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夢溪背景故事上線:先祖建造長城,夢想加入長城守衛軍


沈夢溪背景故事上線:先祖建造長城,夢想加入長城守衛軍

2021-02-25 最強農藥

巍峨的長城,古老的奇蹟。誰建造了它?誰守望著它?誰在它身畔長眠?誰又因它的庇佑,最終獲得幸福呢?

沈夢溪所珍藏著不知真僞的半本家譜中,有著祖先對這個問題的答案。這是貧窮的混血魔種所引以爲豪的東西。

「爲尋求幸福西去的神明,他們的足跡留下這條道路。我們追隨神明的足跡,想要去往幸福之所。在經歷亂兵,疾病和漫長旅途後,身背長槍的混血魔種獵人引領我們來到長城。從此以後這裡就是我們的家。」

按照家譜所記載,沈夢溪的祖先就此安頓於長城之下。他們清理關樓,升起旗幟,釀造美酒,甚至以爆彈清理石堆時,還偶然挖出過奇怪的大塊頭機關。

一代又一代,長城的旗幟變幻爲河洛,昔日荒蕪的田地被開墾,矗立起座座城鎮。帶來一切繁榮的正是長城守衛軍,也是沈夢溪的嚮往和渴望。半本家譜讓他堅信自己是長城之子,而長城之子終究會歸於長城。

可現實里他的美夢顯得滑稽可笑。至少沒人相信長城守衛軍會招攬這麼個衣衫襤褸,個頭小小的混血魔種。集市開啓的日子裡,沈夢溪也擺上簡陋的攤位,出售自己製造的爆彈,卻無人問津。

「告訴你們,這可是俺的家傳技藝。別看這么小一塊,但威力足以炸穿玉城的礦坑!」

「吹牛的小孩,當新年放煙火呀。」

「是呀是呀,官府怎麼可能允許售賣真正威力巨大的爆彈呢。」

「天下第一精通機關爆彈天才不需要誰來允許!」暴躁的沈夢溪試圖證明自己,然而陡然扔出去的爆彈只嚇哭了一個小孩,引線還沒有燃盡就被一隻靈巧的手掐滅。

個子高高肩背獵槍的少年抱起哇哇大哭的弟弟,輕輕拍著肩膀安慰他。這對百里兄弟在鎮上的信譽顯然比沈夢溪高很多。於是圍觀羣衆一片欺負小孩的憤怒譴責聲中,自己也還是小孩的沈夢溪只能抱頭落荒而逃。

「可惡可惡可惡。」沈夢溪蹲在矮崖邊,眼巴巴望著長城。半本家譜就揣在懷裡。

「看來,你很嚮往長城啊。」

溫文爾雅的聲音在背後響起。沈夢溪回過頭,不知什麼時候,身後立著一個方士,服飾精緻的與此地格格不入,繡著牡丹的暗紋。手裡還提著壺酒。

「總有一天,我會加入長城守衛軍。」沈夢溪氣鼓鼓道。不知道爲什麼,方士的話音有種魔力,讓人不由自主敞開心扉。

「我曾經認識某個傢伙,也很擅長機關。」方士眺望著遠處的長城。「本是最後一次祭奠,沒想到……恐怕也是種緣分吧。你願意跟我同往長安而去嗎?」

「不想。」沈夢溪毫不猶豫拒絕了。「我要留在這,我會回到長城。我會在長城出人頭地!」

方士像沉浸在回憶中般微笑著,並不因這拒絕而生氣。他看著沈夢溪,但瞳孔里閃爍的光芒又似乎穿過他的身體,望著遙遠的彼方。

「加入長城守衛軍,就是你夢寐以求的幸福嗎?」

「是!」

「那麼,按我說得做,你會如願以償的。」

清香撲鼻的美酒被鄭重倒在土地上。一次,兩次,三次……沈夢溪不由得隨著方士雙手合十,閉目禱告,希望先祖大人保佑自己實現心愿。

之後的日子裡,沈夢溪反覆試驗改進自己的爆彈,等待著方士預言的時刻。時光流逝,果然鎮上張貼告示,宣布守衛軍將領蘇烈同意與長年占據云中漠地商道的玉城領主聯合舉行關市的消息。

沈夢溪按方士的指點,趁關市前的夜晚在早已觀察好的地點安放上精心製作的爆彈。

「關市舉行的時候,會有歹人襲擊。如果用爆彈斷掉他的退路,你會成爲拯救長城的英雄,並實現自己的願望。」

熙熙攘攘的關市,人來人往。人們歡聲笑語,依稀還瞟到百里兄弟的身影穿梭其間。日頭西落的時候,關市的熱鬧也達到巔峯。很久沒有如此的盛會了,人們甚至準備以篝火的宴會來慶祝和平與繁榮。

