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經是僞經地藏菩薩原是印度民間的土地神


地藏經是僞經地藏菩薩原是印度民間的土地神

2021-01-13 懷疑探索者

  地藏王的真相

  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地藏菩薩,是中國佛教的三位「主神」,他們廣受信徒敬拜,地位崇高,遠超教主釋迦牟尼之上。

佛教徒迷信教主釋迦牟尼死後(約死於公元前四八六年),再過五十六億七千萬年,有一位名叫「彌勒」(maitreva)的菩薩,要再到這個世界來救人;目前,他他在兜率天內院云云。佛教接著又說,在彌勒尚未來世前,另有一位開路先鋒「地藏菩薩」,先要來這世界接班救人。據說地藏曾發誓,若不度盡六道衆生,自己決不成佛云云。但,地藏的各種情形到底如何?現在我們擬對他作一簡短研究以明真相。


地藏菩薩是印度土地神的佛教

地藏菩薩,俗稱「地藏王」,梵名 Ksitigarbha,西藏語 Sahi-Sinn-Po,中譯乞叉底蘗婆、地藏、持地等。佛教說:地藏是在釋迦去世後,彌勒出世前,在這輪迴世界中,廣救一切衆生的菩薩。經曰:一佛告堅淨信,汝莫生高下想,此善男子發心已來(善男子即指地藏——龔按),……以是菩薩本誓願力,連滿衆生一切要求,能滅衆生一切重罪,除諸障礙,現得安穩」(占察善惡業報經卷上)。

關於「地藏」兩字的意義,佛經把它解釋成:地藏菩薩對諸事忍辱堅強,加大地一般不受搖動,而且地藏智能深廣,有如海洋,經曰:「是地藏菩薩作沙門像,現通力之所變化,有如是等大莊嚴事。……」(大方廣十輪經卷一),「持戒不動如須彌山,督進難壞猶如金剛。忍辱堅固亦如大地,總持正法心無二相。禪定莊嚴如妙華鬘,智能智廣猶如大海」(見同經卷一)。

現在,我們再根據梵文原義,看看「地藏」是何意義?梵名 Ksitigarbha,是由兩個梵字複合拼成,即是 Ksiti﹢.+garbha﹦Ksitigarbha。Ksiti 的意義是「住處」、「土」、「國土」,在文法上爲「女性」,是由 Ksi﹢ti﹦Ksiti 而成。garbha 如用在複合字的末尾時,意思是「胎藏」、「孕育」、「具有」、「帶有」、「藏有」、「含有」、「富於」。Ksiti﹢garbha﹦Ksitigarbha,這兩個梵字成爲一個複合字後,意思便是:「藏有土地」、「含藏土地」、「地中之藏」。根據梵字原義,地藏與土地及大地有極密切關係,難怪佛經作者要把地藏解釋成凡事堅忍,如大地般不受搖動了。其實,當強烈地震來時,大地不單要搖而且要坍、要陷。也許寫十輪經的印度作者,倘末體驗過地震的可怕亦未一定。

地藏的梵名原義,既與大地有關,無疑地,地藏是土地的神格化,地藏原是印度民間的土地神。但後來經過印度大乘佛教的吸收與融會,把地藏搬到佛教後,地藏在佛教中竟成了全能的神祇,其地位凌駕觀音菩薩之上了。在佛教中,另有一位與土地有關的地神(又稱地天),梵名 Prthivi,或 Dharanidhara,中譯必哩體尾、畢哩體微、地神、地神天、堅牢地神、持地神、地多大神。原是一女性神,專司大地。但此地神在佛教界並不出名,有的人甚至根本不知,因此她與地藏不能同日而語。

地藏菩薩的宿世神話荒唐無稽


在佛教中,幾乎成了一種定律,凡稍有「名氣」的佛或菩薩,一定有他們的一套宿世神話,述說描寫他們在某一個前世時期,如何做人,如何修道,如何成佛,如不這樣說,就好象這種佛、菩薩便不夠資格似地。其實,明眼人看來,這種毫無歷史根據與事實的荒唐故事,簡直是無稽之談。我曾指出,關於阿彌陀佛至少有六個宿世神話,釋迦牟尼至少有四個前世神話(詳見拙著「阿彌陀佛真相」與「釋迦牟尼真相」)。照樣,地藏菩薩也至少有四個神話記在佛教經典中。

一、前世曾是人畏者之子:地藏菩薩不願經(簡稱地藏經)忉利天宮神通品第一稱,在過去久遠不可說劫前,有大長者之子看到師子舊迅佛十分莊嚴相好,便問他作何行願,才得此相,師子舊迅遂告訴他:「欲證此身,當須久遠度脫一切受苦衆生」。於是,人長者子遂發願說:「我今盡未來際不可計劫,爲是罪苦六道衆生,廣設方便,盡全解脫,而我自身,方成佛道。」「以是於彼佛前立斯大願」。據說此大長者之子便是後來的地藏菩薩。但他的所謂發願,與阿彌陀佛的發願相類似,或是此經作者模仿阿彌陀佛發願而來亦末一定。阿彌陀佛最重要的第十八願是:「設我得佛,十方衆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

二、前世曾是一小國國王:地藏菩薩本願經閻浮衆生業感品第四稱,在無量劫前,有一小國國王,其鄰地另有一國王,兩人都發願要救國內人民,鄰國國王以後成了佛,即「一切智成就如來」。小國國王爲「王發願永度罪苦衆生,未願成佛者,即地藏菩藏」。阿彌陀佛的神話中,前世曾是一國王,後出家,號曰法藏。如今地藏經中卻稱地藏爲「小國王」。也許該作者在寫地藏經時,不單參考了阿彌陀經,且對阿彌陀佛的龐大信徒有所顧慮,所以在國王上面加了一個「小」字。這樣,便不致引起非地藏信徒們的反感了。

三、前世曾是婆羅門女:地藏經忉利天宮神通品第一稱,在過去不可思議阿僧祇劫時,一婆羅門女子,(龔按:在印度有四姓階級,婆羅門爲第一階級),又名尸羅善見,母名悅帝利。母因信邪,常輕三寶,死後遂被打入地獄受苦。時有一佛名覺華定自在王如來,女向此佛供養。某日,女靠佛力,去了地獄,鬼王無毒告她,因她曾供養過覺華定自在王如來,所以她的母親早已得度。

