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下的愛情:該如何跟新歡一起度過隔離時光?


如果你剛開始跟一個人約會,但現在你們必須在同一個屋簷下工作、生活、自我隔離,你會怎麼辦?

一場新冠疫情考驗我們人類所有感情與人際關係。在家工作的夫妻要工作育兒兩不誤,平時不太親近的朋友現在會互相關心彼此,而許多單身的人在這場危機中可能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獨。

但是有些人毅然決然賭一把,決定跟從未同住過的另外一半或者剛認識不久的人搬到一起,創造自己的“新常態”。有人稱這個現象為“新冠式取暖”(corona cuffing),也有的人戲稱這種情侶為“新冠情侶”(coronnials)。

這裡有一些是他們的愛情故事,也有是對他們感情關係的心理解剖,以及對為什麼在這種動盪時期人們會更快尋求親密感的分析。

新西蘭進入了長達一個月的全國封鎖期,儘管他們只約會過兩次,但二人決定一起住進西夢的房子,度過這段時光。
新西蘭進入了長達一個月的全國封鎖期,儘管西夢·勞倫斯和湯姆·卡申只約會過兩次,但二人決定一起住進西夢的房子,度過這段時光。 ©西夢·勞倫斯(Simone Lourens)、湯姆·卡申(Tom Cashen)

“擁抱與泡泡浴”

西夢·勞倫斯(Simone Lourens,33歲),湯姆·卡申(Tom Cashen,32歲),新西蘭

西夢和湯姆原本相距兩小時車程。調遠Tinder上的匹配距離設定後,他們“滑”到了彼此並配對成功。認識三週後,新西蘭進入了長達一個月的全國封鎖期,儘管他們只約會過兩次,但二人突發奇想,決定一起住進西夢的房子,度過這段時光。

“她說:‘就這麼辦吧’,但我沒有把握,”回想他們做決定的瞬間,湯姆這樣說道。西夢的記憶有點不同:“你當時準確的說法是:如果這樣做行不通,你不要把我丟進世界末日’!”

用西夢的話來說,他們二人現在“過得很開心”。他們一直在家健身,有時會開一瓶好的紅酒,湯姆說,還有很多“擁抱和泡泡浴”,同時白天也會專心工作。

“主要的難題是避免同時進行視頻通話,但這也是個好事,我們可以談論工作上的事情,因為我們的工作領域相似,”西夢說。她的工作是網絡開發,而湯姆是一個圖像設計師。

他們計劃在這場危機過去後繼續在一起,不過之後二人可能會回歸遠距離戀愛。

他們二人不久前剛剛結束在一個酒店房間裡的兩週隔離。而在這之前,他們一起相處的時間僅有六天。
他們二人不久前剛剛結束在一個酒店房間裡的兩週隔離。而在這之前,他們一起相處的時間僅有六天。 ©羅利·柏根(Rory Boggon)、卡門·艾達哈(Carmen Adaja)

“情緒像是過山車”

羅利·柏根(Rory Boggon,23歲),卡門·艾達哈(Carmen Adaja,23歲),香港

卡門來自荷蘭,是個背包客,羅利來自英國。他們二人目前身在香港,不久前剛剛結束在一個酒店房間裡的兩週隔離。而在這之前,他們一起相處的時間僅有六天。 “一開始我們有點害怕,擔心我們會不喜歡這樣,”卡門說。 “但我們的關係很好。”

他們最初相遇在柬埔寨,之後分別各自繼續自己的旅程。在許多國家開始關閉邊境時,匆忙間,他們都選擇來到香港。羅利的父母本身在這之前已經計劃好來香港旅行並訂好了一家酒店,但之後由於疫情不得不取消行程。羅利在香港宣布來港遊客必須進行14天強制隔離之前抵達香港,卡門在他之後一天抵達,所以二人決定一起等待這段時間過去。

“在這一刻,我們的感覺還蠻強烈的,”羅利說。 “但我們知道我們來自不同的地方,離開這裡回到彼此國家之後,情況會更複雜。”

他們目前還沒有吵過架。卡門說,羅利幫助她度過了一段艱難的階段,她的祖父在這期間去世,阿姨感染了新冠病毒。 “身處世界的另外一邊,情緒像是過山車一樣起伏,能遇到一個之前不認識的人,而你可以對他敞開心扉,這是很特別的一件事。”

“為了感情可以更長久,可能讓它順其自然是更明智的做法,”舍卡里奇說。
“為了感情可以更長久,可能讓它順其自然是更明智的做法,”舍卡里奇說。 ©沙迪·舍卡里奇(Shadi Shekarrizi)

“他搬出去了但我們還在一起”

沙迪·舍卡里奇(Shadi Shekarrizi,32歲),英國倫敦

2020年最初的兩個月對沙迪來說還算有趣。本身是公共基礎設施項目經理的她在這期間與另一組的一位同事開始約會。 “在倫敦封城之前的六週時間裡,(我們的約會)一直很頻繁,”她說。 “我們每天都會見面。有時是一起去喝杯咖啡,或者下班後喝杯酒,或者是一起吃午飯……有時是一起過週末。”

在英國開始實施封鎖政策之前,沙迪的男朋友正在她家,他們都覺得他應該住下去。但一周之後,他決定搬回在倫敦另一邊的公寓和合租的同伴住。兩人知道,這意味著在保持社交距離的限制措施有效期間,他們將不能再次見到彼此。

