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2021-01-14 星期一詩社

《雙調·沉醉東風》漁夫 白樸

黃蘆岸白蘋渡口,

綠楊堤紅蓼灘頭。

雖無刎頸交,

卻有忘機友。

點秋江白鷺沙鷗。

傲殺人間萬戶侯,

不識字煙波釣叟。

[注釋]

1.白樸:元代著名的雜劇與散曲作家,也是元曲四大家之一。

2.白蘋(pin):一種在淺水中多年生的植物。

3.紅蓼(liao):一種水邊生的草本植物,開白色或淺紅色的小花。

4.刎頸交:刎,割;頸,脖子。刎頸交即生死朋友的意思。

5.忘機友:機,機巧、機心。忘機友即相互不設機心、無所顧忌的朋友。

6.萬戶侯:本意是漢代具有萬戶食邑的侯爵,在此泛指高官顯貴。

《仙呂·寄生草》飲白樸

長醉後方何礙,不醒時有甚思。

糟醃兩個功名字,醅淹千古興亡事,曲埋萬丈虹霓志。

不達時皆笑屈原非,但知音盡說陶潛是。

[注釋]

1.醃:(yan1)

2.醅:(pei1)

[作者介紹]

白樸(1226~1306後),元代戲曲作家、詞人。字太素,號蘭谷,初名恆,字仁甫。其父白華任金朝樞密院判官,金哀宗開興元年(1232),蒙古軍攻南京(今開封),白華隨哀宗奔歸德,白樸則與母留南京。次年金將崔立叛降,南京失陷。崔立擄王公大臣妻女送往蒙古軍中,白樸母親也在其內。這時白樸尚年幼,由他父親的好友元好問帶領,渡河至山東聊城,又遷居山西忻州。元好問視他如親子。數年後白華北歸,白樸隨父依元名將史天澤,客居真定。元世祖中統初,史天澤曾將他推薦給朝廷,白樸再三辭謝。後師巨源又薦他從政,也不就,終身未仕。至元十七年(1280)移居金陵,縱情詩酒。白樸自幼聰慧,善於默記,早年習詩賦,後精於度曲。元好問頗讚賞他的才華:「元白通家舊,諸郎獨汝賢。」(王博文《天籟集·序》)

白樸的詞流傳至今100餘首,大致爲懷古、閒適、詠物與應酬。他的懷古詞,如〔沁園春〕《金陵鳳凰台眺望》、〔水調歌頭〕《初至金陵》等篇,寄託了故國之思,感慨很深:「長江不管興亡,謾流盡英雄淚萬行。問烏衣舊宅,誰家作主?白頭老子,今日還鄉……。」這是由於他經歷過改朝換代的亂世,遭受了父母離散的痛苦,因此有「山川滿目之嘆」。白樸還有不少「閒適」詞,表現了消極避世的生活態度。他與不少元代作家一樣,傾慕那浪跡山林的生活,如〔西江月〕《漁父》等詞即是。他的詞風受宋詞豪放派的影響,但也並非沒有婉麗之作。清代朱□尊評他的詞說:「源出蘇辛而絕無叫囂之氣。」

白樸散曲內容大抵是嘆世、詠景和閨怨之作。這也是元代散曲家經常表現的題材。藝術上以清麗見長,是當時有成就的作家之一。他的「嘆世」、「寫景」之作,如〔沉醉東風〕《漁夫》、〔寄生草〕《勸飲》、〔天淨沙〕《春、夏、秋、冬》等曲,俊爽高遠,以情寫景,情景交融。閨情作品以〔仙呂·點絳脣〕散套爲其代表作,文詞秀麗工整。還有一些小令吸收民間情歌特點,顯得清新活潑。

作雜劇16種:《絕纓會》、《趕江江》、《東牆記》、《梁山伯》、《賺蘭亭》、《銀箏怨》、《斬白蛇》、《梧桐雨》、《幸月宮》、《崔護謁漿》、《錢塘夢》、《高祖歸莊》、《鳳皇船》、《牆頭馬上》、《流紅葉》、《箭射雙鵰》。今存《梧桐雨》、《牆頭馬上》、《東牆記》3種及《流紅葉》、《箭射雙鵰》二劇殘曲。此外還有《天簌集》詞2卷。清人楊友敬輯其散曲附於集後,名《摭遺》。他的散曲作品據隋樹森《全元散曲》所輯,存小令37首,套曲4首。

《仙呂·一半兒》春情查德卿

自調花露染霜毫,一種春心無處托。

欲寫又停三四遭,絮叨叨,一半兒連真一半兒草。 

[作者介紹]

查德卿,生平不詳。朱權《太和正音譜》列於「詞林英傑」。李開先《醉鄉小稿序》評元人散曲,首推張可久,喬吉,次則舉及查德卿。今存小令22首。

《越調·柳營曲》金陵故址 查德卿

物換星移,城是人非,今古一枰棋。

南柯夢一覺初回,北邙墳三尺荒堆。

四圍山護繞,幾處樹高低,誰,誰曾賦黍離? 

《中呂·山坡羊》 陳草庵

路遙遙,水迢迢,功名盡在長安道。

今日少年明日老。

山,依舊好;人,憔悴了。

[作者介紹]

陳草庵,生卒年、生平事跡不詳。元·鍾嗣成《錄鬼簿》稱其「陳草庵中丞」,名列前輩名公之中。孫楷第《元曲家考略》以爲陳草庵名英,曾任宣撫,延祐初拜河南省左丞。門巋繼考其人,名英,字彥卿,號草庵,析津(今北京)人。元代張養浩《雲莊類稿》卷九《析津陳氏先塋墓碑銘》引陳英自述,敘其家世及任職歷程甚詳(見《元曲百家縱論》第七三頁),可備一說。其存曲多憤世嫉俗之作。

 

《黑漆弩·野渡新晴》馮子振 

孤村三兩人家住,終日對野叟田父。

說今朝綠水平橋,昨日溪南新雨。

〔么〕碧天邊雲歸岩穴,白鷺以行飛去。

便芒鞋竹仗行春,問底是青簾舞處。

[作者介紹]

馮子振,字海粟,自號怪怪道人。又號瀛州客,修州人。官至承事郎。曾著《居庸賦》五千言、《梅花百詠》一卷,俱不傳。散曲之作,今存小令44首。

《感天動地竇娥冤》第三折(選) 關漢卿

[正宮.端正好]沒來由犯王法,不提防遭刑憲,叫聲屈動地驚天!頃刻間遊魂先赴森羅殿,怎不將天地也生埋怨。

[滾繡球]有日月朝暮懸,有鬼神掌著生死權。天地也只合把清濁分辨,可怎生糊突了盜跖顏淵。爲善的受貧窮更命短,造惡的享富貴又壽延。天地也做得個怕硬欺軟,卻元來也這般順水推船。地也,你不分好歹何爲地?天也,你錯勘賢愚枉做天!哎,只落得兩淚漣漣。

[作者介紹]

關漢卿,元代雜劇作家。號已齋(一作一齋)。河北祁州人。約生於金末或元太宗時,賈仲明《錄鬼簿》弔詞稱他爲「驅梨園領袖,總編修師首,捻雜劇班頭」,可見他在元代劇壇上的地位。關漢卿曾寫有(南呂一枝花)贈給女演員珠簾秀,說明他與演員關係密切。據各種文獻資料記載,關漢卿編有雜劇67部,現存18部。個別作品是否出自關漢卿手筆,學術界尚有分歧。其中《竇娥冤》、《救風塵》、《望江亭》、《拜月亭》、《魯齋郎》、《單刀會》、《調風月》等,是他的代表作。

關漢卿的雜劇內容具有強烈的現實性和瀰漫著昂揚的戰鬥精神,關漢卿生活的時代,政治黑暗腐敗,社會動盪不安,階級矛盾和民族矛盾十分突出,人民羣衆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他的劇作深刻地再現了社會現實,充滿著濃郁的時代氣息。既有皇親國戚、豪權勢要葛彪、魯齋郎的兇橫殘暴,「動不動挑人眼,剔人骨,剝人皮」的血淋淋現實,又有童養媳竇娥、婢女燕燕的悲劇遭遇,反映生活面十分廣闊;既有對官場黑暗的無情揭露,又熱情謳歌了人民的反抗鬥爭。慨慷悲歌,樂觀奮爭,構成關漢卿劇作的基調。在關漢卿的筆下,寫得最爲出色的是一些普通婦女形象,竇娥、妓女趙盼兒、杜蕊娘、少女王瑞蘭、寡婦譚記兒、婢女燕燕等,各具性格特色。她們大多出身微賤,蒙受封建統治階級的種種凌辱和迫害。關漢卿描寫了她們的悲慘遭遇,刻畫了她們正直、善良、聰明、機智的性格,同時又讚美了她們強烈的反抗意志,歌頌了她們敢於向黑暗勢力展開搏鬥、至死不屈的英勇行爲,在那個特定的歷史時代,奏出了鼓舞人民鬥爭的主旋律。關漢卿是位偉大的戲曲家,後人列爲元曲四大家之首。1958年,曾作爲世界文化名人,在中外展開了關漢卿創作700周年紀念活動。同年6月28日晚,國內至少100種不同的戲劇形式,1500個職業劇團,同時上演關漢卿的劇本。他的劇作被譯爲英文、法文、德文、日文等,在世界各地廣泛傳播。

《關大王獨赴單刀會》第四折(選)關漢卿

[雙調.新水令]大江東去浪千疊,引著這數十人駕著這小舟一葉。又不比九重龍鳳闕,可正是千丈虎狼穴。大丈夫心烈,我覷這單刀會似賽村社。

[駐馬聽]水湧山疊,年少周郎何處也?不覺的灰飛煙滅,可憐黃蓋轉傷嗟。破曹的檣櫓一時絕,鏖兵的江水猶然熱,好教我情慘切?

 

《南呂·四塊玉》別情 關漢卿

自送別,心難捨,

一點相思幾時絕。

憑闌袖拂楊花雪。

溪又斜,山又遮,

人去也。

[注釋]

1.關漢卿:元代前期傑出的雜劇與散曲作家,與馬致遠、白樸、鄭光祖一起被稱爲元曲四大家。

2.憑欄袖拂楊花雪:憑,依、靠的意思;拂,揮去;楊花雪,飛揚著的潔白的楊花。本句是說爲了看到所愛的人而靠著欄杆,用衣袖揮抹去那些飛舞著的潔白楊花。

《南呂·四塊玉》閒適(舊酒投)關漢卿 

舊酒沒,新醅潑,老瓦盆邊笑呵呵。

共山僧野叟閒吟和,他出一對雞,我出一個鵝,閒快活。

 

《南呂·四塊玉》閒適(南畝耕)關漢卿

南畝耕,東山臥,世態人情經歷多。

閒將往事思量過,賢的是他,愚的是我,爭什麼。

 

《南呂·一枝花》不伏老(選)關漢卿

[尾]我是個蒸不爛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響璫璫一粒銅豌豆,恁子弟每誰教你鑽入他鋤不斷斫不下解不開頓不脫慢騰騰千層錦套頭。我玩的是梁園月,飲的是東京酒,賞的是洛陽花,攀的是章台柳。我也會圍棋會蹴踘會打圍會插科,會歌舞會吹彈會咽作會吟詩會雙陸。你便是落了我牙歪了我口瘸了我腿折了我手,天賜與我這幾般兒歹症候。尚兀自不肯休。則除是閻王親自喚,神鬼自來勾,三魂歸地府,七魂喪冥幽。

天哪,那其間才不向煙花路兒上走。

 

《南呂·一枝花》杭州景 關漢卿

普天下錦繡鄉,寰海內風流地。大元朝新附國,亡宋家舊華夷。

水秀山奇,一到處堪遊戲,這答兒忒富貴。滿城中繡幕風簾,一哄地人煙湊集。

[梁州]百十里街衢整齊,萬餘家樓閣參差,並無半答兒閒田地。

松軒竹徑,藥圃花蹊,茶園稻陌,竹塢梅溪。一陀兒一句詩題,行一步扇面屏幃。

西鹽場便似一帶瓊瑤,吳山色千疊翡翠。兀良望錢塘江萬頃玻璃。

更有清溪,綠水,畫船兒來往閒遊戲。浙江亭緊相對,相對著險嶺高峯長怪石,堪羨堪題。

[尾]家家掩映渠流水,樓閣崢嶸出翠微,遙望西湖暮山勢。看了這壁,覷了那壁,縱有丹青下不得筆。

 

《南呂·一枝花》贈朱簾秀 關漢卿 

輕裁蝦萬須,巧織珠千串。金鉤光錯落,繡帶舞蹁躚。

似霧非煙,妝點就深閨院,不許那等閒人取次展。

搖四壁翡翠濃陰,射萬瓦琉璃色淺。

[梁州]富貴似侯家紫帳,風流如謝府紅蓮,鎖春愁不放雙飛燕。

綺窗相近,翠戶相連,雕櫳相映,繡幕相牽。拂苔痕滿砌榆錢,惹楊花飛點如綿。

愁的是抹迴廊暮雨蕭蕭,恨的是篩曲檻西風剪剪,愛的是透長門夜月娟娟。

凌波殿前,碧玲瓏掩映湘妃面,沒福怎能相見。十里揚州風物妍,出落著神仙。

[尾]恰便似一池秋水通宵展,一片朝雲盡日懸。 

你個守戶的先生肯相戀,煞是可憐,則要你手掌里奇擎著耐心兒卷。

 

《雙調·沉醉東風》關漢卿

咫尺的天南地北,霎時間月缺花飛。

手執著餞行杯,眼閣著別離淚。

剛道得聲保重將息,痛煞煞教人捨不得。

好去者望前程萬里!

