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再看迪士尼《花木兰》:经典重拍 是怀旧还是创新 – BBC News 中文


刘亦菲扮演的花木兰(Credit: Disney)图片版权
Disney

Image caption

刘亦菲扮演的花木兰

一再延期之后,刘亦菲主演的迪士尼真人版电影《花木兰》(Mulan)9月4日终于开始在迪士尼+提供点播。

《花木兰》根据中国宋代的经典长篇叙事民歌《木兰辞》改编,讲述华人耳熟能详的中国古代少女代父从军的故事。

影片原定于3月在全球各地公映,但是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全球大流行,上映日期一再推迟。

真人版《花木兰》是迪士尼重拍1998年的动画片。此外,迪士尼近年来还翻拍过其他许多部经典。

但是,观众难道不应该希望看到更多的原创故事电影吗?

图片版权
DISNEY

Image caption

迪士尼重拍21年前自己的动画作品,主题相同,但换成了真人版。

艾米莉从小就喜欢迪士尼卡通。

她回忆说,“圣诞节时我收到的礼物就是迪士尼的公主服,我很喜欢打扮成迪士尼公主。”

“我从小的成长环境就有很多迪士尼的影响,这可能是因为我和姐姐的关系,我们都很喜欢迪士尼的故事和音乐。”

艾米莉最喜欢的迪士尼人物是《美女与野兽》的贝尔。“贝尔的头发是棕色的,我的也是,她喜欢读书,我也一样,我从贝尔的角色可以看到自己。”

图片版权
EMILY TALBUT

Image caption

艾米莉从小就喜欢迪士尼的故事和人物

《美女与野兽》2017年重拍真人版,由艾玛·沃特森(Emma Watson)饰演贝尔,艾米莉开心极了。

“《美女与野兽》仍然是我最喜欢的真人版迪士尼电影,因为这部电影让我怀念起过去的童年时光。”

对艾米莉来说,重新拍摄的真人版迪士尼电影在怀旧的同时,也在创作新的元素。

迪士尼+流媒体频道今年3月上线,正好碰上新冠病毒疫情封锁措施。

在新冠病毒疫情封锁措施刚开始的几个月里,艾米莉就靠迪士尼+度过。

“在那段可怕的时间里,看迪士尼经典电影很能安慰人心,重温我小时候90年代的迪士尼电影和音乐让我放松。”

度过难关

图片版权
Disney

Image caption

迪士尼重拍经典动画片赢得票房佳绩

埃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Essex)的心理学讲师、怀旧文化的专家维纳德·凡·蒂尔堡博士(Dr Wijnand van Tilburg)说:“怀旧是一种对过去所抱有的怅惘和依恋情绪。”

“重新改拍这些老电影,会唤起我们的怀旧情绪,让我们想起过去时光。”

他表示,研究显示怀旧情感能帮助人们抵抗孤独寂寞和伤心难过,而这些负面情绪正好是很多人在疫情封锁期间体验到的。

他还说,怀旧情绪能够帮人度过难关,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怀旧情感所包含的强烈社会元素,它让人能够和其他人产生联系。

票房卖座

图片版权
DISNEY/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迪士尼最新上映的真人版电影《花木兰》,是重拍1998年的动画片。

迪士尼最新上映的真人版电影《花木兰》,是重拍1998年的动画片。

《花木兰》原本应该在今年春天全球上映,但遇到新冠病毒疫情,推迟了几个月而且改在迪士尼+流媒体频道上映,而不是电影院里。

这是迪士尼近年来最新一部重拍的真人版电影,去年一共有《狮子王》、《阿拉丁》、《小飞象》等三部电影。

在那之前还有2015年的《仙履奇缘》(Cinderella),2016年的《森林王子》(The Jungle Book),2017年的《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

这六部重新改拍的电影一共取得58亿美元(44亿英镑)的票房成绩,足以证明观众喜欢怀念自己的童年时光。

但是现在已经有各式各样的续集电影和系列电影,观众难道不应该要求更多的原创故事电影吗?

“老调重弹”

图片版权
Disney

YouTube影评频道NitPix的创始人之一,22岁的萨姆埃尔·琼斯(Samuel Jones)说:“人们总希望抓住过去。”

“现在的电影大多数都是续集和重拍,它们是让我们停留在另一个世界的方式。”

但是有些人批评现在的电影总是老调重弹,冷饭热炒,变不出新花样。

“这些续集电影和重拍电影,内容就像被加水稀释过,平淡无奇。”

“那些角色、人物个性、剧情和故事,没有一点能让我们像第一次看到原创电影那个时候感到的激动和兴奋。”

琼斯表示,这些经典电影值得一再回味,并不是不能重拍,但是需要有新的不一样的创新元素,可惜的是迪士尼采取最安全的做法,延续一切旧有的元素。

科技疏离感

图片版权
EMILY TALBUT

Image caption

艾米莉曾经连续两年暑假在佛罗里达迪士尼打工

新冠病毒疫情并不是让我们喜欢怀旧的唯一原因。

琼斯表示,现代科技发达,却让人们更感觉到人与人之间的疏离感。

他认为,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应该要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才对,但是并没有。

正是科技带来的疏离感才会让我们喜欢怀旧,喜欢“抓住一些我们熟悉的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