以後,婆羅門女「便於覺華定自在王如來塔像之前,立宏誓願,願我盡未來劫,應有罪惡衆生,廣設方便,使令解脫,佛告文殊師利,時鬼王無毒者,當今財苜菩彌是,婆羅門女者,即地藏菩薩是」。

四、前世曾是光目女:地藏經閻浮冠生業感品第四稱,於過去無量阿僧祇劫時,有佛名清淨蓮華目如來。時有一羅漢於各處教化時,遇一女子,名叫光目,光目問他「未知我母死生何趣」,羅漢告訴她「墮在惡趣受苦」,(龔按:趣者通常指地獄、餓鬼、畜生三道而言)。光目女後向清淨蓮華目如來「尋晝佛像而供養之」。光目女之母以存生爲婢女之子,光目女遂大悲傷發願:「……應有世界所有地獄,及諸惡道罪惡衆生,誓願救拔,令離地獄畜生餓鬼等趣,如是罪報等人,盡成佛竟,我則然後方成正覺」。據地藏經稱,光目女之母以後成爲解脫菩薩,羅漢即是無盡意菩薩,「光目女者,即地藏菩薩是也」。

阿彌陀佛與釋迦的主要前身神話都是男性,惟地藏的前身神話竟有兩次是女性。而女性在佛教中常被視爲低於男性。爲何把地藏說成女性,我們無法推斷。也許由於受了觀世音菩薩是女性而大受人敬拜的緣故,地藏經作者也想把地藏與女性拉上一些關係,以增加地藏的信徒亦未一定。以上的所謂光目女神話故事,中國佛教徒莫不信以爲真,以作爲應孝順父母之示範。

在台灣出版的中英佛學辭典第二○八頁,「地藏」項中,指出地藏的起源是女性,但並未說明理由。地藏 Ksitigarbha,……with hints of a femine origin, he is now the guardian of the earth。

記載四個地藏宿世神話的地藏經,被中國佛教徒奉爲至聖至貴。但地藏經究竟是否真的佛說,實在大有問題,我們在下節中便即討論。

地藏經是在中國杜撰的僞經

地藏菩薩不願經,二卷,標明系由唐于闐國三藏沙門實叉難陀譯,此經現被收於大正新修大藏經第二十六冊,第七七七頁中。本經共分十三品,敘說地藏菩薩的本願及功德。如第一忉利天宮神通品,……第七利益存亡品,第十一地神護法品,第十二見聞利益品,第十三囑累人天品等。

本經雖稱系從梵本譯出,但我們能找出幾點理由,證明本經是由中國僧人或佛教徒僞造而成。

一、本經雖稱系由唐朝時,于闐國三藏沙門實叉難陀譯,但在唐代所編的佛教權威著作「開元釋教錄」以及「貞元新定釋教目錄」中,卻未收有地藏經。實叉難陀梵名 Siksananda,非印度人,是西域于闐國人。他於唐朝則天武后證聖元年三月十四日(六九五年),在東都大內大遍空寺開始翻譯佛經,四年後,聖歷二年十月八日(六九九年),已譯畢「華嚴經」八十卷。翌年,從久視元年五月五日起至長安四年正月五日止(七○○——七○四年),又譯出了「楞嚴經」等,前後後共譯出十九部一百七卷。景雲元年十月十二日去世(七一○年),享年五十九歲。

「開元釋教錄」卷第九,詳細地載有他所譯的十九部經名:「華嚴經八十卷,文殊師利授記經三卷,大方廣入如來智德不思議經一卷,大方廣如來不思議境界經一卷,大乘入楞嚴經七卷,大方廣普賢菩薩所說經一卷,觀世音菩薩祕密藏神咒經一卷,妙臂印幢陀羅尼經一卷,百千印陀羅尼經一卷,救面燃餓鬼陀羅尼神咒經一卷,右繞佛塔功德經一卷,大乘四法經一卷,十善業道經一卷,大乘起信論二卷,摩訶般若隨心經一卷,大方廣不生不滅經一卷,大方廣如來難思議境界經一卷,離垢淨光陀羅尼經一卷,菩薩出生四德經一卷」。我們一看此十九部譯經中,獨缺所謂「地藏菩薩不願經」。但現存此經經首卻稱唐實叉難陀譯,可見大有問題。如不是後人僞造此經,僞稱實叉難陀所譯,將如何解釋呢?我們倒十分願意聽聽中國僧人對此事如何予以辯明。

「開元釋教錄」中所載經典名稱,其年代自漢永平十年(六十七年)起至唐玄宗開元十八年止(七三○年)。算起來,在時間上,較實叉難陀譯畢全部佛經約遲二十六年。因此,此目錄中卷第九,不單記有他譯的全部十九部經名,還詳細地記有實叉難陀的傳記,「沙門實叉難陀,唐雲喜學,予闐國人……又至久視元年庚子,於三陽宮內譯大乘入楞嚴經,及於西京清禪寺東都授記寺譯文殊授記等經,前後總譯一十九部……」(開元釋教錄卷第九,大正新修大藏經第一○○冊,五六六頁)。

我們不憚其煩地抄錄實叉難陀所譯的全部經名,無非要人知道,這本地藏經並非實叉難陀所譯,實系後人僞造無疑。但中國僧人即不顧歷史事實,仍將錯就錯,在信衆面前把此經說成是部譯經。但說也有趣,在台灣佛教文化服務處所行的「地藏菩薩本願經」經首,卻標明「三藏法師法燈譯」。法燈究爲何人,名不見經傳。也許怕人追底,故意除去實叉難陀而改用什麼法燈?

其次,在稍後問世的「貞元新定釋教目錄」卷第十三中,也祇是重述開元釋教錄第九所載,實叉難陀所譯十九部經典,並無「地藏菩薩本願經」一經,(見大正新修大藏經第一○○冊,八六六頁)。此貞元目錄所載經典,年代亦上自漢永平十年,而至唐德宗貞元十六年(八○○年),較前一目錄又遲七十年,比實叉難陀譯經遲一百年,但爲何仍不見有本經呢?