 

《雙調·大德歌》春關漢卿

子規啼,不如歸,道是春歸人未歸。

幾日添憔悴,虛飄飄柳絮飛。

一春魚雁無消息,則見雙燕斗銜泥。

 

《雙調·大德歌》冬關漢卿

雪紛紛,掩重門,不由人不斷魂。

瘦損江梅韻,那裡是清江江上村。

香閨里冷落誰瞅問?好一個憔悴的憑闌人!

《雙調·大德歌》秋關漢卿 

風飄飄,雨瀟瀟,便做陳摶也睡不著。

懊惱傷懷抱,撲簌簌淚點拋。

秋蟬兒噪罷寒蛩兒叫,淅零零細雨打芭蕉。

 

《雙調·大德歌》夏關漢卿

俏冤家,在天涯,偏那裡綠楊堪系馬。

困坐南窗下,數對清風想念他。

蛾眉淡了教誰畫?瘦岩岩羞帶石榴花。

 

《詐妮子·調風月》第三折(選)關漢卿 

[越調.鬥鵪鶉]短嘆長吁,千聲萬聲。搗枕捶牀,到三更四更。

便是止渴思梅,充飢畫餅。因甚頃刻休,則傷我取次成。好個個舒心,干支刺沒興。

[紫花兒序]好輕乞列薄命,熱忽刺姻緣,短古取恩情。 

見一個耍蛾兒來往向烈焰上飛騰,正撞著銀燈,攔頭送了性命。 

咱兩個堪爲比並:我爲那包髻白身,你爲這燈火青熒。

[么]我把這銀燈來指定,引了咱兩個魂靈。都是這一點虛名,怕不百伶百俐,千戰千贏,更做道能行怎離得影?這一場了身不正,怎當那廝大四至鋪排,小夫人名稱?

 

《南呂·金字經》貫雲石

蛾眉能自惜,別離淚似傾。休唱<陽關>第四聲。

情,夜深愁寐醒。人孤零,蕭蕭月二更。

[作者介紹]

貫雲石(1286~1324),元代散曲作家。出身維吾爾族貴胄,祖、父都官至顯位。原名小雲石海涯,因父名貫只哥,即以貫爲姓。自號酸齋,又號蘆花道人。初因父蔭襲爲兩淮萬戶府達魯花赤,讓爵於弟,北上從姚燧學。仁宗時拜翰林侍讀學士,中奉大夫,知制誥同修國史。不久稱疾辭官,隱於杭州一帶。今人任訥將他的散曲與徐再思作品合輯爲《酸甜樂府》得其小令86首,套曲9首。

貫雲石出身武官家庭,自幼武藝超羣,後棄武學文,接受漢族文化。善書法,草隸等書,變化古人,自成一家。詩文亦有一定成就,尤以散曲最著。在他的爲人和作品中可以看到元代各族文化互相滲透的情況,他以胄子襲位,仕途本頗順利,卻有飄然世外之志,爲人疏放曠達。曾以《蘆花被詩》換取漁父蘆花被,一時傳爲文壇佳話。

貫雲石的散曲以寫山林逸樂生活與男女戀情爲主。作品風格基本上屬豪放派,以清俊見長。風格形成與他出身西域武官家庭有關,同時也染上了江南文學清秀媚麗的色彩。他的嘯傲山林的作品尤爲飄逸俊放,如:「棄微名去來。心快哉,一笑白雲外」(〔清江引〕),「暢幽哉,春風無處不樓台。一時懷抱俱無奈,總對天開,就淵明歸去來」(〔殿前歡〕)等首即是。他的情詞則清新警切,善於學習俗謠俚曲的長處。如「四更過,情未足,情未足,夜如梭。天哪!更閏一更妨什麼?」(〔紅繡鞋〕)「不是不修書,不是無才思,繞清江買不得天樣紙」(〔清江引〕)等詩句,以白描手法取勝,頗有情致。此外,他也有一些清麗端謹的作品,如〔小梁州〕《春、夏、秋、冬》四首,〔清江引〕《詠梅》等。

貫雲石的散曲在當時最爲俊逸當行,歌唱起來,響徹雲漢。他與海鹽楊梓交好,或說他曾爲海鹽腔的創造和傳播作出了一定貢獻。他還是最早的散曲評論家,曾爲《陽春白雪》、《小山樂府》作序,在當時散曲界十分活躍,而且很有影響。

《南呂·金字經》貫雲石

淚濺描金袖,不知心爲誰?芳草萋萋人未歸。 

期,一春魚雁稀。人憔悴,愁堆八字眉。

 

《雙調·蟾宮曲》送春貫雲石

淡淡遙山,萋萋芳草,隱隱殘霞。

隨柳絮吹歸那答,趁遊絲惹在誰家。

倦理琵琶,人倚鞦韆,月照窗紗。

《雙調·殿前歡》貫雲石

楚懷王,忠臣跳入汨羅江。

離騷讀罷空惆悵,日月同光。

傷心來笑一場,笑你個三閭強,爲甚不身心放。 

滄浪汙你,你汙滄浪。

《雙調·清江引》 貫雲石

棄微名去來心快哉,一笑白去外。

知音三五人,痛飲何妨礙?

醉袍袖舞嫌天地窄。

 

《雙調·清江引》惜別貫雲石

若還與他相見時,道個真傳示:

不是不修書,不是無才思,繞清江買不得天祥紙!

《雙調·清江引》詠梅 貫雲石

芳心對人嬌欲說,不忍輕輕折。

溪橋淡淡煙,茅舍澄澄月,包藏幾多春意也。

 

《雙調·壽陽曲》答盧疏齋貫雲石

山無數,煙萬縷,憔悴煞玉堂人物。

倚篷窗一身兒活受苦,恨不得隨大江東去。

 

《雙調·壽陽曲》貫雲石

魚吹浪,雁落沙,倚吳山翠屏高掛。

看江湖鼓聲千萬家,卷朱簾玉人如畫。

《正宮·小梁州》春貫雲石

春風花草滿園香,馬系在垂楊。

桃紅柳綠映池塘。

堪游賞,沙暖睡鴛鴦。

[么]宜睛宜雨宜陰陽,比西施淡抹濃妝。

玉女彈,佳人唱,湖山堂上,直吃醉何妨。

 

《正宮·小梁州》冬 貫雲石

彤雲密布鎖高峯,凜冽寒風。

銀河片片灑長空。

梅梢凍,雪壓路難通。

[么]六橋傾刻如銀洞,粉妝成九里寒松。

酒滿斟,笙歌送,玉船銀棹,人在水晶宮。

 

《正宮·小梁州》秋貫雲石

芙蓉映水菊花黃,滿目秋光。

枯荷葉底鷺鷥藏。

金風盪,飄動桂枝香。

[么]雷峯塔畔登高望,見錢塘一派長江。

湖水清,江潮漾,天邊斜月,新雁兩三行。

 

《正宮·小梁州》夏 貫雲石

畫船撐入柳陰涼,一派笙簧。

採蓮人和採蓮腔。

聲嘹亮,驚起宿鴛鴦。

[么]佳人才子遊船上,醉醺醺笑飲瓊漿。

歸棹晚,湖光盪,一鉤新月,十里芰荷香。

 

《中呂·紅繡鞋》貫雲石

挨著靠著雲窗同坐,看著笑著月枕雙歌,聽著數著愁著怕著早四更過。

四更過情未足,情未足夜如梭。天哪更閏一更兒妨甚麼!

 

《越調·小桃紅》江岸水燈 盍西村

萬家燈火鬧春橋,十里光相照。

舞鳳翔鸞勢絕妙,可憐宵,波間湧出蓬萊島。 

香菸亂飄,笙歌喧鬧,飛上玉樓腰。

[作者介紹]

盍(he2)西村:生平不詳。盱眙(今屬江蘇省)人。元·鍾嗣成《錄鬼簿》未載其名,而有盍志學,或以爲系一人。明·朱權《太和正音譜》評其詞「如清風爽簌」。

《雙調·沉醉東風》贈妓朱簾秀胡祗遹

錦織江邊翠竹,絨穿海上明珠。

月淡時,風清處,都隔斷落紅塵土。

一片閒情任卷舒,掛盡朝雲暮雨。 

[作者介紹]

胡祗遹(一二二七–一二九五),字紹開,號紫山。磁州武安(今屬河北省)人。中統初闢為員外郎。至元元年(一二六四)授應奉翰林文字,兼太常博士。後出爲河東山西道提刑按察副使。宋亡後,轉任湖北道宣慰副使。至元十九年(一二八二)任濟寧路總管,後升任山東東西道提刑按察使,治績顯著。後召拜翰林學士,未赴,改任江南浙西按察使,不久以疾辭歸。卒,諡文靖。《元史》有傳。祗遹學出宋儒,著述較著有詩文集《紫山大全集》,今存二十六卷本。卷八有《黃氏詩卷序》、《優伶趙文益詩序》、《朱氏詩卷序》等文,爲研究元曲之珍貴資料。明·朱權《太和正音譜》評其詞「如秋潭孤月」。

 

《仙呂·一半兒》四景胡祗遹 

輕衫短帽七香車,九十春光如畫圖,明日落紅誰是主?

漫躊躇,一半兒因風一半兒雨。

紗幮睡足酒微醒,玉骨冰肌涼自生,驟雨滴殘才住聲。

閃出些月兒明,一半兒陰一半兒晴。

荷盤減翠菊花黃,楓葉飄紅梧干蒼,鴛被不禁昨夜涼。

釀秋光,一半兒西風一半兒霜。

孤眠嫌煞月兒明,風力禁持酒力醒,窗兒上一枝梅弄影。

被兒底夢難成,一半兒溫和一半兒冷。

《中呂·陽春曲》春景胡祗遹

幾枝紅雪牆頭杏,數點青山屋上屏,一春能得幾晴明。

三月景,宜醉不宜醒。

殘花醞釀蜂兒蜜,細雨調和燕子泥,綠窗春睡覺來遲。

誰喚起?窗外曉鶯啼。

一簾紅雨桃花謝,十里清陰柳影斜,洛陽花酒一時別。

春去也,閒煞舊蜂蝶。

 

《南呂·干荷葉》 劉秉忠 

干荷葉,色無多,不耐風霜剉。

貼秋波,倒枝柯。

女生齊唱《採蓮歌》,夢裡繁華過。

[作者介紹]

劉秉忠(1216-1274)元代詩文家。原名劉侃,字仲晦,號藏春散人。出家爲僧時法名子聰。祖籍瑞州(遼寧秦皇島市東)。著有詩集《藏春集》、詩文集《劉文貞全集》。

《南呂·干荷葉》劉秉忠

南高峯,北高峯,慘澹煙霞洞。

宋高宗,一場空。

吳山依舊酒旗風,兩度兩度江南夢。

《雙調·雁兒落帶得勝令》送別劉致

和風鬧燕鶯,麗日明桃杏。

長江一線平,暮雨千山靜。

載酒送君行,折柳系離情。

夢裡思梁宛,花時別渭城。

長亭,咫尺人孤零,愁聽,陽關第四聲。

[作者介紹]

劉致(?~1335至1338間)元代散曲作家。字時中,號逋齋。石州寧鄉(今山西中陽)人。父彥文,仕爲郴州錄事、廣州懷集令。劉致在流寓長沙期間,以其文章清拔宏麗見遇於姚燧,因姚燧薦爲湖南憲府吏,後任永新州判、河南行省掾、翰林待制、浙江行省都事等職。晚年貧,卒無以葬,由王真人(眉叟)收葬於德清。所著散曲見存於《陽春白雪》、《太平樂府》、《樂府羣玉》等集中。

 

《黃鐘·節節高》題洞庭鹿角廟壁盧摯

雨晴雲散,滿江明月,風微浪息,扁舟一葉。

半夜心,三更夢,萬里別,悶倚篷窗睡些。

[作者介紹]

盧摯(約1243~1315後),元代文學家。字處道,一字莘老,號疏齋。涿郡(今河北涿縣)人。元世祖即位後較早起用的漢族文人之一,曾供職宮廷。後任江東道提刑按察副使、少中大夫、河南府路總管等職;大德年間以大中大夫、集賢學士爲湖南嶺北道肅政廉訪使;後又從湖南入朝爲翰林學士,官至翰林承旨。他在元初是一個比較有影響的作家,人稱其文與姚燧比肩,詩與劉因齊名。但從現存盧摯的詩文看,既無劉因詩學宋的哲理味,也缺乏姚燧文章的豪剛之氣。還是他的散曲作品成就更高,代表了元代前期楊果、劉秉忠等一批達官文人的創作成就。

盧摯的散曲作品以「懷古」題材爲多,如《洛陽懷古》、《夷門懷古》、《吳門懷古》等等。作者登臨憑弔,往往吐露對於時勢興衰的感慨,調子比較低沉。他雖然身爲顯宦,卻有不少嚮往閒適的隱居生活、以及描寫質樸自然的田園風光的作品,如〔雙調·蟾宮曲〕《田家》,描寫了盛夏農村「看蕎麥開花,綠豆生芽」的景象,語言本色,意致自然。

他的散曲風格明麗自然,貫雲石說:「疏齋媚嫵如仙女尋春,自然笑傲。」(《陽春白雪序》)這大致概括了盧摯作品的藝術風格,如〔沉醉東風〕《秋景》、〔湘妃怨〕《西湖》等都體現了這種特色。他的寫戀情的作品蘊藉委婉而又不失明曉自然。如〔落梅風〕《別朱□秀》,吸收了民歌的白描手法,感情深摯。

盧摯有《疏齋集》、《疏齋後集》,今皆佚。詩、文散見於《元詩選》、《天下同文集》等集中。其散曲作品見錄於《太平樂府》、《陽春白雪》等集中。據《全元散曲》所輯,今存小令120首左右。

《雙調·蟾宮曲》長沙懷古(潭州) 盧摯

朝瀛洲暮艤湖濱,向衡麓尋詩,湘水尋春。

澤國紉蘭,汀洲搴若,誰與招魂?

