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主要由企業來做,還是舉國來做,主要是分清是什麼創新


創新主要由企業來做,還是舉國來做,主要是分清是什麼創新

2021-01-17 苕國土魚

「要相信市場價值是檢驗創新最重要的指標,創新這項工作應該交由企業家去做,相信企業家會把這件事情做好。」近日,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在接受某專訪時認爲,創新應該以市場爲導向,只要市場能接受,創新就是有用的。市場不能接受,那麼創新做出來恐怕也太超前了。

那段時間一幫人還在解讀,十四五期間,我們的創新要重回「舉國體制」,也就是說當年搞原子彈、氫彈的那種模式。這種模式雖然在短期內有效,但是能適應現在的發展環境嗎?那麼這些說法究竟是矛盾的還是並無太大的衝突,只是某些人想多了?

其實這些解讀就是過度的「非黑即白」的解讀,作爲經營主體的企業,自行創新的成果是受專利法等的保護,而這些法律是沒有改變的。也就是說,企業自有創新成果的產權和收益是嚴格受保護的,各位投入的朋友不要擔心。

那麼「舉國體制」體現在哪些方面?主要體現在投入方面,也就是說,以前投入以企業經營的利潤留在或者融資來解決,現在財政要進行投入,而且投入的方式也要變化,可能並不是過去那種直接補貼給企業爲主,可能要通過一些事業單位性質的機構(比如研究所等)和多企業聯合型的研發機構來投入,也就是行政手段要干預研發過程。

企業自籌資金的研發,如果不存在違法違規等行爲,是不會有行政手段來干預的,也沒有權利來干預,如果這也要干預,估計就真要亂套了。這個我想私企們還是要有信心的,行政手段也會注意到邊界的,因爲亂插手可能有嚴重的副作用的。

那麼會不會財政也出資來參與大量的一般民用產品性質的研發呢?我想大多數非核心領域的研發,財政是不會出資的,因爲這些研發資金加在一起是天文數字。以前舉國體制是搞一項重大的研發,犧牲很多項次重大的研發,因爲資金有限;現在是遍地開花的企業,誰願意爲取得財政補貼而把自己按下暫停鍵呢?

「創新應該以市場爲導向,只要市場能接受,創新就是有用的。」這種說法又是什麼道理呢?其實結合其另外一些說法,「應該看到,平台經濟對國家經濟發展做出巨大的貢獻,網際網路企業的金融創新也值得鼓勵,只不過應該對風險進行把控。」

姚教授還是對網際網路企業的貢獻認可的,其實這也是絕大多數人和監管方面認可的。只是其壟斷化的趨勢讓人很不放心,那麼這種趨勢一是還未完全出現且產生嚴重負面影響,二是有反壟斷法在監管。如果以推測其後果就提前「處罰」,應該是不太合適的。其實監管層還是注意到了這種分寸,只是民間歷來傳統文化上的非黑即白的誤讀,讓民衆產生很離譜的聯想。

時代在進步,有些在新的模式下,發展不太順利的朋友們,可能想回到以前的模式中去發展,希望來個大逆轉。可能要讓他們失望了,只要經濟發展,以企業爲主體的模式就無法改變(特別是在民用產品領域)。

企業是以贏利爲目的的法人,都想賺更多的利潤,概莫能外,靠道德來判斷企業的好壞是不成熟的表現。只有研發能爲企業創造更多的利潤,他們才會去做,如果不是,他們就會想方設法地拒絕。現在平台經濟的模式創新算不算創新,其實不重要,平台企業能賺更多的錢才重要,而市場接受這種模式,且不違法,證明一定有經濟上的進步之處,只是還需要逐步規範,而規範可能是要按現在的法律來規範,或者出台新法後,在規定的實施期限開始後來規範。

當然,如果全球化的發展,帶來民用領域的成果無法爲軍方提供。那麼軍工企業在「舉國體制」的模式下研發,一些類似的國企也可以採取這種模式,這是作爲國企所有者本身具備的權利,對市場和大多數民企幾乎不存在競爭領域重疊,影響很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