再者,在大藏經的宋藏與元藏中,也沒有收入地藏經,祇有在明藏中,才收入此經。在唐代的文獻中,也未論到地藏經,在唐朝從中國取經回日本的和尚,在他們帶去的經典中也未見有地藏經,如當時已有此經,他們一定奉爲至寶帶回日本去的。

地藏經爲何不見於唐代佛經目錄及文獻?原因或者如下:一、地藏經原爲中國佛教徒所杜撰的僞經(在中國的佛教僞經,多得不可勝數),所以在佛經目錄及宋元藏經中,不願收入。二、或者,這本僞經非在唐代時僞造,而是直至宋朝以後,一三○六年以前,才由人假借佛說而寫出,並僞稱實叉難陀譯。因此在後出的明藏中才予收入。按「元藏」始於元始祖至元十四年(一二七三年),完成雕版於同二十七年(一二九○年)。

二、地藏經中有許多處,要人雕刻或繪畫佛像及建造塔寺,以獲功德。地藏經曰:「此菩薩威神誓願不可思議,……聞是菩薩名字,或讚嘆,或瞻禮,或稱名,或供養,乃至彩畫刻鏤塑漆形像,是人當得百返三十三天,永不墮於惡道」。「雲承孝順之女,爲母設供修福,布施覺華定自在王如來塔」寺,「勸光目言,汝可至誠念清淨蓮華目如來,兼塑晝形像……,尋畫佛像而供養之」。

其實,從佛教美術發展史來看,在早期印度佛教中,雕刻或繪畫釋迦牟尼的面容,被認是一種極爲褻瀆佛陀的行爲。因此在有名的佛陀伽耶(Buddha Gaya)以及 Bharhut, Sanchi 等地的古雕刻中,都祇用一些記號來代表象徵佛陀罷了。如用法輪象徵佛的「說法」,用菩提樹代表「成道佛」,用足跡象徵「遊行佛」。

在「阿育王傳第二阿恕伽王第本緣」中,記載有外道弟子畫佛像而遭阿育王殺死之事。真相如何,雖不知道,但可猜想當時佛教社會以爲畫佛像,是對釋迦牟尼的一種極大汙辱。但自大乘佛教於紀元前後興起後,才逐漸盛行雕畫佛像及菩薩像。據佛教界中傳說,世界第一尊佛像,約成於紀元前一五○年左右。當時有一位統治西北印度的希臘人國王彌蘭陀(Menada 100~160B.C.),信了佛教後,苦無佛像可拜,遂從希臘召來技術師,仿照希臘神像樣式,雕成了釋迦牟尼佛像。印度佛教開始有佛像,實在是受希臘文化影響所致。日本佛教大學前校長水谷幸正在也說:「……希臘人佛教徒在阿特里那地方誕生了有形的佛像藝術作品(以前是沒有佛像的),此外還有菩薩思想的展開,佛教的各種思想也受了希臘的影響」(見氏著「佛滅後教團分派與各部派的教學」一文)。

既然釋迦時代沒有雕刻佛像,因此在地藏經中聲稱釋迦要人雕刻繪畫塑漆佛像,以獲功德一事,無疑地系後人僞造佛說罷了。也許有佛教徒看了會大光火說,在「增一阿念經」第二十八中,豈非有優填王與波斯匿王建造佛像的記載?但我們可告訴你,此段經文系寫於釋迦死後,佛教教團中開始造佛像之時,由本經印度作者所造的一個故事罷了。如佛陀時已盛行雕繪,各種印度佛教美術發展史便得倒過來不可了。

至於地藏經中所稱的建造佛塔及佛寺,當然也大有問題,因爲這些東西,也都是釋迦去世後才有的。釋迦死後,他的遺體被燒成骨灰(Sarira,中譯舍利),被放入塔中,是佛教最早建塔的起源。塔的梵文是 Stupa,中譯窣靚婆。其次,後代佛教徒爲了紀念釋迦誕生處及成道處等,也建了不少佛塔,這種塔叫做支提(caitya),以與放骨灰的塔有所區別。相傳紀元前第三世紀的阿育王,曾建了許多支提。

因此,地藏經中所載所謂婆羅門女於佛塔寺大興供養,以及光目女篇佛建塔寺等故事,顯與佛教歷史發展不相合。釋迦時既無佛教的塔寺,他如何能說出地藏經來呢?至於釋迦當時所住的房子,都叫做精舍,如竹林精舍等。所謂「寺」,這種稱呼還是佛教到了中國後才有的。「清一統志」說:「漢明帝時,摩騰、竺法蘭初自西域以白馬馱經而來,舍於鴻臚寺,遂取寺爲名,創置白馬寺,此僧寺之始也」。(佛教非在漢明帝時傳入,詳情不論,但佛寺的「寺」由鴻臚寺演變而來則是事實,龔按。另參大宋僧史略卷上創造伽藍條。)佛教的稱寺,實由中國當年接待外賓的鴻臚寺取名而來。釋迦時代無寺,他怎能在地藏經中說到佛教寺呢?豈非明明是後人僞造佛說?

三、據說地藏經中的地藏菩薩曾向佛母摩耶夫人說明所謂「無間地獄」,「四者,不問男子女人,羌胡夷狄,老幼貴賤,或龍或神,或天或鬼,罪行業感,悉同學之,故稱無間」(觀冠生業緣品第三),請注意「羌胡夷狄」四字。大致來說,所謂羌胡夷狄,是中國古時漢民族蔑指周圍邊疆民族的一種稱呼,如「東方曰夷,南方曰蠻」,如南蠻、北狄、東夷、西戎等說法。所謂「羌」,東漢時曾有東西羌,東羌居安定、北地、上郡、西河等地。西羌居漢陽、金城等地,晉時爲五胡之一,姚秦即屬此族,他的後裔散居今之甘肅省臨潭、氓縣、四川省松潘、茂縣等地。

所謂「胡」,秦漢時指匈奴,唐時則泛指西域一帶民族,「五胡」系指在漢晉時從中國西北部移住中原的塞外民族,即匈奴、羯、鮮卑、氏、羌。其中,匈奴、羯、鮮卑,係為蒙古系與通古斯族(Tungnses)的混血種族。氏、羌則爲西藏族。(關於這些名稱還有異說。)

