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日本着意加入“五眼联盟”现实考量与中国因素 – BBC News 中文


美国日本国旗图片版权
EPA

日本防卫大臣河野太郎再提加入美国主导的“五眼联盟”,称日本可以使之扩大成为“六眼联盟”。

河野太郎在接受《日本经济新闻》(Nikkei Asian Review)时表示,日本很愿意扩大与“五眼联盟”的情报共享合作。

他说:“这些国家有相同的价值观”,“作为负责日本安全的防卫大臣,我不得不说,我对中国在东海和南海的活动极为关注。”

“很多国家认为中国正在单方面改变现状,有武力威胁作为背景,其中包括东海和南海,以及中印边界和香港。”

他还说,国际社会的共识是,中国应该为这些行为“付出高昂的代价”。

这并不是河野太郎第一次公开就日本加入“五眼联盟”表态。今年7月底,河野太郎在参加一个由英国执政保守党议员组成的“中国研究小组”(China Research Group)召开的视频会议上也曾表示,日本希望加入“五眼联盟”。

至于日本以何种方式加入“五眼联盟”,河野太郎说:“我们只要把椅子搬到他们桌边告诉他们把我们算进去就行了。”

什么是“五眼联盟”?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日本防务大臣河野太郎最近多次就日本加入“五眼联盟”表态。

所谓“五眼联盟”(Five Eyes)是由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这五个英语国家组成的军事、秘密情报共享联盟。

联盟始于1940年代英国与美国之前的情报交流,主要是合作监听敌方的无线电信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这一合作继续,并在1946年3月5日达成了“英美通信情报协定”(UKUSA)。

至1950年代晚期,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加入了这一联盟。

在“五眼联盟”基础之上,还有所谓“九眼联盟”和“十四眼联盟”,其中包括丹麦、荷兰、法国、挪威、德国、意大利、比利时、西班牙和瑞典。这些国家彼此分享国际情报,但是从彼此关系紧密地程度来看,仍然是“五眼联盟”国家之间情报合作最为密切。

“五眼联盟”成立之初,西方与苏联之间的冷战正酣,因此这一联盟被视为针对苏联和华沙条约国家的秘密联盟。随着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外界很多人以为西方的秘密监听也随着结束。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美国总统特朗普可能特赦斯诺登的消息,让这位爆料美国和五眼联盟大规模监听计划的前特工再次成为新闻人物。

2013年,美国中央情报局前雇员(CIA)、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技术员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揭发披露大量绝密文件,其中一些文件曝光了“五眼联盟”在世界范围的监听活动。

根据这些机密文件,美国与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合作展开监视活动,参与的机构包括美国国家安全局、英国政府通信总部、澳大利亚信号局和加拿大通信安全局。

观察人士都注意到在美国以及英国出现了支持日本加入“五眼联盟”的声音,但日本正式成为这一联盟的成员也并非没有障碍。

分析人士认为,日本需要克服的最大障碍是其反情报能力,日本一旦获得了“五眼联盟”国家分享的情报,如何确保有能力抵抗来自敌对国家的情报间谍工作,守住所分享的绝密情报。

中国因素

随着中美之间贸易战的展开以及今年以来因疫情更加日趋紧张的对立关系,“五眼联盟”常常和美国与中国之间的矛盾相牵扯。

上周(8月10日)在中国外交部的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对“五眼联盟”国家外长联合发表声明敦促香港尽快举行立法会选举表示不满。赵立坚批评“五眼联盟”国家对香港推迟选举“作政治解读是典型的双重标准”,而“五眼联盟”国家根本代表不了国际社会。

6月底,赵立坚还批评“五眼联盟”情报合作“长期违法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针对“五眼联盟”国家宣布暂停与香港的引渡条约,中国在7月底也采取反制措施,要求香港暂停与这几个国家的刑事司法互助与引渡条约。

中国官方虽然目前还没有对日本有意加入“五眼联盟”表态,但是在日本防卫大臣河野太郎最新提出希望加入“五眼联盟”后,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刊发评论文章认为,“2020年中美战略竞争继续加剧,迫使美国和英国再次向日本伸出手”,“联手对付中国成为这些国家的共同目标”。

由此来看,中国方面已经认为,如今“五眼联盟”的主要目标指向了中国。

日本与中国之间最近几年来稍有和缓的关系,因为美中关系的对立而又出现紧张的趋势。

普遍预计,日本果真加入“五眼联盟”将使中国与日本关系再度恶化。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而延迟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访日计划也很有可能在双边关系恶化的背景下被取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