空目斷蒼梧暮雲,黯黃陵寶瑟凝塵。

世態紛紛,千古長沙,幾度詞臣!

 

《雙調·蟾宮曲》 盧摯

沙三哥來!兩腿青泥,只爲撈蝦。太公莊上,楊柳陰中,磕破西瓜。

小二哥昔涎剌塔,碌軸上淹著個琵琶。看蕎麥開花,綠豆生芽。無是無非,快活煞莊稼。

《雙調·沉醉東風》對酒 盧摯

對酒問人生幾何,被無情日月消磨。

煉成腹內丹,潑煞心頭火。

葫蘆提醉中閒過。

萬里雲入浩歌,一任旁人笑我。

 

《雙調·沉醉東風》秋景 盧摯

掛絕壁松枝倒倚,落殘霞孤鶩齊飛。

四圍不盡山,一望無窮水。

散西風滿天秋意。

夜靜雲帆月影低,載我在瀟湘畫裡。

《雙調·沉醉東風》閒居盧摯

恰離了綠水青山那搭,早來到竹籬茅舍人家。 

野花路畔開,村酒槽頭榨。

直吃的欠欠答答。

醉了山童不勸咱,白髮上黃花亂插。

 

《雙調·殿前歡》盧摯

酒杯濃,一葫蘆春色醉疏翁,一葫蘆酒壓花梢重。

隨我奚童,葫蘆干,興不窮。

誰人共?一帶青山送,乘風列子,列子乘風。

《南呂·四塊玉》馬嵬坡馬致遠

睡海棠,春交晚,恨不得明皇掌中看。

霓裳便是中原患。

不因這玉環,引起那祿山,怎知蜀道難!

[作者介紹]

馬致遠(約1250~1321至1324間),元代戲曲作家。號東籬,一說字千里。大都(今北京)人。曾任江浙行省務官(一作江浙省務提舉)。又曾加入過「書會」,並與書會才人合編過雜劇。生平未詳,但從他自己的散曲作品中可以了解到,他在年輕時「寫詩曾獻上龍樓」,熱衷過進取功名。然而他仕途並不顯達,因此動了「終焉計」,晚年退隱山林,以詩酒自娛。著有雜劇15種,今存有:《破幽夢孤雁漢宮秋》、《江州司馬青衫淚》、《西華山陳搏高臥》、《呂洞賓三醉岳陽樓》、《馬丹陽三度任風子》、《半夜雷轟薦福碑》6種,以及和李時中、紅字李二、花李郎合寫的《邯鄲道省悟黃粱夢》一種(馬著第一折),明代呂天成、清代張大復還說馬致遠作過南戲《蘇武持節北海牧羊記》等。馬致遠還作有散曲,現存120多首。《漢宮秋》插圖選自明代萬曆顧曲齋刻本《古雜劇》

馬致遠是個享有盛名的戲曲家。元代周德清以關、鄭、白、馬並列;明朱權《太和正音譜》對他更爲推崇,說:「宜列羣英之上。」他的雜劇以《漢宮秋》最有影響。作品雖取材於漢代王昭君和親的歷史故事,卻並不拘泥於史實,而是在久經流傳的民間傳說的基礎上,參考了歷代詩人對王昭君的詠唱中的某些思想情緒,又結合元代民族壓迫比較嚴酷的歷史現實,對這一題材進行了再創造,因此情節有了較大的變動。作品以漢元帝與王昭君的愛情故事爲主線,揭露了帝王的昏庸,朝政的腐敗,抨擊了朝中文武大臣在侵略威脅面前的怯懦和無能。劇中成功地塑造了王昭君這一愛國者的形象。這個形象對後世的戲曲影響很大,「漢明妃」的形象可以說是在馬致遠筆下基本定型的。《漢宮秋》有較高的藝術成就,結構緊湊,有濃烈的抒情色彩,曲辭蒼涼幽邈,能貼切地表達人物的心情。其中第三折〔梅花酒〕、〔收江南〕等曲子,第四折〔蔓青菜〕、〔白鶴子〕、〔滿庭芳〕等曲子,尤爲歷來曲家所稱賞。

馬致遠在散曲上的成就,爲元代之冠。明代賈仲明稱他爲「曲狀元」。作品內容主要有三類:①嘆世;②詠景;③戀情。在「嘆世」之作中,他的世界觀的矛盾表現得很明顯,既有那種「老了棟樑才」、「恨無上天梯」的感慨;又有「白髮勸東籬,西村最好幽棲」的隱逸思想。他是「無也閒愁,有也閒愁,有無閒愁得白頭」,一生憂憤徘徊。尤其是他的套曲〔雙調夜行船〕《秋思》,表現了對人世間一切功名利祿的否定和對人生若夢的感嘆,以及對「密匝匝蟻排兵,亂紛紛蜂釀蜜,鬧穰穰蠅爭血」汙濁現實的憤慨。這支套曲在藝術技巧上很精湛,有人認爲此曲「無一字不妥」,譽之爲「萬中無一」(周德清《中原音韻·定格》)。馬致遠的小令〔天淨沙〕「枯藤老樹昏鴉」,是詠景名篇,它以凝鍊的筆法,賦予秋天的景色以蕭瑟蒼涼的情調,構成詩意的圖景,烘托出天涯遊子的淒涼心情(元代盛如梓《庶齋老學叢談》記這支小令爲無名氏作)。此外如〔雙調壽陽曲〕《遠浦歸帆》、《山市晴嵐》等曲,在描繪景物,點染氣氛上也都有獨到之處。他的戀情之作的特點在於較清新動人而少脂粉俗氣。

總的來說,馬致遠的散曲,聲調和諧優美,語言清新豪爽,並且善於捕捉形象以熔鑄詩的境界。他吸取了詩、詞以及民間歌曲的養分,開闢了與詩、詞不同的曲的真率醇厚的意境,提高了曲的格調;他的套曲〔般涉調耍孩兒〕《借馬》還打破了散曲言情詠景的程式,另闢一條敘事諷物的蹊徑,這些都對散曲的發展與提高作出了貢獻。明代抄本《古今雜劇》

 

《南呂·四塊玉》天台路馬致遠

採藥童,乘鸞客,怨感劉郎下天台。

春風再到人何在?

桃花又不見開,命薄的窮秀才,誰叫你回去來。

 

《南呂·四塊玉》巫山廟馬致遠

暮雨迎,朝雲送,暮雨朝雲去無蹤。

襄王謾說陽台夢。

雲來也是空,雨來也是空怎捱十二峯。

 

《南呂·四塊玉》潯陽江馬致遠

送客時,秋江令,商女琵琶斷腸聲。

可知道司馬和愁聽。

月又明,酒又醒,客乍醒。

《雙調·壽陽曲》山市晴嵐馬致遠

花村外,草店西,晚霞明雨收天霽。

四圍山一竿殘照里,錦屏風又添鋪翠。

《雙調·壽陽曲》瀟湘夜雨馬致遠

漁燈暗,客夢回,一聲聲滴人心碎。

孤舟五更家萬里,是離人幾行情淚。

 

《雙調·壽陽曲》煙寺晚鐘馬致遠

寒煙細,古寺清,近黃昏禮佛人靜。

順西風晚鐘三四聲,怎生教老僧禪定?

[雙調]壽陽曲漁村夕照 馬致遠

鳴榔罷,閃暮光。綠楊堤數聲漁唱,掛柴門幾家閒曬網,都撮在捕魚圖上。

《雙調·壽陽曲》遠浦帆歸馬致遠

夕陽下,酒旆閒,兩三航未曾著岸。

落花水香茅舍晚,斷橋頭賣魚人散。 

 

《越調·清江引》野興馬致遠

東籬本是風月主,晚節園林趣。

一枕葫蘆架,幾行垂楊樹。是搭兒快活閒住處。

 

《越調·天淨沙》秋思 馬致遠

 

枯藤老樹昏鴉,

小橋流水人家,

古道西風瘦馬。

夕陽西下,

斷腸人在天涯。

[注釋]

1.馬致遠:元代傑出的雜劇與散曲作家,也名列元曲四大家之一。2.昏鴉:黃昏時歸巢的烏鴉。3.斷腸:斷腸,極度思念或悲傷的意思。

 

《南呂·玉交枝》閒適 喬吉

 

無災無難,受用會桑榆日晚。

英雄事業何時辦?空煎熬兩鬢斑。

陳摶睡足西華山,文王不到潘溪岸。

不是我心灰意懶,怎陪伴愚眉肉眼?

雪滿山,水繞灘,靜愛野鷗閒。

使見識偃月堂,受驚怕連雲棧。

想起來滿面看,通身汗,慘殺人也蜀道難。 

[注釋]喬吉:元代後期散曲作家。陳摶:五代宋初的道士,他在後唐時舉進士不第,遂隱居於武當山,服氣辟穀二十餘年,後又移居於華山。文王:指周文王。此句意爲沒有像周文王那樣的明君來識別賢才。使見識:設陰謀算計他人;偃月堂:唐代奸相李林甫的堂名。後來專用以指奸臣陷害忠臣的地方。連雲棧:原是指陝西漢中連接川陝二省的棧道,此處喻爲險惡的官場。

《南呂·玉交枝》閒適 喬吉

溪山一派,接松徑寒雲綠苔。

蕭蕭五柳疏籬寨,撤金錢菊正開。

先生拂袖歸去來,將軍戰馬今何在。

急跳出風波大海,作個煙霞逸客。

翠竹齋,薜荔階,強似五侯宅。

這一條青穗絛,傲煞你黃金帶。

再不著父母憂,再不還兒孫債,險也啊拜將台。 

[作者介紹]

喬吉(?~1345),元代雜劇家、散曲作家。一稱喬吉甫,字夢符,號笙鶴翁,又號惺惺道人。太原人,流寓杭州。《錄鬼簿》說他「美容儀,能辭章,以威嚴自飭,人敬畏之」,大略可見他的爲人。劇作存目十一,有《杜牧之詩酒揚州夢》、《李太白匹配金錢記》、《玉簫女兩世姻緣》三種傳世。

喬吉現存雜劇作品都是寫愛情、婚姻故事的。《金錢記》寫韓翊與柳眉兒戀愛婚姻故事,以私情始,奉旨完姻終。語言華美工麗,富有藻飾。《揚州夢》以杜牧《遣懷》詩「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命意,又採用了杜牧《張好好詩》的部分細節,虛構了杜牧與妓女張好好的戀愛故事。劇中對商業城市揚州的繁華景色描繪得頗爲生動。《兩世姻緣》的故事,本於唐末范攄《雲溪友議》,是寫妓女(小說中爲婢女)玉簫與韋皋的愛情,兩世才得結爲夫婦。劇中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玉簫淪落青樓的痛苦生活。喬吉的雜劇曲辭綺麗,立意亦求新巧,但在題材上卻沒有脫出才子佳人、風流韻事的窠臼。《李太白匹配金錢記》插圖選自明代萬曆顧曲齋刻本《古雜劇》

