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市熱點:劉鳳林——謙恭的力量


本市熱點:劉鳳林——謙恭的力量

2021-01-12 本市熱點

劉鳳林 | 謙恭的力量

劉鳳林電影《卡薩布蘭卡》裡說:「你現在的氣質里,藏著你走過的路,讀過的書和愛過的人。」所有的藝術都能找尋到來處,亦可憑此眺望歸途。 六千年前的內蒙赤峯,中華第一龍作爲圖騰象徵在先民手裡開始漫長地琢磨,各類器型彩陶在失敗廢棄後相繼燒制而成,紅山文化在此悄然孕育。六千年後,在草原文化與漢家文明碰撞交匯中,劉鳳林生於這片熱土。 其叔劉萍、兄長劉鳳山從事插畫和連環畫,耳濡目染的童年,塗鴉狀物興趣爲他未來藝路植下種子。19歲他便考上赤峯師範美術專業,開始任教與中國畫創作。1991至1993年,劉鳳林進修於哈爾濱師範大學美術教育系,師承盧禹舜、高卉民先生。其間系統臨摹了大量宋、元古畫山水,對山水畫的流派、風格、竅要進行了系統地研習。院體教育中,歷代畫史、畫論爲他的學術思想夯實根基,兼之心悟手追,藝道日進。 這並不是他藝術的全部。

劉鳳林 《氣厚神和》正如塞繆爾·厄爾曼在那篇著名的短文《年輕》中寫到:年輕,意味著甘願放棄溫馨浪漫的愛情去闖蕩生活,意味著超越羞澀、怯懦和欲望的膽識與氣質。而60歲的男人可能比20歲的小伙子更多地擁有這種膽識與氣質。沒有人僅僅因爲時光的流逝而變得衰老,只是隨著理想的毀滅,人類才出現了老人。 現實從來不只有刻意展現出的美好一面,還有更多風雨飄搖、踟躕彷徨,不爲人知的苦澀。想起曾有人用「兩面焦糊」的苦餅來描述五六十年代生人。貧寒、飢餓、困苦伴隨著他們成長,惶惶蟄伏於大烘爐時代,從未接觸過自由主義精神是何物。卻在半生艱辛平靜下,孕育著某種「不甘」。 剎那回首,白駒過隙,鬢生華髮,或許在某一瞬間,忽然就萌生「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的悵惘,這如野草蔓延無法根除,更似海潮湧動不息,驅使劉鳳林對另一種生命的狀態產生強烈渴望。身前現世安穩,身後柴米油鹽,可這又需要多少個日日夜夜,才能攢夠勇氣正面抉擇?

劉鳳林與孫海晨在草原寫生 劉鳳林終於決定解開現實層層纏繞,他不是被生活馴服到完全麻木服從的牛羊,而是做了離羣的那隻雁。他的心臟跳動地如此年輕有力,血液沸騰,目光前所未有地堅定,他要成爲曾經自己想要成爲的樣子。 作家盧思浩說:很多事就像旅行,當你決定要出發的時候,最困難的那部分就已經完成了。北京,全國的文化中心,藝術界唯一的「大圈子」,不計其數的大小展覽、研討會每天在開幕、謝幕。所有的光環都被剝奪後,科班精英草莽英雄在此角逐,有人來有人去,上演著形形色色的喜樂與哀愁。這裡能抓到救命稻草和一飛沖天的機會,但顯然更多人可以憑藉的,唯有果敢無畏的勇氣,漫長堅守,強悍的藝術天賦實力,方有贏得一束聚光燈青睞的可能。

劉鳳林 《夢回》2009入京都中國國家畫院深造,先後就讀黃格勝、盧禹舜先生山水畫工作室至2013年,劉鳳林的畫面開始彰顯強烈的筆墨個性化印象,亦沒有拋棄傳統跟腳。2013年後,他來到了中國最大的藝術聚集區——宋莊,見證了前宋莊時代與後宋莊時代的交替,這背後是油畫、當代藝術與中國傳統藝術地位轟轟烈烈地轉換。劉鳳林有大定力。他出入於古典與現實之內,遊走在時代與傳統之間。諸家之長中對陸儼少「陸家雲水法」與黃賓虹墨法的汲取,成爲他的藝術前行的有力臂助,強烈的動勢和外在張力開始成爲畫面的主旋律,其間從容自如運用墨分五彩,他冷靜地在黑白灰的變幻中舉重若輕地把握住一種微妙平衡,並恰如「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不斷迸發出靈性直覺。

