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世界级明星名人名照片背后那些鲜为人知的小故事 – BBC News 中文


埃尔顿·约翰(Elton John)音乐会图片版权
Terry O’Neill

Image caption

英国歌星埃尔顿·约翰(Elton John)音乐会

英国摄影师奥尼尔(Terry O’Neill)60多年职业生涯中拍过许多世界顶级的影视、时尚和乐坛明星。这些作品背后都有鲜为人知的内幕花絮。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披头士乐队(The Beatles,又译 甲壳虫),伦敦,1963年

The BEatles图片版权
Terry O’Neill

奥尼尔有一段时间是《每日素描》(Daily Sketch)的摄影记者。刚开始工作时,就接到任务,去拍一个刚刚崭露头角的乐队。

“大大小小的报纸很快发现,只要在头版刊登一群年轻音乐人的照片,报纸销量就会大增。”

“一天,编辑来找我,说有一个青年乐队在阿比路(Abbey Road)录音,想派我去拍几张照片。”

“结果发现,那是披头士乐队(The Beatles)。”

“我到了那个录音室,见到那四个比我年轻几岁的小伙子,正在录那首Please, Please Me的曲子。”

“我不喜欢录音间的灯光,于是招呼他们出去,到光线好一点的地方。我让他们带着吉他,这样看上去像音乐人。林戈(Ringo)拿着他的铜钹。”

“这些照片属于全国性报纸上发表的最早的披头士乐队照片。不久,一个名叫奥德姆(Andrew Loog Oldham)的孩子给我打电话,说你能不能给我的乐队拍照,就像你给披头士乐队拍的那种?”

当然,那个乐队就是后来风靡全球的滚石乐队(The Rolling Stones)。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滚石乐队(The Rolling Stones),1964年

The Rolling Stones图片版权
Terry O’Neill

“我说,我很忙的。他们要是能在苏豪区(Soho),汀潘巷附近跟我碰头,也许可以给他们挤点时间。”

“刚开始拍滚石乐队的时候,我会带着他们满伦敦找拍摄点,而且总是确保背景里有很容易辨识的城市标识。”

“其他时候,他们到电视台录像,我就跟着。那时候电视太重要了,比现在更重要。”

“你要是有个乐队,上了电视,那可就是在成千上万、几十万观众面前表演;那些观众看了电视之后不但会去店里买你的唱片,还会去听你的音乐会。”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奥黛丽·赫本(Audrey Hepburn),法国南部,1966年

Audrey Hepburn playing cricket图片版权
Terry O’Neill

Transparent line

“在《丽人行》(Two for the Road)外景地,拍摄空隙时间,有人组织了一场沙滩棒球赛。奥黛丽二话不说就进场参加比赛。”

“这些不仅仅是一位美丽的女性的优秀摄影照片,我更希望这些图片能让人看到她在银幕外的样子。她是我共事过的人当中最善良、最慷慨的之一。”

“她能让一间屋子蓬荜生辉,怎么拍都很美。我的工作很轻松,只需要在场,然后按快门。”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法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 迈阿密海滨栈道,1968年

Frank Sinatra and The RatPAck图片版权
Terry O’Neill

奥尼尔1968年在影片《公墓里的女人》摄制现场跟弗兰克·西纳特拉(又译法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初次相遇,成了俩人长达30年共事的开端。当时的照片是黑白的。奥尼尔后来跟数码艺术家玛丽奥娜·维拉洛斯(Mariona Vilarós)合作,给那些照片上了色。

“自那天以后,法兰克去任何地方我都可以跟着。他使我得以在日常工作中成长为更优秀的摄影师。跟他合作实在是一大荣幸。”

“我还记得初次见到他时有多紧张。我还记得当时迈阿密天空的颜色,还有海水有多蓝。”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迈克尔·凯恩(Michael Caine),1970年

