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香港立法会参选人周小龙:弃大陆生意转投泛民,“逆权商人”的“政治觉醒” – BBC News 中文


周小龙在荃湾的分店因为摆放民主女神像而不获续租。(资料图片)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周小龙在荃湾的分店因为摆放民主女神像而不获续租。(资料图片)

香港连锁童装品牌Chickeeduck老板周小龙,今年6月在店内摆放两米高的民主女神像引起广泛关注。香港民主派支持者形容他令“黄色经济圈”不再局限于小店,扩展至大型连锁店,但分店亦因此遭受打压不获续租,中国官媒点名批评他宣扬“港独”。

周小龙过去的政治立场被归类为“浅蓝(开明建制派)”,2014年批评香港“占领中环”运动,责怪争取民主普选占路的示威者阻碍他做生意;但时隔5年,2019年因反对香港《逃犯条例》修订而引发的“反送中”运动令周小龙觉得中国和香港政府不听从民意,无视警察暴力事件,香港距离民主自由越来越远,他不得不越走越前。

他高调表态放弃所有中国大陆的生意,转投香港泛民阵营,外界把他称为“逆权商人”。他一度计划代表香港民主派参选立法会,而且没有被取消参选资格。但是,香港政府已经以目前疫情为由,援引《紧急法》押后立法会选举。

周小龙在接受BBC中文专访时分享了他在中国大陆和香港被他所称的政治打压的经历,强调自己不会害怕,并将继续作为商界的榜样去为民主自由发声。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在店内摆放“民主女神”像吸引了无数的民主派支持者光顾。

为何政治立场有大改变?

56岁的周小龙在访问中多次强调自己是土生土长的香港公民。在这场运动之前,他的政治参与度不算高,从事时装品牌市场营销的工作,被视为“建制坏孩子”的立法会议员田北辰曾经是他的老板。

1999年,周小龙买下香港童装品牌Chickeeduck的股权,担任公司行政总裁,之后在2007年开创溜冰场公司The Rink,兼开设滑冰学校,并在2017年开始把溜冰场业务进军大陆市场。

2014年,香港爆发“占领中环”运动,示威者以公民抗命方式,刻意违法占据马路表达民主诉求。

香港“占中”发起人戴耀廷是他的中学同学。当年,周小龙曾批评示威者的行动阻碍他做生意,他认为当时的香港政改方案能够容许市民一人一票选特首,即使特首候选人经过预先筛选,也可以接受。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周小龙认为政府不听和平游行的民意,令示威变激进,而他这些商人也要越走越前。

但2019年的经历令他知道香港政府欠缺被制衡的力量,原来香港是如此需要一个民主而且不设筛选的选举制度。他承认自己“占中”时判断有错,戴耀廷等人是正确的。

“在2014年当年,以为应该会越来越好,但2019年《逃犯条例》修订案出来,就知当年猜错了政府,它越来越差,当局的施政不可接受。”

香港爆发百万人游行前,周小龙已高调接受访问,认为香港商人在大陆做生意很容易误堕法网,担心会因为政治理由,被移送到大陆审理,反映香港商界表达对《逃犯条例》修订案的忧虑。

虽然他的立场当时倾向“蓝粉”,但意见不获“体制中人”接受,在香港立法会内,全体建制派议员一致投票贊成《逃犯条例》修订案,他意识到议会不能够反映这部分示威者的意愿。

6月9日和16日,香港先后爆发百万人大游行,但政府只愿意宣布暂缓《逃犯条例》条例修订。

“2003年,(时任特首)董建华见到50万人上街反对23条,他就撤回条例;2019年,100万人上街、再下周200万人上街,政府都不撤回,最愤怒就是,林郑政府告诉你,民意对她来说不重要。”

在周小龙看来,港府的“不听民意”成为了他转“黄”的第一步,警民冲突事件令他变得更“黄”。

随着香港的示威活动演变成连场的暴力警民冲突,周小龙亦亲身体验了警民关系的恶化,其中一次在示威现场铜锣湾附近,他差点便被胡椒喷雾击中。

“你真的感觉到现在警方觉得警民关系不重要,我告诉警察要走去我的店,问他们可以开一条路给我过去,我是一个50多岁斯斯文文的人,但那个警察大声呼喝,叫我不要再装,然后他拿出武器,如果当时我走前一步,他就会向我喷胡椒喷雾,警暴已经严重到,你不用冲前,警察也会袭击你,香港很可悲,这是已经去到完全不文明的社会。”

