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在閒魚上賣二手髒內褲的「原味女」,後來怎麼樣了?


那些在閒魚上賣二手髒內褲的「原味女」,後來怎麼樣了?

2021-01-10 網易

  前幾天逛知乎帖子,發現了一個令人難以啓齒的現象。

  在當下社會,有這樣一類女性羣體,她們私下祕密地做著一份工作,一份不能和愛人、家人、朋友分享的兼職。

  她們將自己穿過的內衣褲在閒魚上賣給男客戶,以此獲得相應報酬。

  她們被稱作:「原味女」

  果真應了那句老話:有人的地方,就有交易。

1個

  「把你女友穿過的賣給我」

  之前有名叫做勛哥的將自己女友閒置的幾條全新內褲放到閒魚上出售,原本以爲要等很久才會有消息,但還沒到5分鐘就有買家留言問:

  「有穿過的賣嗎?」

  這個問題確實問得有些奇怪,勛哥以爲是自己沒有描述清楚,於是告訴對方:

  「內褲是全新的,質量很好,自己女友現在穿的就是這一款,只是買多了所以現在拿出來轉掉。」

  沒想到,對方說:「那正好,把你女友穿過的賣給我吧。」

  

  

  勛哥當時就怒了,罵了那個變態1個小時,然後將對方拉黑了。

  第二天,他越想越氣,又上閒魚上搜了搜,發現有這樣癖好的人很多,比起撿便宜,他們更想「占便宜」,通過購買女性用過的東西,滿足某種特殊欲望。

2

  「閒魚上掛了一雙高跟鞋,

  有人問我賣不賣絲襪?」

  李思思今年大三,是一名空乘專業的學生,她曾在閒魚上出售自己閒置的一雙高跟鞋,然後發了一張穿著鞋子的照片,結果引來大量留言。

  「有人問我絲襪賣不賣,我想,雖然我是發了一張在機場實習的全身照,穿著絲襪和鞋子,但我明明寫得很清楚,是賣鞋啊。」

  後續,她又收到不少站內私信,有人問:

  「你平時穿過的襪子,能賣給我嗎?棉襪絲襪都行,要那種沒洗過的…」

  

  求購「原味襪子」?小白姐已然震驚,果然,有的世界,我們總歸理解不了。

  而有需求就會有市場,閒魚里慢慢出現了一系列「原味產品」。

3

  「這個錢很容易賺,而且我基本可以不洗內褲了」

  在閒魚上直接檢索「原味」或「內褲」時,是沒有任何信息的,但換個方式馬上就不一樣了。

  在搜索框裡打出「neiku」的字母,還未確認就可出現一大批用戶搜索記錄。

  

  這說明什麼?——它有剛需羣體,畢竟連「內ku」、「內庫」這樣的詞兒都能想得出來。

  而彈出的新界面,像酒店裡塞在房間門縫的小卡片。

  

  看中的,立刻轉「私聊」就可以。

  

  

  甚至還有「你想不到的」這類曖昧話語。

  

  除了「原味」內褲外,少部分「原味女」甚至會在網上兜售自己用過的衛生巾,價格甚至可以達到三四百元。

  同樣在德國,一位女大學生賈斯敏通過在網上售賣她穿過的內褲,在兩年裡賺了近一萬歐元,她甚至表示:

  這個錢很容易賺,幾乎不需要花什麼功夫,而且我幾乎不用再洗內褲了。

  

4

「同城面交,套路重重」

  是啊,這麼輕鬆又來錢的貨,心裡底線低些的人很容易參與,但是,它真的就毫無風險嗎?

  今年3月,淮北一所高校的女大學生小文,與一個自稱要買二手衣物的「女子」互加微信,兩人達成了買賣共識,約好了在奶茶店見面。

  但沒想到的是,來的是一個男人。

  男生恐嚇小文必須要和他發生關係,在被多次拒絕後,他將小文的交易信息、聊天對話、內褲照片全部傳到了學校的論壇上,讓小文在學校里再沒擡起過頭。

  同樣的,有網友被賣家要求拍攝多張「效果圖」,正面、側面、俯拍、仰拍,但到最後,一件沒買。

  你說,你能想像對方拿著你的照片正在幹嘛嗎?你每每想到這件事時,真的還能睡得好嗎?

  

  (圖片來自於網絡)

  畢竟「原味買賣」無章可循,女生面對的很有可能是某些極端的原味內內戀物狂,人身安全太難得到保障了。

5

  總結

  在這幾十年間,我們國家對外開放,經濟高速發展,新的消費欲望不斷湧現,無所不在的廣告出現在在人羣聚集的空中和馬路邊,似乎所有人都加入到了商品經濟的大潮中。

  但與此同時,貧富差距正在不斷拉大,人們越來越相信「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句老話,因此各種奇怪的「售賣」頻繁出現——

  小到「賣二手內褲」,大到「裸貸」「包養」······

  這類「援交經濟學」正在不斷地滲透進我們的生活,並被人們習以爲常。

  

  吉林省婦聯曾做過一項女大學生調查:有高達24%的女大學生認爲「傍大款」和周末當「二奶」非常正常。

  有媒體認爲這是一種「進步」,還借用伏爾泰的評論說:

  我不贊成你的生活方式,但我誓死捍衛你選擇生活方式的權利。90後大學生的權利意識、法治意識遠遠超過了他們的前輩們,這是一種進步。

  ▲別對大學生「不反對傍大款」大驚小怪(via光明網時評)

  咋的,傍大款還成了一種進步了?還需要歌功頌德、誇你好棒給你舉高高嗎?

  

  當然,有人會說:她們又沒有去賣X、她們只是把這件事當暫時的兼職工作、她們只是爲了解除困境的權宜之計。

  但是,當一個人習慣了輕易賺錢的生活之後,真的會選擇放棄這樣的生活嗎?

  生活不易就想去賣二手內褲,那生活困難了,有些人會不會就開始想:可以去賣啊,反正大家笑貧不笑娼,有捷徑幹嘛還要去吃苦受累。

  如果這樣的思想又有了市場,尤其還盛行於受過高等教育的女大學生里,我們和從未接受過教育的人有什麼差別?我們上大學的意義是什麼?

  年紀輕輕,有手有腳,明明可以自己努力一把,千萬別等到自己後悔的時候才追悔莫及!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爲自媒體平台「網易號」用戶上傳並發布,本平台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注意:以上內容(包括圖片和視頻,如果有的話)是由網易昊的用戶上傳和發布的,網易昊是一個社交媒體平台,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