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日本低檢測率引發的質疑和擔憂 – BBC News 中文


日本新宿的人行橫道在疫情封城狀態下沒有行人圖片版權
Carl Court/Getty Images

為什麼日本不下令封鎖?世界各地朋友問過我很多次這個問題。考慮到歐洲和美國的情況,封鎖措施不足為奇,但這也許不對,台灣、香港、韓國和中國大陸大部分地區也未完全封鎖過。

對於那些試圖了解日本現狀的人,更令人困惑的問題是,為什麼新冠病毒的檢測數量如此少。跟德國或韓國的數字比較起來,日本的檢測數據似乎少了一個0。

以東京為例,自2月開始,只有10981人接受新冠病毒檢測,其中超過4000人呈陽性。東京人口有930萬,是日本疫情爆發的中心。這些數字讓人震驚,一方面是因為被檢測人數太少,另一方面是因為陽性比例太高。

這顯示,日本只檢測了那些病情很重的患者。事實上,給醫生的指示是,他們只應該在病人罹患肺炎時才給他們進行病毒測試。

美國人海莉(Jordain Haley)在日本做翻譯。她通過Skype告訴我,她如何幫助一位日語不太流利的朋友獲得檢測機會。

Image caption

美國人海莉(Jordain Haley)在日本做翻譯。她通過skype告訴我,她如何幫助一位日語不太流利的朋友獲得檢測機會。

4月10日,她的朋友出現發燒和咳嗽症狀,但按照規定等待了4天。

“那時她呼吸困難,因為缺氧而頭暈,”海莉說,“我撥打了新冠病毒熱線電話,他們拒絕幫助。他們說如果她​​病了,應該叫救護車。”

第二天(4月15日週三),一家診所給她的朋友做了胸部X光檢查。醫生說她可能感染了新冠病毒,但還沒有嚴重到需要住院治療。醫生把她送回家,告知她要隔離。

週四深夜,海莉的朋友給她打來電話,說她很痛苦。 “我能聽到背後有急救人員的聲音,她咳得很厲害,氣喘吁籲,我聽不清她在說什麼。他們花了兩個小時才找到可以接收她的議員。整個過程中她的呼吸越來越弱。”

醫生又給她做了一次胸部X光檢查,並讓她去當地衛生中心進行新冠病毒PCR檢測。但是醫生不願意寫推薦信,她又被出租車送回了家。

4月17日,海莉給當地衛生中心打了電話。整整兩個小時,她的電話一直被轉來轉去,回答了幾十個問題。最後,她為朋友拿到了檢測機會。不過海莉被告知,她的朋友必須從側門進入,也不能告訴任何人測試在哪裡進行,因為可能引起騷亂。

除了給那些認為自己處於危險的人帶來擔憂,為什麼這很重要?畢竟,日本由於新冠病毒死亡的人數較少,低於400例。

圖片版權
Tomohiro Ohsumi/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東京醫務人員準備個人防護裝備,準備對潛在的新冠病毒患者進行篩查。

在社交媒體上,我經常被告知:“日本在檢測那些真正需要幫助的人,他們的醫療服務非常好,這就是死亡人數如此少的原因。”

倫敦國王學院教授涉谷健司(Kenji Shibuya)指出,這種說法並非沒有道理。

“從醫生的角度看,這是有道理的,”他說,“先不去管輕症病例,把重點放在重症病例上,拯救生命,集中測試那些有症狀的人。”

但涉谷健司也表示,從公共衛生的角度看,日本拒絕進行更廣泛的病毒檢測是非常危險的。

他提到了東京慶應義塾大學進行的一項研究。上週,該大學醫院發表了一項研究,對因非新冠病毒相關疾病入院的患者進行了PCR檢測。研究發現,其中6%對新冠病毒呈陽性反應。

圖片版權
STR/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受疫情影響,日本相撲比賽近日一直閉門舉行

這是一個小樣本,並不能反應普遍情況,但涉谷健司仍然稱其“非常令人震驚”。

“我們肯定遺漏了很多無症狀或輕症狀的病例,”他說,“很明顯,社區轉播非常廣泛,我很擔心這種情況。”

到底有多少這樣的患者?涉谷健司不確定。但根據慶應義塾大學的結果,他認為數字可能是官方數字的20至50倍,這意味著日本可能有28萬到70萬人被感染。

不進行更多測試就不可能知道結果。但一些證據顯示,感染範圍比報導的要廣泛得多。

“目前東京記錄的七至八成新感染病例都不是來自任何已知的感染群組,”日本醫師會會長橫倉義武(Yoshitake Yokokura)說,“我們需要更及時的PCR檢測,需要更快知道結果。”

根據官方數據,東京新感染病例已經超過一周持續下降。這是好消息嗎?不一定。橫倉義武說:“我願意相信數字確實在減少,但檢測數量不足以說明問題。”

這對日本是否可以解除緊急狀態有直接影響,目前日本會在5月6日解除緊急狀態。

“現階段無法解除緊急狀態”,橫倉義武說,“我們需要等到新病例持續減少,病毒繁殖率要低於1才行。”

本週日本開始了其黃金周假期。沖繩縣知事稱,已經有6萬人預定了假期飛往沖繩的航班。沖繩縣知事玉城丹尼在社交媒體上懇求遊客取消旅行計劃。

“非常抱歉告訴各位,沖繩正處於緊急狀態,”他在社交媒體上寫道,“目前請取消來沖繩的計劃。”

涉谷健司認為,日本必須放棄目前的策略,增加病毒測試,“如果沒有更廣泛的檢測,很難結束病毒大流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