最新数字显示,超过九千人在“反送中”示威期间涉“非法集结”、“暴动”等不同罪名被捕,近两千人遭检控。中国政府、港府以及建制阵营多次强调示威出现瘫痪社区、交通、破坏商店和围殴异见人士的情况,示威呈失控的状态,而且多次针对国家象征,但温和派人士对此不予以谴责。

“政府不听和平的抗争,就只有街头暴力,抗争的暴力你不去谴责,上街的人帮我们挡了恶法,我们是既得利益者,他们在立法会阻议员二读(《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得益的是我们坐在家里看电视的人,”周小龙说,不会讨论“私了”(私下围殴不同意见人士)等这些暴力事件,认为整件事要从宏观的角度出发去看。

他认为整件事的责任在于香港政府当初不听民意,如果政府一早听取民意,示威不会越演越烈到如此地步,他又以2003年香港50万人抗议23条国家安全相关条例作例子,指当时的官员需要辞职,但2019年的香港示威发生过后一年,仍然没有一名官员需要为这场政治风波而被问责下台。

香港立法会参选人周小龙:弃大陆生意转投泛民,“逆权商人”的“政治觉醒” - BBC News 中文 1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因为香港,中英关系正在发生长久的改变

在中国大陆和香港遇到的打压

在反对《逃犯条例》修订引发的“反送中”示威期间,他在一次访问中被记者问到香港示威持续会否影响中小企生意,他当时回应说,香港可以和平示威,只要示威者不打烂他们的饭碗(不破坏生意),“捐少许钱”给他们也没所谓。

“捐钱”给示威者这句话被人放大,他的言论被人截图并在社交网站广传,由脸书传到微博,有中国网民在转发时刻意标签了“长沙公安”,因为他在长沙也建了一个溜冰场。

“长沙公安竟然拿着这个截图到长沙的办公室找我,你看在大陆做生意是多黑暗,我当时在Chickeeduck接受访问发表了一个言论,你借这个机会来找我,我当时的反应是非常反感,即刻想卖掉大陆所有的生意,这个国家之前已经有很多欺负行为,这次他们穿军装过来,就因为一个访问,就来恐吓我们的话,我觉得不可以在这个国家内做生意,”他说,“这事很荒谬,在香港我们支持示威者,关你们大陆人什么事?香港是‘一国两制’有言论自由的地方,大陆方面的行为很卑鄙。”

大陆公安并没有就周小龙的事件发表公告,中国官方强调,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反对示威走向暴力。后来中国人大制定香港《国安法》,当中许多条文也被视为北京趁机遏止香港的暴力示威蔓延。

5月,周小龙卖掉大陆的生意。他自己在香港的时装生意因为其高调表态而有少许升幅,但相信无法弥补在大陆的损失,他也拒绝透露自己亏蚀了多少。

“对我来说赚少了不是重点,而是现在人开心了很多,不用在一个肮脏的地方做生意,在香港暂时不会被人敲诈,也不会突然遭政府部门盘问你,但未来有香港《国安法》就不知道。”

6月,他在香港荃湾愉景新城的童装连锁店分店摆放两米高的支持示威者的“民主女神”像,引来很多民主派支持者到访拍照留念。但商场发信指他违反合约,认为“民主女神”像摆设不符合“一等商场”(first class shopping centre)的标准,装修及设计没有经业主同意,又指展览有违合约只是售卖服饰的要求,商场后来拒绝续约。

周小龙说,摆设的标准十分主观,而且政府相关部门到访分店时也没有指出有违反法例之处,反映这可能是业主方面的自我审查。

愉景新城属于新世界发展集团,集团的执行副主席兼行政总裁郑志刚是富商郑裕彤长孙。周小龙接受BBC中文访问时点名批评郑志刚,“都不知哪里来的压力,到底高高在上的有钱人,谁可以压过他?你只能够批评他是自我审查,对一个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来说,这样自我审查很可悲。”

愉景新城称不续约纯属商业决定。

周小龙原本只是持有Chickeeduck四成股份四成,另外六成是由亲建制的胡法光家族持有,公司董事之一胡晓明是现任中国人大兼中华总商会副会长。周小龙在店内摆放女神像后,胡晓明发言人指,胡氏家族和集团“完全不认同”周小龙的个人行为,出让所有股权,令周小龙现在是Chickeeduck百分百持有人。