喬吉的散曲創作,成就高於雜劇,明、清人都把他與張可久相提並論。在他的散曲中可以看到他客居異鄉、窮愁潦倒的生活經歷。如〔綠么遍〕小令寫:「不占龍頭選,不入名賢傳,時時酒聖,處處詩禪,煙霞狀元,江湖醉仙。笑談便是編修院,留連,批風抹月四十年。」就是他落魄江湖的身世的自我寫照。由於一生不得志,作品中寓有對現實的不滿,如〔賣花聲〕《悟世》、〔玉交枝〕《閒適》等曲。然而他的作品大多數是以嘯傲山水、寄情聲色詩酒爲題材,不同程度地表現出消極頹廢的思想。

喬吉的散曲以婉麗見長,精於音律,工於錘鍊,喜歡引用或融化前人詩句,與張可久的風格相近。不同的是,喬吉的風格更爲奇巧俊麗,還不避俗言俚語,具有雅俗兼備的特色。明李開先評他:「蘊藉包含,風流調笑,種種出奇而不失之怪;多多益善而不失之繁;句句用俗而不失其爲文。」他自己則說:「作樂府亦有法,曰『鳳頭,豬肚,豹尾』六字是也。大概起要美麗,中要浩蕩,結要響亮;尤貴在首尾貫穿,意思清新。苟能若是,斯可以言樂府矣。」(陶宗儀《南村輟耕錄》卷八)這是他創作經驗之談,頗有見地。他的代表作如〔水仙子〕《重觀瀑布》小令:「天機織罷月梭閒,石壁高垂雪練寒,冰絲帶雨懸霄漢,幾千年曬未乾。露華涼,人怯衣單。似白虹飲澗,玉龍下山,晴雪飛灘。」作品描寫瀑布,想像大膽,詞句詭麗,出奇制勝。〔水仙子〕《爲友人作》、〔怨風情〕《詠雪》、〔天淨沙〕《即事》等篇,又以生動淺白的語言,以及社會生活中常見的事物作巧妙的比喻,入於曲中,形成獨特的風格。喬吉在一定程度上繼承了前期散曲家俚俗直率的傳統,因此有些人認爲他的散曲比張可久更爲當行。不過他寫情必極貌以寫意,用辭必窮力而追新,有過於縱情的毛病,有的還帶有某種俳優習氣,不免失之淺俗。

他的雜劇作品,見於《元曲選》、《古名家雜劇》、《柳枝集》等集中。散曲作品據《全元散曲》所輯存小令200餘首,套曲11首。散曲集今有抄本《文湖州集詞》1卷,李開先輯《喬夢符小令》1卷,及任訥《散曲叢刊》本《夢符散曲》。此外,錢大昕《補元史藝文志》中著錄有《惺惺老人樂府》1卷,惜已佚。

《雙調·殿前歡》登江山第一樓喬吉 

拍闌干,霧花吹鬢海風寒。

浩歌驚得浮雲散,細數青山。

指蓬萊一望間,紗巾岸,鶴背騎來慣。

舉頭長嘯,直上天壇。

 

《雙調·賣花聲》太平吳氏樓會集喬吉

桃花扇底窺春笑,楊柳簾前按舞嬌。

海棠夢裡醉魂銷。

香團嬌校,歌頭水調,斷腸也五陵年少。 

 

《雙調·慶東原》青田九樓山舟中作喬吉

 

渺渺山頭路,鱗鱗山上田。

繞篷窗六曲屏風面,似丹青輞川。

是神仙洞天,隔雲樹人煙。

試看玉溪邊,恐有桃花片。

 

《雙調·水仙子》和化成甫番馬頭扇喬吉

 

渥窪秋淺水生寒,苜蓿霜輕草漸斑,彎弧不射雙飛雁。

臂擎鷹玉轡間,醉醺醺來自樓闌。

狐帽西風袒,穹廬紅日晚,滿眼青山。 

 

《雙調·水仙子》樂清簫台喬吉 

枕蒼龍雲臥品清簫,跨白鹿春酣醉碧桃,喚青猿夜拆燒丹竈。

二千年瓊樹老,飛來海上仙鶴。

紗巾岸天風細,玉笙吹山月高,誰識王喬。 

 

《雙調·水仙子》暮春即事 喬吉

風吹絲雨噀窗紗,苔和酥泥葬落花,捲雲鉤月簾初掛。

玉釵香徑滑,燕藏春銜向誰家。

鶯老羞尋伴,蜂寒懶報衙,啼煞飢鴉。

 

《雙調·水仙子》若川秋夕聞砧喬吉 

 

誰家練杵動秋庭,那岸紗窗閃夜燈,異鄉絲鬢明朝鏡。

又多添幾處星,露華零梧葉無聲。

金谷園中夢,玉門關外情,涼月三更。

《雙調·水仙子》尋梅喬吉

 

冬前冬後幾村莊,溪北溪南兩履霜,樹頭樹底孤山上。

冷風來何處香,忽相逢縞袂綃裳。

酒醒寒驚夢,笛淒春斷腸,淡月昏黃。 

 

《雙調·水仙子》游越福王府喬吉

笙歌夢斷蒺藜沙,羅綺香餘野菜花,亂雲老樹夕陽下。

燕休尋王謝家,恨興亡怒煞些鳴蛙。

鋪錦池埋荒甃,流杯亭堆破瓦,何處也繁華。 

《雙調·雁兒落帶得勝令》回史喬吉

身離丹鳳闕,夢人黃雞社。

桔槔地面寬,傀儡排場熱。 

名利酒吞蛇,富貴夢迷蝶。

蟻陣功城破,蜂衙報日斜。

豪傑,幾度花開謝。

癡呆,三分春去也。 

 

《雙調·折桂令》丙子游越懷古喬吉

蓬萊老樹蒼雲,禾黍高低,狐兔紛紜。半折殘碑。

空餘故址,總是黃塵。

東晉亡也再難尋個右軍,西施去也絕不見甚佳人。

海氣長昏,啼鴂謔聲干,天地無春。

 

《雙調·折桂令》風雨登虎丘 喬吉

半天風雨如秋,怪石於菟,老樹鉤婁。

苔繡禪階,塵粘詩壁,雲溼經樓。

琴調冷聲閒虎丘,劍光寒影動龍湫。

醉眼悠悠,千古恩讎,浪卷胥魂,山鎖吳愁。

《雙調·折桂令》荊溪即事喬吉

問荊溪溪上人家:爲甚人家,不種梅花?

老樹支門,荒蒲繞岸,苦竹圈笆。

寺無僧狐狸樣瓦,官無事鳥鼠當衙。

白水黃沙,倚偏闌干,數盡啼鴉。

《雙調·折桂令》客窗清明喬吉

風風雨雨梨花,窄索簾櫳,巧小窗紗。

甚情緒燈前,客懷枕畔,心事天涯。

三千丈清愁鬢髮,五十年春夢繁華。

驀見人家,楊柳分煙,扶上簷牙。 

《雙調·折桂令》毗陵晚眺喬吉

江南倦客登臨,多少豪雄,幾許消沉。

今日何堪,買田陽羨,掛劍長林。

霞縷爛誰家畫錦,月鉤橫故國丹心。

窗影燈深,磷火青青,山鬼喑喑。 

 

《雙調·折桂令》西湖憶黃氏所居 喬吉

多時不到兒家,想繩掛秋干,弦斷琵琶。

眉淡蘭煙,釵橫梭玉,粉褪鉛華。

軟龍綃塵蒙寶鴨,爛倩脂雨過金沙。

隔個窗紗,夢斷東風,門外啼鴉。

《越調·憑闌人》春思喬吉

淡月梨花曲檻傍,清露蒼苔羅襪涼。

恨他愁斷腸,爲他燒夜香。

《越調·憑欄人》金陵道中 喬吉

瘦馬馱詩天一涯,倦鳥呼愁村數家。

撲頭飛柳花,與人添鬢華。 

 

《越調·天淨沙》即事喬吉

鶯鶯燕燕春春,花花柳柳真真。

事事風風韻韻,嬌嬌嫩嫩,停停當當人人。

 

《越調·小桃紅》春閨怨喬吉

玉樓風颭杏花衫,嬌怯春寒賺,酒病十朝九朝嵌。

瘦岩岩,愁濃難補眉兒淡。

香消翠減,雨昏煙暗,芳草遍江南。 

《越調·小桃紅》曉妝 喬吉

紺雲分翠攏香絲,玉線界官鴉翅,露冷薔薇曉初試。

淡勻脂,金篦膩點蘭煙紙。

含嬌意思,殢人須是,親手畫眉兒。

《越調·小桃紅》贈郭蓮兒喬吉

錦幢羅蓋水晶宮,一曲菱歌動,太液雲香露華瑩。

醉芙蓉,鴛鴦不識凌波夢。

秋房怨空,藕絲情重,粉瘦怯西風。

 

 

《中呂·朝天子》小娃琵琶喬吉

暖烘,醉容,逼匝的芳心動。

雛鶯聲在小簾櫳,喚醒花前夢。

指甲纖柔,眉兒輕縱,和相思曲未終。

玉蔥,翠峯,嬌怯琵琶重。

《中呂·紅繡鞋》泊皋亭山下 喬吉

石骨瘦金珠窟嵌。樹身駝瓔珞襤鏑,秋影秋聲繞蓬龕。

青山黃鶴樓,白水黑龍潭,野猿啼碎膽。

 

《中呂·紅繡鞋》書所見喬吉

臉兒嫩難藏酒暈,扇兒薄不隔歌塵,佯整金釵暗窺人。

涼風醒醉眼,明月破詩魂,料今宵怎睡得穩。 

 

《中呂·滿庭芳》漁父詞喬吉

湖平棹穩。

桃花泛暖,柳絮吹春。

蔞蒿香脆蘆芽嫩,爛煮河豚。

閒日月熬了些酒樽,惡風波飛不上絲綸。

芳村近,田原隱隱,疑是避秦人。 

《中呂·滿庭芳》漁父詞喬吉

沙堤纜船,樵夫問訊,溪友留連。

笑談使是編修院,誰貴誰賢?

不應舉江湖狀元,不思凡蓑笠神仙。

魚成串,垂楊岸邊,還卻酒家錢。

 

《中呂·山坡羊》冬日寫懷喬吉

朝三幕四,昨非今是。

癡兒不解榮枯事。

攢家私,寵花枝。

黃金壯起荒淫志。

千百錠買張招狀紙,身,已至此;心,猶未死。

 

《中呂·山坡羊》寓興喬吉

鵬摶九萬,腰纏十萬,揚州鶴背騎來慣。

事間關,景闌珊,黃金不富英雄漢。

一片世情天地間,白,也是眼;青,也是眼。

 

《中呂·喜春來》秋望 喬吉

千山落葉岩岩瘦,百尺危欄寸寸愁,有人獨倚晚妝樓。

樓外柳,眉暗不禁秋。

《清江引·錢塘懷古》 任昱

吳山越山山下水,總是淒涼意。

江流今古愁,山雨興亡淚,沙鷗笑人閒未得。

[作者介紹]

任昱,字則明,四明人。和張可久、曹明善同時。少年喜狎游,多作小曲,在歌妓裙衩中傳唱。晚年銳志讀書,七言詩甚工。今存小令59首,套數1篇。

《仙呂·醉中天》詠大蝴蝶王和卿

彈破莊周夢,兩翅架東風。

三百座名園,一采一個空。

難道風流孽種,嚇殺尋芳的蜜蜂。

輕輕的扇動,把賣花人扇過橋東。

[作者介紹] 

王和卿,大名(今屬河北省)人,爲人滑稽佻達,名播四方。與關漢卿相友善,嘗譏謔漢卿。關雖極意還答,終不能勝。中統初,燕市有一蝴蝶,其大異常,和卿即賦[醉中天]小令,由此名聲更顯。卒,漢卿曾往吊。明·朱權《太和正音譜》將其列於「詞林英傑」一百五十人之中。

《崔鶯鶯待月西廂記》第二本第一折(選) 王實甫 

[仙呂。混江龍]落紅成陣,風飄萬點正愁人。 

池塘夢曉,闌檻辭春。

蝶粉輕沾飛絮雪,燕泥香惹落花塵。

系春心情短柳絲長,隔花陰人遠天涯近。

香消了六朝金粉,清減了三楚精神。

[作者介紹]

王實甫,元代雜劇作家。名德信。大都(今北京市)人。生卒年不詳。王實甫所作雜劇,名目可考者共13種。今存有《崔鶯鶯待月西廂記》、《呂蒙正風雪破窯記》和《四大王歌舞麗春堂》3種。《韓采雲絲竹芙蓉亭》和《蘇小卿月夜販茶船》都有佚曲。王實甫還有少量散曲流傳:有小令1首,套曲3種(其中有一殘套),散見於《中原音韻》、《雍熙樂府》、《北宮詞紀》和《九宮大成》等書中。

《崔鶯鶯待月西廂記》第四本第三折(選) 王實甫 

[正宮。端正好]碧雲天,黃花地,西風緊,北雁南飛。

曉來誰染霜林醉?總是離人淚。

[滾繡球]恨相見得遲,怨歸去得疾。柳絲長玉驄難系,恨不倩疏林掛住斜暉。

馬兒遲遲的行,車兒快快的隨,卻告了相思迴避,破題兒又早別離。

聽得道一聲「去也「,鬆了金釵。遙望見十里長亭,減了玉肌。此恨誰知!

