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印度醫生說總結慶祝抗疫“成功模式”很危險 – BBC News 中文


A man giving his swab for testing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印度繼續在和新冠疫情做鬥爭,但全國已開始樹立抗疫的“成功典型”,這些模式甚至受到推崇和推廣。但專家說這種為時過早的歡欣雀躍可能是危險的。 BBC記者維卡斯·潘迪(Vikas Pandey)對此進行分析。

印度北部城市阿格拉(Agra)是泰姬陵(Taj Mahal)的所在地,也是三月初首批發現新冠病例的城市之一。

“阿格拉模式“總結說,該市三月持續匯報確診病例,但成功減緩了傳播速度。

“阿格拉模式“已成為社交媒體上的話題標籤,印度聯邦政府對此贊不絕口,而北方邦首席部長尤吉·阿迪佳納特(Yogi Adityanath)也因此受到讚譽。

但事情在幾天內發生變化。 4月​​初,阿格拉市的確診人數迅速增加一倍,早期的成功開始瓦解。該模式嚴重依賴嚴格控制受影響地區和隔離可疑病例。但隨著病毒傳播到新地區,當局不得不尋找其他例如大規模測試等辦法。

圖片版權
Anadolu Agency

Image caption

Agra has seen a sharp rise in the number of cases

這個城市現在有600多起病例,超過該州的任何其他城市。而備受關注的阿格拉模式也從新聞消失。

著名病毒學家沙希德·賈米爾(Shahid Jameel)博士說,這證明早期的慶祝可能有“巨大風險”。

他說:“這種歡欣讓人們放鬆警惕,這很危險。”

包括賈米爾博士在內的幾位專家指出,人類對於新冠病毒知之甚少。去年年底才發現該病毒,這意味著科學家沒有足夠時間對其進行適當研究。

他補充說:“這讓新冠病毒非常危險。”

比如,“感染者的痰含有新冠病毒”可長達30天。 “因此,即使已成功治療所有患者也不要驕傲。保持警惕是唯一的選擇。”

阿格拉當局迅速劃出了隔離區,並積極追踪密切接觸者。

圖片版權
Hindustan Times

賈米爾博士說:“但這並不意味著值得慶祝,因為它(慶祝和放鬆)會帶來破壞當局此前所做一切的風險。”

另一個問題是其他州和地區急於復制這些“成功模式”。

流行病學家拉利特·康德(Lalit Kant)警告不要這樣做。他說:“這些模式的區域性很明顯,無法複製。一種模式不能滿足所有需求。我們應該從不同模式中學習。”

以喀拉拉邦(Kerala)為例,該州多年來一直大力投建醫療網絡。當新冠病毒疫情襲來時,它有充分準備。

官員們反應迅速,發現,隔離和治療患者。該州還將技術用於追踪密切接觸者以及快速發現可疑熱點,以阻止病毒傳播。

但這是否意味著喀拉拉邦是成功的典範?

圖片版權
Hindustan Times

弗拉福德(A Fathahudeen)醫生反對將任何地方塑造成典範。他說:“我們在喀拉拉邦的某些地區看到復發病例。還有一些病例我們無法找到感染源。”

他認為,新冠病毒變異速度如此之快,以至於沒人能放鬆警惕。

“如果你為此模式舉杯慶祝,那麼你就有可能要為屍體負責。”

弗拉福德說,這些模式應該交給科學家研究,但他們沒時間做。他補充說,問題始於“政客未經任何科學論證就宣布成功”,他們常常沒有意識到,在喀拉拉邦行之有效的抗疫工作在孟買人口稠密的貧民窟就行不通。 ”

圖片版權
Hindustan Times

Image caption

在印度一些地區,居民被禁止離開隔離區。

弗拉福德認為,這些模式大多依賴於“阻止人們外出”,但我們仍“離阻止病毒還遠”,所以必須加以區別。個人行為、人口密度、旅行史和醫療基礎設施,所有這些因素都會起作用。因此模式可以調整,不能照搬。

公共衛生專家阿蘭·博涵(Anant Bhan)同意這個觀點。他認為,每個州甚至每個地區都需要評估自己的實際情況而作出反應。

他補充說:“在像印度這樣的多元化國家,不可能有統一的模式。”博涵說,對這種成功模式的興奮也會使前線醫護人員面臨風險。

圖片版權
Hindustan Times

他說:“當包括一線醫護人員在內的人群對成功抱有錯誤希望時,自滿就可能變為現實。”

這就是為什麼當任何地方抗疫表現良好時,都要承認並積極學習其經驗。但“絕不為其慶祝”。

拉賈斯坦邦(Rajasthan)的例子說明一個模式不能在兩個地方用。州政府雖然能夠遏制皮爾瓦拉(Bhilwara)鎮的疫情,但在被病毒肆虐的首都齋浦爾(Jaipur)卻收效甚微。

還有一些全球模式也得到讚揚,新加坡就是其中之一。

此前全世界的新聞頭條慶祝新加坡成功遏制病毒傳播。但該國又掀起了一波感染潮,不得不宣布封城措施。

新加坡伊麗莎白山諾維娜醫院的傳染病專家梁浩楠( Leong Hoe Nam:音譯)說,新加坡在社會隔離等措施上做得很好。他說:“但這種病毒偷偷摸摸的,風險始終猶存,還可能會捲土重來。”走捷徑或慶祝成功“很快就遇到困擾,只需一個超級傳播者就可以扭轉成功局面,世界上沒有任何國家承擔得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