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採訪了《昨日青空》主創和看哭的觀衆,發現里里外外寫著兩個字:情懷


我採訪了《昨日青空》主創和看哭的觀衆,發現里里外外寫著兩個字:情懷

2021-02-18 娛樂資本論

作者/孫暢

《昨日青空》這部「首部青春題材國漫」,從原本的暑期檔推遲到10月,終於與觀衆見面了。從7月的點映開始,關於這部動畫電影的討論一直沒有停過,評價好壞不一。不喜歡的人說,「劇情簡單」,喜歡的人說,「畫風和故事都是小清新」,在影院從頭哭到尾。

這種口碑的分化並不奇怪,對比兩三年前廣爲流行的校園青春片,比如《匆匆那年》、《致青春》,觀衆評價同樣如此。

《昨日青空》更像一部青春片,動畫是它的外包裝。出品人劉敏在接受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採訪時說,「《昨日青空》用動畫的方式做,但它不是二次元作品,我們一直尋找的是情感的共鳴,這種共鳴是中國的青春,而不是中國的動畫。」

近兩年青春片的潮流似乎減退了,以往動輒五億以上的高票房越來越難實現,觀衆似乎對煽情的套路產生抗體。但這種類型的市場和受衆一直都在。

《昨日青空》重新把青春片的「情懷」帶回電影市場,並且是把「情懷」二字貫穿得最徹底、最完整的一部。從故事的懷舊主題,到主創團隊選擇做「寫實動畫」付出的心血,再到營銷宣傳階段主打的感情牌,里里外外都寫著「情懷」二字。

觀衆還能被「情懷」感動嗎?

《昨日青空》的劇情主打懷舊向,站在當下回憶多年以前的中學年代,故事發生在1999年的高中校園,講述四個主人公的友情、愛情和夢想。中學的回憶是情懷,初戀、暗戀是情懷,畫畫、當飛行員的夢想也是情懷。這麼多情懷疊加在一起,總有一點能戳中觀衆吧?

雖然有人看完表示無感,但也有相當一批人被戳中。一位看哭了的觀衆表示,「在四個主角身上都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幾乎看到了自己青春里所有的小心思,懷舊之餘也覺得所有人都和我一樣,這是所有人的青春。」

也有觀衆表示,「爲自己而哭,因爲自己高中時也有畫畫的夢想,所以主角們願意爲了夢想努力,比如去畫畫,去當飛行員,一樣讓人感動,因爲我知道自己現在沒有這樣的情懷了,覺得很可悲。」

通過這些觀衆的感觸,可見青春片的這種「懷舊」和「情懷」仍然能夠觸及並喚起很多人的集體回憶。

出品人劉敏介紹,《昨日青空》主要受衆是原著粉和學生羣體。口袋巧克力的原著繪本在2011年開始連載,原著粉絲以學生羣體爲主。繪本改編成動畫,當時的一批原著粉絲有一部分已經成年,進入大學或者已經畢業工作。另外,加上動畫片固有的受衆羣體,《昨日青空》的受衆比原著有所擴充。

根據藝恩網的數據,《昨日青空》上映2天票房超過3000萬,在票房構成中,19歲以下人羣占比33%,而對比其他類別電影,19歲以下人羣票房占比一般在18%左右,另外,30歲以上羣體占比也達到了17%,而同年齡段在其他青春片的占比一般在10%以下。這印證了劉敏的觀點,學生和原著粉兩個羣體會爲《昨日青空》買單。

寫實青春國漫,最難的路怎麼走

觀衆看到的是故事裡情懷,實際上,在畫布背後,製作團隊的情懷不弱於故事的主人公。

故事中夢想做畫家的屠小意,與原著作者口袋巧克力的親身經歷有很多重合之處。出品人劉敏和導演奚超本身也對青春題材動畫抱有特殊的情感,2008年就做了自己的第一個青春短片《銘記》。而當他們看到口袋巧克力的作品時,「覺得至少在這個世界上我們不孤單,因爲大家在做同樣的事情,有共同的理念和方向,幾乎是一拍即合。」

