按例會「喊報、喊信」,比如「人民日報來啦!」這時候,家家戶戶的人都出來了,等在家門口翹首以盼,或者招呼他「有沒有我家的信?」寧建每天也會受到兩次「夾道歡迎」的待遇。

在此期間,寧建轉崗到營業部門,幾年後又回到投遞部門擔任管理工作。他記得大約從2000年以後,家書數量就開始逐年在減少。據北京郵政部門2004年統計,當年「家書」類的私人信件大約只占到25%,市民收到的信件中四分之三都是各種信用卡對帳單、保險單、商場的打折廣告等商業信函。現在,打開信筒,幾乎都是公函、商業信件,家書還不到十分之一。取而代之的是,「雙十一」過後那數量猛增的電商包裹。

營業員:常見大學生不會寫信

上世紀80年代,陳蘭穎上高中,學校門口有一個鑄鐵的大信筒,是她對郵局最初的印象。1994年,陳蘭穎進入東四郵局做營業員。剛上班的時候,帶她的師傅就告訴她,經常會有不識字的客戶來寄信,營業員有時候還要幫忙寫封家書。結果,等她「獨當一面」後,卻發現不識字的人幾乎沒有,倒是經常會遇到大學生來寄信時,提筆寫信常犯愁。

比如不知道寫信的格式,經常出現家庭信息不詳、收件人姓名寫錯、收寄件人位置寫反的信件,這種信件一般都無法發出。所以每次她在收信的時候,都會習慣性地一一確認信息是否正確。還有很多人不知道怎麼貼郵票,他們經常會遇到郵票正面貼一張,背面貼一張的信件,這種信件,通常都會當作「欠資」處理,退回寄件人。

在東城區「文化進校園」系列活動中,東四郵局就在周圍的史家小學、北新橋小學、交道口小學開展了「書信進校園」的活動,帶著孩子體驗寄信。去年12月,東棉花胡同幼兒園還主動與郵局取得聯繫,郵局職工將「書信進校園」活動帶到幼兒園,教孩子親手做賀卡、寫信封、貼郵票,再通過郵寄的方式,給父母送祝福。孩子們排著隊寄信的場面,被陳蘭穎拍了下來發到了朋友圈,引來無數感慨。

集郵家:從信件上集郵才有樂趣

說到集郵,崇文集郵協會會長鄂文江在郵迷里有大批的「粉絲」,他不僅有著64年的集郵史,而且是《丙申年》特種郵票首發日紀念戳、郵資機宣傳戳的設計者,也是丁酉年「大吉大利」生肖主題郵資機戳設計者。

今年80多歲的鄂文江老先生,從1953年開始集郵,從事紀念戳設計也有30多年了。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全國各地的郵友給他寄的信件每天都有二三十封,到現在,他三四天能收到一封信。鄂老說,信件有著寄件人的心意在裡面,是微信、電話所比不了的。這些年的信件,他都精心收藏了起來。

從集郵來說,對於傳統的信件他也有著特殊的感情。「最早集郵時,都是從信封上找郵票。」集郵的人對於郵戳的位置非常講究,要求位置正、清晰,蓋住郵票左下角四分之一。如果能遇到信封整潔,品相好、郵戳又正又清晰的郵票,那真是太難得了,簡直「如獲至寶」。而從信封上鉸下來的郵票身價要次之,流通的自然封比作爲商品的首日封又要珍貴。通過這種方式要想收集到整套郵票,相當不容易,對於郵迷的感受自然不一般。而如今幾乎沒有人寫信,集郵的方式都是排隊在郵局購買首日封,現場蓋戳,雖然也是文化傳承,但他認爲已經失去了那份樂趣。

信筒變遷

圓柱筒

早期的信筒是水泥澆築的圓柱筒,2015年,長安街沿線更換「復古筒」,形狀形似古老的落地圓柱形信筒,顯現出厚重的歷史感。

方形筒

上世紀八十年代人民郵政的平信郵筒,與現在的方形信筒最大的區別,底座是一根獨立的柱子,而不是現在的兩根柱子。

「黃帽子」信筒

1983年,北京出現了「黃帽子」信筒,信筒的頂部被塗了一層黃油漆作爲標識,主要是搜集那些需要加急的信件。

信筒·現狀

圓形「復古筒」重現長安街

在採訪中,北京晨報記者接觸到的在郵政系統乾的時間最長的「老人兒」,就是朝陽區水碓子郵電局主管投遞工作的副局長寧建,他剛剛入職那會兒,信筒還是水泥澆築的圓柱筒。如果您腦補不出來,可以去長安街沿線看一下,現在長安街邊兒上有鑄鐵的仿製老式的圓柱信筒,在婦聯門口、東方新天地路邊都有。全北京市圓形信筒一共有31個,大部分都放在長安街邊兒。而這一批圓信筒也不是一直在這兒的,這是「九三」閱兵前夕,長安街沿線更換的「復古筒」,爲了襯托厚重的歷史感。

上世紀80年代,信筒改爲方形信筒,與現在的方形信筒最大的區別,底座是一根獨立的柱子,而不是現在的兩根柱子。在1983年,北京出現了「黃帽子」信筒。這種黃帽子信筒又叫「趕班信筒」,主要是搜集那些需要加急的信件。這個時期,北京市民的郵政通信量大幅增長,而郵政運輸能力嚴重不足造成信件傳遞速度下降,北京郵政決定設一批特殊的郵筒,由當時的北京郵區中心局分揀處開筒班直接負責,配備專用車輛,近20名職工分早、夜班進行專人專格分揀,使本市上午投遞的信件當天下午就可以到達收件人手中;晚上9點以前投的信,次日早上就能收到。爲了方便居民識別,當時的64個信筒的頂部被塗了一層黃油漆,這便有了「黃帽子」的稱呼。