《崔鶯鶯待月西廂記》第一本 三折(選)王實甫 

[越調。鬥鵪鶉]玉宇無塵,銀河瀉影。

月色橫空,花陰滿庭。羅袂生寒,芳心自警。 

側著耳朵兒聽,躡著腳步兒行。悄悄冥冥,潛潛等等。

[拙魯速]對著盞碧熒熒短檠燈,倚著扇冷清清舊幃屏。

燈兒又不明,夢兒又不成。窗兒外淅零零的風兒透疏欞,忒楞楞的紙條兒鳴。

枕頭兒上孤零,被窩兒里寂靜。你便是鐵石人,鐵石人也動情。

 

《十兒月堯民歌》別情 王實甫

自別後遙山隱隱,更那堪遠水粼粼。

見楊柳飛棉滾滾,對桃花醉臉醺醺。

透內閣香風陣陣,掩重門暮雨紛紛。

怕黃昏忽地又黃昏,不銷魂怎地不銷魂。

新啼痕壓舊啼痕,斷腸人憶斷腸人。

今春,香肌瘦幾分,縷帶寬三寸。

《四丞相高會麗春堂》第三折(選)王實甫 

[越調。鬥鵪鶉]閒對著綠樹青山,消遣我煩心倦目。

潛入那水國漁鄉,早跳出龍潭虎窟。

披著領箬笠蓑衣,堤防他斜風細雨。

長則是琴一張酒一壺。自飲自斟,自歌自舞。 

[紫花兒序]也不學劉伶荷鍤,也不學屈子投江,且做個范蠡歸湖。

繞一灘紅蓼,過兩岸青蒲。漁夫,將我這小小船兒棹將過去。

驚起那幾行鷗鷺。似這等樂以忘憂,胡必歸歟。 

[小桃紅]水聲山色兩模糊,閒看雲來去。則我怨結愁腸對誰訴?

自躊躇,想這場煩惱都也由咱取。感今懷古,舊榮新辱,都裝入酒葫蘆。

《越調·平湖樂》王惲

采菱人語隔秋煙,波靜如橫練。

入手風光莫流轉,共留連。

畫船一笑春風面。

江山信美,終非吾土,問何日是歸年?

[作者介紹]

王惲(一二二七-一三○四),字仲謀,號秋澗,衛州汲縣(今屬河南省)人。《元史》卷一百六十七有傳。中統元年(一二六○)姚樞宣撫東平,辟王惲爲詳儀官,擢爲中書省詳定官。二年春轉翰林修撰,同知制誥,兼國史院編修官。世祖至元五年(一二六八)遷御史台,後拜監察御使,九年授承直郎,十四年除翰林待制拜朝列大夫,二十九年授翰林學士、嘉議大夫。元貞元年(一二九五)加通政大夫知制誥,同修國史。大德八年(一三○四)卒,贈翰林學士承旨資善大夫,追封太原郡公,諡文定。著有《相鑒》五十卷,《汲郡志》十五卷,《秋澗先生大全集》一百卷。王惲爲元好問弟子,爲文不蹈襲前人,獨步當時。其書法遒婉,與東魯王博文、渤海王旭齊。

《越調·平湖樂》王惲

平湖雲錦碧蓮秋,香浥蘭舟透。

一曲菱歌滿樽酒,暫消憂,人生安得長如舊。 

醉時記得,花枝仍好,卻羞上老人頭。

 

《越調·平湖樂》王惲

秋風湖上水增波,水底雲陰過。

憔悴湘纍莫輕和,且高歌,凌波幽夢誰驚破? 

佳人望斷,碧雲暮合,道別後意如何?

 

《南呂·金字經》秋夜無名氏

我來山中宿,夜深雲滿衣。

月皎風清星斗稀,驚鳥無所依。

乖秋意,臥將簫管吹。

《商調·梧葉兒》嘲謊人無名氏

東村里雞生鳳,南莊上馬變牛,六月里裹皮裘。

瓦壟上宜栽樹,陽溝里好駕舟。

甕來大的肉饅頭,俺家茄子大如斗。

《商調·梧葉兒》嘲貪漢無名氏

一粒米針穿著吃,一文錢剪截充,但開口昧神靈。

看兒女如銜泥燕,愛錢財似競血蠅。

無明夜攢金銀,都做充飢畫餅。

《雙調·清江引》九日 無名氏

蕭蕭五株門外柳,屈指重陽又。

霜清紫蟹肥,露冷黃花瘦。

白衣不來琴當酒。

《雙調·慶東原》奇遇無名氏

參旗動,斗柄挪,爲多情攬下風流禍。

眉攢翠蛾,裙拖絳羅,襪冷凌波。

耽驚怕萬千般,得受用些兒個。

《雙調·水仙子》無名氏

常記得離筵飲泣餞行時,折盡青青楊柳枝。

欲拈斑管書心事,無那可乾坤天樣般紙。

意懸懸訴不盡相思,謾寫下鴛鴦字,空吟就花月詞,憑何人付與嬌姿。

《雙調·水仙子》無名氏

青山隱隱水茫茫,時節登高卻異鄉。

孤城孤客孤舟上,鐵石人也斷腸,淚漣漣斷送了秋光。

黃花夢,一夜香,過了重陽。

《雙調·水仙子》無名氏

夕陽西下水東流,一事無成兩鬢秋。

傷心人比黃花瘦,怯重陽九月九。

強登臨情思幽幽,望故國三千里,倚秋風十二樓。沒來由惹起閒愁。

《雙調·雁兒落帶過得勝令》無名氏

一年老一年,一日沒一日,一秋又一秋,一輩催一輩。

一聚一離別,一喜一傷悲,一榻一身臥,一生一夢裡。

尋一夥相識,他一會咱一會,都一般相知,吹一回唱一回。

《雙調·折桂令》微雪無名氏

朔風寒吹下銀沙,蠹砌穿簾,拂柳驚鴉。

輕若鵝毛,嬌如柳絮,瘦似梨花。

多應是憐貧困天教少灑,止不過慶豐年衆與農家。

數片瓊葩,點綴槎丫。

孟浩然容易尋梅,陶學士不彀烹茶。

《仙呂·寄生草》閒評 無名氏

問什麼虛名利,管什麼閒是非。

想著他擊珊瑚列錦帳石崇勢,

只不如卸羅襴納象簡張良退, 

學取他枕清風鋪明月陳摶睡。

看了那吳山青似越山青,不如今朝醉了明朝醉。

爭閒氣、使見識。

赤壁山正中周郎計,烏江岸枉費重瞳力,馬嵬坡空灑明皇淚。

前人勳業後人看,不如今朝醉了明朝醉。

《越調·憑闌人》 無名氏

點破蒼苔牆角螢,戰退西風簷外鈴。

畫樓秋露清,玉欄桐葉零。

《正宮·叨叨令》無名氏

黃塵萬古長安路,折碑三尺邙山墓。

西風一葉烏江渡,夕陽十里邯鄲樹。

老了人也麼哥,老了人也麼哥,英雄儘是傷心處。

《正宮·叨叨令》無名氏

只見青簾高掛垂楊樹,朱簾暮卷西山雨。

誰待向禁城狼虎叢中去,我則待儂家鸚鵡洲邊住。

倒大來快活也麼哥,快活也麼哥,抵多少夢回明月生南浦。

《正宮·塞鴻秋》無名氏

愛他時似愛初生月,喜他時似喜梅梢月,

想他時道幾首西江月,盼他時似盼辰鉤月。

當初意兒別,今日相拋撇。

要相逄似水底撈明月。

《正宮·塞鴻秋》山行警無名氏

東邊路西邊路南邊路,五里舖七里舖十里舖,

行一步盼一步懶一步,霎時間天也暮日也暮雲也暮。

斜陽滿地鋪,回首生煙霧。

兀的不山無數水無數情無數。

《正宮·塞鴻秋》 無名氏

一對紫燕兒雕樑上肩相併,一對粉蝶兒花叢上偏相趁,

一對鴛鴦兒水面上相交頸,一對虎貓兒繡凳上相偎定。

覷了動人情,不由人心兒硬,冷清清偏俺合孤零。

《正宮·梧葉兒》無名氏

青銅鏡,不敢磨,磨著後照人多。

一尺水,一尺波,信人唆,那一個心腸似我。

《正宮·梧葉兒》秋無名氏

秋來制,漸漸涼,寒雁兒往南翔。

梧桐樹,葉又黃,好淒涼,繡被兒空閒了半張。

《正宮·醉太平》譏貪小利者無名氏

奪泥燕口,削鐵針頭,刮金佛面細搜求,無中覓有。

鵪鶉嗉里尋豌豆,鷺鷥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內刳脂油,虧老先生下手。

《正宮·醉太平》無名氏

淚濺端溪硯,情寫錦花箋。

日暮簾櫳生暖煙,睡煞梁間燕。

人比青山更遠,梨花庭院。

月明閒卻鞦韆。

《正宮·醉太平》無名氏

利名場事冗,林泉下心沖。

小柴門畫戟古城東,隔風波數重。

華山雲不到陽台夢,溪水不接桃源洞。

洛陽城不到武夷峯,老先生睡濃。

《正宮·醉太平》 無名氏

堂堂大元,奸佞專權。

開河變鈔禍根源,惹紅巾萬千。

官法濫刑法重黎民怨,人吃人鈔買鈔何曾見,

賊做官官做賊混愚賢,哀哉可憐。

《中呂·朝天子》無名氏

早霞,晚霞,妝點廬山畫。

仙翁何處煉丹砂,一縷白雲下。

客去齋余,人來茶罷,嘆浮生指落花。

楚家,漢家,做了漁樵話。

《中呂·朝天子》志感無名氏

不讀書有權,不識字有錢,不曉事倒有人夸薦。

老天只恁忒心偏,賢和愚無分辨。

折挫英雄,消磨良善,越聰明越運蹇。

志高如魯連,德高如閔騫,依本分只落的人輕賤。

不讀書最高,不識字最好,不曉事倒有人夸俏。

老天不肯辨清濁,好和歹沒條道。

善的人欺,貧的人笑,讀書人都累倒。

立身則小學,修身則大學,智和能都不及鴨青鈔。

《中呂·紅繡鞋》無名氏

窗外雨聲聲不住,枕邊淚點點長吁。

雨聲淚點急相逐,雨聲兒添悽慘,淚點兒助長吁。

枕邊淚倒多如窗外雨。

《中呂·紅繡鞋》贈妓無名氏

長江水流不盡心事,終條山隔不斷情思。

想著你,夜深沉,人靜悄,自來時。

來時節三兩句話,去時節一篇詞。

記在你心窩兒里直到死。

《中呂·快活三過朝天子四換頭》嘆四美無名氏

良辰媚景換今古,賞心樂事暗乘除,

人生四事豈能無?不可教輕辜負。

喚取,伴侶,正好向西湖路,

花前沉醉倒玉壺,香滃霧,紅飛雨。

九十韶華,人間客寓,把三分分數數,

一分是流水,二分是塵土,不覺的春將暮。

西園杖屨,望眼無窮恨有餘,飄殘香絮,歌殘白苧,

海棠花底鷓鴣,楊柳梢頭杜宇,都喚取春歸去。

《中呂·普天樂》 無名氏

他生得臉兒崢,龐兒正。

諸餘里耍俏,所事裡聰明。

忒可憎,沒薄倖。

行里坐里茶里飯里相隨定,恰便似紙幡兒引了人魂靈。

想那些個滋滋味味,風風韻韻,老老成成。

《中呂·喜春來》閨情無名氏

窄裁衫褃安排瘦,淡掃蛾眉準備愁。

思君一度一登樓。

凝望久,雁過楚天秋。

《黃鐘·人月圓》甘露懷古徐再思

江皋樓觀前朝寺,秋色入秦淮。

敗垣芳草,空廊落葉,深砌蒼苔。

 

遠人南去,夕陽西下,江水東來。

木蘭花在,山僧試問,知爲誰開?