不必說,祇有在中國的漢人,才會用「羌胡夷狄」這四個字來蔑稱中國四周的邊疆民族,別的國家絕對不會用這四個字的。當釋迦時,印度雅利安人的地理智識還祇限於印度本國,釋迦走過的地方也祇是中部恆河流域一帶罷了。因此,印度人絕對不會用「羌胡夷狄」的。現在,地藏經中既然用了這富有強烈民族意識的四字,可見此經作者應是漢人了。

四、地藏經利益存亡品第七稱:「世尊,我觀閻浮衆生,但能於佛教中乃至善事……」。請注意「佛教」兩字。我們知道現今世上已有的幾大宗教,當初各教創立者在世時,都祇是竭盡全力宣教,從未考慮到要用什麼教名。各大宗教都是在教主去世後,由信徒努力傳道,信徒增多後,才開始用某某教的名稱的。且有些宗教的教名是別人爲他們代起的,如「回教」、「喇嘛教」等,原非該教自稱的教名。回教徒自稱「以斯蘭教」,喇嘛教徒自稱爲「佛教」

印度人釋迦牟尼所講的道理,在漢代傳到中國後,起初大家稱它爲「浮屠教」,稱它的經典爲「浮屠經」,稱它的聚會場所爲「浮屠祠」,但以後覺得「浮屠」兩字不雅,遂改用佛教、佛經、佛寺。至於在何時開始用「佛」字,各學者間意見不一,在此不論。不必說,釋迦在世時,還未有「佛教」這個教名,在他去世很久時間後,才有「佛教」的說法。因此,在所謂佛說的地藏經中,居然用了「佛教」這個教名,那是不可思議的事。除了證明此經是中國人僞造外,我們還找不出再好的解釋。

五、地藏如來讚嘆品第六十「佛告普廣,此經有三名,一名地藏本願,亦名地藏本行,亦名地藏本誓力經」。凡對佛經成立經過稍有智識的人都知道,在釋迦時根本沒有佛經。一切佛經都是在他死後,由弟子們經過三、四次口傳結集,經過數百年後而才成功的,如稱釋迦爲地藏經命名,那是寫此經的作者在諞外行人了

我們還能從經中各方面舉例,證明此經系一僞經,但由於篇幅過長,不擬再論。現在我們可以做個這樣的結論,在佛教盛行中國後,不知在那一朝代,那一地方,有一位中國僧人或佛教徒,參考了許多佛經,加上他自己對地藏特有的愛好,與他個人的思想及人文地理背景,假借佛說,冒用于闐國實叉難陀的大名,而寫下了這本所謂地藏菩薩本願經。在寫經時,他祇想把內容寫得完美,所以把他腦中已有的各種智識統統用上了。無論用「佛寺佛塔」也好,用「羌胡夷狄」也好,用「佛教」也好,這各種術語,在當時都已是人人皆知,大家都再熟悉不過的了,十分適合中國佛教徒的胃囗。因此,在今日,中國佛教界寧願不多用專講地藏的十輪經與占察經,卻要一心高台地藏經,甚至大量印刷單行本,殊不知此經根本不是佛說,而是一本由中國人杜撰的僞經呢!


九華山的韓人地藏與死人護照批判


中國佛教有所謂四大靈場(或稱四大名山),文殊菩薩的五台山,普賢菩薩的峨眉山,觀音菩薩的普陀山,地藏菩薩的九華山。據大清一統志卷八十二池州府山川條載,九華山在安徽省青陽縣西南約四十里處。九華山有九峯,千仞壁上,高九○○公尺,周圍二百里,舊名九子山。唐之李白以九峯如蓮華削成,遂改名爲九華山。山中尚存有李白之舊書齋基址,明之王守仁亦曾讀書於九華山。

另據安徽通志卷第二十七載,九華山能得峯名者有四十八處,岩十四個,洞五個,嶺十一個,泉十七處,源二處。另又有台石、池澗、溪潭等。九華山上有佛教化城寺、征賢寺、九子寺、無相寺、廣勝寺、翠峯寺……等。化城寺相傳建於東晉隆安五年(四一○年),原名九華寺。九華山自成爲地藏菩薩的中國發源地後,在中國佛教徒中聲名大振,每日香客絡續於途,成了地藏菩薩信徒的最高精神依託所在了。

一、韓人是地藏的謬論:

九華山爲何能變成地藏的中國發源地?在中國佛教中有一套神話。「九華山者,地藏菩薩應化之道場也」(重修九華山華山志序,印光法師文鈔編卷下),據說,地藏菩薩曾降生在韓國,以後來到中國,上了九華山,在山上修道七十五年,九十九歲時入滅(去世)。所以九華山被稱爲地藏的應化道場。

關於地藏變成了韓人來華修道的神話最早記載,也許要推「宋高僧傳」卷二十、「唐池川九華山化城寺地藏傳」。文曰:「釋地藏,姓金氏,新羅國王之支屬也,慈心而貌惡,穎悟天然,七尺成軀,頂聳奇骨特高,才力可敵十夫……於時落髮涉海捨身而徒,振錫觀方,邂逅至池陽,者見九子山焉,心甚樂之……以貞元十九年夏(八○三年——龔按),忽召衆告別,罔知攸往,但聞山鳴山隕扣鍾嘶嗄,如趺而滅,春秋九十九……」。從本段記載可略知此人姓金,韓國人,氣貌不揚,但卻身高力大。

另據丁保福編中國佛學大辭典卷中「地藏」項中記載:「佛滅度一千五百年,地藏降跡新羅國王家,姓金,號喬覺,永徽四年(六五三年,唐高宗時——龔按),年二十四歲,祝髮,攜白犬善聽,航海而來,至江南池州府東青陽縣九華山,端坐九華山頭七十五載,至開元十六年七月三十夜成道(七二八年——龔按),計九十九歲」。佛學辭典所記地藏入滅年早於「宋高僧傳」所載七十五年,前者爲七二八年,後者爲八○三年,不知那處正確,有待深入考證。

當唐朝時,韓國分爲高勾麗、新羅、百濟等三國,新羅國亡於紀元九三五年(五代時)。所謂地藏在新羅國誕生,且又到了中國九華山一事,當屬無稽之談,信者自信,可以不必管它。但我們要問,這個故事是如何產生的?當然祇有推測,可能有兩個解釋:(1)在唐朝時,中國文物極盛,佛教已達巔峯狀態。中國四周各國人民紛紛來華,尤其外國佛教徒皆入唐研習佛教並取經回去,建立了他們自國的佛教。日本的天台宗與真言宗兩創立人,傳教大師與弘法大師就在此時入唐的。

