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劍奇俠傳》《倚天》《哈利波特》,原來是她承包了經典角色!


《仙劍奇俠傳》《倚天》《哈利波特》,原來是她承包了經典角色!

2021-01-11 騰訊網

作者/請秦

「我也不算正統學配音的。」

「陰差陽錯」進入配音行業的配音演員馮駿驊格外豁達。

前不久,她以聲音助力官的身份參加了B站的聲音演員競技節目《我是特優聲》,帶領一衆年輕聲音演員競演創作的同時,也回溯了自己40年的聲音從業生涯。

馮駿驊見證了聲音行業的辛酸、不公和疲態,也在配音行業進入轉型的今天,目睹了配音行業「流量」的引入。

她慶幸自己堅持在配音這個「舒適區」里步履不停,也認可在次時代的浪潮下,聲音行業主動做出的嘗試。

畢竟音熊聯萌,就是「不務正業」里的特優生。

年紀不大的老前輩&人均老闆的新工會

「不經意間,歲月的沉澱會在聲音里表達出來,就像慢慢下垂的肌膚,無法掩蓋。」

在回答「爲什麼不想配年輕小女孩」時,馮駿驊突然串場到之前她配過的美妝大牌廣告。

儘管在演繹上沒什麼太大技術難題,但馮駿驊對年輕小姑娘的角色不太感冒。實際上,她擁有著積極的能量,言語之間總帶著一股蓬勃。採訪間隙,叨姐還總會被她活潑的笑聲折服。

狀態和心態並馳的馮姐,已經從事配音工作四十年。

用嗓數十年,還能夠保持住「鐵嗓巨肺」,從這個角度來講,馮駿驊覺得自己也許算是配音界的天賦型選手——

在沒經受過專業訓練的前提下,她從小就知道要如何用氣,如何保護嗓子。直到現在,「一笑起來,兩扇門都擋不住我的笑聲。」

不過,在馮駿驊成爲「愛笑的幸運馮姐」之前,也經歷過成長的煩惱。

三歲時馮駿驊拿到了「陪朋友試鏡自己選上了」的人生劇本,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馮開始零零散散地配音演戲,年僅14歲的她還在飛天獎的獲獎作品裡演了個紡織女工。

「我們那時候演戲還有體驗生活這個步驟,在廠里提前生活了大半個月,學習一些技術和紡織的基本動作。後來他們跟我說,你扔進人堆里都找不出來,跟那些紡織女工是一樣一樣的。」

不熱衷打扮的馮駿驊,被「普通紡織女工」的梭子戳中,進入了反覆的自卑內省。高考時,馮駿驊的父親建議她報考專業院校的表演專業,自閉的她害怕走到台前,於是轉而投入廣播電視文學專業的懷抱。

「可能也是個性的原因,配音對我來說挺舒適的,可以讓我既享受演戲的過程,又不用面對很多人。所以只要在跟配音相關的一個環境裡面,我會變得比較自在,放肆。」

踏入配音行業的辛酸經歷,如今被這樣的樂觀稍稍化解。其實,這些馮駿驊可以插科打諢說出來的辛酸往事,還真不算小。

當時行業內總提起的「片尾不上名字」,被從業者們「阿Q式」的習慣排解掉。畢竟「我們已經習慣了配音演員除了譯製片是從來不上名字的。」

除此之外,感到的最大不尊重,是來自於合作客戶的輕視。

當時的電視台是影視作品的最大買家,在片子已經成功賣出,得到播放權的基礎之上,合作方對配音環節的要求只有快和便宜,於是將專業配音演員置於生存狀態極低、工作量極大的高壓環境裡。

「在他們眼裡,你啥都不是,不就是會說話嗎?隨便找個學生都可以。我們當時在那個生存狀態下,人的壓力跟心理感受是非常不好的。」

拖欠工資也時常發生。除譯配廠的演員有單位外,其他的配音演員都相當於是自由職業者,必須自己交付保險。

「有一次我跟謝添天開著車,聽到電台裡面有一檔交通廣播的節目,有人打電話求助發生車禍怎麼理賠。主持人就跟他們解釋,一個月的工資就是你的基數,你按照這個基數的倍數討要你的生活費。當時我們就想,我們有生活基數嗎?我們還算是自己交社保的人,交的是最低工資水平,大概1000多塊錢。理賠的話,萬一出個交通事故,就只能賠1000塊錢。如果這個月我被撞了幹不了活,就沒有收入。我們當下就覺得生活好無望,好悲慘。」