[作者介紹]

元代散曲作家。字德可,因喜食甘飴,故號甜齋。浙江嘉興人。生卒年不詳,與貫雲石爲同時代人,因貫號酸齋,故二人散曲,世稱”酸甜樂府”。今存所作散曲小令約100首。今人任訥又有將貫、徐二人散曲合爲一編,名爲《酸甜樂府》。

徐再思的散曲以戀情、寫景、歸隱等題材爲主,也有一些贈答、詠物爲題的作品。他雖與貫雲石齊名,風格卻不盡相同,貫雲石以豪爽俊逸爲主,徐再思卻以清麗工巧見長。《太和正音譜》評他的作品如”桂林秋月”。

他的寫景作品以〔水仙子〕《惠山泉》爲佳,意境高遠而奇巧,可以看出他工於鍊字造句的特色。〔水仙子〕《夜雨》以”一聲梧葉一聲秋,一點芭蕉一點愁”來描繪淒婉的羈旅之情,細膩動人。他的寫戀情作品,善於學習民間歌謠的表現手法,與貫雲石的同類作品有相似之處。〔蟾宮曲〕《春情》寫一害相思的女子”身似浮雲,心如飛絮,氣若遊絲,空一縷余香在此”的情態,運用了散曲中連環句,韻字復用等形式特點,頗能盡其情致。〔沉醉東風〕《春情》又寫出一女子猛然見到情人時的複雜的心理,她又想招呼,又怕被人瞧破,情態傳神,人物靈動。這一部分作品清新活潑,成就較高。

《商調·梧葉兒》春思徐再思

芳草思南浦,行雲夢楚陽,流水恨瀟湘。

花底春鶯燕,釵頭金鳳凰。

被面繡鴛鴦,是幾等兒眠思夢想。

《商調·梧葉兒》釣台徐再思

龍虎昭陽殿,冰霜函谷關,風月富春山。

不受千鍾祿,重歸七里灘。

贏得一身閒,高似他雲台將壇。

《雙調·蟾宮曲》春情徐再思

平生不會相思,才會相思,便害相思。

身以浮雲,心如飛絮,氣若遊絲。

空一縷余香在此,盼千金遊子何之?

證候來時,正是何時?燈半昏時,月半明時。

《雙調·沉醉東風》春情 徐再思

一自多才間闊,

幾時盼得成合?

今日個猛見他門前過。

待喚著怕人瞧科。

我這裡高唱當時《水調歌》。

要識得聲音是我。

[注釋]

1.徐再思:元代後期著名散曲作家。

2.多才間闊:多才,元曲中男女雙方對其所愛的人親暱的稱呼。間闊,長久的分別。

3.瞧科:即瞧見。

《雙調·殿前歡》觀音山眠松徐再思 

老蒼龍,避乖高臥此山中。

歲寒心不肯爲梁棟,翠蜿蜒俯仰相從。

秦皇舊日封,靖節何年種,丁固當時夢? 

半溪明月,一枕清風。

《雙調·清江引》春夜徐再思

 

雲間玉簫三四聲,人倚闌干聽。

風生翡翠欞,露滴梧桐井,明月半簾花弄影。

《雙調·清江引》相思徐再思 

相思有如少債的,每日相催逼。 

常挑著一擔愁,准不了三分利,這本錢見他時才算得。

《雙調·壽陽曲》春情徐再思

閒情緒,深院宇。

正東風滿簾飛絮。 

怕梨花不禁三月雨,是誰教燕銜春去。

《雙調·水仙子》彈唱佳人徐再思

玉纖流恨出冰絲,瓠齒和春吐怨辭,秋波送巧傳心事。

似鄰船初聽時,問江州司馬何之。

青衫淚,錦字詩,總是相思。

《雙調·水仙子》惠山泉徐再思

自天飛下九龍涎,走地流爲一股泉,帶風吹作干尋練。

問山僧不記年,任松梢鶴避青煙。

溼雲亭上,涵碧洞前,自採茶煎。

《雙調·水仙子》夜雨徐再思

一聲梧葉一聲秋,一點芭蕉一點愁,三更歸夢三更後。

落燈花棋未收,嘆新豐孤館人留。

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憂,都到心頭。

《越調·憑闌人》春愁徐再思

前日春從愁里得,今日春從愁里歸。 

避愁愁不離,問春春不知。

 

《越調·憑闌人》江行徐再思

鷗鷺江皋千萬灣,雞犬人家三四間。 

逆流灘上灘,亂雲山外山。

《越調·天淨沙》秋江夜泊徐再思

斜陽萬點昏鴉,西風兩岸蘆花,船系潯陽酒家。 

多情司馬,青衫夢裡琵琶。

《中呂·紅繡鞋》道院徐再思

一榻白雲竹徑,半窗明月松聲,紅塵無處是蓬瀛。

青猿藏火棗,黑虎聽黃庭,山人參內景。

《中呂·陽春曲》閨怨 徐再思

妾身悔作商人婦,妾命當逢薄倖夫。 

別時只說到東吳,三載余,卻得廣州書。

《中呂·陽春曲》皇亭晚泊徐再思

水深水淺東西澗,雲去雲來遠近山。

秋風征棹釣魚灘,煙樹晚,茅舍兩三間。

《雙調·楚天遙過清江引》薛昂夫

有意送春歸,無計留春住。

明年又著來,何似休歸去。

桃花也解愁,點點飄紅玉。

目斷楚天遙,不見春歸路。

春若有情春更苦,暗裡韶光度。

夕陽山外山,春水渡傍渡。

不知那搭兒是春住處。

[作者介紹]

薛昂夫,元代散曲家。回鶻(即今維吾爾族)人。原名薛超吾,以第一字爲姓。先世內遷,居懷孟路(治所在今河南沁陽)。生卒年不詳。祖、父皆封覃國公。漢姓爲馬,又字九皋,故亦稱馬昂夫、馬九皋。據趙孟□《薛昂夫詩集序》(《松雪齋文集》),他曾執弟子禮於劉辰翁(1234~1297)門下,約可推知他生年約在元初至元年間。歷官江西省令史,僉典瑞院事、太平路總管、衢州路總管等職。薛昂夫善篆書,有詩名,詩集已佚。詩作存於《皇元風雅後集》、《元詩選》等集中。

薛昂夫的散曲前祧馬致遠,以疏宕豪放爲主,而豪放中又見華美,象小令〔山坡羊〕三首,〔塞鴻秋〕《凌敲台懷古》等,都可以看到他的特色。題材以傲物嘆世,樂隱懷古爲主。

散曲作品存小令60餘首,套數3首,見錄於《陽春白雪》、《太平樂府》、《樂府羣珠》等集中。(呂薇芬)

《雙調·慶東原》西皋亭適興薛昂夫

興爲催租敗,歡因送酒來,酒酣時詩興依然在。

黃花又開,朱顏未衰,正好忘懷。

管甚有監州,不可無螃蟹。

 

《金盞兒》楊果

減容姿,瘦腰肢,繡牀塵滿慵針指。

眉懶畫,粉羞施,憔悴死。

無盡閒愁將甚比,恰如梅子雨絲絲。

[作者介紹]

楊果(1195-1269),字正卿,號西庵,祁州蒲陰(今河北安國)人,金哀宗朝進士。歷任縣令,以清廉幹練著稱。入元後,官至參知政事,出爲懷孟路總管。著有《西庵集》。散曲現存不多。風格偏於典雅。從他的作品中,我們可以窺見傳統詩歌創作由詞向曲過渡的痕跡。

《綠窗愁》 楊果

有客持書至,還喜卻嗟咨。

未委歸期約幾時,先拆破鴛鴦字。

原來則是賣弄他風流浪子。

夸瀚墨,顯文詞,枉用了身心空費了紙。

 

《仙呂·翠裙腰》(選)楊果

鶯穿細柳翻金翅,遷上最高枝。

海棠零亂飄階址,墜胭脂。

共誰同唱送春詞?

 

《越調·小桃紅》 楊果

碧湖湖上柳陰陰,人影澄波浸,常記年時對花飲。

到如今,西風吹斷迴文錦。

羨他一對,鴛鴦飛去,殘夢蓼花深。

 

《越調·小桃紅》楊果

採蓮人和採蓮歌,柳外蘭舟過。

不管鴛鴦夢驚破,夜如何?

有人獨上江樓臥。

傷心莫唱,南朝舊曲,司馬淚痕多。

 

《越調·小桃紅》 楊果

滿城煙水月微茫,人倚蘭舟唱,常記相逄若耶上。 

隔三湘,碧雲望斷空惆悵。

美人笑道:蓮花相似,情短藕絲長。

《越調·憑欄人》寄征衣姚燧

欲寄君衣君不還,不寄君衣君又寒。

寄與不寄間,妾身千萬難。

[作者介紹]

姚燧(1238~1313)元代文學家。字端甫,號牧庵,原籍營州柳城(今遼寧朝陽),遷居河南洛陽。姚燧3歲喪父,隨伯父姚樞居蘇門,後被薦爲秦王府文學,官至翰林學士承旨。著有《文集》50卷,今存《牧庵集》36卷,內有詞曲2卷,門人劉時中爲其作《年譜》。

姚燧以散文見稱。宋濂撰《元史》說他的文辭,閎肆豪剛,「有西漢風」。黃宗羲甚至說他的文「非有明一代作者所能及」(《明文授讀序》),稱頌備至。

 

《中呂·喜春來》姚燧

筆頭風月時時過,眼底兒曹漸漸多,有人問我事如何?

人海闊,無日不風波。 

《黃鐘·人月圓》卜居外家東園元好問

重岡已隔紅塵斷,村落更年豐。

移居要就,窗中遠岫,舍後長松。

十年種木,一年種穀,都付兒童。

老夫惟有,醒來明月,醉後清風。

玄都觀里桃千樹,花落水空流。

憑君莫問,清涇濁渭,去馬乘牛。

謝公扶病,羊曇揮涕,一醉都休。

古今幾度,生存華屋,零落山丘。

[作者介紹]

元好問(1190——1257)字欲之,忻州人,金時傑出的文學家。元好問年輕時,正值蒙古軍南侵,山西各地兵荒馬亂,他帶著母親,逃到河南。殘酷的生活現實和顛沛流離的遭遇,給元好問以深刻的影響。他初步了解了社會和人民,開始創作一些反映現實,詛咒戰爭的詩歌。同時,寫下了《論詩絕句》30首,對魏晉以來的詩歌作了系統的批評,在文學批評上享有很高的地位。

金亡後,元好問避居家鄉,專事著述。他痛感國破家亡的痛苦,滿懷悲憤寫下了大量優秀的現實主義詩篇。另外,他還著有《中州集》、《壬辰雜編》等史書。元人撰寫金史,多取材於此。

 

《雙調·小聖樂》驟雨打新荷元好問

綠葉陰濃,遍池塘水閣,偏趁涼多。

海榴初綻,妖艷噴香羅。

老燕攜雛弄語,有高柳鳴蟬相和。

驟雨過,珍珠亂糝,打遍新荷。

人生有幾,念良辰美景,一夢初過。

窮通前定,何用苦張羅? 

命友邀賓玩賞,對芳樽淺酌低歌。

且酩酊,任他兩輪日月,來往如梭。

《摸魚兒》元好問 

問世間、情爲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別離苦,就中更有癡兒女。君應有語,渺萬裡層雲,千山暮雪,隻影向誰去? 

橫汾路,寂寞當年簫鼓,荒煙依舊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風雨。天也妒,未信與,鶯兒燕子俱黃土。千秋萬古,爲留待騷人,狂歌痛飲,來訪雁邱處。

《黃鐘·人月圓》春日湖上 張可久

小樓還被青山礙,隔斷楚天遙。

昨宵入夢,那人如玉,何處吹簫?

門前朝暮,無情秋月,有信春潮。

看看憔悴,飛花心事,殘柳眉梢。

[作者介紹]

張可久(約1280~1348後),元代散曲作家。一說名久可,號小山。慶元(今浙江寧波)人。生活年代比盧摯、馬致遠晚。《錄鬼簿》把他列入「方今才人相知者」一類。他的生平不可詳考,只知他頗長壽,至正年間尚在世。《錄鬼簿》說他:「路吏轉首領官」,首領官爲民務官,相當於稅課大使(又有說是掌文牘的小吏)。他還曾爲「桐廬典使」,70多歲時曾爲「崑山幕僚」,約80歲左右尚爲「監稅松源」。他時官時隱,足跡遍及江、浙、皖、閩、湘、贛等地,一生奔波,不太得志。

張可久長期爲吏的身世,對他的創作很有影響。生活的坎坷,不免使他抑鬱感傷,他的〔慶東原〕《和馬致遠先輩韻》九首,抒發了窮通無定,世態炎涼的感慨。有時不免聯想到百姓的疾苦和世道的險惡:「傷心秦漢,生民塗炭,讀書人一聲長嘆」(〔賣花聲〕《懷古》),「比人心山未險」(〔紅繡鞋〕《天台瀑布寺》)。他在〔醉太平〕《感懷》中,更寫道:「水晶環入麵糊盆,才沾粘便滾。文章糊成了盛錢囤,門庭改做迷魂陣,清廉貶入睡餛飩,葫蘆提倒穩」,揭示了當時社會黑白顛倒、賢愚不分的現實。只是這種憤世疾俗的作品,爲數不多。