“儘管我們當時相處很舒服,關係也沒什麼不妥,但因為是有點強加在我們身上的,所以有一點彆扭,因為我們兩人之前已經單身很久了,”她解釋道。

現在他們仍然會定期視頻通話,沙迪希望他們可以繼續在一起。 “為了感情可以更長久,可能讓它順其自然是更明智的做法,”她認為。

。
卡米拉·波爾圖·阿拉烏霍和丹尼爾·比約克 ©Camila Porto Araujo and Daniel Björk

“跟他在一起兩週後,我搬去了瑞典”

卡米拉·波爾圖·阿拉烏霍(Camila Porto Araujo,32歲),丹尼爾·比約克(Daniel Björk,37歲),瑞典斯德哥爾摩

卡米拉在巴西出生,在葡萄牙居住。丹尼爾來自斯德哥爾摩,在葡萄牙法羅(Faro)期間因為約會軟件Badoo認識彼此。之後的兩個週末他們在彼此的住處見面,大部分時間他們都通過短信及電話保持聯絡。

在歐洲疫情愈發嚴重、各國開始關閉邊境的時候,他們擔心瑞典會實行出入境限制,二人無法再次相聚。同時因為疫情,卡米拉的銷售工作沒了。 “對我來說這個時機剛好。他帶著愛意在幫我,因為我們也不知道這個世界還會遭遇什麼,”她說。 “他很安靜,很冷靜,我喜歡這點。”

現在對於她來說,最大的挑戰是白天獨自在家。瑞典並沒有實行全面封閉政策,但她正在盡量保持社交距離,而丹尼爾不能在家工作。

她利用這段時間提高自己的英語,並開始學習瑞典語,希望可以在這場危機結束後儘快找到一份工作。同時,儘管丹尼爾睡覺常會打呼, 兩人相處的經歷讓她“百分之百肯定”她想要跟這個人在一起。

。
馬蒂爾德·拉魯克 ©Mathilde Laluque

“我們錯過了屬於我們的時刻”

馬蒂爾德·拉魯克(Mathilde Laluque,31歲),法國巴黎

馬蒂爾德是個婚紗裁縫。她和男友今年1月中旬在Tinder上相識,之後一起在巴黎的展覽館及餐廳間遊蕩、約會,一起經歷了浪漫的六週時光。

但他們決定分別在各自的家中度過巴黎封城期。由於她的工作是自由職業,馬蒂爾德從她的小公寓搬回了父母位於市郊的家中,而她的另一半則一直留在他自己租住的公寓裡,同時繼續金融業的工作。

“我們當時以為這種情況只會持續兩週,現在看來有點天真了,”她說。 “我們以為中間還會有方法見面,但現實是不行。如果讓我媽媽開車把我送過去,我們都會被抓。”

多虧電話上的“大量甜蜜對話”,他們得以維持這段關係。但馬蒂爾德說,她現在希望他們當初選擇賭一把,住到一起,她可以理解為什麼其他剛在一起的情侶決定讓感情加速推進。 “我仍然希望我們將來可以有一天住在一起,但這場危機影響了我的經濟狀況,也會影響到我們未來的選擇。”

新冠危機中的愛情:專家怎麼說

紐約的感情心理治療師麥特·倫德奎斯特(Matt Lundquist)表示,雖然全球新冠疫情是一個獨特的現象,但剛在一起的戀人在危機時刻選擇抱團並非不尋常。 “在恐懼和恐慌時刻,我們會抓住周圍最安全、最可以提供親密的人,”他表示。他還提到,9·11恐怖襲擊後美國一度也出現過類似現象。

他認為,對於戀愛中的情侶,這種情況下住在一起可能會讓他們的感情更加親近。但是也有人會“無法直面自己的真實感情,和“正常情況下不會選擇的第四候選人走到了一起”。

不過倫德奎斯特認為,在目前這種情況下,跟一個不適合長期相處的對像在一起並不一定是件壞事。

“我想對很多人來說,隔離是件挺可怕的事情……所以每個人都需要做一些必要的事情幫助自己挺過去,”他說。 “許多治療師現在需要把正常情況下的好建議放在一邊,比如避免太快進入一段感情,或者與一個過去行為模式不健康的人約會; 為了幫助人們在盡可能安全的情況下度過這個危機,治療師們會做出調整。”

商業與生活導師麗貝卡·莫雷(Rebecca Morley)表示,無論你是與另一半一起隔離,還是跟平時不常在一起的親友住在同一個屋簷下,“製造日常生活作息儀”是建立一種“新常態”且避免衝突的最好方式。

她建議在家辦公的情侶們在日常中穿插一些一起進行的活動,比如每天下午一起喝咖啡,或者開始培養一個週末可以做的興趣。 “這意味著你不用一直做決定,可以帶走一些情緒上的負擔,讓你一步步消化事情。”

倫德奎斯特稱,情侶們也需要仔細考慮萬一關係發生問題時的退出策略。 “從病毒學的角度來看,我們希望每個人都可以盡可能地待在原地。但一旦與另一半的相處變得不再安全,如果另一個人虐待或者操縱你,你必須離開。”

與許多分析人士一樣,他也認為危機結束後會有一個分居和離婚的高潮出現。但他希望無論是剛單身還是隔離太久渴望新戀情的人,都不要急於與第一個剛剛認識的人交往。

“不論這意味著什麼, 當‘常態‘變得更正常後,我不希望大家勉強接受別人。我希望大家通過自我成長變得更成熟,知道如何找到一個合適的伴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