在製作過程中,劉敏、奚超的團隊又克服了很多困難,挑戰了很多第一次。

劉敏說,」一開始定位的目標,就是做一部寫實的青春動畫,這是最難做的一種類型,我們選擇了一條特別難走的路。」

「因爲要能喚醒我們記憶中熟悉的味道,引起共鳴,必須寫實,要貼近生活,實地取景。如果你稍微畫錯一點點,別人就能看出來。」

但對於「像」這件事,實現起來很難。「不管是中國還是鄰國,任何一個團隊在控形方面,人才是最缺的。」再加上國外團隊對中國人的青春不甚了解,所以劉敏和奚超的團隊必須自己摸索細節。

比如在校服的細節上,日本團隊很難把握中國校服的特點,新海誠曾說「中國的校服很難做的好看」,《昨日青空》團隊參考了國內一百多套校服,找到共性的東西,比如女孩子把腳脖子露出來,纖細和笨重對比形成美感。而在人物跑動的過程中,線條的流動要均勻,關節和衣褶的細節都要嚴格規定。

因此《昨日青空》的製作抽調了國內很多團隊的精華,經過長達三年的製作,團隊擴展到四五百人,涵蓋了國內70%以上的動畫製作團隊,包括做《大護法》、《大聖歸來》的團隊,甚至《大魚海棠》的導演梁旋、張春,都在其中。

對劉敏和奚超來說,《昨日青空》凝聚了他們三年的心血,也是他們的情懷所在。「我們做了三年,我覺得我們也像是經歷了一個高中,參加了一次高考,我們高中三年用心讀了,然後高考交卷的時候我也交了,現在等著發成績。」

情懷營銷還有票房號召力嗎?

沒有其他任何一部動畫片或青春片能像《昨日青空》一樣,把」情懷「兩個字貫徹始終。動畫裡的主人公與動畫的主創團隊高度重合,讓人信服。

因此在影片的營銷宣傳階段,自然而然地把「情懷」作爲最主要的方向,宣傳口徑高度統一,幾乎沒有任何干擾的聲音。

從宣傳物料來看,回憶青春的情懷,堅持夢想的情懷被渲染和放大。在海報和預告片裡,很多台詞金句被摘取出來,「如果當時我們說了再見,後來是不是就可以再見。」「只要有真心喜歡的東西,就會發出光來」。年輕人羣體對這類金句的接受度和傳播度尤其強烈。

動畫的主題曲和推廣曲也選擇了懷舊抒情類型的,牛奶咖啡的《再見,昨天》,劉昊霖的《兒時》,王一博的《年少心事》,尤長靖的同名主題曲《昨日青空》,周深《來不及勇敢》,以及與劇情緊密結合的朴樹的《new boy》。尤其是尤長靖和王一博的視頻片段,在新浪微博上的互動數量最高。

在首映禮上,主創人員同樣是整齊劃一的中學生校服,主打復古懷舊風格。

另外一種情懷營銷的方式,是突出《昨日青空》在國漫領域的開創性。比如打出「首部青春題材國漫」、「100%國產團隊創近年國內大型二維動畫無國外人員參與記錄。」

《昨日青空》背後的宣傳發行方光線傳媒,擁有很多成熟青春片和動畫片的發行經驗。在這兩種類型領域,尤其擅長將情懷作爲主打方向。比如《大魚海棠》的「十二年一夢」,《從你的全世界路過》、《匆匆那年》、《後來的我們》等一系列青春片的情懷牌。

在幾年前青春片流行的時期,這種情懷營銷讓上述影片都取得了5億以上的高票房,但似乎也透支了國內觀衆的興趣。青春片票房增長乏力,口碑滑坡。在這樣的時間節點,《昨日青空》以青春題材動畫之名進入市場,又重新獲得了一部分青春片愛好者的歡迎。但很明顯,青春題材動畫有天花板限制,在口碑沒有達到上佳的情況下,票房幾乎沒有爆發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