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佛洛伊德:香港响应全球反种族歧视抗议,“白人特权”受关注


.
安德森(Anderson)来自英国伦敦

“Black Lives Matter !”(黑人的命也是命) “No Justice, No Peace!”(没有正义,不会有和平)

周日(6月7日),香港滂沱大雨, 但仍有一群人在香港中环,美国驻香港领事馆外抗争,呼喊着这些口号,声援“Black Lives Matter”运动。

因为当日天气因素,参与人数并不多。 但是除了声援种族平等之外,有示威者在场抗议本地存在的“警察暴力”,认为香港与美国都面临同样问题。

这场运动起因于几周前,美国非裔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逮捕期间被白人警察膝盖压颈而死亡。现场影片在美国传开,点燃全国性的“Black Lives Matter”的示威及骚乱,并开始蔓延到全球。

  • 三个事实告诉你,佛洛伊德之死令整个美国愤怒的原因
  • 乔治·佛洛伊德之死:官方验尸报告定义为他杀
  • “白人特权”的含义:一张假钞 两种命运 多重体现
  • 新闻人物:乔治·佛洛伊德和他生命的最后三十分钟

“香港人很支持我们”

佛洛伊德:香港响应全球反种族歧视抗议,“白人特权”受关注 1
使用浏览器播视频/view video in browser

安德森(Anderson)来自英国伦敦,在香港教书。出身英国黑人家庭,他说这场运动正在全球蔓延,他觉得因此有必要在香港发声。“这场全球运动告诉所有人,不管在任何地方,都有人会是受害者,因此每个地方的人都需要站出来,”他对BBC中文说。

他举着标语,单膝盖跪地,在雨中与同伴呼喊口号。

“作为老师,我明白教育的重要性,这场运动,对学生还有所有人来说,都是一场反对种族歧视十分重要的教育。我的香港朋友都很支持我及这场运动,”他补充说。

.

警民冲突

另外,当日示威,另一焦点是许多示威者发言强调,自去年夏开始掀起千层浪的香港“反送中“运动中,各界争议不休的警方暴力(police brutality)的问题。

根据近期公布的香港官方数据显示,自去年开启的香港反修例示威中,共有8900多名示威者被逮捕,许多人控诉警方对他们使用过度武力,譬如近距离使用橡胶子弹等等。不过,香港警方则对外表示,过程绝对合法,没有警方暴力问题。

Police detain protesters in Washington DC. Photo: 31 May 2020
华盛顿警察逮捕了一些数十名示威者。 ©Getty Images

亲北京的香港建制派议员叶刘淑仪,最近接受德媒访谈中时,也提到香港没有所谓的警察暴行,并称比起美国,香港“没有任何一位公民遭到警方伤害而致命”。

香港泛民主派政党“社会民主联机”代表吴文远与社运人士在场声援发言表示希望“香港人与美国人站在一起,反对警方使用不当暴力”;

“去年,美国人民对香港争取民主展现了支持。 今天,香港人也站出来表示我们对他们争取种族正义以及终结警察暴行的声援,”他向BBC中文表示。

不过,针对警方暴力,安德森向记者解释,应该强调的是黑人族群在许多地方遭受警方过度执法甚至暴力及非法逮捕是这场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的焦点所在,对于香港的情况他没有多说。

在场的英籍港民伯斯(Max Percy)则告诉记者说,不同地方的警方如何执法,是复杂的议题,需分开来看。

乔治·佛洛伊德
©TWITTER/RUTH RICHARDSON

“我的白人优势”

除了关于警察执法争议之外,这场示威,也引起许多在港的白人家庭对于自身阶级以及种族优势的反思。25岁的伯斯的父亲是英国白人,母亲是华人,中学后赴英国求学及工作。

来往英国香港两地的伯斯告诉BBC中文说,这段时间他人在香港,但从英国亲友的经验分享以及网络交流,让他明白这场运动的重要性,他因而与朋友在社群网络号召众人前往声援,并迅速得到许多声援。

除了对于黑人族群遭受歧视发出不平之鸣,伯斯与其他前往领事馆示威的同伴,多半都毕业于菁英的国际中学。他们在现场发言时,也强调自己身为白人在社会享有的种族优势或特权,称为“白人特权”(White Privilege),因此更需站出来。

.

根据BBC之前报道,分析牛津和剑桥英语词典的定义,“白人特权”是指在一个多种族共存并且存在种族不平等状况的社会中,相对于其他种族的群体,白种人群体仅仅因为肤色而拥有与生具来的、其他族裔所没有的优势。这些优势在社会资源分配方面,比如教育、医疗、就业、法律等领域最明显。

也有社会学家解释,白人特权的另一个重要特点是它对大多数人来说是隐形的,拥有这些特权的人通常不会意识到这点,也不愿承认。

身为混血儿的伯斯说,他知道自己的种族以及阶级优势,所以更需要站出来,除了反省之外,更需要声援系统性被歧视的人。伯斯说,“你知道,更有趣的是,因为covid-19,亚洲人在欧美社会受到严重的歧视,我自己反而被认为不是100%的亚洲人,(伯斯面孔并不那么亚洲),反而躲过了被歧视的不公。”

Riot police secure the area around the White House in Washington DC. Photo: 31 May 2020
防暴警察守在白宫之外,防止示威者靠近。然而媒体报道指,总统特朗普周五晚在为紧急情况而设的地堡避难约一小时。 ©Reuters

伯斯强调,在支持黑人族群正义的活动上,有白人脸孔站出来,除了视觉上让大众看到不同背景的人都站出来之外,也是自己利用本身有的“白人优势”去帮助弱势。因此自己的种族特权及优势,不再只是自利的行为—“尤其参与这项运动可能会危及自己的工作或安全等等,”他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