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回家,打小麻將的合法邊界在哪裡? | 今日話題


春節回家,打小麻將的合法邊界在哪裡? | 今日話題

2021-01-14 今日話題

今日話題·騰訊新聞出品  | 第4166期

作者/郭墨墨  與君共赴

小麻將算不算賭博,各地標準不一樣。主要由涉案金額判斷。在一些地方,玩法也可以判定是否違法。爲什麼不搞一刀切的標準,主要是考慮地區經濟發展的不平衡,以及當地民風民情。

農村賭風盛行已經成爲問題,《通知》打擊的是越演越烈的「一年辛苦掙的錢,過個春節全輸完」的現象。

春節臨近,隨著家家戶戶的團圓,對於無數忙碌一年的人來說,又到了可以放鬆下來打打小麻將的美好時光。但是近日,中央政法委、中央綜治委、公安部印發了《關於集中打擊整治農村賭博違法犯罪的通知》,要求各地在春節前後,集中打擊整治農村賭博違法犯罪,提出要露頭就打,打早打小。 那到底什麼是賭博,什麼是正常的民間娛樂,小麻將還可不可以打?

小麻將算不算賭博,各地標準不一樣

打小麻將是很多地方,尤其是川渝地區一日不可缺少的羣衆性活動,它的合法邊界到底在哪裡呢?

刑法上的賭博罪,是指以營利爲目的,聚衆賭博或者以賭博爲業的行爲。關鍵在於以營利爲目的。

判定是否營利爲目的,具體有以下標準:

(一)組織3人以上賭博,抽頭漁利數額累計達到5000元以上的;

(二)組織3人以上賭博,賭資數額累計達到5萬元以上的;

(三)組織3人以上賭博,參賭人數累計達到20人以上的;

這顯然和一般人家小麻將的日常差別巨大,所以要討論春節期間的小麻將,還是應當查看《治安管理處罰法》的有關規定。

《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七十條規定:「以營利爲目的,爲賭博提供條件的,或者參與賭博賭資較大的,處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罰款;情節嚴重的,處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並處五百元以上三千元以下罰款。」

那麼什麼是「賭資較大」?國家並未有統一的規定,而是授權各地自行制定標準。爲什麼不搞一刀切的標準,主要要考慮地區經濟發展的不平衡,以及當地的民風民情。

北京市:個人賭資300元以上、500元以下的處500元以下罰款;賭資設定爲500元至1500元的,處五日以下拘留;

上海市:《上海市公安局治安管理處罰裁量標準(試行)》規定,個人賭資在人民幣100元以上的,屬賭資較大;

河北省:《河北省公安機關治安管理處罰裁量標準》規定,賭資較大,是指個人賭資在200元以上;

山東省:《山東省公安廳實施治安管理處罰法細化標準(試行)》規定,「參與賭博賭資較大」是指人均參賭金額在100元以上或者當場賭資在400元以上;

深圳市:個人賭資在500元以上的算賭資較大;

江蘇省:起罰點是個人賭資或人均賭資達到200元。賭資200元以上、不滿1000元的,處500元以下罰款。個人賭資或者人均賭資1000元以上、不滿3000元的,處5日以下拘留;

吉林省:《關於辦理賭博違法案件裁量標準的指導意見》,把「賭資較大」定位於:個人平均賭資數額在500元以上不滿2000元的,或者現場收繳賭資總數額在2000元以上不滿8000元的;

四川省:《四川省公安機關行政處罰自由裁量權裁量標準》規定,現場收繳賭資價值合計在人民幣1000元以上4000元以下的,屬賭資較大。(以上數據來自《春節期間娛樂下玩玩「小麻將」打多大算違法?》,微信公衆號「法制日報」)

重慶市:參與賭博,賭注一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的;參與賭博,一次輸贏金額二千元以上,五千元以下的;六個月內參與賭博三次以上,輸贏累計金額五千元以上,一萬元以下的。(《重慶市公安機關治安管理行政處罰裁量基準(修訂版)》)

除了賭資數額外,是否違法還有另一個重要的考量因素,就是賭博方式。比如根據陝西省《治安管理處罰法》裁量細化標準,以「牌九」「押寶」「同花順」「推餅」等方式賭博的,參與計算機網絡賭博或者到賭場參與賭博的,在工作場所、公共場所或公共運輸工具上賭博的,以欺騙方式,誘人參賭或誘騙、教唆未成年人賭博的,均算作情節嚴重。

可見標準各地不同,恐怕無法查閱和交代詳盡。所以春節期間打小麻將的建議,無疑是小賭怡情,儘量低調了。

爲什麼農村賭博問題要特別關注

實際上三部委的集中聯合整治行動針對的是近年來屢屢見諸報端的農村賭博現象:「一年辛苦掙的錢,過個春節全輸完」。

《通知》指出,「春節期間是農村賭博的高發期。農村賭博往往與黑惡勢力違法犯罪交織在一起,嚴重影響家庭和諧幸福,嚴重敗壞鄉風文明,嚴重影響社會穩定,嚴重影響人民羣衆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這兩年農村春節賭桌越來越熱鬧,打工回來的年輕人一擲千金,沒出正月十五,有人就會將一年的辛苦錢輸了個精光。

翻閱相關研究論文以及媒體報導可知,這些年農村賭博已經有了這樣的特點:

一,賭風的盛行不只在春節,一年四季田間地頭,街巷集市,隨時開賭。但春節期間,外出打工的人歸來,帶著辛苦掙回的錢,卻能把賭風推向高潮,也因此放大很多問題。

二,參與人員多,不只是個別遊手好閒者,甚至有的村里大部分人都熱衷此道,幾乎男女老少都會打牌。

三,開始出現固定的賭博場所,賭博機和以賭謀生的人。小賭公開化,大賭隱蔽化。

四,外來不法分子主動在征地拆遷的暴富農村設賭局賭場,搞起地下六合彩等。

農村賭博盛行,與貧富無關,一般認爲是這些原因造成的:

一、農村缺少休閒娛樂方式,農閒的時候並沒有什麼其他的消遣供選擇。

二、對於農民來說,賺錢永遠都是一件艱難的事,但是賭博卻給了他們虛幻的機會,被視爲發家捷徑。

三、農村勞動力過剩。村民閒暇時間較多,剩餘勞動力無法得到釋放,又找不到致富門路,一些人憋著贏打工回來者的錢。

四、再加上基層執法不嚴,對組織者缺少有力打擊,久而久之形成賭博氛圍。

賭博盛行給農村帶來了什麼?

當賭博成了謀生手段,好逸惡勞成爲堂而皇之的人生選擇,首當其衝受害的是家庭。破產,甚至家破人亡的事例已經屢見不鮮。

賭博惡化了農村經濟,不事生產的人變多了,經濟糾紛增加了,農村經濟走向凋敝。

賭博還會引發刑事犯罪。因賭博輸光了錢,變賣家產的人不在少數,盜竊、搶劫等由此引發。杭州保姆縱火案,涉事保姆莫某,就嗜賭成性。

作爲殺時間的娛樂工具,雖然各地標準有別,但小麻將不是賭博,這一點人們是可以分清楚的。

不過春節回家的人們仍然需要警惕從小麻將滑向真正的賭博,當誘惑出現的時候,要經得起考驗。

今日話題·騰訊新聞出品 | 第416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