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 One深夜發歌挑釁GAI,事後還說歌去年就寫好了?


PG One深夜發歌挑釁GAI,事後還說歌去年就寫好了?

2021-01-11 網易

  What`s up,我是你們最愛的胖爺。

  昨天凌晨快一點的時候,PG One在自己的微博大號發了一個新歌的預告說:今晚,我有一些話想對PG One說。

  並且,圖片中還配圖了三個單詞:Kill The One。

  結合這些信息來看,胖爺我就明白他也是老「網抑雲」了,難不成這是要跟我們打個感情牌?

  

  就在晚上九點多的時候,PG One正式發布了這首名叫《Kill The One》的新歌。

  《殺死一個》來自西三爺00:0006:06

  雖然大多數人都對他嗤之以鼻,但光從一些數據上來看,PG One的流量絕對是牛逼。

  截至胖爺我寫稿的時候,微博里的這首歌一共有接近8萬的轉發和13萬的點讚。

  評論區里也有孩子王、TOY王奕、殺手耗這些Rapper來支持他。

  

  

  

  而在他的微信公衆號里,簡簡單單的一篇MV+歌詞的文章就有2970人打賞,3.5萬的贊以及1.7萬的在看。

  

  也許是爲了突出歌詞的內容,PG One這次沒有過分的去炫技、玩押韻。

  在這首新歌里,他變得很走心,甚至還加入了一些旋律的元素。

  如果說以往的他是一顆埋在地下的雷,一碰就炸,那麼昨天的他就變回一個積壓了很多負面情緒的人,打算坐下來說說心裡話。

  

  從歌詞來看,胖爺我覺得整首歌可以明顯地劃分爲幾個部分。

  一上來,PG One化身爲一個專業噴子去一一數落他犯下的「罪過」,這其中不僅包括了當年的「姚貝娜事件」,還提到了自己曾經的團隊紅花會。

  

  圖中的那三個*指的是姚貝娜

  相信許多人都還記得,在PG One出事的那段時間裡,許多人都抓住侮辱姚貝娜那件事去瘋狂地抵制他。

  而在提到紅花會的這段歌詞裡,他質問自己說對紅花會有沒有過一絲絲的慚愧,順便還提到了自己的「豬精粉」。

  

  在接下來的部分,PG One以一句「恭喜你毀了Hiphop」繼續開始自黑模式,用那些路人和噴子的Diss組成了這段Verse。

  或許他就是想借這種方式來向人們展示自己所遭受的,無論是謾罵還是抵制也好,沒有任何一個人能比他更了解自己。

  

  在闡述完那些對他的攻擊後,PG One就開始了自己的懺悔。

  「我全力在解釋這一切,依然沒人信我。」

  雖然已經被封殺好幾年,但他似乎還是不甘心自己的遭遇,仍舊在不斷地祈禱自己能得到寬恕。

  

  在最後的一個部分,PG One針對上面自黑的點一一作了回應。

  其中最有意思的莫過於這句:「若真因花邊新聞被打壓我心甘情願被罵,想問聖誕夜和超社會哪一首更可怕?”

  

  相信明眼人都不難看出,PG One之所以唱這句歌詞是因爲他還是看不爽GAI。

  《聖誕夜》是他拿來被全網攻擊的元兇,而《超社會》則是GAI的Underground代表作之一。

  相較於其他人來說,被封殺的PG One或許才是真正的「地下Rapper」。

  同樣是當初有嘻哈的冠軍,如今的GAI和他相比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

  

  如果單純從歌詞上來看,GAI當年的這首《超社會》確實很危險,就連胖爺我都曾擔心過GAI會不會因爲這些黑歷史翻車。

  事實證明,真正有腦子的人是能夠把這些東西給處理乾淨的。

  

  但即便如此,PG One心裡還是咽不下這口氣。這幾年過去了,他還是不忘藉此事來Diss一下GAI。

  看到這句歌詞,胖爺我就想起了幾天前發生的一件事。

  8月末的時候,PG One久違的在西安的一家酒吧復出表演。

  不知道出何原因,當時他並沒能上台表演,而是在台下擁擠的卡座裡邊蹦邊唱。

  

  僅僅唱了十幾分鐘的時間,他就被迫中斷了演出,倉皇地離開了現場。

  當晚的演出結束後,PG One發了條微博說:「對不起,這不是我想要的。

  

  結合這件事,胖爺我記起了輝子之前在《One One沒想到》裡唱的:「你在歌里又提GAI,你說你居心又何在?

  居心何在?還不是因爲酸了唄…

  

  回想去年,PG One在多倫多演唱會上公然喊話:「我跟老GAI也沒有那什麼,我們早就已經Peace了,GO$H是很牛逼的。」

  這麼久過去了,他又重新挑起戰火,主動向對方挑釁,這一手騷操作屬實是讓人看得有點迷。

  

  只不過就在今天下午的時候,PG One點讚了這首歌製作人的一條微博,具體內容是說這首歌其實是在19年年底就完成的。

  「凡是真正知道故事時間線的都不會說出眼紅、嫉妒之類的話。」

  難道說,我們這些人只看到了PG One在第一層,而他本人卻在第五層?

  

  只不過在胖爺我看來,這首歌寫於何時發於何時其實區別不大。

  至少這樣的歌詞擺在這裡,只要GAI繼續牛逼一天,或者他復出失敗一次,那種心有不甘的落差感就會一直存在。

  即使他的這波走心感動了不少人,但仍然改變不了現有的局面。

  《聖誕夜》和《超社會》誰更應該被封殺?

  其實爭論這樣的問題早就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爲自媒體平台「網易號」用戶上傳並發布,本平台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注意:以上內容(包括圖片和視頻,如果有的話)是由網易昊的用戶上傳和發布的,網易昊是一個社交媒體平台,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