嚮往歸隱,描寫歸隱生活的情和景,在張可久的作品中更多一些。「歸隱」雖然是一個傳統的題材,而對張可久來說,有其特殊的深切的思想內涵。他一生奔波於宦海,在懸車之年尚出仕小吏,有不得已的苦衷。因此在以「歸興」、「旅思」、「道中」命名的篇章中,常常表現出悲涼的情緒和對安定的田園生活的渴望。如:「二十五點秋更鼓聲,千三百里水館郵程。青山去路長,紅樹西風冷,百年人半紙虛名」(〔沉醉東風〕《秋夜旅思》),客觀上反映了元代士人沉抑下僚的艱辛顛沛的境況。張可久筆下的隱逸生活,又是表現得那樣恬淡閒適,如「依松澗,結草廬,讀書聲翠微深處。人間自晴還自雨,戀青山白雲不去。」(〔落梅風〕《碧雲峯書堂》)由於他經歷豐富,游遍江南勝景,所以還有不少寫景之作。

張可久結交的多爲官員和文人,因此他的生活面比較狹窄,作品內容不夠廣闊,他有不少唱和之作,不論在思想上或藝術上,都顯得平庸。同時,他的社會地位和經歷又決定了他的生活態度比較順從,雖有憤懣和不滿,都表現出一種「怨而不怒」的色彩。

張可久是元代散曲「清麗派」的代表作家。明朱權《太和正音譜》譽之爲「詞林之宗匠」。許光冶說他「儷辭追樂府之工,散句擷宋唐之秀。」(《江山風月譜·自序》)他的散曲的主要藝術特色是:①講究格律音韻;②著力於鍊字鍊句,對仗工整,字句和美;③融合運用詩、詞作法,講究蘊藉工麗,而且常常熔鑄詩、詞名句,藉以入於典雅。這些特點在他的著名套曲〔一枝花〕《湖上晚歸》中有充分的表現:「長天落彩霞,遠水涵秋鏡;花如人面紅,山似佛頭青。生色圍屏,翠冷松雲徑,嫣然眉黛橫。但攜將旖旎濃香,何必賦橫斜瘦影。」這裡用豐富的比擬和想像,勾勒西湖晚景,精心雕章琢句,融合前人名句,創造出恬靜清雅的境界,被李開先譽爲「千古絕唱」。

張可久的作品,爲求脫離散曲原有的白描的特色而入於雅正,在創作中有過於注重形式美的缺點。但是作爲一種清麗的風格,自成元代散曲羣芳中的一葩,他的作品使散曲園地更加豐富多彩。尤其是他的寫景作品,有獨到的功夫,如「雲冉冉,草纖纖,誰家隱居山半掩?水煙寒,溪路險,半幅青簾,五里桃花店。」(〔迎仙客〕《括山道中》)這類精緻優美的小令,寫出江南旖旎明媚的風光,給人以美的享受。

張可久享譽當時,是一代曲風轉捩的關鍵人物。元代前期散曲崇尚自然真率,後期則追求清麗雅正。張可久以他的創作實踐,在這一轉變中起了重要作用。他的作品在後期被視爲典範,如《錄鬼簿》在論及某些作家時,往往要以他作爲榜樣進行比較,足見他在散曲史上的重要地位。

張可久的散曲作品,當時即已集成。《錄鬼簿》中記載:「有《今樂府》盛行於世,近有《吳鹽》、《蘇堤魚唱》」(天一閣本)。又據《錄鬼簿》胡正臣條所記,知其子胡存善曾編《小山樂府》。今所存張可久散曲集,有天一閣本《小山樂府》;影元抄本《北曲聯樂府》;明李開先輯《張小山小令》;徐渭輯《小山樂府》;清夏煜《張小山小令選》;清勞權輯《張小山北曲聯樂府》(爲元刊本文過錄本,又經校勘,增《補遺》);以及任訥《散曲叢刊》本《小山樂府》等。其作品據隋樹森《全元散曲》所輯,共存小令855首,套曲9首。

《黃鐘·人月圓》春晚次韻張可久

萋萋芳草春雲亂,愁在夕陽中。

短亭別酒,平湖畫舫,垂柳驕驄。

一聲啼鳥,一番夜雨,一陣東風。

桃花吹盡,佳人何在,門掩殘紅。

 

《黃鐘·人月圓》客垂虹張可久

三高祠下天如鏡,山色浸空濛。

蓴羹張翰,漁舟范蠡,茶竈龜蒙。

故人何在,前程那裡,心事誰同?

黃花庭院,青燈夜雨,白髮秋風。

 

《黃鐘·人月圓》山中書事張可久

興亡千古繁華夢,詩眼倦天涯。

孔林喬木,吳宮蔓草,楚廟寒鴉。

數間茅舍,藏書萬卷,投老村家。

山中何事,松花釀酒,春水煎茶。

 

《黃鐘·人月圓》吳門懷古張可久

山藏白虎雲藏寺,池上老梅枝。

洞庭歸興,香柑紅樹,鱸膾銀絲。

白家池館,吳王花草,長似坡詩。

可人憐處,啼烏夜月,猶怨西施。

《黃鐘·人月圓》雪中游虎丘 張可久

梅花渾似真真面,留我何闌干。

雪晴天氣,松腰玉瘦,泉眼冰寒。

興亡遺恨,一丘黃土,千古青山。

老僧同醉,殘碑休打,寶劍羞看。

 

《南呂·四塊玉》客中九月張可久

落帽風,登高酒。

人遠天涯碧雲秋,雨荒籬下黃花瘦。

愁又愁,樓上樓,九月九。

 

《雙調·殿前歡》愛山亭上 張可久

小闌干,又添新竹兩三竿。

倒持手版技頤看,容我偷閒。

松風古硯寒,蘚土白石爛,蕉雨疏花綻。

青山愛我,我愛青山。

 

《雙調·殿前歡》離思張可久

月籠沙,十年心事付琵琶。

相思懶看幃屏畫,人在天涯。

春殘豆蔻花,情寄鴛鴦帕,香冷茶蘼架。

舊遊台榭,曉夢窗紗。

《雙調·落梅風》春情 張可久

鞦韆院,拜掃天,柳蔭中躲鶯藏燕。

掩霜紈遞將詩半篇,怕簾外賣花人見。

 

《雙調·清江引》春思張可久

黃鶯亂啼門外柳,細雨清明後。

能消幾日春,又是相思瘦。

梨花小窗人病酒。

《雙調·清江引》老王將軍 張可久

綸巾紫髯滿把,老向轅門下。

霜明寶劍花,塵暗銀鞍帕。

江邊草青閒戰馬。

《雙調·清江引》秋懷張可久

西風信來家裡,問我歸期未?

雁啼紅葉天,人醉黃花地,芭蕉雨聲秋夢裡。

《雙調·慶東原》次馬致遠先輩韻 張可久

山容瘦,木葉凋。

對西窗儘是詩材料。

蒼煙樹杪,殘雪柳條,紅日花梢。

他得志笑閒人,他失腳閒人笑。

《雙調·水仙子》別懷張可久

飛花和雨送蘭舟,細柳垂煙掩畫樓,啼痕帶酒淹羅袖。

換金杯勞玉手。大江流不盡詩愁。

象牙牀上,鮫綃枕頭,夢到并州。

《雙調·水仙子》梅邊即事張可久

好花多向雨中開,佳客新從雲外來。

清詩未了年前債,相逢且開懷。

曲闌干碾玉亭台,小樹粉蝶翅,蒼苔點鹿胎,踏碎青鞋。

 

《雙調·水仙子》秋思張可久

天邊白雁寫寒雲,鏡里青鸞瘦玉人,秋風昨夜愁成陣。

思君不見君,緩歌獨自開樽。

燈挑盡,酒半醺,如此黃昏。

《雙調·水仙子》西湖廢圃張可久

夕陽芳草廢歌台,老樹寒鴉靜御街,神仙環珮今何在?

荒基生暮靄,嘆英雄白骨蒼苔。

花已飄零去,山曾富貴來,俯仰傷懷。

 

《雙調·折桂令》次韻張可久

喚西施伴我西遊,客路依依,煙水悠悠。

翆樹啼鵑,青天旅雁,白雪盟鷗。

人倚梨花病酒,月明楊柳維舟。

試上層樓,綠滿江南,紅褪春愁。

《雙調·折桂令》村庵即事 張可久

掩柴門嘯傲煙霞,隱隱林巒,小小仙家。

樓外白雲,窗前翠竹,井底硃砂。

五畝宅無人種瓜,一村庵有客分茶。

春色無多,開到薔薇,落盡梨花。

 

《雙調·折桂令》九日張可久

對青山強整烏紗,歸雁橫秋,倦客思家。

翠袖殷勤,金杯錯落,玉手琵琶。

人老去西風白髮,蝶愁來明日黃花。

回首天涯,一抹斜陽,數點寒鴉。

 

《雙調·折桂令》西陵送別張可久

畫船兒載不起離愁,人到西陵,恨滿東州。

懶上歸鞍,慵開淚眼,怕倚層樓。

春去春來,管送別依依岸柳。

潮生潮落,會忘機泛泛沙鷗。

煙水悠悠,有句相酬,無計相留。

 

《越調·憑欄人》江夜張可久

 

江水澄澄江月明,江上何人搊玉箏?

隔江和淚聽,滿江長嘆聲。

[注釋]

1.搊:(chou1)

 

越調·憑闌人》湖上張可久

江水澄澄江月明,江上何人掐玉箏?

隔江和淚聽,滿江長嘆聲。

 

《越調·憑闌人》湖上張可久

遠水晴天明落霞,古岸漁村橫釣槎。

翠簾沽酒家,畫橋吹柳花。

 

《越調·天淨沙》湖上送別張可久

紅蕉隱隱窗紗,朱簾小小人家,綠柳匆匆去馬。 

斷橋西下,滿湖煙雨愁花。

 

《越調·天淨沙》江上張可久

嗈嗈落雁平沙,依依孤鶩殘霞,隔水疏林幾家。 

小舟如畫,漁歌唱入蘆花。

《越調·寨兒令》次韻張可久

你見麼?我愁他,青門幾年不種瓜。

世味嚼蠟,塵事摶沙,聚散樹頭鴉。

自休官清煞陶家,爲調羹俗了梅花。

飲一杯金谷酒,分七碗玉川茶。

嗏,不強如坐三日縣官衙。 

 

《越調·寨兒令》投閒即事張可久

石斗灘,劍門關,上青天不如行路難。

世事循環,春色闌珊,人老且投閒。

文君古調休彈,疏翁樵唱新刊。

梅亭十二闌,茅屋兩三間。

看,一帶好江山。

《正宮·梧葉兒》湖山夜景張可久

猿嘯黃昏後,人行畫卷中。

蕭寺罷疏鍾,溼翠橫千嶂,清風響萬松。

寒玉奏孤桐,身在秋香月宮。

 

《正宮·小梁州》失題張可久 

篷窗風急雨絲絲,笑捻吟髭。

淮陽西望路何之?無一個鱗鴻至,把酒問篙師。

迎頭便說兵戈事,風流再莫追思。

塌了酒樓,焚了茶肆,柳營花市,更呼甚燕子鶯兒。

 

《正宮·醉太平》無題張可久

人皆嫌命窘,誰不見錢親?

水晶環入麥糊盆,才沾粘便滾。

文章糊了盛錢囤,門庭改做迷魂陣。

清廉貶入睡餛飩。葫蘆提倒穩。

《中呂·紅繡鞋》次韻張可久

劍擊西風鬼嘯,琴彈夜月猿號,半醉淵明可人招。

南來山隱隱,東去浪淘淘,浙江歸路杳。

 

《中呂·紅繡鞋》天台瀑布寺 張可久

絕頂峯攢雪劍,懸崖水掛冰簾,倚樹哀猿弄雲尖。

血華啼杜宇,陰洞吼飛廉。比人心山未險。

 

《中呂·紅繡鞋》西湖雨 張可久

刪抹了東坡詩句,糊塗了西子妝梳,山色空濛水模糊,

行雲神女夢,潑墨范寬圖,掛黑龍天外雨。

 

 

《中呂·賣花聲》懷古 張可久

美人自刎烏江岸,戰火曾燒赤璧山,將軍空老玉門關。

傷心秦漢,生民塗炭,讀書人一聲長嘆。

《中呂·普天樂》秋懷張可久

會真詩,相思債。

花箋象管,鈿盒金釵。

雁啼明月中,人在青山外。

獨上危樓愁無奈,起西風一片離懷。

白衣未來,東籬好在,黃菊先開。

《中呂·普天樂》西湖即事張可久

蕊珠宮,蓬萊洞。

青松影里,紅藕香中。

千機雲錦重,一片銀河凍。

縹緲佳人雙飛鳳,紫簫寒月滿長空。

闌干晚風,菱歌上下,漁火西東。

 

《中呂·山坡羊》閨思張可久

雲松螺髻,香溫鴛被,掩春閨一覺傷春睡。

柳花飛,小瓊姬,一聲「雪下呈祥瑞「,團圓夢兒生喚起。

「誰,不做美?呸,卻是你!「

 

《中呂·山坡羊》客高郵張可久

危台凝佇,蒼蒼煙樹,夕陽曾送龍舟去。

映菰蘆,捕魚圖。一竿風旆橋西路,人物風流聞上古。

儒,秦太虛;湖,明月珠。

《中呂·喜春來》金華客舍 張可久

落紅小雨蒼苔徑,飛絮東風細柳營,可憐客里過清明。

不待聽,昨夜杜鵑聲。

 

