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香港政府向全民派發可重用口罩引發的爭議 – BBC News 中文


目前重用口罩只有一個款式,不適合3歲以下兒童。圖片版權
CNS

Image caption

目前重用口罩只有一個款式,不適合3歲以下兒童。

香港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有緩和跡象,兩週多以來沒有出現本地感染個案,政府開始為部分社交距離措施鬆綁,社會開始恢復正常。但此時,港府宣布免費向全港700多萬市民派發口罩,包括一個可用60次的“銅芯抗疫口罩(CuMask)”。

香港市民從5月6日開始可以在政府的網站登記,預計兩週內可以獲郵差送上門,而未能網上登記的市民,亦可在1個月後親身到郵局領取,一日內就有200萬人登記。

外界質疑為何疫情臨近尾聲才派發口罩,而政府採購重用口罩時沒有公開招標,亦沒有第一時間公佈生產商資料。對此疑問,港府否認派發口罩太遲,並強調生產口罩跟足程序,沒有存在利益輸送問題。

可重用口罩是什麼?

口罩的專利設計是由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開發,並由創新及科技基金資助,在2018年,曾獲得日內瓦國際發明展金獎。政府毋須給予專利費用與其他機構。

根據當局介紹,這款口罩含少量銅的布料,可以抑制細菌、常見病毒和其他有害物質;加上多層結構,能有效阻隔飛沫,其顆粒過濾效率(PFE)、細菌過濾效率(BFE)及合成血液穿透阻力方面,符合ASTM F2100一級標準,口罩可清洗60次,其後只需更換濾芯,口罩便可繼續使用。

當局提醒,用過的口罩每日必須清洗一次,口罩不可以用熱水、漂白劑、衣物柔順劑、含螢光劑的洗衣液清潔,亦不要擰乾、熨燙或用乾衣機烘乾口罩,而是應該只用肥皂及冷水清洗,然後​​晾乾,亦不可以把多個口罩和其他衣物混合清潔,因為有機會造成交叉感染。

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柏良建議,正接受家居檢疫的確診或懷疑個案、有發燒、呼吸道感染等病徵的人、以及去醫院或老人院的人,都不應該使用重用口罩,因為這款口罩本身不能消毒,用外科口罩更為安全。

派發口罩太遲?

一般香港專家建議,連續28日沒有本地感染個案,才算完成防疫工作,目前香港已超過兩週沒有本地感染個案,而市民將於兩週後才獲發口罩,即是當香港市民收到口罩之時,可能已經是疫情的尾聲。

從爆發疫情至今幾個月,香港一度經歷“口罩荒”,市民需要排隊等候一些非政府組織或政黨派發口罩,或是搶購昂貴的口罩。

香港政府現在才向市民派發口罩,特首林鄭月娥承認當局的抗疫工作並非盡善盡美,亦明白初期口罩供應令市民不滿,但她否認港府派發口罩太遲,並稱此前香港口罩不多,庫存緊張,要留給醫護人員使用,形容現時派發口罩,是“一個負責任的決定”。

利益輸送?

這款可重用口罩每個成本40多港元,以政府派發約800萬個口罩計算,涉及款項超過3億港元。

根據香港《物料供應及採購條例》涉及143萬元的物料及服務、或是價值400萬元的建造及工穿8時,政府一般需透過透過公開招標形式進行採購,但當公開招標不能有效獲取所需物料、服務,就採取單一或局限性招標。

創新及科技局長常任秘書長蔡淑嫻解釋,局方在1月及2月曾接觸10多間供應商,但部分未能證明產品功效,加上考慮到原料供應問題,局方在選擇供應商時要作全盤考慮。

“在一般的時間,當然可以(公開)招標,然後你在哪裡生產,四處買材料都可以,那就容易,我們現在在談是2月,疫情好嚴峻的時間,到3月初開始生產口罩時,都是一路找原料、一路生產,我都不是太確定是否真的可以,”她接受香港媒體訪問時說。

圖片版權
HONG KONG GOVERNMENT

Image caption

特首林鄭月娥視察口罩生產點。

港府公佈政策首天,政府拒絕披露生產商資料。香港創科局局長薛永恆解釋,口罩是全球抗疫的關鍵物資,生產商、原料、物流等都是敏感資訊。如果資料流出,港府便可能被“截糊”,即是物料有機會被其他國家或地區商人搶購或抬價。

但後來網上謠言四起,外界質疑背後是否存在利益輸送,局方才公佈,口罩由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採購原材料、統籌生產、消毒至包裝等工序,而生產商則是成衣製造商“晶苑國際集團”,由在越南的生產線生產。

晶苑國際集團由“針織大王”羅定邦的長子羅樂風及其妻蔡玉清在70年代成立,現時市值約60億元,承接的製衣客戶包括UNIQLO、H&M、GAP等品牌,目前由羅樂風的兒子羅正亮出任行政總裁。 “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是港府設立的本地研發中心之一,即是由港府全資擁有的機構。

但公佈有關資料後,仍然未釋除外界對“利益輸送”的疑慮,因為研發中心的其中一名董事,是晶苑國際集團執行董事王志輝以及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的弟弟、新與織造廠有限公司董事梁嘉彥。

多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質疑,這等同研發中心把生意交給生產商。其中,資訊科技界立法會議員英乃光批評,政府的決策過程欠缺透明度,從2月至今也沒有向立法會和公眾交代,引發不必要的揣測。

建制派自由黨黨魁鍾國斌接受香港媒體訪問時表示,理解政府擔心原材料被搶購而不即時披露生產商,但他認為,政府應該交代和解釋未有就生產公開招標的原因,以及生產商的資料,以免讓人覺得項目是“自己人益自己人(私相授受)”。他質疑生產商如果在越南生產,是“益了越南”,港人無法受惠,政府應該把生產工序項目分拆,讓不同香港公司生產,可以更為公平。

香港創新及科技局長常任秘書長蔡淑嫻回應說,不明白外界為何批評這涉及利益輸送,她說是晶苑國際集團行政總裁羅正亮知道政府計劃生產口罩後,主動表示研究能否協助,再由研發中心跟進,強調過程跟足政府採購程序,因為當中列明,涉及公眾健康的工作是可直接採購。

私隱疑慮?

另外,在重用口罩登記網站中,市民需要填寫香港身份證號碼、出生日期及本地流動電話號碼,以及一個本地收件地址。

條款中列明市民需要“同意政府及其代理商/機構可以處理和使用此登記中提供的個人資料”,“在法律授權或要求披露的情況下,此登記中的個人資料可以向相關的政策局/部門/機構披露”。

民主派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質疑,政府沒有列明有關部門的定義,質疑市民個人資料有機會向警務處等其他部門披露。

負責處理派發重用口罩事宜的香港創新及科技局表示,資料是用作核用市民身份,及上門派遞之用,不會用於其他任何用途,保留時間不會超過達致原來目的的實際所需,亦會確保系統保安,防止資料外洩。

香港私隱專員公署接獲幾十宗查詢和投訴,署方指, 根據《私隱條例》,資料的收集和使用的目的必需是合理的,收集的資料須足夠但不超乎適度,凡涉及資料核對程序,收集電話號碼是慣常做法,亦符合法例的要求。資料當事人若希望能獲得更詳細和清晰的資料,以釋除不必要的疑慮,可以理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