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敏:女科學家的幸福密碼|所慶展望


方敏:女科學家的幸福密碼|所慶展望

2021-02-25 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

方敏,博士、研究員,博士生導師。2003年年獲中國科學院遺傳與發育生物學研究所免疫遺傳學博士學位。2003-2008年在美國福克斯腫瘤研究中心從事博士後研究,並於2008-2012年先後在該研究中心擔任研究助理職員科學家2013年獲「國家優秀青年基金」資助。主要從事感染免疫及免疫衰老等研究。


「要學會享受科研這個過程,而不要太看重最終的結果是否跟預期一樣;在這個創造性的過程中,你敬業了你就會喜歡它。」——方敏

初識方敏老師是在她的實驗室里,她有著江南女子一般清秀的面容,骨子裡卻透露著北方人豪爽大方的氣質,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第一印象。因爲回國不久,實驗室還在建設進程當中,她帶著我們一邊參觀,一邊介紹了實驗室的初期規劃,眼神中滿是對未來無限的憧憬和信心。

多數人幼時的夢想都會隨著成長的過程而發生偏離,她是如何做到執著如一?作爲傑出的女性,事業與家庭的平衡又是如何把握的?隨著答案的逐一揭曉,我們更加了解了這位入圍「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計劃」的女科學家和她的世界,對她的欽慕之情也愈益增加了。

乘著夢想的翅膀

方敏從小學一路讀到博士,學業是一路暢通的,當然是天資聰穎,更因爲後天勤奮,她始終對知識有著強烈飽滿的好奇心,像海綿吸水一樣貪婪地汲取著知識的滋養。無論是學習還是工作,對她來講,都是件輕鬆、快樂的事。

高中時代,身爲班級化學課代表的她就對生物和化學這兩門功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那時她的理想是考上一個師範院校,畢業後當老師,爲學生們傳道授業解惑。高考填志願,她還有些懵懂,不太清楚選什麼專業,當發現有生物化學專業時,就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它,從此與生物結下了不解之緣。

大學畢業後,她在陝西航天製藥廠工作了四年。工作是穩定和安逸的,她卻不滿足起來,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1998年,她再一次踏上了求學之路,考入中國科學院遺傳發育所讀研究生。期間的主要工作是進行基因工程抗體方面的研究,偏向於腫瘤的免疫治療方向。穩固的學習基礎,爲以後的深造提供了良好的條件。2003年8月,她來到了美國福克斯腫瘤研究中心從事博士後研究,主要從事病毒免疫方面的工作,並在此一直做到Staff Scientist。

2012年,她回到了魂牽夢繞的祖國。讓她感到驕傲和自豪的是:國內科研環境已經逐漸追趕上了國際先進水平,無論是儀器設備還是科研實力都有了飛躍發展。數年前,國際上這些頂級的期刊NATURE,CELL, SCIENCE雜誌上發表的來自中國本土的研究還很少;如今,差不多每期都會有一兩篇中國科學家的文章。中國的科技力量正在崛起。

「要學會享受科研這個過程」

她始終將科研工作當作一種享受。雖然有辛苦,有磨礪,但樂趣更是不可言說。她說:「要學會享受科研這個過程,而不要太看重最終的結果是否跟預期一樣;在這個創造性的過程中,你敬業了,你就會喜歡它。」她對自己的要求是:對工作一定要全力以赴,從設計實驗到實際操作到後期分析結果都要非常嚴謹,不可苟且放鬆。科研來不得半點虛假和糊弄。不管實驗結果和預期是否一樣,她都選擇相信事實,因爲實驗結果的本身並沒有對錯之分,真理只有一個,那就必須得「尊重事實」。

記得在國外做博士後時,第一次做實驗是載體構建表達蛋白,當導師看到電泳圖時的第一句話就是:「woo!Sheruns beautiful gel!」這個受到盛讚的結果背後,是她不斷付出的心血和努力。剛去國外的她,由於動物實驗做得比較少,遇到了不少困難,但她毫不畏懼,迎頭而上,憑藉著銳意探索和刻苦學習,將困難逐一化解,逐漸成長爲一位膽大心細手巧的科學家。