在唐代時,韓國僧人亦紛紛來華求法,例如玄光從南嶽慧思受法後歸國。義湘(六二五——七○二年)在終南山智儼處學得華嚴,回國後創浮石寺。道證、勝莊、元曉(六一七–六八六年)、慈藏、明朗(六三五年)、惠通(六六五年)……等僧人均先後入唐在各地名山古剎求法,回國後創立各種寺院。(2)在唐代新羅國時代,該國佛教極其繁榮,各地寺廟林立,出家者日衆,但以後卻成了新羅國滅亡的一個重要原因。

我們很容易想像,在唐朝時,極可能有一位新羅國的僧人來華求法,而住在九華山上(那時在山上早已有佛寺),以後年老力衰,在山上死去。以後這位外國僧人遂被中國好事者利用,編成了一個故事,說這位已死的韓國和尚是什麼地藏化身,特地前來九華山成道云云。於是,一傳十,十傳百,以訛傳訛,一向默默無名的九華山便一躍成爲地藏菩薩的什麼應化道場了。如無這個故事,我敢說九華山依然故我,絕不會那樣吃香的。

如果上面的假設不能成立,那麼,我們又不得不說,這個所謂韓國人就是地藏化身的故事,則全是中國佛教徒所捏造的,是一種有「目的」與「計畫」的行動,旨在把九華山予以神聖化,以增加該山在佛教界的地位與聲望。但爲何必須拉上韓國人的關係,而不說某一位中國和尚是地藏化身在九華山成道呢?我在上面已說過,在唐朝時,有許多韓國人來華求法,中國和尚對他們當然另眼相看,凡是從外國來的任何和尚,都一直在中國政府或佛教界受到優待。既然在古時中國佛教界中也有「崇外」心理,加上大家也摸不清外國人的底子,所以把地藏說成生在韓國,來到九華山成道,一面可引起國人對這外國人的崇敬,一面也能避去有人翻他的底子。

佛教自漢朝入華直到今日,將近兩千年,我從未聽說有那一位中國和尚變成原是什麼菩薩,後「來華降生」應化的故事。爲什麼大家寧願捧外國人,而不願高擡本國人?因爲中國和尚的出身極其清楚,大家都知道對方的背景,有誰願意高擡別人,把他變成什麼菩薩應身呢?即使想做,也不會成功的,一定會遭到當時佛教界的大反對與大攻擊的。中國佛教界的崇外心理還可再舉一例,鼎鼎大名的觀音靈場普陀山,卻是尊日本和尚慧鍔爲開山祖的,又把一切榮耀與功勞統統歸給這位外國和尚了!

到了清朝,清聖祖南巡時(康熙四十四年,一七○五年),曾派特使向九華山送去御書「九華聖境」四個大字。清高宗於干隆三十一年(一七六二年),又賜下「芬陀普教」匾額一塊。

二、九華山的死人護照:

在九華山寺中,有玉印一顆,文曰:「地藏利生寶印」,凡去九華山進香的地藏信徒,均請求寺中僧人在自己的衣帽上蓋上此印,以獲地藏庇佑。更有趣者,九華山寺院還發行一種佛教「護照」,名叫「大九華山禪寺路引」(見照片),是一種路條,擔保信徒死後可以往生極樂世界。路引的文字甚長,頂端印有「大九華山禪寺路引」八個大字,路引右首起頭爲「束力賜大九華山地藏禪寺秉教沙門爲」幾個大字後,接著便是:「給付路引事,恭讀地藏菩薩不願經、佛告地藏菩薩言未來世中若天若人……是人於生死中速得解脫。奉此經教故,如若有善信男女生前能念本師釋迦佛名、西方彌陀佛名、地藏菩薩名及地藏不願經等諸大乘經者,臨命終時皆得仗地藏菩薩威神之力,永斷苦趣輪迴,超生極樂世界,閻羅天子,主命鬼王,亦皆擁護是人,令獲利益」。

以上本文畢後,接著便是:「今據省縣信姓名建生於年月日時,念生死苦發菩薩提心皈依地藏菩薩寶蓮座下奉行經教虔念聲並誦部以此功德回向發願盡此報身往生極樂今於年月日時大限已滿,仗昔預修功德自然速往蓮邦,佛無妄語,決定無疑,爲此應給路引,以作公又(龔按:此「文」字看不清,也許是別字,上面蓋有大印)。右引給付」。路引左首末了,印有中華民國年月日。

不必說,這張路引需花錢才能購得。信徒生前攜此回家,死後由親友把它燒去,以作前往極樂世界的「護照」。九華山僧人居然能爲他們發行路引,不問他們生前的信仰與道德生活如何,和尚們的權威遠超釋迦牟尼之上了!因釋迦本人實也無法擔保人的來世命運,一切惟此人的業力而定。馬丁路德當年攻擊天主教大賣贖罪票爲不當,九華山上發行的路引也與贖罪票相類似,因兩者都能擔保信徒的未來命運,絕對幸福。

地藏信仰在中日兩國的傳布

地藏菩薩信仰起源於印度,以後才傳來中國,但在印度傳布的實際情形,已無從知道。無疑地,地藏信仰系屬大乘佛教,而大乘信仰約發生於紀元前後,那時,多佛與多菩薩的信仰在印度盛行。阿彌陀佛、觀世音、地藏等佛教約三大佛菩薩信仰,在當時先後產生。但在印度佛教社會,似乎祇是曇花一現,隨著佛教在印度的沒落,這三大佛菩薩信仰也便消聲匿跡了。

地藏菩薩信仰究於何時傳入中國?這個問題也無確實資料記載,想中國佛教界也無法明確答覆的。但我們能說,在隋朝以前,此地藏信仰大概已在中國逐漸流行。因爲隋朝的佛教三階宗(或稱三階教)宗祖信行,曾引用「大集地藏十輪經」,倡普佛普法及地藏菩薩禮讚等。他的著作三階佛法,就是引用十輪經所寫成。信行死於隋開皇十四年正月四日(五九四年)。大方廣十輪經梵名 dasacakra-Ksiti-garbha,據稱系在北涼時譯出,譯者姓名不詳(失譯)。如屬實,那麼有關地藏信仰經典在隋朝前一百年左右便已傳到中國,以後逐漸流播,到了隋朝,在佛教僧伽中已開始注意並流通了。十輪經在唐朝時,玄奘又重譯,改經名爲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

