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美国加紧制裁伊朗 中国或收“渔翁之利”? – BBC News 中文


美国国务院周四另外发声明,指出制裁行动再次证明美国堵裁伊朗政权的资金来源,令它无法取得"支援恐怖活动和其他危害稳定的活动"。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美国国务院指出制裁行动再次证明美国堵裁伊朗政权的资金来源,令它无法取得”支援恐怖活动和其他危害稳定的活动”。

美国宣布针对伊朗的新一轮行动,向11家被指协助伊朗出口和销售石油的公司实施制裁,禁止美国公司或个人与它们有任何业务往来。

这些公司同时被指支援一家名为众祥石化的香港公司。这家香港公司今年1月已经被美国制裁。美国财政部当时指出这家公司与其他数家位于中国大陆和阿联酋的公司为伊朗革命卫队和它的“代理恐怖组织提供资金”。

美国周四(9月3日)的公布包括十多名个人和公司,当中五家公司在香港有注册地址,其余公司都是中国大陆、伊朗和阿联酋公司。

美国总统特朗普自2018年宣布退出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与伊朗达成的核协议后,多年来一直希望透过联合国重新向伊朗实施制裁,但分析担心,这些制裁只会将伊朗推向以中国和俄罗斯为首的阵营。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中国接管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后,港口基础建设大幅度提升,中国和伊朗早前据报达成协议,中方以类似的方式接管伊朗南部一个港口。

“散布混乱和破坏”

美国财政部的声明透露,众祥石化今年3月与一家称为扎格罗斯石化(Zagros)的伊朗公司达成协议,今年内从对方购买上10万公吨的伊朗石油产品,并透过一家总部设在阿联酋的公司进行交易,违反美国针对伊朗的制裁。

美国财政部同时指控一家名为丁林有限公司的中资公司,指控扎格罗斯石化公司透过这家公司处理销售伊朗石油所得的收入,这家公司与众祥石化一样,在香港注册成为公司。

美国国务院周四另外发表声明,指出制裁行动再次证明美国决心堵截伊朗政权的资金来源,令它无法取得“支援恐怖活动和其他危害稳定的活动”。声明同时呼吁伊朗不要再滥用当地资源“散布混乱和破坏”,也不要再破坏伊朗人民的繁荣。

被美方制裁的公司和个人将被列入美国的特别指定国民清单(Specially Designated Nationals ,简称SDN)。美国财务部早前制裁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等中港官员的时候,也是将他们列入这个清单,禁止美国公司或个人与这些被制裁对象有业务往来。

Image caption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8年1月访问伊朗时,与总统鲁哈尼会面。

靠拢中俄

美国总统特朗普自2018年宣布退出前总统奥巴马与伊朗达成的伊核协议后,多年来一直希望透过联合国重新对伊朗实施制裁,但分析认为这个做法反而迫使伊朗靠拢中国和俄罗斯等国。

BBC波斯语、美国《纽约时报》今年7月分别引述消息指出,中国和伊朗正计划签署文件加强双方合作,范围包括能源、科技、军事等方面的支援。这个计划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6年到访伊朗时提出,伊朗总统鲁哈尼今年6月正式同意。

图片版权
AHMADINEJAD.IR

Image caption

伊朗前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是该协议的主要批评者。

《纽约时报》引述文件显示伊朗将以折扣价向中国出售石油,同时中资公司将会更大规模地参与伊朗国内海港、铁路和通讯设施等基础建设。

外界关注中资公司可能会投资的其一个位于贾斯克(Jask)的港口,位处战略石油运输航道霍尔木兹海峡。如果中方取得这个港口的控制权,将会是继斯里兰卡汉班托塔(Hambantota)和巴基斯坦瓜达尔港(Gwadar)后,另一个位处印度洋、并由中资公司控制的港口。

《纽约时报》引述伊朗评论员马杰莱西(Fereydoun Majlesi)指出,伊朗只剩下与中国打交道的一个选择,形容与中国的协议“是最好的交易,直至制裁结束为止”。

Image caption

如果中国成功接管贾斯克港,它将成为中资公司在印度洋控制的第三个港口。此外,中国解放军在吉布提也设有支援基地。

“参与方”定义之争

伊朗2015年与美国、英国、中国、俄罗斯、法国、欧盟和德国签署的核协议当中,包含一个惩罚条款,规定如果伊朗方面违反协议内容,联合国在协议生效前针对伊朗实施的制裁将会恢复效力。特朗普政府希望透过这个方法,令针对伊朗实施的国际制裁再次生效。

美国认为,联合国安理会相关决议案中,将包括美国在内等国家和组织列为“参与方”,因此仍然有权引用这个惩罚条款,要求国际制裁再次生效,又认为即使美国已经退出协议,再没有参与当中的规定,这仍然无损美国“参与方”的地位。

但协议的签署国和大部份联合国安理会的成员,包括英国、法国等欧洲国家成员,都认为美国无权引用这个机制,因为美国已经单方面宣布退出,并不符合“参与方”的定义。

美国加紧制裁伊朗 中国或收“渔翁之利”? - BBC News 中文 1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美国和伊朗是如何变成死对头的?

英国剑桥大学国际法教授马克•韦勒(Marc Weller)注意到,美国政府2018年退出伊朗核协议的文件中明确写明美国“将停止参与核协议”,这种写法令美方很难说服外界它仍然有权引用核协议中惩罚伊朗的条款。

他认为,如果特朗普留在核协议,反而可以以参与方之名,指控伊朗违反协议内容,经过调解过程后继续指控,这样就可以要求恢复针对伊朗的国际制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