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英獄中離婚案恐被迫撤訴:兩次申請免交近300萬訴訟費未獲準



昔日的“億萬富姐”吳英,或將戲劇性的因為貧窮而被迫中斷離婚訴訟之路。

11月2日,《華夏時報》記者最新獲悉,吳英獄中提起離婚訴訟後,吳英及其代理律師兩次申請免交訴訟費,均未能獲得浙江省東陽市人民法院(下稱“東陽法院”)准許。這意味著交費時限過後,東陽法院將對此案視為撤訴處理。

入獄的第15年,吳英因離婚再受關注。而事實上,在更多不為人知的時候,獄中的吳英仍在就其集資詐騙案堅持申訴、請求改判無罪。《華夏時報》記者瞭解到,最高人民檢察院(下稱“最高檢”)目前正就其申訴進行審查。

兩次申請均未獲準

10月27日,《華夏時報》率先報道了吳英獄中起訴離婚一事,引發廣泛關注。吳英在民事起訴狀中稱,被告周某某在沒有和她離婚的情況下,跟他人以夫妻名義同居生子,原被告雙方感情已完全破裂。請求法院判決她與周某某離婚,同時對59794萬元的夫妻共同債務進行平均分割。

吳英的代理律師、上海市匯業(昆明)律師事務所律師呂海波告訴記者,吳英起訴離婚案於10月25日獲東陽法院立案,他於當天收到法院電子送達的立案通知及交納訴訟費用通知書。依照《訴訟費用交納辦法》等,吳英被要求收到文書次日起7天內交納案件受理費298.9萬元,否則法院將視為撤訴處理。

據悉,吳英在法院立案階段依法提交了免交訴訟費申請,呂海波律師在立案後再次提交了申請,但兩次申請均未能獲法院准許。

呂海波告訴《華夏時報》記者,吳英起訴離婚案首個7日交費時限已在11月1日到期,但在11月2日他第二次收到了東陽法院的《不準予免交訴訟費用通知書》。再次收到不準免交通知書,意味著變相延長了7天交費時限。

11月2日,本報記者從東陽法院立案諮詢部門及辦案法官處確認,吳英起訴離婚案目前暫未按撤訴處理。東陽法院相關辦案法官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現在這個案子正在審理當中,不方便透露資訊,你可與當事人聯絡。”

家屬稱確實交不起

延伸閱讀  流入300億+!外資大幅加倉寧德時代、五糧液、茅臺等巨頭

298.9萬元的訴訟費用,對今天的吳英來說或如一座大山。吳英的一位家屬告訴《華夏時報》記者,吳英獄中提起訴訟時其實並不知道訴訟費這麼高,目前吳英確實交不起這筆費用。

呂海波在免交訴訟費申請書中陳述的理由則是:一、吳英因集資詐騙案被判沒收人個全部財產;二、吳英因集資詐騙案自2006年失去人身自由至今已15年,且還在繼續接受勞動改造,長期沒有經濟來源;三、吳英的第二項訴求是雙方分擔近六億元債務,不是分割夫妻共同財產。《訴訟費交納辦法》第四條規定,國家對交納訴訟費用確有困難的當事人提供司法救助,保障其依法行使訴訟權利,維護其合法權益。綜上,吳英的情況屬於《訴訟費交納辦法》第四十五條第(五)款規定的“確實需要免交的其他情形”。

“司法服務的目的是公平、正義。如果人們因為客觀上交納不了訴訟費而不能享有司法裁判,這本身就是不公平的、不正義的;訴訟費交納制度的目的主要是為了防止人們濫用訴權而不是要通過收取訴訟費來盈利;即使對一個服刑的人,我們也應當保障她的合法權益。”呂海波認為。

但東陽法院兩次下發、內容一致的《不準予免交訴訟費用通知書》稱,經審查,吳英提出的免交訴訟費申請不符合相關法定情形,申請理由不能成立,法院不予採納。依照相關規定,不準予吳英免交訴訟費。這份通知並未詳細解釋拒絕吳英免交費用的理由。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此前接受《華夏時報》記者採訪時指出,如果吳英確實無力交納298.9萬元訴訟費,不能因此剝奪她的離婚訴權,建議人民法院視情況讓吳英減、免、緩交訴訟費。“如果確實一分錢沒有,可以免除,你不能因為交不起錢不讓人離婚。”劉俊海說。

對於吳英離婚案的後續走向,呂海波向記者表示,他目前也無法確定,按照法律規定,吳英後續可以再起訴,這需要當事人自己決定。吳英的家屬則告訴記者,目前由於疫情原因無法與吳英會見,只能每月不定期與吳英短暫通話,且需要單方面等待吳英電話。家屬表示,將在下次通話時與吳英商議案件後續。

申訴多年苦等答案

吳英,出生於1981年,原系浙江本色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本色集團”)法定代表人、董事長。2006年下半年,本色集團先後創辦了8家公司,將生意做得風生水起。外界一度傳聞,吳英及其本色集團的資產高達38億元,吳英也因此獲得“億萬富姐”之稱。

2007年2月7日,吳英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被東陽警方帶走,隨後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立案偵查。2009年12月,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以集資詐騙罪,一審判處吳英死刑。歷經一系列波折,吳英的刑罰後被改判死緩。2014年7月,減為無期徒刑。2018年3月,減為有期徒刑25年。目前,吳英仍在浙江省女子監獄服刑。

值得關注的是,就集資詐騙一案,吳英2013年即開始進行申訴,請求改判無罪,至今仍未放棄。

延伸閱讀  疫情捲土重來,跨省遊實施“熔斷”機制,旅遊業還能恢復嗎?

吳英向提交的申訴狀稱,刑事判決書認定“吳英明知必然無法歸還,卻以給付高額利息為誘餌,採取隱瞞先期資金來源真相、虛假宣傳經營狀況、虛構投資專案等手段,先後從11人處非法集資人民幣77339.5萬元,用於償付集資款本息、購買房產、汽車及個人揮霍。至案發時,除已歸還本息38913萬元,實際詐騙金額為38426.5萬元”。但本案的真實情況是申訴人既沒有集資詐騙的故意和行為,也沒有揮霍的事實,更不存在3.8億元無法歸還的問題。

“申訴人的總資產減去總負債為973185488元——591465000元=381720488元。即申訴人足夠還債!”吳英在申訴狀中如此表示。

吳英的申訴目前仍在等待明確答案。據瞭解,自2020年3月開始,吳英的家屬大概每隔3個月就會收到一次最高檢的回覆。2021年7月27日,最高檢在向吳英作出的回覆函中表示,就吳英的申訴,最高檢第四檢察廳正在審查,待案件審結後,將寄送審查結果通知書。

責任編輯:麻曉超 主編:夏申茶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