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新冠疫情: 中國雲南有偷渡客確診多個邊境城鎮進入“戰時狀態” – BBC News 中文


。圖片版權
路透社

圖片說明

雲南一寺廟裡戴口罩的遊客在轉動禱告輪

中國雲南省瑞麗市13日確診兩例由緬甸來的新冠肺炎患者。 這次確診備受關注的是兩名患者均為緬甸人,通過中緬邊境偷渡進入中國。 14日晚,瑞麗市實施“封城”措施,官方稱進入“防疫戰時狀態”。

緬甸此前疫情並不嚴重,但近期確診病例快速增長。 截至9月14日早8時,緬甸過去24小時新增219個病例,累計確診3015例,累計死亡24例。

另外,與瑞麗市接壤的緬甸木姐近期發生武裝衝突,居民生活雪上加霜。

圖片版權
路透社

“防疫戰時狀態”

據中國官方媒體報導,9月3日,32歲的緬甸籍楊某帶著3個孩子和2個保姆從緬甸偷渡入境中國,暫住瑞麗市楊某的姐姐家。

楊某和她的一個保姆在入境一周後出現不適,才到醫院做核酸檢測,並於9月13日確診。 在此期間,楊某曾到過菜市場、商場、公園、餐廳、健身房等地,途中佩戴口罩。

瑞麗市當局9月14日晚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從當晚10點開始,無特殊情況不得進出瑞麗市城區,時間暫定一周。 同時將開展全員核酸檢測,全市城區人員居家隔離。

當局在會議上稱,雲南8個邊境州(市)、25個邊境縣(市)要立即進入“防疫戰時狀態”。

患者居住的小區奧星世紀一期也開始實施封閉管理,共490人受影響。 封閉期間,人員及車輛只進不出,非小區人員禁止進入。 其附近的奧星世紀二期的居民實施居家隔離,上千人受影響。 兩小區由屬地政府派專人負責居民物資保障。

截至14日下午,瑞麗市已經對190個密切接觸者採取集中隔離,並採樣核酸。 其中98人已完成檢測,結果為陰性。

中緬邊界往來頻繁

雲南省瑞麗市位於中國西南邊陲,隸屬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德宏州),該州是雲南省8個少數民族自治州中的一個。 瑞麗市與緬甸的口岸城市木姐毗鄰,邊境線接近170公里長,包括105公里江河和65公里陸路。

瑞麗口岸是中緬陸路口岸中人員、車輛、貨物流量最大的口岸。 根據中國官方數據,2019年該口岸出入境人員突破近1700萬人。 在緬甸一方的木姐口岸,2017-18財年的貿易額高達58億美元,比緬甸其他三個口岸的貿易額總和還高80%。

在瑞麗生活的四個少數民族,包括傣族、景頗族等,和緬甸的撣、克欽、崩龍等民族語言相近、習俗相通。 瑞麗與木姐的邊境地區無天然屏障,兩國居民跨境而居,生活和商業往來頻繁,尤以做珠寶玉石和紅木生意為多。

自3月23日發現首宗病例,到9月3日期間,緬甸累計確診病例破千例,達到1058例。 但近期新增病例速度明顯加快,截至9月14日早8時,緬甸過去24小時新增病例219宗,累計確診3015例,累計死亡24例。

針對疫情, 9月11日起緬甸全部國內航班停運,緬甸仰光省政府要求,9月11日起至10月1日期間禁止民眾離開仰光。

緬甸邊境地區近日發生武裝衝突。 據中國央視新聞報導,當地時間9月11日至12日,緬甸政府軍與克欽獨立武裝在木姐附近發生衝突,至少3人受傷。 衝突導致當地大量居民四散躲避,加之疫情的影響,生活並不好過。

新冠疫情: 中國雲南有偷渡客確診多個邊境城鎮進入“戰時狀態” - BBC News 中文 1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讓羅興亞人難民遇到更多難題。

“偷渡者”成為漏網之魚?

中國境內週一(9月14日)報告8例確診病例,全部為境外輸入病例, 已經連續一個月無本地個案。

德宏州和瑞麗市當局稱,本次確診的病例是“網格管理單位反應不及時”出現的問題。 瑞麗市公安局局長楊邊強承認說, “邊境形勢錯綜複雜,管控任務艱鉅。”

邊境地區的偷渡問題積存已久。 當局稱,在疫情管控前期,已經取締了一些邊界河流的非法渡口,並拆除了渡口的附屬設備。 政府還組建了水上巡邏中隊開展常態化巡查,並以獎金的形式鼓勵群眾舉報偷渡。 然而偷渡情況依然無法杜絕。

瑞麗市公安局局長楊邊強稱,“依然出現緬籍無症狀感染者偷渡入境,說明我們在守好這169.8公里邊境線上工作上還有不足,必須堵住漏洞、補齊短板。”

發現確診患者之後,當局稱正在對單位入戶排查,重點針對緬籍人群採集信息。 官方介紹,對於有固定務工地點的緬籍人員,登記信息並核酸檢測後就地隔離;口岸關閉前入境但證件過期的緬籍人員,則按居住地或者務工地納入網格管理;針對無法查實入境時間、無固定住所、無固定務工場所的,採取集中遣返措施。

楊邊強稱,除了實施派人嚴守村口等硬核防疫措施,還會加強與緬甸的會談,向緬甸援助口罩、酒精等防疫物資,並提供經費支持,以便建設境外村寨的疫情防控點。

中國“十一”國慶假期即將到來,瑞麗以及周邊一些城市是雲南省內著名的旅遊區,相信“封城”會影響不少人的出行計劃。 不過,仍有不少人支持“封城”。 一位微博網友稱,“雲南瑞麗事件比較特殊,且不說有多少人還在潛伏期,偷渡者如果不主動做核酸檢測,無人知曉她們是偷渡者,那這種情況下,雲南境內隱藏著多少未知的人這就難以估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