唯有沈夢溪的內心被方士的承諾填滿,焦急計算著引爆的時機。等待總是漫長又煎熬,方士的話是真的嗎?可內心強烈的渴求壓倒一切,他必須要博取命運的轉機。同樣擅長爆彈製作的先祖大人,他的靈魂是否已化爲頭頂閃爍羣星中的一顆,並正注視著自己的舉動?當他決定踏上神明走過的道路時,是否內心也抱有如此堅定的意志?過去的生活中,沒有人會對沈夢溪能成爲一個什麼樣的人抱有期待。但他奇蹟般得從不懷疑自己擁有的天才和力量,相信自己能改變許多人的命運,縱使剎那也好,去成爲一個英雄,長城的英雄。

震天動地的爆裂聲伴隨火光燃起,關市上飄蕩著人們驚恐的喊叫。

「魔種來了!」

恐怖的生物成羣結隊穿行關市,衝擊城鎮……方士的預言實現了。

沈夢溪毫不遲疑的飛奔著穿越混亂的集市,這是他唯一的機會,改變命運的機會。揣在懷裡的家譜,猶如火焰般灼燒著他的胸膛,激盪著他的靈魂。靈敏的眼光追尋著守衛軍的將領蘇烈,看著他穿過喧囂的濃煙,搖搖晃晃走向一個人,那個本來應是他的朋友的人,向他建議舉行關市的玉城貴族。蘇烈厲聲責問他,是不是他引來魔種,想要奪取長城。可是玉城貴族搖著頭,一步步倒退,甚至能看清他的年齡比自己大不了多少……似乎終究承受不住蘇烈的怒火,忽然他轉身往關市外逃去……沈夢溪終於等到了自己的機會。

震天動地的爆炸聲中,玉城人落入陷開的大地,而隨之從精確計算的方向倒塌的殘柱則徹底封死他逃生的希望。在蘇烈趕來之前,一隊守衛軍已經好整以暇的將垂死掙扎的囚徒團團困住。

沈夢溪一躍蹦出,沖爲首的青年將領大吼道:「抓住這傢伙了。答應我的事,不可以食言啊。」

一道劍光掠過他耳邊,削掉他好幾根頭髮。沈夢溪瞬間膽寒。

「喂,餵……要,要反悔嗎……」

「看看背後吧。」

沈夢溪戰戰兢兢轉過身,幾乎要尖叫。方才試圖偷襲他的魔種,被劍光劈成兩半。

「今晚,你是拯救長城的英雄。歡迎加入長城守衛軍。」不知爲何,這冷漠的聲音在紛亂的夜晚裡,格外清亮。

從這天開始,沈夢溪實現夢寐以求的願望,成爲長城守衛軍的一員。他不再是鎮上的混混,愛炸裂的刺頭,每個試圖拿他的過去打趣的戰友都會被他燒掉眉毛。他是拯救長城的英雄,與魔種戰鬥中出奇制勝的機關師,以及最受新的守衛軍領導者器重的,名揚長城的風雲人物。

可惜長城什麼都好,就是伙食太難吃。

身邊的士兵很奇怪的問:「沈大人還不知道嗎?最近新加入的廚子,做得一手好菜啊。」

作爲依靠主動選擇改變命運的人,顯然沈夢溪的行動力比任何人都要強。他興沖沖推開了關樓廚房的門,卻在尚未觸到熱氣騰騰的鍋蓋時立刻停手。擦肩而過的子彈明確無誤發出「禁止偷吃」的警告。

沈夢溪從瞬間的呆滯中回過神後,幾乎是勃然大怒般跳起來,追索子彈射出的方向。他圓瞪的雙目看到廚房對面的碟樓上,個子高高的青年放下長槍,露出臉來。沈夢溪高舉的右手劇烈顫抖起來,爲什麼會在這裡看到了自己最討厭的人之一。命運一邊打開一道門令你如願以償,另一邊又關上一扇窗把孽緣送到眼前。

「百……百里!」

像被看不見的絲線牽動著奇異的緣分,像由無聲的號角奏響集結的呼喚,一個接一個的人們聚集在巍峨高牆旁,聚集在長城守衛軍的旗幟下。

長城之子,終究歸於長城

年度最佳小遊戲,《雷霆戰神》全球首發,分分鐘稱霸全服!

點擊閱讀原文,開始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