講地藏信仰的另有一佛經,名叫「占察善惡業報經」,經首稱系隋菩薩提燈譯,但此經或在中國僞造,非來自印度,理由甚多,在此不論。另有一經,名「地藏菩薩發心因緣十王經」,成都府藏川述。但此經又是僞經,甚至有日本學者根據經文文字以爲是日本人所僞造。大致來說,地藏信仰自隋代起即流行於中國佛教界,到了唐宋時代則已十分普及了

自五代後至宋朝,已開始編集地藏菩薩的所謂靈驗記,述說某人某人見到地藏菩薩顯現而獲某種益處等等。這種荒謬迷信的靈驗記錄直到今日,仍流行於中國佛教徒間,說來歷歷如繪,活龍活現。例如某佛教女信徒,家中前後門雖未開,但卻見有一老僧在她家中,以後雙方對談甚久,該僧最後要她向九華山供養燈油,以後送此老僧出門後,便不見他的影蹤了。過一個時期後,有某法師告訴她,在九華山上從未有此百餘歲之老僧,定是地藏王菩薩化身云云。再如有人患皮膚病,經年不愈,但自讀地藏菩薩本願經後便漸漸全愈云云。

地藏菩薩雕像,最初傳到日本,據說是在紀元五七七年,日本敏達天皇六年之時,是從百濟國傳去的。若此說正確,那麼在那時的朝鮮也已有地藏信仰了。地藏信仰也大受日本人歡迎,許多寺院中多置有地藏像,供人敬拜。現在許多較古的地藏菩薩像及地藏像圖畫,都被指定爲國寶。藏有這種國寶的日本寺院有一百十餘座之多,如京都六波羅蜜寺,教王護國寺,奈良傳香寺……等。

除在寺院中的地藏像外,在日本各街頭巷尾以及墳場、山路口等地,都立有地藏像。是用一塊粗糙的石頭,在上面刻一凸像,面目模糊不清。有時,或用石頭刻成一像,並用紅色圍裙套其頸上,有如嬰孩在頸間套一圍裙以防口水一般。日本人以爲地藏乃一種土地神或山神,能保護行旅生命安全。地藏,在日文發音爲 Jizosama。

中國佛教徒以農曆七月三十日爲地藏的誕生日,這個日子也許根據所謂地藏在九華山,七月三十日成道一說而來。從前在中國大陸時,家家戶戶都在陰曆七月三十日晚間(小月二十九日),在自己門外左右地面上及附近地土上,點燃香燭,以慶祝地藏誕辰。在台灣,至少有地藏王廟十七座,香火最盛的當推台北縣新莊鎮中正路二三號的地藏庵。台灣廟中所祭的地藏樣式,也稍有不同。有黑面的,也有白面的,但都是僧人樣式。戴僧帽,穿袈裟,手拿錫杖,騎在一隻怪獸上面,此怪獸大概就是根據韓國僧人攜白犬「善聽」登上九華山的「善聽」。


地藏菩薩信仰批判

原始佛教說:(1)人因有貪瞋癡三毒、無明、行……生老死等十二因緣,故有痛苦,這是苫諦、集諦。(2)人必須要虔修四念處、四正斷……八正道等三十七道品,過嚴格的懺悔修道生活,然後才能解除一切痛苦,這是道諦。(3)解除諸痛苦後的情形,便是「身心幸福」,最後進入所謂無生無死的「涅盤」安靜境界,這是滅諦。

但一般較低級的民間宗教信仰,大多沒有系統的教義,它不向信徒講述第一項,人爲何有痛苦?也不向信徒要求第二項,人應該過何等樣的宗教與道德修養生活。但祇專門向人強調第三項的身心如何幸福,死後如何可享福樂等的現世與來世的快樂而已。例如人拜財神,拜土地公,都被描寫成「有求必應」,人不必懺罪,也不必過任何道德生活,祇要向神明叩頭下拜,便求財得財,求子得子,家道興隆,萬事如意了。

原始佛教是有以上所說三項的教義的。但到了大乘佛教時代,慢慢地開始變質,最後也墮落到祇講第三項的「有求必應」了。大乘中的多佛多菩薩信仰便是屬於這個第三系統。有成千成萬的佛、菩薩讓人膜拜,以求各種現世與來世利益福樂。其中最顯著的當推觀世音菩薩(詳見拙著「觀世音菩薩真相」)、地藏菩薩以及阿彌陀佛,前二者似多注重予人現世福樂,後者則似多爲人安排死後快樂生活。觀音、地藏、阿彌陀三者滿足了佛教徒的一切需求,使佛教命脈得以延存,特別是中國的佛教。但同時也使中國佛教失去了原始佛教的精神。在某方面,已墮落成「有求必應」,與一般低級民間信仰無甚分別的地步了。關於地藏信仰的內容,簡述如下:


信地藏的所謂益處

據「地藏菩薩本願經」以及丁保福編「佛學大辭典」所載,人信地藏,並「塑畫乃至金銀銅鐵,作地藏之形像,燒香供養,瞻禮讚嘆,則其居處,即得十種利益」:(1)土地豐壤,(2)家室永安,(3)先亡生天,(4)現存益壽,(5)所求遂意,(6)無水火災,(7)虛耗碎除,(8)杜絕惡夢,(9)出入神護,(10)多遭聖因。另又有信地藏的二十八益:(1)天龍護念,(2)善果日增,(3)集聖上因,(4)菩提不退,(5)衣食豐足,(6)疾疫不臨,(7)離水火災,(8)無盜賊厄,(9)人見欽敬,(10)神鬼助持,(11)女轉男身,(12)爲王臣女,(13)端正相貌,(14)多生天上,(15)或爲帝王,(16)宿命通達,(17)有求皆得,(18)眷屬歡樂,(19)諸橫消滅,(20)業道永除,(21)去處盡通,(22)夜夢安樂,(23)先亡離苦,(24)宿福受生,(25)諸聖讚嘆,(26)聰明利根,(27)饒慈愍心,(28)畢竟成佛(見地藏菩薩本願經卷下)。經曰:「若未來世,有諸人等,衣食不足,求者乖願,或多疾病,或多凶衰、家宅不安、眷屬分散,或諸懂事,多來忤身,睡夢之間多有驚怖,如是人等,聞地藏名,見地藏形,至心恭敬,念滿萬遍,是諸不如意事,漸漸消滅,即得安樂,衣食豐足,乃至睡夢中,悉皆安樂……」(地藏菩薩本願經卷下)。

