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湖畔,百花洲旁,有一家有名的無名「咖啡鋪」


大明湖畔,百花洲旁,有一家有名的無名「咖啡鋪」

2021-01-13 濟南街拍


真正「美好的味道」

一定是讓人發自心底里冒出的

喜愛與歡愉

曉天大叔之所以有這樣的感觸,僅僅是在喝過一杯咖啡之後,有感而發的。

而這杯咖啡的由來,卻是一家很有趣的咖啡店:沒有名字,沒有正門,僅僅在門口的木牌上,才能看到手寫的「咖啡鋪」等幾個字。

而木牌上註明的「岱宗街」,其實只是百花洲前的一條小巷。巷子最深處的那一棟老舊磚瓦房,也就是這家店了。


只有繞到小樓的背面,迎客的門才會進入視線。

其實在後宰門街上,這樣「個性」的小店並不少見。曉天大叔印象最深的,卻非這家小店莫屬。


咖啡屬於「個人愛好性」的飲料,

我們每個人喜歡的咖啡口味不同

喜歡的咖啡館也不一樣。

這家店的咖啡,值得你打破現有的習慣。


這就是你一走進店內,看到的樣子了….

五尺見方的一間小屋,只有一個人安靜的忙碌。店內的風格有種中式小茶館的感覺,又有一絲「深夜食堂」的錯覺。

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就是那一種「溫暖又安靜」的感覺。

這種感覺,並不只是因爲環境,打從你推門而入的那一刻起,濃郁的咖啡香氣,才是讓人心醉的源頭!

這種味道,勿須追根溯源,也不用精通咖啡,像大叔這樣的普通顧客身處其中,也有種說不出的喜愛。

這個永遠在專注著沖咖啡的男人叫張三,是這家咖啡鋪的老闆。店裡平時也只有他自己一個人。不想說,但張三一定是個有故事的人。

每次沖咖啡,他總是一句話不說,透露一種忘我的神情,而非刻意表現出的專注。張三說,這是他做咖啡的第六個年頭了。之前在青島,最後「落葉歸根」選擇回到濟南。而這輩子,如果可以,就這樣一直做下去吧。

他說:最有意義的事情,莫過於用一輩子,盡力做出「有咖啡本身味道的咖啡」。


我覺得我只起到了一個橋樑的作用,

讓水和咖啡更好地結合。

咖啡應該有它本來的味道,咖啡師只是一個中介,不要過分去強調人在其中的作用。能還原一杯咖啡本來味道的咖啡師才是一個好的咖啡師。

在他的店裡,你幾乎找不到電子器具,電子秤,溫度計,他是不用的。這讓我想到了中西餐的關係:西餐廚師總是強調多少度,多少克,多少步驟;而中餐的大廚,卻更重視經驗,調和,隨心而爲。

可是我卻沒想到,有人居然在咖啡中,做到了這一點。

這並不是亂來,張三是從茶道中感悟到了這一點:一杯好茶,何時要去固定茶葉克數與水溫呢?


好的咖啡,穩定固然是好,其實也未必一定要依賴那些條條框框。


我們總是用「匠人」來定義一個人的敬業,張三卻說:把事情當做自己的人生,用每一天去完善它,就夠了。正如店內牆上的這四個字寫的那樣。


好咖啡離不開「好水」。張三應該是爲數不多在水上下功夫的咖啡師。

幾乎每隔幾天,他就會騎車親自去南部山區的一股天然泉水去打水。在濟南喝水喝茶,自然離不開天然的泉水。咖啡亦是如此,水質差,水「載不住」咖啡的味道,好比自來水泡茶,味道自然受到影響。

鐵壺配明火,才最能激發味道。這不正是中國菜的精髓嗎?於是張三拋棄了電磁爐。

章丘鐵鍋的大賣,電磁爐做的外賣難吃,想必張三早就吸取了這些在中國才有的「規律」,他的咖啡,才能有著不一樣的味道。

在茶台上沖泡咖啡,用小茶杯去試飲。這些被許多同行爭議的地方,曉天大叔覺得,並非噱頭。真正融入中國茶道的思想在咖啡之中,才是張三的本意,而且他還在繼續努力。


不教客人喝咖啡,

好喝不好喝都不要干涉,

人們能分辨一杯果汁的味道,

咖啡?一樣。

不知何時,我們喝咖啡時,明明是難以下咽的苦澀,卻已然覺得是自己的「造詣」不到。可是真正好喝的咖啡,並不苦!

如果說什麼才是好的味道,其實每個人都知道

好吃就是好吃,無關國界,不需要被引導才能體會。


在張三的咖啡鋪里,咖啡豆種類不少,可是你卻很少聽到,客人之間,或是張三口中去談及咖啡的風味,產地之類的專業知識內容。客人們發自內心的品嘗咖啡,好喝不好喝,喜歡不喜歡,他看得很淡,卻反而少有差評。


不得不提的是,開業半年時間,在某點評網站上,岱宗咖啡鋪的評價,在全濟南都是名列前茅的。



晚上7點,華燈初上,也是咖啡鋪關門的時候了。張三推出了摩托車準備回家了。除了每周一固定的閉店休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這樣周而復始的生活,對於他來說,或許才是真正意義的充實與豐富….

世界上有趣的東西,那麼多。看你怎麼選擇活法而已….

圖文:曉天

(特別鳴謝:薩達哈魯·汪)

關注濟南街拍

回復下方關鍵詞  獲取更多推薦

丨法醫 丨飲馬丨宜家貨架丨狗狗咖啡館丨八伯丨拍照聖地丨

丨ins風丨髒攤丨素人改造丨最貴餐廳丨街拍大賽丨

丨復古騎行丨古著店丨復古集市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