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中國遊客滯留巴基斯坦 求助使館無果 – BBC News 中文


姚元和李明說,他們居住的旅店樓下,每天都有大批穆斯林聚集,在草地上席地而坐,極少有人戴口罩。圖片版權
YAO YUAN

Image caption

姚元和李明說,他們居住的旅店樓下,每天都有大批穆斯林聚集,在草地上席地而坐,極少有人戴口罩。

儘管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已經大幅好轉,但疾病仍在全球蔓延。在中國鄰國巴基斯坦,一些中國遊客稱,因巴基斯坦暫停國際航班被迫滯留超過一個月,求助中國大使館也沒有得到相關幫助。

北京遊客姚元3月中旬從中國大陸飛到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堡,打算自由行遊玩10天后回國。不過3月21日,因為新冠病毒疫情,巴基斯坦政府決定暫停所有往返巴基斯坦的國際客運、商業包機和私人飛機,導致他在伊斯蘭堡滯留了一個多月。求助當地大使館和中國外交部無果,他感到非常失望無助。

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週五(5月1日)數據顯示,巴基斯坦的新冠病毒確診病例超過16000宗,死亡人數達到385人。

求助政府無果

巴基斯坦暫停國際航班原本是到4月4日,不過之後政府一直在延長禁令。 4月下旬,巴基斯坦政府稱國際航班將暫停至5月15日。封航不斷延期,姚元和一些被滯留的中國旅客購買的航班一再被取消。

“比如之前說封航封到4月14日,一些航空公司就開始賣4月14日之後的票,但隨後政府又宣布延遲,這樣航班就一直在取消。”他說。

圖片版權
YAO YUAN

姚元購買了泰國航空、阿提哈德、南航和巴基斯坦航空的機票。其中,阿提哈德航空取消四次,南航取消兩次,泰國航空取消兩次,巴基斯坦航空取消一次,“先是希望到失望,然後失望到絕望”。

“就跟買彩票一樣,花了五六萬結果一張都沒有‘中獎’!,而且好多只退代金券,還要跟航空公司不斷交涉,損失不計其數的手續費,”他說。

與姚元一同滯留的還有浙江遊客李明,李明原本打算3月22日回中國,但沒想到21日巴基斯坦封航。目前,他就職的公司已經復工,“我如果再不回去,我覺得我可能就會失去工作”。

姚元和李明試圖求助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館和外交部,但兩個部門都未能給予他們幫助。他們認為,兩個部門都在互相推託。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4月下旬,巴基斯坦進入齋月。

“聯繫大使館,他們說沒有權限,即使國內要派飛機過來接我們,也不是他們能說了算的,需要國內統一調控,”姚元說,“(中國)外交部跟我說,他們已經把我的信息收集起來,已經發送給大使館了,那我的問題又回到了大使館。”

BBC中文記者周四和周五多次聯絡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館及中國外交部,但轉接了數個工作人員後仍未得到正式回應。

4月下旬,巴基斯坦進入齋月。姚元和李明說,他們居住的旅店樓下,每天都有大批穆斯林聚集,在草地上席地而坐,極少有人戴口罩。兩人擔心傳染,已經很少出門。

香港接回滯留旅客

另一方面,香港特區政府週四(4月30日)派出專機從伊斯蘭堡接回了319名香港滯留旅客。香港政府稱,這些乘客抵港後會接受強制新冠病毒測試。在收集深喉唾液樣本後,他們會乘坐專車前往火炭駿洋邨的檢疫中心進行14天強制檢疫。

這些旅客需要自行支付乘坐專機的費用,每名乘客約6000港元。

4月25日,香港政府發言人表示,入境處接到一些滯留印度和巴基斯坦的香港居民求助,與印度共和國和巴基斯坦伊斯蘭共和國的駐港總領事館聯繫,並和多間航空公司聯絡,探討安排班機予滯留港人返港。截至4月24日,香港入境處已成功聯繫上約3200名及2000名分別滯留在印度及巴基斯坦的香港居民,政府稱會按情況分批協助受影響港人返港。

圖片版權
YAO YUAN

Image caption

巴基斯坦許多商店已經關門

香港政府新聞網稱,專機得以順利安排,有賴中國外交部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特派員公署和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館的全力支持。姚元表示,看到這個新聞,覺得“非常無助心寒”,“一邊是全力支持配合香港人包機撤僑,另一邊是自己被當做皮球一樣反反复复地被踢來踢去”。

中國外交部副部長馬朝旭曾在4月初表示,3月份全球疫情加速擴散後,中國已經安排包機9架次,從伊朗、意大利等國接回包括留學人員在內的中國公民1457人。

中國與巴基斯坦歷來關係友好,中國將巴基斯坦視作“好鄰居、好朋友、好夥伴、好兄弟”。

(應受訪者要求,姚元與李明為化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