當你真正走進她,你就會發現,她的一切成就都不是幸運兩個字就可以涵蓋的,背後凝結著長期的堅持和超常的努力。她的每一個實驗周期都耗時甚長,通常都會花費5年到6年的時間來完成一項工作。天才是百分之一的靈感和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沒有對未知世界的好奇心和對科研工作的極大熱情,沒有超乎常人的恆心和堅強,就沒有她如今的科研事業。

事業與家庭同樣重要

做科研需要堅定不移的信念,耐得住寂寞的勇氣,不隨波逐流、堅守理想和信仰的篤定,因爲往往需要付出幾十年甚至一輩子的努力才能有所成就。而女性從事科研還需要付出更多,因爲她們還要兼顧家庭和孩子的教育、平衡更多的社會關係。這些都是挑戰和壓力。在方敏的眼中,科學與家庭並不是非此即彼、互不相容的關係,合理安排的話,還是能夠促成一種平衡狀態。

在美國工作期間,她擁有了人生中最爲寶貴的財富——兩個可愛的孩子。雖然工作如此繁忙,考慮到孩子的教育和發展,她並沒有讓父母在國內幫忙撫養孩子,而是毅然自己承擔起撫養孩子的責任。這一責任背後所承擔的艱辛,也許只有她自己才能體會。當時她愛人的工作也很忙,她的時間安排就格外的緊湊和高效率。上班時間通常是馬不停蹄,安排得滿滿的,經常一天安排好幾個實驗,有時忙得連飯都吃不上;下班後,又立刻抖擻起精神,投入到陪伴孩子的「工作」中。這樣緊張的連軸轉,她沒有任何怨言,相反,卻收穫了極其純淨豐滿的幸福感。科學家的角色固然重要,但做一位普通而快樂的母親,也是她另一個偉大事業。

回國工作的目標是做好科研、帶好學生

王國維形容古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境界,謂之:「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繼而「衣帶漸寬終不悔,爲伊消得人憔悴。」最終「衆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方敏老師在科研工作中也曾有過同樣的體會。從激情滿懷、到現實砥礪、到埋頭奮鬥、到初見端倪,一步一步,都是收穫,都是財富。

平穩的階段過後,她就在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如何往更高的境界發展,因此她開始「下棋找高手,弄斧到班門」,在科研的路上不斷挑戰尖端,挑戰自我。 她告訴我們,她回國工作的目標簡單而明確:做好科研、帶好學生。做學問方面,她希望學生有「弄斧必到班門」的膽略,希望能夠全面地培養學生,不僅要培養學生的科研思維能力和科研動手能力,還要培養他們的科學報告能力,把自己的工作很好地表達出來。此外,還要有良好的心理素質和積極向上的樂觀精神。

在她的眼裡,科研都有一個從薄到厚,再從厚到薄的過程。剛開始一點點積累,當有足夠的積累時,就要及時的總結整理,升華變薄。

要有速度,還要有加速度

所謂「速度」就是出成果,所謂「加速度」就是成果的質量要不斷提高。在方敏老師眼裡,速度和加速度同樣重要。她走的每一步都很踏實,對於科研的態度也十分嚴謹,這使得她的每一項工作成果都是速度和加速度的完美結合。

在國外期間,她主要從事病毒免疫學方面的研究,所作的工作涉及到T細胞免疫和抗體方面的工作以及疫苗的製備等。近幾年,她把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自然殺傷細胞(NK)上,NK細胞是天然免疫系統中的效應細胞,在機體的抗腫瘤及抗病原微生物功能中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她的工作揭示了NK細胞在抗病毒感染中的作用機制(Plos Pathgen, JEM,Immunity)。面對成就,她有著科學家一貫理性的特質,並沒有陶醉於鮮花與掌聲中,一分耕耘,有半分收穫已經很開心了。因爲在她的世界裡,科學家是一種職業,做科學研究則是一種生活方式。她今後長遠的科研目標是揭示天然免疫系統特別是NK細胞在傳染性疾病和腫瘤中的免疫調控機制;尋求更有效地預防和治療傳染性疾病和癌症的方法和途徑。

這就是她,一位普通而執著的科技工作者。她以她的卓著的成績詮釋了鏗鏘玫瑰的異樣美麗,她的美麗同時來自於她的幸福。實驗室的一個新發現,與家人在一起時的歡樂時光均是她幸福的密碼。

(作者:微生物所研究生會。採訪時間:201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