另「大方廣十輪經」卷一稱:「若有衆生爲無量億種種諸苦惱,饑渴切逼,有稱地藏菩薩名者,悉能令被飲食充足,滅諸苦惱,置涅盤道,皆得快樂。……若有衆生系閉牢獄,枷鎖其身,具受衆苦,能稱地藏菩薩名號,一心歸依者,令諸衆生皆得解脫,自在無礙,乃至應被系縳囚執鞭杖,能稱地藏菩薩名號一心歸依者,亦復如是,皆悉解脫、安住涅盤得第一樂……」。

要言之,凡人遭遇任何大小肉體與精神之痛苦,祇要一念地藏菩薩名號,一切痛苦悉皆除去,並變成安舒快樂,且能「安住涅盤」。從前小乘時代的佛教徒,吃盡千辛萬苦,還沒有把握能得「涅盤道」,現在大乘教徒居然祇要動動嘴巴,念聲地藏名號,不單生前能獲一切福樂,死後還能穩入涅盤,豈非把釋迦牟尼所講所實行的「道諦」,完全拋入汪洋大海中去?如果地藏真是如此靈驗,有求必得,爲何今日中國許許多多的佛教徒仍在遭遇各種身心痛苦呢?如佛教徒犯了國法,被系監牢,祇要一念地藏名號便能「皆得解脫,自在無礙」,豈非佛教在公然破壞國家法律?還有「被大水漂流,猛火所焚,爲諸毒蛇禽獸所螫,被種種毒藥所中」,祇要一念地藏名號悉皆解脫安住。這樣說來,許多信地藏的中國佛教徒,應該都是「入火不滅,入水不溺,能與毒蛇爲伍,百無禁忌」的具大神通的人物了。但到今日,我們還未聽說有這種「大本領」的佛教徒出現過,不知爲何緣故?是否地藏的「靈驗」大有問題?

地藏信仰內容與觀音信仰內容,如出一轍,不單都屬鼓吹現世利益,其內容簡直如出一人手筆。例如「觀音經」稱:「設復有人,若有罪若無罪,杻械枷鎖,檢系其身,稱觀世音菩薩名者,皆悉斷壞,即得解脫」,「咒詛諸毒藥,所欲害身者,念彼觀音力,還著於本人,若惡獸圍繞,利牙爪可怖,念彼觀音力,疾走無邊方……」。

地藏菩薩的無數變身


據說觀音爲了救人,能變成三十三種不同的形狀,以適合度人的需要,如「以童男童女身得度者,即現童男童女身,而爲說法」(觀音經),但觀音的變身雖多,還祇限於神、鬼、佛、人身四種。(詳情請閱拙著「觀世音菩薩真相」)

地藏的變身之多卻遠超過觀音菩薩,且不單限於變成神鬼佛人四種,更能變成多種飛禽走獸,甚至變成人皆恐懼的閻羅王與獄卒等

「大方廣十輪經」第一稱:「此善男子(即地藏——龔按)以是堅固誓力,能令成熟一切冠生,如是族姓子,或作梵天身成就衆生,或作自在天,大自在天……或作童男童女身,或作干闥婆……或作富單那身」。接著又稱:「或作獅子身,或作虎狼身,或作象身,或作水牛身,或作種種鳥身,或作閻王身,或作地獄卒身,或作地獄身,爲諸衆生種種說法,隨諸衆生顯示三乘,皆悉令信,不退轉地……」。至「富單那」身止,大致與觀音所變三十三身相同,但自「獅子身」起至「地獄身」止,是地藏菩薩特有的變身了。

爲何地藏變身又加上了這些?

(1)也許佛經作者爲了鼓吹地藏,爲他再增加了些禽獸變化,以更表顯他的能力及救人慈悲心。(2)也許佛經作者眼看觀音的三十三身變化,還不足引起人的興趣,於是索性再在地藏身上增加若干變化,以資吸引更多人相信。(3)大概是佛經作者受了印度教的泛神論影響,竟把動物也看成是地藏的一種化身了。


地藏變成閻王說

地藏變身最有趣以及最成問題的,莫過於他能變成地獄的「閻羅王」與「獄卒」了。衆所周知,在佛教中,閻王與獄卒都是掌管陰間罪犯的執法者,閻王爲首,獄卒輔從。閻王好象今日世界的法官,獄卒則像法官以下的各種法警及刑警等,專門實際執行法官對各犯人的判決(詳情請閱本書第二篇,拙文「閻羅王真相」)。現在,佛教的閻王與獄卒,要對罪犯(惡人)施刑,但同一佛教的地藏即要從他們的手中搶救出來。閻王獄卒爲佛教在執行善惡報應工作,雖是迷信,倒還有點說得過去。但地藏卻要去破壞這種執行,硬要從閻羅與獄卒前,救出信他名的罪犯,到底與「法」不合,實在說不過去。

據佛教說,閻王獄卒的職責與地藏的職責根本不同,前者是審判罪人,把人下地獄;後者即是想救人出地獄。因此,地藏怎麼可能變成閻王與獄卒呢?閻王與獄卒怎麼能被看是地藏的化身呢?如二者爲一體,那麼,我們不得不說,這種道理太混亂,太自相矛盾,太不合情理了,怎能叫人信得下去呢?可憐的中國的佛教徒對這問題深信不疑,真使我們佩服他們的「盲信」精祌!(關於閻羅王詳情請閱本書第二篇)

如果地藏在地獄救鬼魂的道理,確是真實,那麼地獄早就空空如也,但爲何今日陽間的僧尼,還在年年七月十五日要爲在地獄的死者大行超度法事呢?豈非地藏的信徒們——僧尼,在搶他們所尊敬的地藏的工作?且在與佛教的自家人——閻王獄卒鬥法不是?