《中呂·喜春來》永康驛中張可久

荷盤敲珠千顆,山背披雲玉一蓑,半篇詩景費吟哦。

芳草坡,松外採茶歌。

 

《中呂·迎仙客》秋夜張可久

雨乍晴,月籠明。

秋香院落砧杵鳴,二三更,千萬聲。

搗碎離情,不管愁人聽。

 

《雙調·水仙子》譏時 張鳴善

鋪眉苫眼早三公,裸袖揎拳享萬鍾。

胡言亂語成時用,大綱來都是哄。

說英雄誰是英雄?五眼雞岐山鳴鳳。

兩頭蛇南陽臥龍,三腳貓渭水飛熊。

[注釋]

1.張鳴善:元代後期散曲作家。

2.鋪眉苫(shàn)眼:即舒眉展眼,此處是裝模作樣的意思。三公:大司馬、大司徒與大司空,這裡泛指高官。

3.裸(luǒ)袖揎(xuān)拳:捋起袖子露出胳膊,這裡指善於吵鬧之人。萬鍾:很高的俸祿。

4.大綱來:總而言之。哄:指胡鬧。

5.五眼雞:好鬥的公雞。岐(qí)山:在今陝西岐山縣。鳴鳳:鳳凰。

6.兩頭蛇:毒蛇。南陽臥龍:即諸葛亮,這裡泛指傑出的人才。

7.三腳貓:沒有本事的人。渭水飛熊:即周代的太公呂尚,這裡指德高望重的高官。

《南呂·金字經》樂隱張養浩

說著功名事,滿懷都是愁,何似青山歸去休。

休,從今身自由。

誰能夠,一蓑煙雨秋。

[作者介紹]

張養浩(1270~1329),元代散曲作家。字希孟,號雲口,山東濟南人。幼有義行,好讀書,初被薦爲東平學正。後拜監察御史,歷官翰林學士、禮部尚書、參議中書省事等職。因父老辭官,屢召不赴。文宗天曆二年(1329),關中大旱,特拜陝西行台中丞,前往救災,到任四月,勞瘁去世。

張養浩爲官方正,敢於直言犯諫。武宗時,曾因議立尚書省事,大違當政者意,被構罪罷官,他恐遭禍,變姓名逃去。英宗時又曾爲內廷張燈爲鰲山事上諫而險遭不測。他的散曲多是在辭官歸里後所寫,由於對宦海風波、世態炎涼有切身體察,因此能作比較真切的描寫。如「才上馬齊聲兒喝道,只這的便是送了人的根苗。直引到深坑裡恰心焦。禍來也何處躲?天怒也怎生饒?把舊來時威風不見了」(〔朱履曲〕《警世》),作者感觸至深,因此能寫出這樣沉痛的句子。而當他寫到歸田之後,則輕鬆自如的心情躍然紙上,「中年才過便休官,合共神仙一樣看」(〔雙調·水仙子〕),「掛冠,棄官,偷走下連雲棧,湖山佳處屋兩間,掩映垂楊岸。」(〔中呂·朝天曲〕)他的一些散曲中常寫與鷗鷺爲伍,與雲山爲友,使他心曠神怡。他的詠吟山水的優秀篇章也不少。但是,他的「警世」、「退隱」題材的作品,調子仍然是比較低沉的。他的理想只是遠離囂塵去過田園生活,以遠禍全身。

張養浩對人民疾苦也比較同情。最著名的作品是《山坡羊》,《潼關懷古》:「峯巒如聚,波濤如怒,山河表里潼關路。望西都,意躊躇,傷心秦漢經行處,宮闕萬間都做了土。興,百姓苦;亡,百姓苦。」他在懷古興嘆之際能聯想到百姓的疾苦,比同類題材的散曲作品要高出一籌。又如小令〔得勝令〕《四月一日喜雨》、套曲〔一枝花〕《詠喜雨》,是他在陝西救災時所作,比較真實地反映了災區人民流離失所的悲慘生活。在元代散曲中這些作品是難能可貴的。

《太和正音譜》評張養浩的散曲如「玉樹臨風」,指出他的作品格調高遠。他的作品文字顯白流暢,感情真朴醇厚,無論抒情或是寫景,都能出自真情而較少雕鏤。《潼關懷古》小令,以及一些寫退隱生活的作品,可以代表他的藝術風格。然而他的寫景的散曲中,也有一些工麗清逸的作品,如「一江煙水照晴嵐,兩岸人家接畫簷,芰荷叢一段秋光淡」(〔水仙子〕《詠江南》),「鶴立花邊玉,鶯啼樹杪弦」(〔慶東原〕)等句,表明他的作品在總的藝術格調中還有所變化,散曲色調比較豐富。

張養浩著有散曲集《雲口休居自適小樂府》傳世。據《全元散曲》所輯,今存小令161首,套數2首。

《雙調·沉醉東風》隱居嘆張養浩

占茅屋白雲數間。

睡芸窗紅日三竿,遠近村,高低澗。

把人我是非遮斷,閬苑蓬萊咫尺間,因此上功名意懶。

《雙調·殿前歡》對菊自嘆張養浩

可憐秋,一簾疏雨暗西樓。

黃花零落重陽後,減盡風流。

對黃花人自羞,花依舊,人比黃花瘦。

問花不語,花替人愁。

《雙調·沽美酒帶得勝令》張養浩

在官時只說閒,得閒時又思官,直到教人做樣看。

從前的試觀:哪一個不遇災難?

楚大夫行吟澤畔,伍將軍血汙衣冠,

烏江岸消磨了好漢,咸陽市乾休了丞相。

這幾個百般要安,不安,怎如俺五柳莊逍遙散誕。

《雙調·落梅風》失題張養浩

野鶴才鳴罷,山猿又復啼。

壓松梢月輪將墜,響金鐘洞天人睡起。

拂不散滿衣雲氣。

《雙調·慶東原》張養浩

鶴立花邊玉,鶯啼樹杪弦,喜沙鷗也解相留戀。

一個沖開錦川,一個啼殘翠煙,一個飛上青天。

詩句欲成時,滿地雲撩亂。

 

《雙調·水仙子》詠江南張養浩

一江煙水照晴嵐,兩岸人家接畫簷。

芰荷叢一段秋光淡,看沙鷗舞再三,卷香風十里珠簾。

畫船兒天邊至,酒旗兒風外口,愛殺江南。

《雙調·雁兒落帶得勝令》退隱張養浩

雲來山更佳,雲去山如畫,山因雲晦明,雲共山高下。

倚仗立雲沙,回首見山家,野鹿眠山草,山猿戲野花。

雲霞,我愛山無價,看時,行踏,雲山也愛咱

 

《雙調·雁兒落帶得勝令》張養浩

也不學嚴了陵七里灘,也不學姜太公磻溪岸,

也不學賀知章乞鑑湖,也不學柳子厚游南澗。

俺住雲水屋三間,風月竹千竿。一任傀儡棚中鬧,

且向崑崙頂上看。

身安,倒大來無憂患;游觀,壺中天地寬。

 

《雙調·折桂令》棋張養浩

爛樵柯石室忘歸,足智神謀,妙理仙機。

險似隋唐,勝如楚漢,敗若梁齊。

消日月閒中是非,傲乾坤忙裡輕肥。

不曳旌旗,寸紙關河,萬里安危。

《雙調·折桂令》中秋張養浩

一輪飛鏡誰磨?照徹乾坤,印透山河。

玉露泠泠,洗秋空銀漢無波,比常夜清光更多,盡無礙桂影婆婆娑。

老子高歌,爲問嫦娥,良夜懨懨,不醉如何?

 

《越調·寨兒令》春張養浩

水繞門。樹圍村,雨初晴滿川花草新。

雞犬欣欣,鷗鷺紛紛,占斷玉溪春。

愛龐公不入城閫,喜陳摶高臥煙雲。

陸龜蒙長散誕,陶元亮自耕耘。

這幾君。都不是等閒人。

《越調·寨兒令》冬(白戰體)張養浩

天欲明,覺寒生,打書窗只聞風有聲。

步出柴荊,遙望郊坰,滾滾勢如傾。

四周山岩壑都平,道途間無個人行。

愛園林春浩蕩,喜天地氣澄清。

巧丹青,怎畫綽然亭。

 

《正宮·鸚鵡曲》張養浩

儂家鸚鵡洲邊住,是個不識字漁父。

浪花一葉扁舟,睡煞江南煙雨。

[么]覺來時滿眼青山,抖擻綠蓑歸去。

算從前錯怨天公,甚也有安排我處。

《中呂·朝天子》張養浩

柳堤,竹溪,日影篩金翠。

杖藜徐步近釣磯,看鷗鷺閒遊戲。

農父漁翁,貪營活計,不知他在圖畫裡。

對這般景致,坐的,便無酒也令人醉。

《中呂·朝天子》隱退張養浩

掛冠,棄官,偷走下連雲棧。

湖山佳處屋兩間,掩映垂楊岸。

滿地白雲,東風吹散,卻遮了一半山。

嚴子陵釣灘,韓元帥將壇,那一個無憂患。

 

《中呂·普天樂》大明湖泛舟張養浩 

畫船開,紅塵外,人從天上,載得春來。

煙水間,乾坤大,四面雲山無遮礙。

影搖動城郭樓台,杯斟的金波灩灩,詩吟的青霄慘慘,人驚的白鳥皚皚。

 

《中呂·普天樂》張養浩

折腰慚,迎塵拜。

槐根夢覺,苦盡甘來。

花也喜歡,山也相愛。

萬古東籬天留在,做高人輪到吾儕。

山妻稚子,團欒笑語,其樂無涯。

《中呂·山坡羊》北邙山懷古張養浩

悲風成陣,荒煙埋恨,碑銘殘缺應難認。

知他是漢朝君,晉朝臣?

把風雲慶會消磨盡,都做北邙山下塵。

便是君,也喚不應;便不臣,也喚不應。

《中呂·山坡羊》驪山懷古 張養浩

驪山四顧,阿房一炬,當時奢侈今何處?

只見草蕭疏,水縈紆,至今遺恨迷煙樹。

列國周齊秦漢楚。

贏,都變做了土;輸,都變做了土!

 

《中呂·山坡羊》潼關懷古張養浩

峯巒如聚,波濤如怒,山河表里潼關路。

望西都,意躊躇,傷心秦漢經行處。

宮闕萬間都做了土。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中呂·朱履曲》張養浩

弄世界機關識破,叩天門意氣消磨,人潦倒青山慢嵯峨。

前面有千古遠,後頭有萬年多,量半炊時成得甚麼。

《中呂·最高歌兼喜春來》張養浩

詩磨的剔透玲瓏,酒灌的癡呆懵懂。

高車大纛成何用,一部笙歌斷送。

金波瀲灩浮銀甕,翆袖殷勤捧玉鍾。

對一縷綠楊煙,看一彎梨花月,臥一枕海棠風。

似這般閒受用,再誰想丞相府帝王宮。

楚辭:

屈原《離騷》

屈原《天問》

屈原《九歌》

屈原《九章》

屈原《漁父》

屈原《遠遊》

屈原《招魂》

屈原《卜居》

屈原《大招》

宋玉《九辯》

賈誼《惜誓》

淮南小山《招隱士》

東方朔《七諫》

莊忌《哀時命》

王褒《九懷》

劉向《九嘆》

王逸《九思》

詩經:

詩經·國風·周南

詩經·國風·召南

詩經·國風·邶風

詩經·國風·鄘風

詩經·國風·衛風

詩經·國風·王風

詩經·國風·鄭風

詩經·國風·齊風

詩經·國風·魏風

詩經·國風·唐風

詩經·國風·秦風

詩經·國風·陳風

全集:

唐詩三百首

李白詩全集①

李白詩全集②

李白詩全集③

杜甫詩全集①

杜甫詩全集②

杜甫詩全集③

白居易詩全集①

白居易詩全集②

王維詩詞全集

李商隱詩全集

魚玄機詩全集

李煜詩詞全集

杜牧詩全集

歐陽修詞全集

賈島詩全集

柳宗元詩全集

謝靈運詩全集

陶淵明詩全集

納蘭容若詩詞全集

倉央嘉措情詩66首

蘇軾詩詞集

李清照詩詞90首

賈島詩全集

秦觀詞全集

毛澤東詩詞全集

曹操詩詞集

曹植詩全集

李世民詩選

紅樓夢詩詞全集

精讀:

李白《峨眉山月歌》

李白《長相思》

杜甫《兵車行》

杜甫《望岳》

白居易《長恨歌》

白居易《賦得古原草送別》

王維《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

王維《少年行》(其一)

李商隱《夜雨寄北》

李商隱《宿駱氏亭寄懷崔雍崔袞》

李清照《如夢令》

蘇軾《沁園春》

辛棄疾《念奴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