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香港立法会选举因疫情延后一年,反对派称政府“怕输” – BBC News 中文


林郑月娥说,押后选举完全没有政治考虑。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说,押后选举完全没有政治考虑。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周五(31日)在记者会宣布,因应新冠疫情,原订9月举行的香港立法会选举将顺延一年,在明年9月5日举行。

林郑月娥形容,这是抗疫7个月以来“最艰难的决定”,称选举人群聚集会增加公共卫生风险,目前边境管制令身在海外及中国大陆的香港选民不能够投票,而候选人亦因为限制人群聚集的命令,不能够有正常的竞选活动,考虑到公共卫生和选举公平公正,决定押后选举。她强调押后选举“完全没有政治考虑”,“每天只是看疫情,没有时间看选情”。

香港中联办和港澳办分别发表声明,对港府决定表示理解和支持,并强调中央政府高度关注香港疫情,会提供一切必要支持和援助。

亲政府的建制阵营认为措施有助防止疫情新一步恶化,亦可让各界集中精力做好防疫抗疫工作。有人直言,如果美国总统特朗普都希望以疫情为由押后选举,香港也有押后选举的合理性。

民主派阵营认为,建制阵营是“怕输”,担心会好像去年区议会选举中大败,令民主派无法在议会乘胜追击所作出的“政治决定”。早前12名民主派人士被指并非真诚拥护《基本法》及效忠特区而被取消参选资格,延长选举被视为对民主阵营造成进一步的打击。

香港周五新增121人感染新冠肺炎,连续十天每天确诊人数过百,总确诊人数有三千多人。政府卫生部门官员没有明确表示支持或反对押后选举,但警告疫情严重,令医疗系统有可能崩溃的危机。

有份向港府提供抗疫意见的专家、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呼吸系统科讲座教授许树昌表示,专家顾问团并无牵涉是否押后立法会选举的讨论,这纯粹是港府的内部决定。他个人认为,要视乎近期抗疫措施能否压抑疫情,政府可以再等一个月去决定是否如期举行立法会选举,并在选举中参考新加坡等以延长投票时间及保持人群距离等措施确保公共卫生。

林郑月娥:“最艰难的决定”

林郑月娥说,过去大半年,社会已有声音质疑选举能否在9月安全举行,日前,甚至有人警告她,如果不押后选举,可能会採取司法行动。

她强调这是考虑到遏止疫情、公共安全、市民健康,以及希望确保选举在公平、公开的情况下进行,所作出的决定。

林郑月娥说,选举规模很大,全港六百多个票站共有446万合资格选民,涉及大量人群聚集,人员互动构成极大感染风险,而其中一个大型点票站亚洲博览馆正转做社区治疗中心,难以另觅场地。

她又说,不少登记选民居住内地或滞留海外,但因为目前的边境措施,令他们未必能够回来行使投票权,一些家居隔离的人亦难以投票,加上候选人受限于抗疫措施不能够摆放街站会集会,考虑到选举公平公正性及种种因素决定押后选举。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香港民主派早前举行初选,被建制阵营批评是令疫情加剧的原因,但港府卫生官员并没有指明有初选相关群组。

林郑月娥在记者会中引述国际组织的数据,全球60多个国家及地区因为疫情而要押后选举,40多个国家及地区则能够让选举顺利举行。她表示,香港情况特殊,例如新加坡能够举行选举,是因为容许公共广播进行政治宣传,以及容许海外人士投票,但香港则不设海外投票,也不能在电视、电台让政治人物宣传,所以不能够对比。

港府是援引《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简称《紧急法》)押后选举,再提请中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是否把现有议员任期延长和决定下届立法会的任期是三年还是四年,这种方法是要避免司法复核。

建制派表明支持推迟选举,除了是抗疫原因,亦希望一些目前因疫情身在中国大陆的香港选民也可以到香港投票,这些选民被视为建制的重要票源之一。

民主派:政府“司马昭之心,路人皆见”

香港民主派22名立法会议员发表联合声明,反对押后选举,认为疫情下多个国家都能成功举办大选或公投,当中一些地方疫情比香港更严重,当局可以透过加强票站防疫措施、延长投票时间以及安排隔离人士投票等方式令选举顺利举行。

他们批评政府以疫情押后选举是试图以抗疫失误,“粗暴褫夺市民投票的权利”,“司马昭之心,路人皆见”,而这次要由中国人大介入押后选举安排的决定,他们认为是“宪制的彻底崩塌”。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外界对温和民主派政党公民党一些人也被禁参选感到惊讶。

新的选举会在适时重启选举程序,包括容许新的选民登记,重新提名参选人。目前已获批参选的候选人将获发选举开支,但被取消参选资格的人则不能够获得相关资助。

日前,12名民主派人士被选举主任认为并非真心拥护《基本法》或效忠中国香港特区而被取消参选资格,他们批评当局是政治审查,褫夺他们参选权利和无视超过60万人早前参加民主派举办的初选的民意。但港府称是依法审核其资格,否认是政治审查。

被禁参选的黄之锋认为,北京或香港政府没有任何基础去押后选举,相信理由是“怕输”或是希望“直接委任”议员,他批评政府对民主派的打压超出香港和国际社会的预期,反映香港进入“万年国会”的状态,立法会将反映不了民意而没有认受性。

另一名被禁参选的本土派人士刘頴匡表示,政府押后选举都取消他们参选资格是想避免给他们选举经费。

被禁参选的包括一些现任立法会议员,亦可能影响到他们能否延长一年任期。外界担心如果他们议席不保,这一年建制派将会在议会更容易推动具争议性的法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