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夢的母親


做夢的母親

2021-02-18 經濟之聲財經夜讀

上,目送孩子上學之後,我照例上牀睡回籠覺。

我閉著眼睛也能感受到窗戶越來越亮。

電子鑰匙開車門的嗶嗶聲,鄰居見面的寒暄聲,還有小狗小鳥的叫聲,都聲聲入耳。因隔著封閉的陽台,卻也並不嘈雜,反而映襯出塵世的安妥,更容易入睡。

然後,就夢見了母親。

母親去世已經快二十年了,夢見她的時候並不是很多。

她是突發腦出血,走得很快。那時我不過二十歲出頭,現在我已經越過了四十歲的邊界,人到中年。

我進到了一個房間裡,不知道什麼由頭,有些心煩意亂。房間裡有兩張牀,都掛著紗帳。

一進門我就看見兩個孩子在嬉鬧,有點兒髒兮兮的樣子,看見我,他們停了下來,瞪著圓溜溜的眼睛,瞧著我。

我任他們瞧,只是想躺到牀上歇一歇。剛在一張牀上坐下來,看見另一張牀上還躺著個人,便走過去,想看看是誰。

——是母親。她斜躺在那裡,枕著牀被子,閉著眼睛,在睡的樣子。

「媽!媽!」我連聲喊,肆無忌憚地喊著「媽」。

她睜開眼睛,看見我,卻並不像我一樣驚訝。她自在從容地坐起來,答應著:「哎。」

我想問問她:怎麼在這裡?在這裡做什麼?那兩個孩子是誰家的?卻什麼也問不出口。我心裡明明白白地知道,她已經死了。

這是夢吧?

這是夢。

母親溫和地看著我,也沉默著,似乎很明白我的沉默。

我們對視著,似乎都在確認彼此的真實。她把視線移開,短短地笑了笑,笑得有些羞澀,有些不好意思。

然後,我就趴到她的牀沿上,哭了起來。

起初是抽抽噎噎,委委屈屈的樣子,沒有放開。

很快,我就不管不顧號啕大哭起來。

似乎這二十年來,我把所有的傷心、難過、憤怒和自怨自艾都積攢下來,就是爲了在這一刻哭給母親——要用淚水盡情盡興地朝她撒一下嬌。

哭了不知多久,覺得好了一些。

矇矓中,見母親的一隻手就在眼前。

是她的左手吧?我想握住。這可以嗎?

我有些猶豫,擡起頭,母親的神情也在猶豫。

猶豫稍縱即逝,我一把抓住她的手。她的手溫溫的,一點兒也不冰涼。

我的心頓時踏實下來,仿佛這手溫是一種有力的證據:母親並沒死,還活著。

即使夢醒了,她也還在豫北鄉下的楊莊村老宅里,等著我回去。

可我的淚水並沒止住,一直一直在落,落在母親的手上,直到把她的掌心聚成一個小小的溫泉。

——鳥鳴聲越來越歡悅。我醒了。

不捨得睜開眼睛,可是我已經醒了。那個夢,再也回不去了。

想想,覺得自己還真是無恥,即使在夢裡見到了母親,也還是只顧著自己在哭,想要得到她的慈愛和撫慰。

母親帶著一掌心的淚水回去,該是多麼不放心啊。

作者:喬  葉丨編輯:安  然

製作:安  然丨監製:劉  靜

部分圖片來源網絡,在此向原作者致謝

中央廣播電視總台經濟之聲主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