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0多年的古寺相傳被日本人盜過文物,如今冬雪對白,禪房幽深


1300多年的古寺相傳被日本人盜過文物,如今冬雪對白,禪房幽深

2021-01-12 蘇丹卿

「古木無人徑,深山何處鐘。泉聲咽危石,日色冷青松。」

香積寺,作爲中國「佛教八宗」之一「淨土宗」祖庭,唐代著名的樊川八大寺之一,是西安問禪之旅一定要拜訪的地方。

雖沒有選一個微雨天,也沒有選一個月夜,但雪花漸飛的冬季,卻是拜訪古寺最好的時候,人少,寺靜,千年的光陰濃縮在眼前。

香積寺是中國佛教「淨土宗」正式創立後的第一個道場,是由善導大師的弟子懷惲爲紀念其善導功德而修建。它位於終南山子午谷正北,神禾原西畔,距離西安市中心約17.5千米。

這座千年古剎雖談不上是遠離繁華鬧市,但卻有種「身在鬧市旁,心在遠山處」的意境。

走進這裡,寂靜又蔥鬱的寺廟令我心靈沉靜不少,它像是一股春風,穿過我的眼睛,抵達心田。走在萬千人之中,你不去看,衆人卻都在你眼中。

據記載,香積寺名源於佛典《維摩詰經》:「天竺有衆香之國,佛名香積」之句。

「淨土宗」創始人善導大師少年出家,平生以乞食爲生,粗衣淡飯持戒精嚴,對人慈愛寬恕信念強堅。

被後人認爲是一個信、願、行的徹底執行者,啓迪、感化、引導著衆生超度苦海,號稱「彌陀化身」。寺名「香積」,意把淨土宗師善導比作香積佛。

香積寺始建於唐高宗永隆二年,盛極一時,唐高宗李治曾到這裡禮佛,並賜予舍利千餘粒,還有百寶幡花,令其供養。

8世紀時,淨土宗傳入日本。因而,今天的香積寺是中國和日本淨土宗共同的祖庭。

詩人王維曾寫《過香積寺》詩予以讚揚,文中開頭則爲其中:「不知香積寺,數里入雲峯。古木無人徑,深山何處鐘。泉聲咽危石,日色冷青松。薄暮空潭曲,安禪製毒龍。」

安禪製毒龍,「毒龍」在佛教中大抵是人的邪念妄想,安禪可制,最終淨化之程度還是靠自身。

「口常稱佛,佛即聞之;身常禮佛,佛即見之;心常念佛,佛即知之」。

寂靜的冬日,飄零的風雪,佛堂之上的一片青瓦還留有殘雪,青松翠柏深處仍余白雪。

「而今看雪僧廬下」,那種情境,令人恍如不在廟堂,而在禪,晨鐘暮鼓紅塵外,翠竹清流雅興中。

深入古寺,身置空門。

不由想起明朝的一首詩:「野寺荒原上,登登徑轉遙。禪房穿樹梢,珠閣劈山腰。坐久花頻落,談深鳥故驕。淹留從世鈉,寂寞話前朝。」

相傳安史之亂時,香積寺慘遭浩劫,大量文物遭毀損和遺失,是香積寺歷史上損失最爲慘重得一次劫難。

宋代,香積寺得到修復。宋太平興國三年,曾改名爲「開立寺」,後又恢復「香積寺」。

清同治年間,香積寺再遭毀於兵火,據傳日本浪人趁機盜走大批金石文物,寺僧爲了保護文物,曾埋藏若干,但至今這些文物下落不明。

歷史的浪潮暗湧不斷,歷經磨難的香積寺並未就此淹沒。

今天的香積寺規模宏大,寺門朝南,主要建築沿中軸線展布,有牌坊,山門殿,天王殿,碑廊,鍾、鼓樓,大雄寶殿,法堂等,這似乎是還原了當年的「騎馬關山門」之說。

整座寺廟莊嚴古樸、環境清幽。寺內留存文物有善導舍利塔、敬業舍利塔、陀羅尼經幢等。其中,善導舍利塔與小雁塔形式相似。

冬天的西安進入了旅遊淡季,大唐不夜城雖依舊繁華,但遠不如夏夜。

古老的香積寺在這冬日殘雪中,卻仍是被滴綠的植物環抱著,植物下一片滴綠的草地,那綠色真是撲到人的眉宇間,幾塊不知是被遺忘還是暫放此處的石雕、石刻極爲明顯。

當我站在善導舍利塔下,看著眼前那一排長廊屋舍,一片極碎的雪花紛飛甚是朦朧,令我忍不住醞釀著那一縷幽幽的古味。

1300餘年的古味就這樣於心底沉淪,真的是一念起,千山萬水,一念滅,滄海桑田。

萬物蒼生沒變,心變了;眼鼻口耳閉了,心沒閉。你將你的佛放在哪?是隨手可觸的案台上,還是遙不可及的遠山上?

人間一遭,殘雪對白,終南山下,苦集滅道,無牆之門,無形之法,深潭已空,毒龍已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