大部分年輕的配音演員並不對自己的職業生涯做詳盡的規劃,但這不意味著他們能夠容忍沒有團隊也沒有保障的生活。高壓的行業現狀只會讓大家「覺得沒有希望,有些悲觀,質疑自己,養不活自己」。

另謀出路的人才離開配音行業,羣體數量少得穩定,就更沒有上游合作方能夠爲配音演員們負起一丁點責任。

「每天這樣不停地干,都看不見太陽。有時候我就站在窗邊想,太陽真好,我就想出去曬曬太陽。」

嚮往友國配音演員健康生態的馮駿驊,厭倦了項目期兩個月早十晚十的電視劇配音生活,決定和幾個喜歡二次元動漫的同行組建一個團隊,跟著國漫一起來創造配音演員的價值。

於是人均老闆的音熊聯萌,就和照在她身上的陽光同時出現了。

生長在幸福小鎮,不務正業的音熊聯萌

直接推動音熊聯萌成型的作品,叫《幸福小鎮》。這也是馮駿驊和志同道合的同行朋友們第一次「有組織有紀律」地將興趣和工作結合起來。

《幸福小鎮》套著低幼片的外殼,但內核是個無厘頭熱血漫。電視台看中了高飽和的幼稚畫風,機緣巧合之下收購了這部動畫片,但「成人動畫」的內核反而讓它在年輕人市場中,得到了不一般的反響。

音熊聯萌成立於2013年,它所專注的領域和行事風格,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沿襲著《幸福小鎮》的道路,繼續年輕和創新,繼續「不務正業」。

音熊聯萌是第一個推出聲優女團概念的工作室,除了建立包含聲樂、形體在內的培訓體系,讓旗下簽約的聲音演員進行舞台劇、網劇、主題曲的跨界合作之外,還擁有一個和聲音主題相關的茶飲店,區別於傳統的偶像公演、握手會場所,僅作爲線下溝通活動的空間和周邊上新點,創造打卡留言的極簡粉絲機制。

「我們就是想讓聲音產品有一個線下可以跟大家交流的場所,裡面的茶飲跟聲優有些關係,我們前兩天在那邊還做了個活動。店裡面也會放我們的配音作品,也有聽衆的留言牆。我知道現在的風氣,大家喜歡送東西,但我們鼓勵配音愛好者給我們留言,會更有意思。」

在配音行業摸爬滾打,樂觀應對的馮駿驊,也成功等來了也許能夠推動配音行業的《我是特優聲》。

以聲音助力官的身份,參加這樣的配音競演綜藝,給她最大的感受就是「重燃激情」。《我是特優聲》舞台競演任務的密集訓練指導,也讓她在多年的「慣性」配音工作之下,重拾了對配音工作的熱情。

「節目的正面意義非常大,畢竟配音一直就是一個很小衆的行業,圈子非常小。我在配電視劇的時候,可能在上海的從業人員,從老到小加起來就100個人,很封閉。所以現在有這樣一檔節目,能夠讓配音圈受到大衆關注,讓更多人產生興趣非常好。配音愛好者,包括將來的從業人員的基數會變大,變大之後可能就會有更豐富的玩法,更豐富的行業選擇條件,也會發現更多優秀的人。」

作爲音熊聯萌的創始人之一,馮駿驊絲毫不忌憚「配音流量」的誕生,並極力鼓勵工作室的新生代聲音演員報名參加,拓寬視野,和大衆建立良性互動及心理承受機制,接受大衆的評價。

「我相信甲方,包括觀衆,他們也一定是有審美的,不會說完全是因爲你的流量,來決定你這個配音作品選擇的對象。當然流量它有它存在的功能跟必要,但也得首先是合適的,才會選擇。」

而音熊聯萌的培訓體系就是在市場優先的情況下,爲年輕的新人提供更多工作機遇和可能性:

「聲樂和形體的訓練,除了能展現在大衆眼前,其實對他們將來配音工作也是有幫助的。我們工作室很新的一個配音演員,他也參加了《我是特優聲》的比賽。最近他爲網劇《少爺與我的羅曼史》中的男主配音,導演了解到他受過聲樂訓練,最終就確定,由爲男女主角配音的兩位聲音演員來演唱主題曲,最後效果很好,他的工作也得到了拓展。」

2021的序幕已經拉開,踩著年尾出現的《我是特優聲》,爲聲音行業撕開了一個入口,即使將來大量資本、人才的湧入也許會帶來新的問題,但馮駿驊始終對配音演員的行業道路抱有願景和期待:

「只要你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了,你讓自己的光芒放出來,你能讓角色鮮活出來,你必然就會有很大的創作空間和生存空間,不要害怕,聲音行業的本質是不會改變的。」

-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