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非洲如何在各國爭奪中抓住機遇 – BBC News 中文


去年舉行的中非首腦會議吸引了很多非洲領導人出席。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去年的中非峰會吸引了大量非洲國家領導人參加,出席的非洲領導人數量佔非洲系列主題峰會之最。

在今天,世界各個主要大國都在爭奪在非洲政治經濟影響力。但非洲大地重新引起關注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非洲國家又是如何應對這番新局面的?讓我們跟隨BBC記者奧維(Dickens Olewe)的報導了解一二。

近年來,非洲人已經逐漸習慣看到自己的國家領袖飛往世界各地,十分驕傲地應邀出席一系列以非洲為主題的首腦峰會。在宣傳文稿中,這些會議的目的通常是為打造雙贏夥伴關係。

過去一年間,日本、俄羅斯和中國都接待過非洲國家總統和政府首腦;上個月,15位非洲國家領導人出席了在倫敦舉行的英國-非洲投資峰會;據報導法國、沙特阿拉伯與土耳其今年也有意舉辦類似活動。

利益都有哪些?

非洲大陸有豐富的礦產資源、未開發的農業用地,非洲國家在聯合國擁有具有影響力的54票,在阻擋來自伊斯蘭激進分子日益增長的威脅方面有重要作用。另外,人口大量增長帶來的經濟移民人口和被一些人指責為種族主義的擔憂都是各方對這裡重新產生興趣的原因。

“世界需要與非洲打交道,幫助解決非洲的問題,這些問題遲早會成為全世界的問題,”贊比亞經濟學家丹比薩·莫約博士(Dr Dambisa Moyo)在她2018年的文章《非洲威脅》中曾這樣指出。

“在這片大陸上,進行建設性國際交往的需求從未如此迫切。而全球經濟可以從積極參與中得到豐厚回報,”她寫道。

肯尼亞總統烏胡魯·肯雅塔(Uhuru Muigai Kenyatta)認同這個觀點。在前往美國的一次行程中,他表示非洲“不僅僅是一個產生安全威脅,或者必須加以遏制的不受管制的移民大陸”,這裡還會向全世界提供投資機遇。

但他同時對中國、美國、俄羅斯與其他國家之間在非洲的激烈競爭提出了警告。

“我注意到西方、亞洲和中東國家回到了對非洲的競賽中來,一些情況下……他們的表現好像在說非洲是用來攫取的……我想告訴你不是這樣的,”他表示。

非洲有計劃嗎?

2013年,非洲聯盟(AU)成員國的領導人們商定出一份藍圖,用以解決非洲大陸面臨的眾多挑戰。這項計劃被稱為《2063年議程》(Agenda 2063)。

其中提出了一個願景,包括結束這片大陸上的戰爭,發展基礎設施建設,以及允許大陸內部的人員自由流動。

非洲的另一個旗艦項目是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AfCTA)建設,從參與國家數量上來看,這是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貿易協定,預計將改善並促進非洲國家間的貿易。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烏干達工廠工人在坎帕拉一家工廠組裝手機殼。

然而批評人士說,這份將於7月生效的非洲自貿區協定並不是靈丹妙藥,它面臨巨大障礙,特別是貿易保護主義政策和成員國交通基礎設施薄弱等問題。

《2063年議程》旗艦項目

  • 通過高速鐵路網絡連接所有非洲首都及商業中心
  • 加快促進非洲內部貿易,提高非洲在全球市場的貿易地位
  • 開發剛果民主共和國(DR Congo)印加大壩(Inga Dam)項目,發電43200兆瓦
  • 消除非洲人在自己大陸上旅行、工作及生活方面能力上受到的限制
  • 結束所有戰爭、內戰、基於性別的暴力及暴力衝突,防止種族滅絕
  • 建立單一的非洲航空運輸市場(Saatm)
  • 加強非洲航天工業力量
  • 創建一所非洲虛擬及網上大學
  • 編寫非洲百科全書,提供與非洲真實歷史及非洲生活有關的權威資源

然而利比里亞前工程部長摩爾(W Gyude Moore)表示,非洲聯盟目前在施行《2063年議程》方面面臨很多阻力,因為這一組織缺乏恩威並施的影響力,很難把組織成員團結到一起推行這些計劃。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德國總理默克爾(中間)於2017年發起《非洲契約》,幫助鼓勵對非洲的私人投資。