六地藏說

在中日佛教界中,迷信地藏爲了救度六道衆生,而在每一道中顯身,此稱「六地藏」。但這六地藏之說,並無佛教經典根據

據「佛學大辭典」稱,系根據「日本中古台密一流之相傳」,而日本「望月佛教大辭典」則稱六地藏有各種不同說法。茲根據日本「佛菩薩的戶籍調查」一書中所載六地藏形狀如下:(1)金剛願地藏,專拯救地獄道。左手持閻魔帳,右手結成辨印,(楊白衣氏著書中,閻魔帳作「人頭幢」,成辨印作「甘露印」)。(2)金剛寶地藏,專拯救餓鬼道。左手持寶珠,右手結甘露印。(3)金剛悲地藏,專拯救畜生道。左手持錫杖,右手結引接印。(4)金剛幢地藏,專拯救修羅道,左手持金剛幢,右手結施無畏印,(5)放光王地藏,專拯救人間道,左手持錫杖,右手結真願印。(6)預天智地藏,專拯救化導天人道。

除此外,另有:(1)護贊地藏,(2)延命地藏,(3)辯尼地藏,(4)贊龍地藏,(5)破勝地藏,(6)不休息地藏。

地藏菩薩的形狀甚多,有的頭戴冠冕,有的光頭作比丘狀。身穿袈裟大都一致,左手執蓮華,右手執寶珠,或雙手持寶珠。也有全身作少年狀的地藏,此像爲日本奈良傳香寺珍藏,列爲重要文化財(國寶,見本書第二十九頁照片)。


地藏爲何稱王?

中國佛教徒也稱「地藏王菩薩」,這個「王」到底不是在佛教諸佛菩薩中做「王」的意思。在地藏「菩薩本願經」中,釋迦佛爲閻羅天子與無量鬼王等說地藏菩薩之威力,在十輪經中又稱地藏能變成閻羅王身,在地藏菩薩發心因緣十王經中,也把地藏與閻王拉在一起。大概由於這些緣故,一般普通佛教徒,遂誤把地藏看爲閻王的化身,既然閻王在陰間地獄作王,那麼閻王的化身——地藏,當然應尊稱他爲地藏王了。許多人信地藏,除了祈求現世利益福樂外,還把地藏當作閻王,一面請他來鎮壓惡鬼,保護家宅,地方安泰,一面自己死了後,可在這位閻王前不再吃苦了,因自己生前曾信他之故。

中國佛教有識之士,當然十分清楚地藏與閻王的不同,兩者不能混爲一談。但他們似乎也懶得出來予以訂正,落個將錯就錯,讓一般無知的人一直胡塗到底,直到死時還以爲去陰間見地藏王呢!

結論:地藏信仰是中國佛教墮落的結果

地藏信仰爲大乘佛教產物,全爲適應一般熱望現世利益福樂的人民而設,此信仰的兩特點是:一、人無需再刻苦修行,十二因緣及業力報應不再有用。二、人祇要信地藏,念地藏名號,便能立刻獲得今世及來世各種最高利益。

釋迦牟尼所講的這套四聖諦、八正道、十二因緣等道理,沒有各種肉身益處可求。這些空洞玄妙的理論對於某些人,或能被接受,但對於一般專重眼前實際生活的人民,到底很能滿足他們心靈中的企求。於是在大乘佛教中,便產生了無量數的佛菩薩,供人選擇敬拜,讓人獲得心靈上的某些安慰與滿足。在諸菩薩中,尤其是觀音與地藏,特別被說得神力偉大,凡人所需求的任何事物,都能求者必得。這樣一來,印度的早期佛教徒便不會再回到印度教去求拜多神,而在佛教中得益處了,這可說是佛教中產生觀音與地藏的主要原因。

觀音與地藏的內容幾乎一樣,本來有一個便夠。也許在印度信觀音的不多,所以以後又再製造出地藏。從地藏的變身比觀音還多,以及信地藏能得的利益比觀音還多兩事看來,我們的推測或不會離譜太遠。不管是觀音或地藏誰早出現,我們能說這種惟求現世利益的信仰,是在紀元前後,印度的大乘佛教爲抵抗正在復興中的印度教,以及爲了適合一般人民需要所製造出來的東西,與釋迦的原始佛教無關。但如有人硬說釋迦真的說過地藏道理,那麼,大藏經該重寫不可了。因釋迦絕不可能一面講他的四聖諦,一面又鼓吹完全推翻四聖諦、業力說的什麼地藏菩薩救人。

佛教傳到中國後,那種玄妙莫測、似是而非的教理到底無法使一般普通人民接受,此下去,不是辦法,於是,阿彌陀佛、觀音與地藏的信仰便在中國開始流行了。正苦於佛教謬論的一般人民,有如從天得到「佳音」,於是大家分頭選擇相信,終於使中國佛教立定了腳跟。站在研究佛教的立場,我們似也不必苛責那些奉地藏爲至高至聖的佛教徒,因爲人究竟要顧到現實實際需要。管他是佛說也好,非佛說也好,祇要自己能得到某種心靈上的安慰與滿足,也就算了,這就是地藏在中國能盛行的主要原因。不過,如站在研究原始佛教的立場來看,那麼,我們不得不說,地藏信仰與觀世音信仰,都不過是佛教中的一種變相「多神崇拜」,是佛教在信仰與教義上的一種墮落現象罷了,不知中國佛教有識之士,能同意我們的看法嗎?


本文重要參考書目(地藏菩薩真相)

「地藏菩薩本願經」、「占察善惡業報經」、「大方廣十輪經」、「觀音經」,以及其它相關大藏經多種。「開元釋教錄」、「貞元新定釋教目錄」、「宋高僧傳」、「安徽通志」、「重修九華山志序」、「印光法師文鈔編」下。

「梵語學」(木神亮三郎)、「佛戶籍調查」(醍醐惠瑞)、「台灣宗教與迷信陋習」(曾景來,日文版)、「閻羅王真相」(龔天民,景風季刊第二十期)、「佛教史」(冢本善隆)、「中國佛教史」(道瑞良秀)、「中國佛教發展史」(中村元)、「佛教美術」(前田慧雲)、「佛教學研究」(龔天民),以及其它相關中日佛教書籍及報章雜誌多種。「望月信亨佛教大辭典」、「佛學大辭典」(丁保福)、台灣「中英佛學辭典」、「宗教詞典」(上海辭書出版社)、「佛教新辭典」(增谷文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