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习近平新西藏方略:宗教中国化与边境安全引关注 – BBC News 中文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speaks at the podium during the unveiling of the Communist Party"s new Politburo Standing Committee at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on October 25, 2017 in Beijing, China. China"s ruling Communist Party today revealed the new Politburo Standing Committee after its 19th congress. (Photo by Lintao Zhang/Getty Images)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在中印边境冲突升级,新疆、内蒙等少数民族及人权问题持续为中国带来国际舆论压力的时刻,中国领导人习近平通过一次关于西藏的会议向外界显示,他将在这些问题上继续保持强硬,不断全面巩固自己的权力。

中国新华社报道称,中共中央在8月28至29日举行西藏工作会议,习近平在会议上提出治理西藏的“十个必须”,这代表了中国当局在西藏问题上新的指导方略。

有分析认为,新方略体现出习近平在民族和边境事务上巩固与强化权力的意向。习近平对边境安全及少数民族宗教问题做出特别指示,提出“要确保边防巩固和边境安全,并推进藏传佛教中国化”。

除此以外,他还强调要加强党建,尤其是政治建设。

西藏问题是长期关注中国人权及宗教问题的西方国家关切的重点问题。虽然中国正面临愈发棘手的外部环境,而习近平在此次会议中表现出,民族与宗教问题不会成为他的弱点,他对这些问题拥有绝对控制。有专家表示,这符合习近平一贯的行事作风,但难以成为西藏稳定及解决中国少数民族问题的基石。

十个必须:“宗教中国化”引人关注

图片版权
Daniel Noll and Audrey Scott

Image caption

在印度流亡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经常访问拉达克,并受到那里信众的膜拜。

西藏工作会议是中共针对西藏事务最高级别的会议,每五到十年举行一次。每次会议上宣布的方针是中共当局对西藏工作意志的体现,也是未来一段时间中央与地方各级官员处理西藏事务的政策指南。

与上届会议相比,这次会议将治藏方略从“六个必须”扩展到“十个必须”。新的方针中删去了“坚持对达赖集团斗争的方针政策不动摇”,加入了“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依法管理宗教事务”,“坚持生态保护第一”,“加强党的建设特别是政治建设”的表述,并把“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单列成为一条。

“宗教中国化”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内容,这是习近平首次将这一点放在少数民族地区治理的指导原则中。习近平称,要积极引导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推进藏传佛教中国化。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每年夏天西藏流亡精神达赖喇嘛去拉达克举行法会。

作为加强中共对社会统治的方式,“宗教中国化”最初由习近平在2015年提出,之后在中国各地全面执行。过去几年间,中国当局大规模打压没有在官方注册的“家庭教会”,拘捕这些教会的牧师与成员,拆除许多未经官方批准建立的教堂和清真寺的宗教标志,开始在西藏、青海、甘肃、四川、云南几千座藏传佛教寺庙升中国国旗、奏国歌,还在新疆大办针对穆斯林等群体的“再教育营”,以让各宗教全面“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分析人士指出,藏传佛教中国化是中共消解达赖喇嘛及西藏民族主义对境内威胁的策略之一,如今明确将其提升为治藏方略,显示出习近平对集权的进一步追求,未来中国会更大加强对各少数民族与宗教问题的控制力度。

澳洲国立大学克劳福德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本·希尔曼(Ben Hillman)指出,中共视藏传佛教为西藏民族主义的温床,因此长期以来一直希望控制西藏寺庙与机构,确保他们忠诚于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

英国伯明翰大学藏人学者策凌(Tsering Topgyal)认为,这是中共应对本土西藏抵抗力量、切断达赖喇嘛与流亡藏人影响的一种策略,同时也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消解外部利用西藏问题针对中国的企图。“如果藏传佛教被转化为中国佛教,它将失去它作为西藏民族主义及抵抗力量的主要源泉地位,”他对BBC中文表示。

“西藏不稳定的根本原因不在于藏人的信仰,而是中共当局的镇压与失败政策所致,”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在回应习近平的讲话时称。他表示,只有通过中间道路政策,实现西藏名副其实的自治才是解决当前状况的唯一办法。