Michael Caine图片版权
Terry O’Neill

Transparent line

“我从出道开始就认识迈克尔·凯恩(Michael Caine),整个职业生涯中几乎一直在跟他共事;我把他当作最亲密的朋友之一。我们一起多次历险,尝试未知,其中许多经历我们都发誓永远保密。”

“迈克尔真的称得上是他扮演的角色的化身。他也是能够做到从一个严肃的角色瞬间切换到惊悚悬疑角色再秒换到喜剧情境的少数几个艺人之一。他就是个奇才。”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彼得·塞勒斯(Peter Sellers)和罗杰·摩尔(Roger Moore),比弗利山,1970年代

Peter Sellers and Roger Moore图片版权
Terry O’Neill

“彼得·塞勒斯(Peter Sellers)是个复杂的人。我一直跟他很熟,他的职业生涯高低起伏,顺境逆境,我都在他身边,当然也包括他个人感情生活的各种起伏跌宕。”

“我把自己算作他的一个好朋友,他当然也是我的好朋友。他就是从来没有真正相信过自己,不相信自己的天赋。他是个有天赋的演员、喜剧艺人、作家和歌手,还是一个很棒的摄影师。”

“我们分享对摄影的爱好,那是我们之间最初的纽带。他永远在买最新款的相机。”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埃尔顿·约翰(Elton John),1970年代早期

Elton John图片版权
Terry O’Neill

Transparent line

“人们一直在问哪张埃尔顿·约翰照片我最喜欢。我始终无法给人确切的回答,因为埃尔顿给了我无数拍出完美作品的机会。”

“但这张显然鹤立鸡群。他长期以来在相机镜头前,我的相机镜头前,练出来的自信;当然,还有那身衣服。这就是埃尔顿的标识。”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罕默德·阿里(Muhammad Ali),都柏林,1972年

Muhammad Ali图片版权
Terry O’Neill

“那是1972年初夏,阿里在都柏林训练,准备迎战艾尔温·刘易斯(Alvin Lewis)。《每日快报》派我去采访他,并给他拍照”。

“给阿里拍照感觉特别好。他根本不注意我,不是专注于训练就是夸耀自己是世界最棒的拳击手。再不然他就坐在屋里,一连几个小时沉默不语,静静地看自己训练录像。”

“阿里在场时所有人都能感受到气场。要说传奇人物的定义,他就具备那些元素。”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费·唐娜薇(Faye Dunaway),获奥斯卡影后奖次日早晨,1977年3月

Faye Dunaway with her Oscar图片版权
Terry O’Neill

Transparent line

“一家杂志社请我去拍奥斯卡影后热门候选人费·唐娜薇。我不想重复那种司空见惯的颁奖后的画面,你知道就是那种满脸惊喜交集,手捧亮闪闪的小金人的照片。”

“我想捕捉不同的瞬间。我要拍获奖后的次日清晨。”

“我跟费解释了这个构思,对她说,你如果得奖了,我们第二天拂晓时分在泳池边碰头。别忘了带着奥斯卡金像。”

“她当时下榻在比弗利山酒店。我认识那儿管游泳池的人,请他放我们进去,只要几分钟。我先进去把报纸和早餐托盘摆布好,然后她出现了,穿着梳妆衣,手里握着小金人像。”

“现场没有公关,灯光师,也没有助手,就我们俩。一会儿就拍完了。”

“几年后,我跟她结了婚。再过几年,我们离婚了。”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凯特·摩丝(又译姬·摩丝,Kate Moss),1993年

Kate Moss图片版权
Terry O’Neill

Transparent line

“即便放在1964年,她在我们中间都不会有丝毫违和感。”

“她属于那种不可能拍坏的类型,这也是她出道后一直走红的原因。我运气好,在她的职业生涯初期就能拍到这些肖像。”

“跟她合作很愉快。她很敬业,也不乏风趣。”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奥尼尔2019年11月去世,作品精选2020年8月在瑞士Maddox Gallery画廊和网上展出。所有图片由画廊提供,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