摩爾認為,許多非洲國家債務日益加重,正在利用自己的資源償還其他國家貸款,因此它們已經無法把精力集中到這項宏偉的大陸計劃上了。

他稱,這些國家應該利用外界對非洲大陸與日俱增的興趣,找到可以負擔的方法改善道路等交通基礎設施,促進經濟增長。

根據非洲開發銀行(ADB)數據,雖然《2063年議程》在高鐵方面著墨頗多,但道路運輸是非洲主要的運輸方式,至少80%的貨物和90%的乘客依賴於此。

非洲開發銀行表示,撒哈拉以南非洲49個國家的道路基礎設施情況不佳,導致人員無法獲得基礎教育、衛生服務、貿易樞紐及經濟機遇。

“非洲只有43%的道路是鋪設的,其中30%在同一個國家:南非,”摩爾表示。他目前是美國全球發展展中心高級政策研究員。

“要想不修路就打造現代經濟體、現代經濟體,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他說。

他以2014年爆發在西非雨季的埃博拉疫情為例。 “這場衛生危機的最初其實是一場基礎設施​​建設危機,”他說。

“由於花費時間過長,將血液樣本從病人身邊帶到實驗室時,樣本已經無效了。”

摩爾稱,研究和投資打造可以承受暴雨季節的道路鋪設可以為非洲大陸帶來改革。

易卜拉欣非洲國家治理指數(IIAG)對《2063年議程》的目標也有所保留。

IIAG創始人、億萬富翁莫·易卜拉欣(Mo Ibrahim)在審查2019年指數報告時表示,衡量非洲項目進展方面“缺乏數據”。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道路狀況阻礙了許多非洲國家的經濟發展。

他表示,“如果無法衡量目標,就無法建立出色的目標。非洲聯盟議程中255個目標,幾乎有一半是無法量化的。”

喬治敦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的肯·奧帕洛博士(Dr Ken Opalo)告訴BBC,一些非洲國家面臨的另一問題是,他們的政府中缺乏有效運作的官僚機制。他說,非洲民主國家可以從中國身上學到一些經驗。

“讓中國成功的不是專制制度,而是官僚主義效率……制定、施行政府政策的能力不會在自由選舉制度下失效,因此那些認為南蘇丹、中非共和國甚至馬拉維會發生改變的預期是可笑的,”奧帕洛稱。

非洲聯盟副主席誇蒂(Thomas Kwesi Quartey)最近承認,非盟的確面臨挑戰,並表示該組織最近正計劃推出一個平台,以使其可以最好地監督《2063年議程》目標的實施。

“我們也歡迎批評,”他說。

創造就業機會

奇怪的是,非洲最緊迫的青年失業問題並沒有被列入《2063年議程》旗艦項目,但非盟官員表示,所有項目都是為了創造有利的就業環境。

根據聯合國人口司預測,到2050年,非洲人口將增加一倍,達到22億。這給各國政府創造有意義的就業機會帶來挑戰。

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稱,另一個令人擔憂的統計數字是,儘管全球貧困水平正在下降,但非洲的數字卻在上升。

該基金會預測,如果目前趨勢持續下去,30年內尼日利亞和剛果民主共和國將成為全世界44%最貧困人口居住地。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2014年埃博拉疫情爆發期間,一名男子在利比里亞首都蒙羅維亞浸水的路上洗車。

奧帕洛表示,在非洲大多數國家及地區中,脫貧機會最多出現在農業​​領域,數以百萬計的人口可以藉助農業擺脫貧困,但由於缺乏投資及欠開發,放緩了這一領域的發展速度。

在絕望與無助之中,許多年輕人湧向了城市。

“我們現在的城市化是沒有就業機會的城市化,我們沒有見到投資打造生產型城市,反而見到許多消費型城市拔地而起。它們帶來的工作機會都依賴於進口,”奧帕洛說。

這是非洲必鬚麵臨的又一多方位挑戰。

莫約博士在2018年的文章中曾大膽提出一個問題:如果世界再也聽不到有關非洲的消息,會有人在乎嗎?

對非洲的再爭奪表明,答案是肯定的。

非洲事務評論員傅好文(Howard French)最近寫道:“非洲人口的發展方式和非洲大陸的經濟發展方式將幾乎影響到所有人對生活的一些假設。”

奧帕洛與摩爾稱,非洲領導人面臨的挑戰是,他們的言辭要與可實現、可量化的計劃掛鉤。

他們表示,這些領導人在談判時作出的讓步需要符合他們本身的優先利益,而不是在一系列新的非洲主題峰會上接受別國提供的短期協議和交易。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非洲國家在為年輕人創造就業機會方面面臨許多困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