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约翰·哈特菲尔德的蒙太奇摄影展:用照片艺术与纳粹德国作战 – BBC News 中文


上帝手中的工具? 弗里茨·蒂森手中的玩具!图片版权
Akademie der Künste

在这张拍摄于1929年的照片中,艺术家约翰·哈特菲尔德(John Heartfield)用一把大剪刀剪下柏林警察局长卡尔·佐尔吉贝尔(Karl Zorgiebel)的头,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观众。“把照片当作武器!”,这张照片的标题发人深省。佐尔吉贝尔下令残酷殴打抗议工人。这个场景下,照片当武器似乎太软弱。但是,哈特菲尔德确实将他的蒙太奇胶片变成强大的武器,用来对付希特勒这个更可怕的敌人。

在二战爆发前的几年里,国家社会主义者(纳粹)操纵舆论,开动强大的宣传机器。哈特菲尔德巧妙地制作图片,暴露谎言背后的真相,成为最重要的反法西斯主义艺术家。

哈特菲尔德原名赫尔穆特·赫茨菲尔德(Helmut Herzfeld),1891年出生,最初学习广告。毫无意义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使他在政治和审美上都变得激进。为了对抗当时席卷德国的反英情绪,他给自己起了英语名字。1916年,他和朋友、艺术家乔治·格罗茨(George Grosz)一起,开始试验合成蒙太奇照片,创造出不同的表现力的图像。这种将两张或更多照片合成,创造出新图像的艺术形式,成为柏林达达(Dada)艺术实践的核心。他们在1917年加入了艺术运动,在那里他们遇到了另一位蒙太奇艺术家汉娜·霍克(Hannah Höch)。

图片版权
Akademie der Künste

Image caption

使用照片作为武器!(1929)。艺术家剪下了柏林警察局长的头。

达达鼓励采用有意对抗和爆炸性的创作方式,但哈特菲尔德离开团队后,他学会了调整作品中元素的数量,以创造更大的影响力。在德国共产党宣传部工作时,他的设计达到了复杂的新高度,他在1918年热情地加入了德共。就是在这里,他创作了标志性的竞选海报《五指有手》(Five Fingers Has the Hand)(1928)。这张照片巧妙地暗示了工人有力量控制敌人,同时也暗示了共产党在即将到来的国会选举中获得的票数。

“我认为这是天才的一击,”安娜·舒茨(Anna Schultz)说,她是目前正在柏林艺术学院(Akademie der Künste in Berlin)展出的“约翰·哈特菲尔德:摄影加炸药”(John Heartfield: Photography Plus Dynamite)的联合策展人,“你可以看出哈特菲尔德对广告很了解。他有吸引人的形象和很好的口号。”

图片版权
Akademie der Künste

Image caption

哈特菲尔德在德国共产党宣传部工作时创作了他标志性竞选海报《五指有手》(1928)

然而,尽管这张海报对选举结果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但它的创新设计却遭到了一些党内领导人的反对,他们认为任何抽象的东西都是颓废的。最终,由于工作中的摩擦,哈特菲尔德不再继续为德共工作。

《工人画报》(The Worker’s Illustrated Magazine,简称AIZ)张开双臂欢迎他加入。作为魏玛共和国政治光谱中一本左翼大众期刊,它是哈特菲尔德批评国家社会主义者的完美媒介。

“让谎言变得显而易见”

尽管大批德国人都被纳粹强大的宣传机器所奴役,但哈特菲尔德是热情的和平主义者和反资本主义者,仍旧保持着清醒。舒茨说:“我想他已经看透了”“他很快就明白了纳粹们的目标是什么。他们称自己为国家社会主义者,但他们从来没有任何社会主义元素。”

哈特菲尔德仅仅用纸、剪刀和胶水为工具,很快就对纳粹的谎言和虚伪发起抗争。舒茨说:“他展示了他们是多么善变。”“有一种叫做模仿的蒙太奇,你可以看到戈培尔为了吸引更多工人阶级的选票,把马克思的胡子戴在希特勒身上。”