强调边境安全回应中印冲突

Image caption

印度政府在印度控克什米尔地区成立拉达克中央直辖区,其中包括同中国存在领土争议的地区。

在这次会议举行期间,中印再次爆发边境冲突。印度方面称,中国解放军人员于8月29日违反早前协议,在拉达克(Ladakh)地区步行越过实际控制线,进入印度控制的范围,但遭印方人员阻止后被强迫撤离。

中国解放军发言人反驳印度的指控,且批评印度方面破坏协议,在班公错湖越过实际控制线,“公然挑衅”,但没有说明具体情况。

这已是今年中印两国士兵爆发的第二次冲突。双方今年6月中旬在边境有争议地区的对峙造成最少20名印度士兵死亡,中方据报也有伤亡,但北京政府至今仍未确认。

西藏在中印边境关系中具有特殊地位,而最近爆发的冲突中的一起事故可以凸显出这一点。据路透社与法新社报道,一名印度特殊边防部队的藏人印度士兵在这次冲突中丧命。西藏流亡议会成员朗杰多卡(Namghyal Dolkar Lhagyari)向法新社表示,印度特别边防部队中有许多反对中国进入家园的藏人成员,此次冲突中还有另有其中一名藏人成员受伤。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西藏的宗教问题和中印关系密切相关。有消息曾指,印度2014年习近平访问印度时,同意和西藏流亡领袖达赖喇嘛会面,但是达赖喇嘛的建议被印度政府否决。

策凌认为,这次会议与最近两国冲突同时发生的时机是一种“怪异的巧合”。他指出,虽然这次会议并非是为回应中印边境日益紧张局势而举行,但中国也在借此向印度传递信息。“(中国)对印度的信息是,西藏尽在中国掌控之中,中国有决心,也有能力捍卫自己的边境与领土。”

习近平在这次会议中重申了西藏对边境安全的重要性,在“十个必须”中再次强调“治国必治边、治边先稳藏”的方略。同时他还提出,要继续进行反分裂斗争,在西藏形成“维护稳定的铜墙铁壁”。

而英国诺丁汉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副教授赖洪毅向BBC中文指出,习近平在会上的讲话也显示出中共在边境问题上的“避讳”。他认为,由于担心影响西藏稳定,中共不希望中印边境问题继续激化,因此在这个时候开会希望可以稳定西藏内政,避免因西藏问题影响中印冲突,让中方更加被动。

巩固集权

与新疆、香港给中共政权带来的挑战而言,西藏问题并非习近平目前理政的重中之重。但学者认为,从这次会议上可以看到,习近平对未来处理其他宗教、民族及主权问题具有充足的信心。

Image caption

中国官媒新华社称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是”新时代的领路人”

赖洪毅指出,现在已经可以明显看出,习近平在处理这些问题上坚持主体民族与中国主体,要突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族主体文化、主题语言的特色,淡化少数民族特色,他认为这是实现民族统合与融合的有效办法。

他认为,从新疆与香港问题的处理上可以看出,习近平对这些问题有强烈的个人看法,而在他权力稳固的情况下,这种政策会继续推行。“他不会因为外界的反对便就此收手,”赖洪毅说。“连最受争议的新疆问题上他都已经这样做了,他认为在别的地方阻力会更少一点。”

策凌则指出,这次会议再一次显示出,“习近平希对掌控天国之下万事万物的威权甚至帝国主义式的渴望”。

然而这种集权不可避免地会在少数民族内部遭遇反弹。在西藏会议进行前后,中国另一少数民族自治区内蒙古便因政府加强汉语教学的决定爆发多日示威抗议活动。许多蒙古族人担心本名族的语言文化会在新政策下被强行淡化,认为没有得到中共政权的尊重。

“习近平执意要直面并试图解决当下中国边境上许多‘大问题’,”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从事中国研究的高级讲师凯大熊(Kevin Carrico)表示。“但问题是,他处理这些问题的模式并不是一种解决方案,且只会助长人们的不满。”

“这样的结果便是,他们解决这些问题的工作只会让这些问题不断出现,而且让它们更加棘手,”凯大熊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