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美國反恐戰爭劃句號?盤點21世紀兩大戰事的得與失 – BBC News 中文


美國國務卿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中)2月29日在多哈參加與塔利班的和平協議簽署儀式。作陪的有阿曼外長(左)和卡塔爾副外長(右)

美國與阿富汗塔利班2月29日在多哈簽署了和平協議,被各界普遍認為是長達18年的阿富汗戰爭步入尾聲的最明確信號。如果美軍不出意外按計劃14個月內完成撤軍,這場21世紀開始以來最曠日持久的戰爭就可能劃上句號。

與此同時,隨著美國從阿富汗和伊拉克戰場逐步撤軍,美軍21世紀以來的“反恐戰爭”兩大戰役均已接近尾聲。不過,美國和世界各國對這兩場戰爭的影響和得失的辯論還遠遠沒有結束。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阿富汗塔利班代表抵達多哈會場

反恐戰爭前世今生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特別是冷戰結束以來,作為世界唯一超級大國的美國一直在全球範圍內扮演著實質性的“世界警察”角色,大規模軍事干預行動包括韓戰、越戰、第一次海灣戰爭和科索沃戰爭中的轟炸南斯拉夫等等。

國際間,美國在世界各地的軍事介入與存在也一直是有支持,也有反對。

進入21世紀迄今,美國真正參與的戰爭其實只有一個——反恐戰爭,主要是9·11恐怖襲擊之後美國布什政府在世界各地發動的一系列以打擊伊斯蘭武裝組織為目的的軍事行動。

分析指出,從奧巴馬到特朗普政府時期的種種決策來看,美國決策層在21世界第一個10年就開始逐步“叫停”反恐戰爭,並轉而聚焦更主要的地緣政治角逐戰略,構思輪廓比較清晰明顯;而正規軍逐漸淡出“反恐戰爭”則是這一戰略思想轉變的具體表現。

在阿富汗塔利班“和平協議”簽署的這一歷史轉折點,BBC中文為您盤點美國21世紀在反恐戰爭框架下所參與兩大戰事的得與失。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01年9月11日,紐約世界貿易大廈雙塔遭遇恐怖襲擊;兩架被劫持的民航客機先後撞入大廈

阿富汗戰爭兩階段

2001年9·11恐怖襲擊事件之後不久,美軍於是年10月7日大舉入侵阿富汗,標誌著全球範圍“反恐戰爭”的開始。

戰爭初期,美國軍事行動得到國內民眾和國際多數國家支持。美軍也迅速完成了將基地組織和被指控庇護他們的塔利班政權驅逐出阿富汗的任務。

美軍在阿富汗戰場的行動大致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2001年至2014年的代號為“持久自由行動”(Operation Enduring Freedom)大規模軍事作戰行動,目的是打擊和消滅基地組織,以及支持他們的阿富汗塔利班。第二階段則是2015至今的代號“自由哨兵”(Operation Freedom’s Sentinel )的維持和平行動,目的是保護和扶植阿富汗的民選政權。

圖片版權
AFP

有分析指出,如今美國與塔利班簽署和平協議,並有條件允許塔利班返回阿富汗政府,即使不算美軍“失敗”,但至少意味著美國最初出兵阿富汗的部分戰略目標未能達到。

長達18年的阿富汗戰爭,美國官方數字顯示至少4000名美軍和盟軍士兵和62000阿富汗政府軍士兵陣亡。塔利班方面和阿富汗民眾的傷亡數字很難準確統計,但是多數專家認為至少是軍方傷亡數字的幾倍。

除了巨大的人員傷亡之外,美國國會文件顯示,截止到2017年年底,美軍在阿富汗的行動至少消耗美國納稅人2.4萬億美元。

然而,長期開展游擊戰爭的阿富汗塔利班仍然擁有強大的軍事實力,在阿富汗南部很多地區仍然擁有民間支持,阿富汗的未來走向依然難以預測。

圖片版權
Reuters

伊拉克戰爭的得與失

2003年,美英聯軍以反恐和尋找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為名入侵伊拉克,也被稱為第二次海灣戰爭。與阿富汗戰爭不同,這場戰爭從初始就充滿爭議。

美國和英國國內的民意在戰爭初期還是多數支持的,不過隨著戰爭的持續和伊拉克陷入軍閥和宗教混戰的人道危機,美國和英國的民意也開始轉向反戰。而在國際上,美國出兵伊拉克幾乎從一開始就受到多數國家,包括美國很多歐洲盟國的質疑。

美軍在伊拉克戰場的介入也可大致分為三個階段。

入侵和成功推翻了薩達姆政權,開啟了美軍伊拉克戰場的第一階段。

第二階段,消滅薩達姆政權的軍事行動造成伊拉克各地權力真空和武裝組織林立,截止到2011年美軍大部撤離時,美軍連續多年捲入了伊拉克政府與國內各派系之間曠日持久的圍剿反叛和維持秩序戰爭。

圖片版權
Reuters

第三階段,特別是從2014年至今,美軍在伊拉克局部地區,重新捲入對抗“伊斯蘭國” 武裝的行動。

據國際組織數據估算,2003年至今,戰爭至少造成15萬至60萬伊拉克人死亡,數百萬人流離失所。

美國國會估算,阿富汗和伊拉克兩場戰爭消耗納稅人約6.5萬億美元。另據美國國防部2016年統計,美軍在伊拉克戰場共有4424人陣亡,31952受傷。

圖片版權
Reuters

國內和國際的民意轉變

反恐戰爭先後已經歷時近二十年。對眾多國際分析人士來說,兩場戰爭除了造成巨大生命財產的損失之外,對美國和美軍的國際形象損失,以及美國人對反恐戰爭的巨大民意轉變也都是戰爭造成的直接結果。

很多分析人指出,美國21世紀參與的兩大戰爭取得的最大收穫恐怕就是——徹底改變了多數美國人在9·11之後曾一度認為反恐就必須“先發製人”的信念。

圖片版權
Reuters

美國智庫查爾斯·考赫研究院(Charles Koch Institute)的最新民調也顯示,近七成美國人認為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未能讓他們更加安全。同時,近半數受訪者認為,兩場戰爭損害了美國的利益,並使得中東地區的安全環境變得更加糟糕。另外,雖然在2003年戰爭爆發時,70%美國人和54%英國人都曾表示支持政府對伊拉克採取軍事行動,但是BBC國際部(2007年)全球民調顯示,全球73%的民眾認為美國出兵伊拉克是錯誤的。

最近,在美國與伊朗關係緊張,甚至一度劍拔弩張時,美國國會兩黨緊急通過法案,禁止總統在未經國會授權的情況下發動對伊朗戰爭就是一大例子。

圖片版權
AFP

倫敦國際戰略學院2004年的研究結論是,美國出兵伊拉克至少在全球反恐問題上適得其反;美軍在伊拉克的行為直接成為伊斯蘭極端主義組織在中東地區層出不窮的主要原因,特別是伊斯蘭國等極端組織崛起的主要原因。另外,美軍出兵伊拉克也造成中東地區遜尼、什葉派勢力平衡的打破,使得伊朗勢力的滲透到伊拉克和周邊地區。

美國國際法專家史密斯(Reed Smith)和美軍戰略分析師斯哲森(Danny Sjursen)在紀念美軍入侵伊拉克15週年(2018)時聯名發表文章,批評伊拉克戰爭以至於整個反恐戰爭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巨大的戰略誤判,以至於再好的戰術執行,再多的將士用命,也無法改變最終以“失敗”告終的結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