劉鳳林 《禪山靜水》 筆墨雖出於手,實根於心,創作狀態終究是被清醒、理性始終占據,這得以讓他不會輕易滑入寫意的無序性陷阱。顯性的線條逐漸退避隱藏,取而代之的大量線性墨法的暢快運用,再看那積墨靈巧,重墨不膩不結,於拙中寓變化,筆清墨秀,加以簡括明快的取勢,籍此傾瀉出聲勢浩大的磅礴之氣。明代董其昌言:「畫家以古人爲師,已自上乘,進此當以天地爲師。」便是偶爾爲之的小景特寫,他也不肯扭捏作態,取悅衆生。他願意在歲月漫漫中汲取思悟,天地朝昏,春秋輪序,煙火人家、都成爲他的心靈給養。元氣淋漓、開合有度的有限尺幅,暗合著對天地萬物的思考。可以預想醞釀情緒和力量的過程不會短暫,待到付與毫端,便爲發乎本能的神韻,靈奇自生。

劉鳳林《思浩蕩》談及過往,劉鳳林眉眼清和,他願意將一些與藝術無關的事娓娓講述而來,便是苦難經歷偶爾浮現,已是洗淨鉛華,別有驟雨後的清新明麗。與之對話仿佛爲我們攤開了塵封書卷,展示經歲月洗禮後沉澱下的謙恭敬畏。這是他對人生、對衆生、對藝術,對天地從未改變的態度,真切誠懇,溫順且深邃。 靜敬澹一,畫如其人。吝惜色彩的《天地大美》系列作品也曾招來一些異議,因他固執選擇摒棄浮華直取清曠。這類山水之境裡沒有淒風苦雨,沒有過度的絢爛或荒寒,雷霆與凜冽在此回歸簡單,透明,仿佛被墨韻的光和影所環繞。黑白之間的交融,解放了視覺的疲累,也帶來了清暢舒展,並爲其注入一味生命的綿長。山靜晝亦夜,山淡春亦秋,水流花開,得大自在。 恍然大悟,原來畫裡都是劉鳳林曾用腳丈量過的土地,是他走過的四季風雨,走過的河山萬里,最終得以回歸身心安頓之鄉。

劉鳳林《乾坤萬里》穿山越嶺,跋涉江海,歸來時重歸簡淡。駐足,凝視,玩索,他的畫幅里不斷熔煉著新的情緒、新的喟嘆、新的感悟。仿佛一剎那穿越回喧囂繽紛的塵世,看到了篝火與繁星、歡顏與暢舞、駿馬與歌聲,妥協與抗爭。伴隨著未曾細細聆聽的喜樂哀愁,視野、經歷、思悟,醞釀出生命的溫度與不可描述的深邃醇厚。

劉鳳林《悟自然之妙理》

生命,平凡而脆弱。他卻能以謙恭赤誠養沖和之氣,換來驚心動魄、洞穿虛幻的力量。

劉鳳林,內蒙古赤峯人,畢業於哈爾濱師範大學,現居北京。2009年就讀於中國國家畫院,師從黃格勝先生、盧禹舜先生;2014年就讀於中國傳媒大學藝術學院,師從謝振歐、張道興先生。作品多次參加全國美展並獲獎。現爲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人民書畫院藝術創作院副院長,民建中央畫院畫家,創作題材多以草原及北方山水爲主。

劉鳳林《千祥草原》

劉鳳林《大道不言》

劉鳳林《知行合一》

劉鳳林《懷抱天地》

劉鳳林《泉聲咽危石》

劉鳳林《雪原初醒》

劉鳳林《懷抱天地》

編輯:紅雷 ●投稿或訂購作品: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