到了2005年,「黃帽子」日均開筒量不足5000件,還不到一個分揀員一天分揀定額的四分之一。在北京市服務22年的「黃帽子」信筒面臨轉型,北京郵政部門提出,「黃帽子」可以升級爲24小時收寄快件的「特快信箱」。

如今,北京市普遍適用的信箱有兩種,一種是方形平信信筒,全身綠色,兩邊都可以開門,分本埠、外埠;另一種是一半綠一半紅的方形信筒,紅色的一面收同城快件。

主題郵局出現個性化信筒

體育郵局、美猴王郵局、大清郵政信櫃……近幾年,主題郵局也在北京開始逐漸發展,讓市民眼前一亮。在北京什剎海菸袋斜街的一幢清式建築內,是一個面積60平方米的郵政營業廳,叫大清郵政信櫃,隸屬於地安門郵局。什剎海是中國大運河漕運文化的起點,是中軸線文化的重要元素,「大清郵政信櫃」將傳統郵驛文化與什剎海中軸線、大運河等多種文化元素結合,用文化創意的角度去重新詮釋大清郵政。門口的信筒也頗有「皇家」特色,仿古的信筒上還盤著一條龍,旁邊有一個「寄信小孩」的銅像,而這裡也成了不少遊客留影之地。

每逢有重大體育賽事,坐落在北京市朝陽區工體北路3號的體育郵局,也成了不少球迷必然要來的地方。體育郵局有兩個足球杯信筒,屋內一個屋外一個,此外還有一個大力神杯信筒。藉助室內的「閃印機」,用戶還能通過掃描二維碼,把手機內的照片列印出來製成明信片,蓋上紀念郵戳,寄給親友。

2016年1月5日,「美猴王」生肖文化主題郵局在北京市朝陽區水碓子郵電局成立。在電視連續劇《西遊記》中扮演孫悟空的著名演員章金萊(六小齡童)受聘擔任主題郵局名譽局長。

信筒·未來

郵政+網際網路是未來創新方向

2011年11月3日,神舟八號飛船與天宮一號飛行器成功實現我國首次空間交會對接,當天,中國郵政太空郵局正式開通。去年11月3日,是中國郵政太空郵局成立五周年的日子,航天員景海鵬和陳冬首次以視頻連線的方式向公衆展示了太空郵局天地通郵。51萬封家書通過天地郵路寄往天宮二號內的太空郵局。

除了開通太空郵局,中國郵政還與一些網際網路公司合作,開啓線上線下相結合的傳遞業務,如手機郵局、微信郵局、「網際網路+商函」、「微信+商函」等。中國郵政集團總公司總經理李國華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將信息、圖像、音像、視頻,記錄在像手機一樣的電子終端上,通過網際網路傳遞到對方,這種不受時間空間限制的傳播方式,正是中國郵政函件轉型創新的方向。」

信筒作爲公共設施不會「退出」

在接受北京晨報記者採訪時,不少市民表示由於多年不用了,對身邊的信筒也是視而不見,連長安街邊的31個復古圓形信筒,有的市民也表示頭一次聽說。「實際上,這麼多年來,信筒的數量並沒有減少。」中國郵政集團北京市分公司相關人士介紹,據統計,目前全北京市共有郵政信筒5403個,有紅信筒、綠信筒、圓信筒和掛箱4種規格。

如今寫信的人越來越少,信筒會不會退出歷史舞台?對此,中國郵政集團北京市分公司相關負責人肯定地說,「作爲一種公共設施,信筒不會退出。」按照規範,一般區域道路同側大於等於1000米、人流密集區域道路同側大於等於800米範圍內,需要設信筒(箱)。

該負責人說,「雖然私人信件在逐漸減少,但還有各種商業信函接踵而至,比如話費對帳單、信用卡對帳單、社保單,信筒仍然肩負著重要的使命。」

工作缸

目前北京市有兩種信筒,一種是方形平信信筒,全身綠色,兩邊都可以開門,分本埠、外埠;另一種是一半綠一半紅的方形信筒,紅色的一面收同城快件。圖片攝於地安門。

【記者手記】 農曆新年 寫封家書吧

在通信手段日新月異的今天,書信,仍然是最具有文化內涵、最能夠傳達心曲,最能夠撥動心弦的情感媒介。當您拿起筆,將一腔深情傾注到一筆一畫之中,再通過郵政服務完成最終傳遞時,文字便在不知不覺中延伸了開來。我們常說,「見字如見人」,在收到親人來信時,除了收穫千里如面的溫暖和深情,您的文字,也成爲您的生命體驗和社會生活的真實記錄,經過時間的沉澱,變得愈發厚重綿密,彌足珍貴。

如今,書信早已不再是親友之間聯繫的媒介,想要聯繫隨時能打個電話、發個微信,但您有沒有想過,有多久沒寫信了?又有多久沒有感受在郵筒前投出一封充滿期待的信件,體會到收信的快樂與滿足?不如正好借農曆新年,讓我們暫時摒棄屏幕兩頭的問候,讓雙手離開鍵盤,拿起筆,嘗試向遠方的親朋,寫一封飽滿溫情、暢訴衷腸的家書——給那些被冷落的信筒一次機會,也給自己一次重溫「以筆傳情」的機會。在農曆新年到來之際,這封「家書」,或剛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