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2020美国大选:卡玛拉·哈里斯——拥有印度混血背景的拜登副总统选举搭档 – BBC News 中文


美国民主党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贺锦丽)在新罕布什尔州出席竞选集会(15/5/2019)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美国民主党总统参选人乔·拜登(Joe Biden)选定联邦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中文名贺锦丽 )为自己的副总统选举搭档。在大多数人眼中,哈里斯是一名杰出的黑人政客,但其实,她同样也以自己的印度裔血统为傲。

“我名字的读音是‘卡玛—拉’,像有个重音符号,”她在2018年出版的自传《我们所坚持的真理》(The Truths We Hold)中这样写道。

她是加利福尼亚州参议员,母亲出生自印度,父亲出生自牙买加。她还在书中解释了她的印度名字。

“它的意思是‘莲花’,这在印度文化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莲花生长在水下,花朵浮在水面上,而根则牢固地扎在水底。”

在她小时候,哈里斯和妹妹玛雅(Maya)在一个热爱美国黑人音乐的家庭中长大。她的母亲喜欢跟着艾瑞莎·富兰克林(Aretha Franklin)的早期福音歌曲哼唱,她在斯坦福大学教授经济学课程的父亲喜欢爵士乐,还会在唱片机上播放塞隆尼斯·孟克(Thelonius Monk)和约翰·柯川(John Coltrane)的作品。

她的母亲诗雅马拉·高普兰(Shyamala Gopalan)与父亲唐纳德·哈里斯(Donald Harris)在她五岁那年分居。哈里斯基本上由她信奉印度教的母亲带大。她的母亲是一位癌症研究人员,也是一位民权活动人士。她们母女三人一起常被称作“诗雅马拉和女孩们”。

她的母亲时刻提醒两个女儿她们的出身背景。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 The Washington Post

Image caption

卡玛拉·哈里斯(左)和妹妹玛雅(右)姊妹情深。

“我的母亲十分清楚她在抚养两名黑人女儿。她知道她的第二祖国会把玛雅和我视作黑人女孩,她下定决心要让我们成长为自信的黑人女性,”她在书中写道。

“哈里斯在成长过程中欣然接受自己的印度文化,但也骄傲地以非洲裔美国人的身份生活,”《华盛顿邮报》去年写道

在她2015年参选参议员时,《经济学人》杂志是这样形容她的:“她的双亲分别是一名印度裔癌症研究者和一名牙买加裔经济学教授,她是加州的第一名女性、首名非洲裔兼首名亚裔总检察长。”

今年55岁的哈里斯表示,她从未因自己的身份而纠结,她称自己就是“一名美国人”。

认识她的人说,在许多方面,哈里斯在这两个社区中都游刃有余。

在哈里斯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时,她曾与美籍印度裔演员敏迪·卡灵(Mindy Kaling)一起录制 YouTube 视频,二人一起下厨制作印度料理,同时也聊起了她们共同的印度南部背景。

卡灵称,虽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哈里斯有一半印度血统,但她遇见的其他印度裔美国人常常会提到哈里斯的出身。

“看到你竞选总统,我们与有荣焉,”卡灵说。

拜登最显而易见的选择

BBC中文驻美记者冯兆音 发自华盛顿

哈里斯在竞选美国总统之路上铩羽而归数个月后,又得到一个登上大选选票的机会。

她参加党内初选时,一度被视为领跑者,曾在一场民主党辩论中与拜登就种族问题激烈交锋、唇枪舌战。

哈里斯当时含泪批评拜登在国会的投票记录,这一突然袭击当时让后者措手不及。

然而,美国政治已经历了无数新闻周期,她与拜登的搭配被视为是最显而易见的选择。

哈里斯的少数族裔背景与政治明星特有的领袖魅力,补上了拜登的竞选短板。

卡灵还问哈里斯,她是否是吃南印度料理长大的。

哈里斯列出了她家里会做的一系列印度饮食:“很多米饭和酸奶,土豆咖喱、豆子(dal),很多豆子,白米糕(idli)”。

哈里斯还表示,每次回印度看望她母亲的家人时,在她食素的外婆不在家时,她的外公总会偷偷要求吃配有鸡蛋的法式吐司(鸡蛋在印度不被认为是素食)。

她还把在家中制作印度香饭(biryani)和肉酱意面的故事写进书中。

(卡灵在周二(8月11日)表示,哈里斯在这天成为副总统候选人是“令人兴奋的一天……尤其是对于我的黑人和印度裔姐妹们来说”。)

哈里斯在2014年与律师道格拉斯·埃姆霍夫(Douglas Emhoff)结婚,婚礼上“为了遵循(我们)彼此的印度与犹太传统”,她为她的新郎戴上了一束花环,而他则重重踩碎了一只玻璃杯。

哈里斯的公众形象与她的非洲裔美国籍政客身份紧紧联系在一起,尤其在最近美国对于种族问题的讨论及“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十分热烈的当下更是如此。

但美国的印度裔群体也将她视作他们的一份子,她的参选意味着美国的印度及南亚裔群体可能会得到更多认同。

哈里斯的母亲已经去世,但她很明显给哈里斯带来了深远影响。高普兰出生于印度南部城市钦奈(Chennai),是四兄弟姐妹中的大姐姐。

她在19岁时毕业于德里大学,并申请前往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深造,“她从未见过那所大学,也从未去过那个国家”。

1958年,她离开印度,攻读营养学与内分泌学博士学位,后来专门研究乳腺癌。

“我很难想象,对她的父母来说放她离开会有多艰难。那时商务飞行才刚开始在全世界起步。保持联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然而当我母亲寻求我的外祖父母允许她去加州时,外祖父母没有阻止她,”哈里斯说。

哈里斯写道,她的母亲本应在毕业后回家,并在父母的安排下结婚。

“但命运另有安排。”

她遇到了哈里斯的父亲,二人在伯克利参加民权运动时坠入爱河。哈里斯写道:“她的婚姻以及她继续留在美国的决定是她在自我决定与爱情下做出的终极举动。”

1964年,25岁的高普兰获得博士学位。同年,卡玛拉·哈里斯出生。

哈里斯写道,她的妈妈在两个女儿出生前一刻都还在工作。“第一胎时她的羊水在实验室里破了,第二胎羊水破的时候她正在做苹果卷。”

在印度时,高普兰在一个“政治运动及公民领袖”的家庭中长大。

她的外祖母从未上过高中,但是一个收容家暴受害者及教育女性避孕的社区组织者。她的外祖父PV·高普兰(PV Gopalan)是印度资深外交官,非洲赞比亚独立后,他到赞比亚居住,还曾帮助安置难民。

在她的书中,哈里斯没有太多提及她前往印度的旅程。

但她写道,她跟舅舅和两位阿姨很亲近,她通过长途电话、书信与他们保持联系,也会不时亲身拜访。哈里斯的母亲于2009年去世,享年70岁。

美国民主党活动家谢卡·那拉西蒙(Shekar Narasimhan)表示,哈里斯获得提名对印度裔美国人群体来说是“震撼性”的。“她是一名女性,一名混血,她将帮助拜登赢得选举,她可以吸引不同群体,而且她很聪明。”

“印度裔美国人有什么理由不为她感到骄傲吗?这是说明我们正在走向成熟的信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