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正書局出版的許多碑帖,是古文物的複製品,美不勝收!


有正書局出版的許多碑帖,是古文物的複製品,美不勝收!

2021-01-08 文藏書畫

沈子培法書

有正書局出版的許多碑帖,已不僅限於研習書法時欣賞、臨摹之用,它同樣重要的是古文物的複製品。就以《華山碑》論,它不是只印碑帖拓本本身,它還印製了原件後面所附的大量歷代名人的題識,連卷首的名人題簽也不遺漏。真是文物原件的複製品。披覽之際,真是感到美不勝收。

沈子培法書

還有號稱「臨川四寶」的臨川李氏所藏的四種拓本:《唐拓虞世南書孔子廟堂碑》、《宋拓丁道護啓法寺碑》、《宋拓善才寺碑》、《唐拓孟法師碑》。此四種除《夫子廟堂碑》外,其三種碑石早已被毀,各僅存此宋拓本一部,且都是孤本。而《夫子廟堂碑》原石也已毀於宋代,現存碑石據說是宋人翻刻的。即便如此,經歷代傳拓,字也多漫漶,能見到宋拓本已屬珍稀,而李氏所藏竟是原石唐拓,故所以能稱至寶。

何子貞隸書

這四件東西保有一件就很不得了,而李氏竟一起有四件,實在了不起。而有正書局竟能商得藏主同意,全部印出,也屬難得。查資料,李氏爲清代李宗瀚,號靜娛室。印製時,此四寶是否仍在李氏之手就不知了。有正書局印製、出版的碑帖,數量極大,覆蓋面極廣。相應於中國書法發展的各個階段,有正書局都印行了不少好碑帖。

王澍書姜公墓表

我所見過的有正書局碑帖,多數已記不清了,現只就記憶所及之要者,略述如下:關於大篆,印的不多,記得因金文的字本身較小,還另印了一些「放大本」以便於臨習。

周叔弢1981年手跡

如《毛公鼎》放大本、《散氏盤》放大本等。記得小時初習書寫篆字,父親便命我學習有正書局出版的一本題爲「泰山二十九字」的碑帖。

周叔弢1947年手跡

那是秦始皇登泰山的刻石,說是李斯所寫。原石損壞已甚,據說現在只存十字,這二十九字的拓本當是早期拓的、珍貴的拓本了。

周叔弢癸酉(1933年)手跡

其碑帖後面有許多名人題跋。我九歲時,父親有一天說讓我學習寫篆書,命一良大哥教我。

周叔弢1963年手跡

那是盧溝橋事變之後不久,在各處工作、學習的哥哥們先後都回到家裡來。還有堂姐夫嚴景珊也來了。

王澍書姜公墓表

大家都在等候,處於等候、觀望局勢如何發展,以確定自己將來到哪裡去的階段。一間屋內,四五個人每人坐在一小書桌前安靜地讀書、寫作。

何子貞行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