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故事】阿偉死了


【睡前故事】阿偉死了

2021-02-18 阿雪的小江湖

阿偉死了

文/小俠阿雪

阿偉熬夜猝死了,我就是阿偉。

死在客廳電腦前,屍體是被妻子發現的。

孩子剛上小學。

我平時靠賣牛肉營生,也靠著興趣在網上連載著一本小說《開天劈地王屠戶》。

小說主角原型是我,內容是我對自己生活的各種幻想,寫起來很嗨。成績不算好,但至少也不算撲街,每月還是能拿到一些稿費的。

如果死亡那天,我是爲了趕稿而熬夜,大概我也不會如此悔恨吧。

可我存稿充足,那天是爲了打遊戲而熬夜。

因爲疫情原因,葬禮不能大辦,直接火化。

親朋好友帶著防護嚴密的口罩到我家,給妻子留下一些錢和幾句寬慰的話後離去。

妻子的眼睛已經哭腫了,空洞的雙眼中,對生活的渴望逐漸黯淡,直到聽見孩子已近沙啞的哭聲。

她不得不在失去愛人的劇痛中努力振作起來,一邊安撫著孩子,一邊絕望地想著未來的生活要怎麼過。

近年來農村發展很好,但工作仍是不好找,當了幾年家庭主婦後,她與這些工作環境也早已脫節。

我很懊悔。我們家存款不多,孩子上學後就更加拮据。

原本我每天賣肉的收入都會及時交給她做家用,可這個月我存了私心想買個好耳機,就在自己微信小號偷偷存了五百塊沒給她。

她也不知道,四個月前我的小說就開始有收入了,只是我一直存在網站帳戶中沒有提現。

原本是想攢多一點,一次性取出來給她驚喜,可現在,一切都晚了。

她並不知道我的這兩筆存款,雖然錢不多,但至少可以讓她的生活暫時多幾個月的保障。

幸而,由於我長時間不更新也不回消息,編輯發簡訊來問時,妻子將我已死亡的消息告訴了他。

後來與我相熟的作者也知道了,有人發博悼念,有人惋惜轉發。

因這一陣子沒什麼勁爆的娛樂新聞和社會新聞,不久後網文作者熬夜猝死的話題出現在了微博熱搜榜上。

除了蠟燭以外,網友留言最多的就是,以後千萬不能再熬夜了。

這一夜,修仙黨們的平均睡眠時間提前了兩個鐘頭。

我的死,好像在影響著這個世界。

不久後,平台把我的稿費加上一些慰問金轉給我妻子,並在微博發了聲明,說《開天劈地王屠戶》的後續收入也都會轉給我妻子,引起一陣好評,我的小說閱讀量也大幅增加。

雖然微信的五百大概是泡湯了,但我總算少了些遺憾。

這事對我們村影響也不小。

有人說,後悔那天去買肉的時候爲了兩塊錢跟阿偉吵了那麼久。

有人說,好人都不長命。

有人說,關我屁事,活該。

但當村子裡牛肉漲價後,所有人都覺得很操蛋。

村子不大,原本就只有兩家賣牛肉的,定價都是我倆商量好的。

現在我沒了,價錢也就他說了算了。

村委會張大媽帶頭抵制,說不買他家牛肉,其他村民紛紛響應,繞過他家鋪子走。

於是想吃牛肉的人就都開始懷念我了。

有媒體說我是因爲小說評論區有人惡意催更,熬夜趕小說更新而猝死的。雖沒有確切證據,但大家都十分確信。

有人痛斥惡意催更的行爲,倡導作者自由更新。他們說,不要讓你喜歡的作者,成爲第二個阿偉。

他們給作者留言,說更不更新無所謂,身體最重要。

我的一個作者朋友是全職寫作,每天固定一萬字的更新,他的讀者就以「更了也不看」做要挾,強迫他多多休息注意身體。

朋友說他一天一萬是正常量,於是有人說,網文風氣就是被他這樣的人帶壞的。

後來,張大媽的孫子鬧絕食,非吃牛肉麵不可。

張大媽沒轍,就起早偷偷去買牛肉,然後就發現抵制加價牛肉的幾位中堅力量也都在偷偷排隊買牛肉。

沒辦法,牛肉好吃啊。

再後來,有追更的讀者罵開了,一周兩更什麼意思?一章才兩三千字,要寫這麼久?

我們不強迫你更新,但是你要是更新慢,我們就不追了,給你慣的!

然後有人說,阿偉不是死於趕稿,是因爲寫小說不賺錢,還要兼職賣牛肉才導致過度疲勞致死。

於是網文平台微博默默轉發,倡導大家支持正版,給作者收入保障。更新這事就過去了。

支持正版,理所應當。老生常談,但談了也沒用。

像前幾次那樣,這話題也不痛不癢過去了。

熬夜的熬夜,買加價牛肉的買牛肉,惡意催更的催更。看盜版的看盜版。

原來這世界,沒了誰都一樣的。或許一個月,或許十幾年,無論如何,時間會沖淡一切。

幾個月後,我的妻子不再收到平台轉來的稿費了,不知道是他們忘記了,還是《開天劈地王屠戶》已經沒人在看了。

偶爾有人論壇發帖問一句,有誰還記得《開天劈地王屠戶》嗎?

熬夜玩手機的人看到帖子,不痛不癢回復一句,哦記得,作者阿偉去年死了。

我這才醒悟過來,原來王屠戶就是個賣肉的,根本沒有開天闢地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