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新冠疫情:《世界應該感謝中國》爭議四起 – BBC News 中文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中國大陸新冠疫情新增病例下降的同時,世界各地的確診人數開始急速上升。此前國際媒體的評論人士質疑中國治理體制中的信息披露滯後導致疫情迅速擴散,並多次發文追責。

在此背景下,中國官方通訊社《新華社》轉發的愛國主義傾向明顯的微信公眾號文章《理直氣壯,世界應該感謝中國》一文引發爭議。

“揣摩上意”

新華社轉發的文章《理直氣壯,世界應該感謝中國》一文稱:“根據鍾南山院士的研究,新冠肺炎疫情雖然在中國爆發,但是源頭並不一定在中國。現在很多研究也指向新冠病毒的源頭可能來自其它國家,美國、意大利、伊朗等國家的很多沒有亞洲接觸史的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就說明了這一點,因此中國更沒有理由道歉。”

“現在我們應該理直氣壯的表示,美國欠中國一個道歉,世界欠中國一聲感謝,沒有中國的巨大犧牲和付出,就不可能為全世界贏得寶貴的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時間窗口,可以說中國一己之力,硬生生的將新冠肺炎疫情擋住了很長一段時間,真的是驚天地、泣鬼神!”

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新聞與傳播系教授展江對BBC中文表示:“中國的貢獻無非是後來封城,封城不也晚了嗎?為什麼早不封呢?”

中國宣布1月23日對疫情重災區的武漢封城。但封城的時間點受到外界批評。從中國衛健委官方宣布疫情消息的2019年12月31日到宣布封城,中國用了3週多的時間。而封城一刀切導致的交通受阻、物資運輸混亂等問題也飽受批評。

目前科學界和醫學界等團隊還在尋找新冠病毒的源頭,鐘南山作為03年抗擊“非典”的專家,在傳染病領域享有較高權威。確認新冠病毒可以“人傳人”,也是經由鍾南山之口說出。

鐘南山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疫情雖然是首現出現在中國,但不一定是發源在中國。但此觀點遭到中國國內權威同行的質疑和挑戰。

上海市新冠肺炎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張文宏此前對官媒《中國日報》表示,中國祇有武漢最先出現這個新傳染病,如果是外面傳到中國來,應該是幾個中國城市同時發病,而不是有時間先後。他也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病源是敏感問題,但一定要有“確切的依據”,要“避免在證據不充足的時候隨意發布消息”,否則會給普通民眾帶來困擾。

病源的確定直接涉及追責和道歉事宜。但目前尚無確切證據證明病毒源頭。

一位匿名的中國媒體觀察者對BBC中文表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性格好大喜功,“他們(官媒)是揣摩上意”,目前的一切宣傳都是圍著大老闆走。 “他去軍隊視察完,就傳出來軍隊研製出疫苗了。得讓他高興。”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中共黨媒《求是》刊載習近平講話稿。文稿稱習近平1月7日已指示防控疫情,引發外界質疑。

中國央視新聞稱,3月2日下午,習近平到中國軍事醫學研究院,聽取研究院關於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科研攻關的總體情況匯報。一天后,3月3日的央視新聞稱,中國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在新冠肺炎疫苗研製方面取得了重要階段性成果。

此前《求是》雜誌發表習近平2月3日《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研究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時的講話》。習近平在講話中稱,1月7日他就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 1月22日,鑑於疫情迅速蔓延、防控工作面臨嚴峻挑戰,他明確要求湖北省對人員外流實施全面嚴格管控。

習近平2月23日召開17萬人參加的電視電話會議,“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疫情防控工作。

外界評論界普遍認為,這反應出習近平的個性喜歡統管一切絕不願意做任何分享。強調親自監督親自指揮,一切都是他做的。如果換做上一任(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則不敢有如此態度。因為胡錦濤個性較謙虛,習近平則比較傲慢。 “而且習近平從來不承認錯誤。”

中國網友將受僱發表有利於中國政府或相關部門評論的網絡評論員稱為“五毛”或者“五毛黨”,藉此諷刺網評員每發一文“能賺五毛錢”。而“小粉紅” 或者“粉紅”指有民族主義的中國青年,或中共旗下共青團指揮或者影響的團體。 “小粉紅”的團體又以追星女孩團體為主。

展江表示,“前段時間疫情比較嚴重的時候’小粉紅’和’五毛’比較低沉和沈寂。現在他們緩過勁來了,覺得境外增加的數量已經比中國境內的數量多了,中國已經打贏上半場了。”

  • “今後只有好消息”:中國嚴整網絡信息的四大問題
  • 肺炎疫情:中國官方“正能量”宣傳引眾怒

病人恢復元氣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從2019年12月31號中國衛健委公佈疫情開始到2月5號中國中宣部調集300名官媒記者進駐湖北採訪“正能量”故事的一個月時間內,中國的社交媒體和市場化媒體佔據輿論的主導權。很多關於武漢病人求救信息、志願者團隊組建、物資捐贈、紅十字會物資分撥效率低下等問題都率先在這兩個領域爆發。民間有聲音認為中國放開媒體管制,社交媒體又迎來春天。

展江評價稱:“彼時顧不上(管控媒體)。那個時候也不好乾預,太悲情了,太慘了。本身疫情不是政治事件,是災難。所以也不能以講政治的名義不讓大家傳播。”

但他強調,中國官媒的態度隨疫情發展而變化,“控制住了,就牛起來了。疫情嚴重的時候,就比較銷聲匿跡,對媒體的管控比較鬆。就比如說統治機器像個人,得了病躺在床上,垂頭喪氣的時候,旁人在幹什麼,他管不著。等元氣一恢復從床上爬起來怒目圓瞪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2月中下旬隨著疫情逐漸得到控制,中國開始加強對網絡媒體和自媒體管控,同時加大官媒的宣傳攻勢。

3月1日,中國《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規定》)正式生效,有媒體分析稱,這可能是中國迄今推出的最為全面、最為嚴厲的網絡審查和信息控制舉措之一。觀察人士指,新生效《規定》更上一層樓:“鼓勵”內容生產者宣傳、推廣意識形態性質的內容。

而在新規生效的2月底,一大批微信公眾號被註銷賬號或者禁言,其中包括前《南方周末》記者,現為香港中文大學助理教授方可成的公眾號“新聞實驗室”和騰訊“大家”公眾號。

於1月27日刊發一篇文章後,再也沒有更新。 2月19日宣布關閉。

“新聞實驗室”的介紹中寫到該平台主要發布“新聞、媒體、科技、文藝、社會等多方面的跨界話題”,對時下的熱點新聞進行剖析和評價。封號前最後一篇文章是直指愛國公主號“青年大院”的文章《自媒體界的怪胎是被遊戲規則催生的,是時候改改它了》。

而騰訊“大家”最後一篇文章則停留在2月19日的文章《武漢肺炎50天,全天中國人都在承受媒體死亡的代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