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新冠疫情:從野生動物身上打響病毒源頭追踪戰 – BBC News 中文


一隻被走私販運的穿山甲出現在吉隆坡:這種動物是疫情最初爆發時的嫌犯之一。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隻被走私販運的穿山甲出現在吉隆坡:這種動物是疫情最初爆發時的嫌犯之一。

一場調查新型冠狀病毒如何從動物轉移到人體的競賽已經打響,BBC記者海倫·布里格斯(Helen Briggs)報導了科學家試圖追踪疫情來源的過程。

在中國的一處地方,一隻蝙蝠正在飛過天空。它的糞便中留下了一絲冠狀病毒的踪跡,掉到了森林大地上。這時,一隻野生動物,可能是一隻在葉子間尋找昆蟲的穿山甲從地上的排泄物中帶走了病毒。

這種不明新型冠狀病毒開始在野生動物中間傳播。最終,一隻感染病毒的動物被人類捕獲,一名人類不知在什麼情況下換上了這種疾病,之後開始在一個野生動物市場的工作人員之間傳播開來。而與此同時,一場影響全球的疫情也正在逐漸形成。

科學家們正在試圖證明這種理論的真實性,為此他們試圖找出帶有這種病毒的野生動物。倫敦動物協會(Zoological Society London)的安德魯·坎寧安(Andrew Cunningham)教授稱,這種尋找各個事件前後聯繫“有點像一個偵探故事”。他指出,許多野生動物物種都可能是病毒的宿主,尤其是身上藏有大量不同冠狀病毒的蝙蝠。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顯微鏡下的冠狀病毒。

那麼,我們對這個“溢出事件”究竟了解多少?事情真相是否像業界所了解的那樣?當科學家們一名病人體內提取的病毒中破解出其基因組成後,科學家們將病毒與中國的蝙蝠聯繫到了一起。

蝙蝠聚居在面積較大的地方,飛行距離很長,並且遍布每個大陸。它們很少生病,但可以將病原體廣泛傳播。倫敦大學學院教授凱特·瓊斯(Kate Jones)認為,有一些證據表明蝙蝠已經適應了飛行的能量需求,並且在修復DNA損傷方面表現得更好。 “這可能使得它們可以在生病之前有能力攜帶更多病毒,但這只是目前的一種想法而已,”她說。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是確診病例出現最多的國家,但其他國家也在抗擊疫情。

毫無疑問,蝙蝠的行為可以讓病毒大力繁殖。諾丁漢大學教授喬納森·鮑爾(Jonathan Ball)表示,考慮蝙蝠特殊的生活方式,且他們會攜帶大量病毒,由於蝙蝠屬於哺乳動物,所以很有可能一些蝙蝠可以直接或者通過中間宿主物種將病毒傳染給人類。

這個謎題的第二部分是對神秘動物的識別。病毒在這個動物體內得到培養後,這個動物可能最終出現在了武漢市場上。其中一個可疑對象便是穿山甲。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官員在廣州一野生動植物市場查獲野貓,以防止SARS傳播。

穿山甲是一種全身佈滿鱗片的哺乳動物,以螞蟻為食。據報導它們是全世界走私量最大的哺乳動物,現在瀕臨滅絕。亞洲市場對穿山甲有大量需求,它們的鱗片可以用於中藥,一些人還視穿山甲肉為美味佳餚。

人們之前已經在穿山甲體內發現過冠狀病毒,其中一些據說與新型冠狀病毒非常相似。那麼,在傳播到人類之前,蝙蝠病毒和穿山甲病毒之間有可能已經進行過遺傳信息互換嗎?科學家對所有結論都持謹慎態度。目前穿山甲研究的全部數據上未公開,因為我們無法核實這些信息。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駱駝體內可以藏有冠狀病毒MERS。

坎寧安教授稱,研究中檢測的穿山甲的來源與數量至關重要。 “例如採集的是否是多只直接從野外採樣的動物(這樣結果才更有意義),還是從圈養環境或農貿市場(濕市場)中採集的一隻動物(這樣可能無法得出有關病毒真正宿主的強有力結論)?”

坎寧安表示,穿山甲和其他野生物種,包括各類蝙蝠,通常在農貿市場上被出售,這給病毒從一種物種轉移到另一物種提供了機會。 “因此,濕市場為病原體從一種物種傳播到另一物種,包括傳播到人體創造了理想的條件”。

疫情爆發後,武漢關閉了相關市場,那裡原本有一個野味區,專門出售活的和被宰殺的動物,包括駱駝、考拉及鳥類的身體部位。據《衛報》報導,其中一家商店的貨品清單上列有:活狼幼崽、金蟬、蝎子、竹鼠、松鼠、狐狸、雪貂、刺猬(有可能是豪豬)、火蜥蜴、烏龜和鱷魚。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本月印度尼西亞一市場上出售蝙蝠。

鮑爾教授說,目前據我們所知,蝙蝠與穿山甲並沒有列在市場出售名單目錄中,但中國當局應該會有哪些動物曾被出售的信息。 “如果溢出事件已經發生過一次,你會想要知道是否還會再次發生,因為從公共衛生角度來看十分重要。”“因此,你需要確切地知道溢出事件發生的動物種類,以及造成溢出的風險因素是什麼。”

近年來,已經有許多我們熟悉的病毒與野生動物發生交叉。比如埃博拉、艾滋、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徵(Sars)和現在的新型冠狀病毒。瓊斯教授稱,野生動植物引發的傳染病事件逐漸增多可能是由於我們發現它們的能力逐漸增強,彼此之間的聯繫日益緊密,或者人類更多侵占了野生棲息環境,從而“改變了版圖,也使得人類接觸到了之前從未見過的新病毒”。

坎寧安教授表示,如果我們知道了風險因素都有哪些,便可以採取措施從源頭上防止這些情況發生,同時還不會對野生動物造成不利影響。環保主義者們一再強調,儘管蝙蝠被認為攜帶許多病毒,但它們對於生態環境的運作也是必不可少的。 “食蟲蝙蝠可以吃掉蚊子和農業害蟲等大量昆蟲,果蝠則可以給數目授粉並傳播種子,”他說。 “當務之急是,不要因為錯誤的’疾控’措施撲滅這些物種。”

在2002-2003年的非典疫情發生後,野生動物市場交易一度被叫停,但很快中國、越南和其他東南亞國家又出現了許多類似市場。

如今中國再次叫停了通常用於食品、毛皮和傳統藥物的野生動物產品買賣,報導稱這次禁令可能永久有效。

雖然我們可能永遠無法確切知道導致多人死亡的這次疾病是如何開始在人類間傳播的,但東英吉利亞大學教授戴安娜·貝爾(Diana Bell)指出,我們可以預防下一場“完美風暴” 。 “我們把來自不同國家、不同棲息地、不同生活方式的動物們聚集到了一起,讓它們相互混合,有點像是一個大熔爐,我們必須停止這種做法了,”她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