官媒批评他是“港独分子”

周小龙的立场最初突然从“蓝变黄”,一度引发民主派阵营猜测,他摆放女神像是否只是竞选工程的一部分。

不过,他获中国官方媒体环球网点名批评,变相成为肯定他是“黄营”的助证。

环球网的报道批评周小龙“一边搞港独,一边还想在内地赚人民币”,并引用网友评论说他是“公开支持香港黑暴,破坏香港,分裂国家”,号召全民抵制。

周小龙回应说,官媒的讲法只会激怒更多有钱人,强调商人走出来,是对港府的不满,不能够把任何支持示威者的人,曲解成“港独分子”。

“我觉得没有人支持‘港独’,”他说,“邓小平说过,九七年之后,人们还是‘可以骂共产党’。当年我们觉得香港是渐进地,去到2048年(即主权移交50年不变之后一年),用香港模式影响广州、上海、深圳、北京,就不是倒过来,现在我们看到的事情都倒过来,人民就愤怒,愤怒时就会晦气地说‘港独’,但我不认为有人真正觉得‘港独’可行。”

翻查公开资料,当年中国领导人邓小平谈论香港问题时,没有提及要香港人爱党,说“不要求他们都贊成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只要求他们爱祖国,爱香港”,并称1997年以后,“也可以骂共产党”,“共产党是骂不倒的”。

图片版权
EPA

担心港区《国安法》引发“白色恐怖”

香港《国安法》落实后,很多“黄店”也把店内的示威文宣移走,但周小龙位于尖沙咀的分店,仍然有不少香港示威者的文宣。他在店内摆放了示威者的画象,一幅小型连侬墙,上面写上“香港人加油”、“言论自由”等字句,亦摆放了一些教育小朋友何谓民主、什么是投票的儿童图书。

目前,社会上愿意表达支持民主的商人,主要来自小店,周小龙希望更多连锁店老板愿意走出来,认为香港市民不应该害怕香港《国安法》,要继续发声,他不担心被捕或再失分店。

“害怕就不会做,这是我们最低限度可以做的事情,身为生意人,就要做出榜样,我们有责任做出位的事情,告诉市民不用害怕,”他说,“(港区《国安法》)真正想达到的就是白色恐怖,香港人要明白这是白色恐怖,令你害怕,令你自我审查,这个是政权在中国国内很成功的做法,香港人要明白,我们有法律,有‘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有普通法保护我们。”

然而,他近日在分店摆放的民主女神像以及各类文宣,明显没有“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字句。这句口号被港府认定有“港独”含意。

他承认,尽量不想有机会让政府找借口取消其参选资格,但他不认同政府所指“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有“港独”含意,“我自己看这八个字,就觉得毫无‘港独’的意思,你要说光复到什么时候才行,如果你光复到1997年7月1日,我是很开心,那是真正的‘一国两制’和‘港人治港’,我很向往以前邓小平说的‘一国两制’,他说共产党如果做得不好也可以骂,至于时代革命,则是在这个时代团结起来,提醒暴君和错误施政的政权,要重回正轨。”

香港立法会参选人周小龙:弃大陆生意转投泛民,“逆权商人”的“政治觉醒” - BBC News 中文 2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香港《国安法》:彭定康忧虑中国按自己所想,定义煽动及分裂罪行

周小龙原本以香港网球总会前主席等网球发展组织的身份,宣布参加香港立法会选举,角逐体育、演艺、文化及出版功能界别议席。参选的记者会上,他得到多名民主派人士声援,包括戴耀廷、歌手黄耀明、艺术家黄国才、学者沈旭晖、作家邓小桦等等。

周小龙希望民主派成为议会内的主流声音,可以在《基本法》赋予的权力下,否决一些“不好的议案”、监察港府不要胡乱使用纳税人的钱、争取政府特赦示威者、阻止警队财政拨款及警队购买催泪弹,以及用尽议会内的方法保护言论及新闻自由。

他虽然获准入闸,但12名民主派人士先后因反对香港《国安法》等原因,被指不拥护《基本法》而被取消参选资格。之后,港府以疫情为由押后选举,被民主派和西方国家形容是打压选举,阻止反对派选民表态及让民主派抢占议席。

周小龙的从政之路并不容易,现在难以确定他未来一年会否参选,但他强调自己会继续发声。

“我的字典里没有放弃两个字,”他说,“我不会移民,我不会害怕,我会继续大声发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