图片版权
Akademie der Künste

Image caption

“上帝手中的工具”这幅照片里,蒂森手里拿着玩具!希特勒是商人弗里茨·蒂森(Fritz Thyssen)的傀儡。

纳粹党被资本家所控制是哈特菲尔德特别想表现的主题,他喜欢利用纳粹自己的宣传方式来反对他们,特别是戳穿希特勒自以为超级偶像的想法。在他的蒙太奇照片《阿道夫超人:吞下金币,吐下垃圾》(Adolf the Superman: Swallows Gold and Spouts Junk)(1932年)中,哈特菲尔德将一张广受关注的希特勒在集会上的照片放在x光照射过的躯干上。商业领袖们把硬币扔进希特勒张开的嘴巴里,变成他的脊骨,目的是让他吐出好战的谎言,为他们带来利润。

在其他照片里,这位独裁者被还原成一个拿着剑的木偶,在叼着雪茄的商人蒂森手中。他张开的腿和胳膊使他骄傲的表情变得荒谬可笑。

舒茨说:“我觉得哈特菲尔德处理图片的方式非常有趣。”很难判断哪张图片被篡改过,这种篡改不是要掩盖他的工作,而是让谎言变得明显,来展示图像背后的真相。这个思路是,观众看着图像,看到一些东西被改变了,然后问,“它背后的真相是什么?”,她解释说。

图片版权
Akademie der Künste

Image caption

哈特菲尔德的作品,如《德国》、《德国的一切》等,讽刺了受纳粹奴役的德国人。

在当时那个充满形象塑造的时代,也许很难理解哈特菲尔德的作品会产生怎样的影响。但舒茨说,毫无疑问,影响是“巨大的”。他的照片经常出现在《工人画报》的封面上。据估计,该杂志巅峰时期的发行量约为25万份,不买的人也能在报摊上看到它。哈特菲尔德还制作了一些海报,在柏林各处展示。

纳粹发表了一篇文章谴责哈特菲尔德的作品,却反而增加了读者数量。读者们对蒙太奇照片很感兴趣。“纳粹帮助传播了他的作品,这当然是哈特菲尔德的巨大胜利,”舒茨笑着说。

新一代

当希特勒在1933年1月掌权后,哈特菲尔德很快上了纳粹的暗杀名单。他的公寓遭到突袭,他跳窗户逃走,越过边境,到了捷克斯洛伐克。

幸运的是,后来《工人画报》改名为《大众画报》(Die Volks-Illustrierte),尽管印刷量大大减少,但仍能够继续在布拉格出版。德国大使馆向曼尼斯美术协会(Mánes Association of Fine Arts)施压,要求其将哈特菲尔德的蒙太奇照片从一场国际漫画展览中移除。很明显,即使是在流亡,他也能激怒纳粹。哈特菲尔德的回应很棒,从那些被禁的照片中创作了一张图片,并将其放在杂志封面上,使这又成为一桩轰动的事件。

然而,慕尼黑条约(Munich Pact)实际上使捷克斯洛伐克处于希特勒的控制之下,哈特菲尔德在布拉格再次陷入危险,被迫逃亡,这次是逃往伦敦。但在那里,机会很少,他的作品毫无疑问没有达到他想要的效果。

图片版权
Akademie der Künste

Image caption

《战争与尸体——富人的最后希望》(War and Corpses – The Last Hope of the Rich)使哈特菲尔德成为国家的敌人,他逃到布拉格,然后又逃到伦敦。

最终,哈特菲尔德在伦敦一家出版社找到了工作,直到1950年才回到东德。他回国较迟,工作性质又让政权担忧,因此被开除党籍,并被拒绝安排工作。“只要他们允许,我就会成为社会主义设计者,”他后来哀叹道。东德最终恢复了他艺术家的身份,但此前的遗憾只能是社会主义的损失。

如今民族主义再次在欧洲和全世界抬头,任何有智能手机的人都可以处理照片,或许哈特菲尔德揭露谎言的巧妙方式可以给新一代艺术家提供灵感。即使没有,他的标志性形象,就可以表现战争的残忍和反抗的力量,像以前一样,仍然强大和有意义。

约翰·哈特菲尔德:摄影加炸药”——2021年1月17日至5月3日在茨沃勒的基金会博物馆(Museum de Fundatie, Zwolle),2021年6月27日至9月26日在伦敦的皇家学院(The Royal Academy)展出。

欢迎到 BBC Culture阅读英文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