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該如何調適“解封”後的心理健康及焦慮 – BBC News 中文


巴西藝術家薩比婭(Marcela Sabia)圖片版權
Marcela Sabia

Image caption

巴西藝術家薩比婭(Marcela Sabia)一直在與社交媒體上分享插圖,並傳達有關在病毒大流行期間,如何保護心理健康的信息。

隨著一些國家開始放寬因為防治新冠病毒所施行的限制,心理健康專家開始注意到了一種正在發生的現象:人們對封鎖過後該如何生活的焦慮。

與此同時,對於現在仍生活在嚴格管制措施下的人們,他們也開始擔心管製過後的生活該如何繼續。

譬如,中國武漢是最先爆發疫情的城市,在4月初解除了封鎖。但是一些居民發現在實施封鎖後,要開始再出門活動並不容易。

一名教師汪妤(Wong Yu,音譯)在英國《衛報》上說:“封鎖的結束並不只是帶來喜悅的感受。”她解釋說,像她一樣,許多人心裡都對規則的改變感到矛盾。

“走到外面,看到一座城市重生,再次聽到它的喧囂,感覺很奇怪。”

許多人擔心當局是否可能過早解除封鎖,從而增加感染率。但是有些人也對將要恢復正常生活感到憂心。

  • 肺炎疫情: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或對心理健康產生深遠影響
  • 肺炎疫情:有情緒健康問題的年輕人如何照顧自己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儘管人們現在開始可以在武漢自由出行,但生活還沒有完全恢復正常。

封鎖措施下的生活

25歲的作家、心理健康和婦女權利倡導者巴蒂亞(Akanksha Bhatia)也一直在思考這問題。

她說:“放寬封鎖規定使我們大多數人感到不舒服。”

巴蒂亞在社交媒體上發布有關如何應對焦慮的信息。她也在與社交帳號的追隨者談論焦慮在居家隔離期間怎樣影響她的生活。

她在印度德里生活和工作,但在印度宣布全國封鎖後,她已搬回欽奈與父母同住。

她說:“這並不容易。”在宣布封鎖的這個月中,有一天她過得特別不好,哭了一整天。

“你所能做的就是告訴自己,一切終將結束。”

圖片版權
Ak

Image caption

令巴蒂亞擔憂的是將來如何重返正常生活。

像許多人一樣,巴蒂亞在封鎖期間也遇到了一些困難。但是,在疫情爆發前,也有一些事情引發了她的焦慮症,但因為她能夠與父母待在家裡,這能幫助她感到安全。

不過現在她擔憂的是將如何重返正常生活。

她說:“對於一個焦慮症患者來說,走出家門已經是奢求了。” “你必須重新適應,因為你已經失去了敏銳度。”

巴西藝術家薩比婭(Marcela Sabia)一直在與社交媒體上分享插圖,並傳達有關在病毒大流行期間,如何保護心理健康的信息。

圖片版權
Marcela Sabia @marcelailustra

Image caption

薩比婭常在她Instagram發布帶有正面信息的圖像

疫情爆發前,她的大部分工作都集中在關於“身體形像”上。

她說,自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她的焦慮感有所增加。她說:“最讓我擔心的是,我在之後的長時間內無法感到正常和安全。”

她又說:“我認為這種流行病會使人們神經過敏,並沉迷於疾病,這對我們的心理健康非常有害。”

這個議題在她的網路社群上主導了討論。她表示:“我的一些社交媒體追隨者分享說,由於病毒和隔離,他們正在應對焦慮和抑鬱症。”

“有些人擔心在隔離後,將再也無法在自己的家中感到安全,他們擔心一旦放寬隔離規定,他們將遭受恐慌症襲擊。”

封鎖的影響

但是,並非只有患有心理健康問題的人會受到影響。

慈善機構“英國焦慮症協會”(Anxiety UK)專門協助有心理健康問題的民眾。執行長利德貝特(Nicky Lidbetter)說:“待在室內很長一段時間後,回到戶外你會感到很奇怪。”

“也許你會對好一陣子沒做的事情失去了信心。”

她舉例說,譬如去需要面對面的工作會議,或擁擠的公共交通運輸工具。對有些人來說,除了擔憂會在這些場合感染風險之外,其實在疫情前,去這些場所就可能早就讓他們備感壓力或焦慮了。

她說:“這些事情對他們來說,在疫情爆發前就可能很困難了。因此在長時間的休息後,不得不重新回到這些活動,對這些人來說是非常具有挑戰性的。”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封鎖措施宣布後,人們開始恐慌地搶購衛生紙、肥皂和保質期長的食品。

此外,雖然有些人在相對舒適的家中過著安全的生活,但其他人則面臨困難和不安。譬如第一線的醫務人員,或那些試圖阻止其業務倒閉的人們。過去幾週,他們的工作可能十分忙碌而且壓力很大。

但因為疫情,所有人現在都有一個共同體驗:我們都在很短的時間內就經歷了變動。

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精神病學系教授泰勒(Steven Taylor)博士說:“這帶給人們相當大的壓力。”

“人們正在努力學著如何去喜歡封鎖的情況:靠著建築一個安全窩,也就是避風港,讓情況還可以忍受。”

他說,“諷刺的是,這反而會在將來帶來問題,因為人們會太喜愛封鎖的情況,對於將要離開家,回到戶外而感到憂心。”

泰勒是《大流行病心理學》(The Psychology of Pandemic)的作者,此書是在2019年底,也就是冠狀病毒在中國出現前幾週出版的。

他說:“在疫情全球大流行下,傳染病的蔓延和遏制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種心理現象。”

“並非僅是一些病毒在世界各地隨機爆發,人們的行為也同時決定病毒是否會傳播。”

“當人們十分害怕被病毒感染時,他們可能會做出自欺欺人或破壞社會的行為,譬如恐慌性購買和仇外心理的加劇。”

“從某種意義上說,心理上的‘足跡’大於醫療上的足跡。這意味著從心理層面上講,受新冠疫情影響的人數遠遠超過現在被新冠病毒感染的實際人數。”

提早開放

泰勒說,當政府放寬封鎖措施時,良好的領導十分重要,因為這能幫助人們對政策的變化感到安全和自信。

“為了幫助人們重新融入全球大流行後的生活,領導者需要與人們進行明確的溝通,譬如說“現在可以與人擁抱。去餐館也可以。 ”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現在街道上空無一人,但是當車流回歸正常時,人們又可能覺得噪音大得難以忍受。

“這些準則需要在人們的腦海中清楚地存在,這有助於減少不確定性,從而減少焦慮。”

有些人將他們所感覺到的情緒描述為廣場恐慌症(agoraphobia)的症狀,但這並不准確。

泰勒說:“他們說的症狀確實類似於廣場恐懼症,因為他們害怕出門。”

通常患有廣場恐懼症的人會因為害怕恐慌症發作而避免某些情況。

泰勒說:“這些人對封鎖結束後的生活感到焦慮,通常並非害怕恐慌症發作,而是害怕受到病毒感染而感到恐慌。”

如何應對冠狀病毒焦慮症

無論是否之前就患有焦慮症,還是因為全球大流行使你第一次感到焦慮,你都可以採取一些措施,以幫助自己度過因為封鎖措施帶來的挑戰,從而能避開一旦封鎖解除後的不必要調整。

利德貝特(Lidbetter)說:“人們發現改變非常困難。” “但這不是期望自己一天內就從0分上升到100分。如果發現很難回到日常生活的常規上,也不要對自己施加壓力。

“我們發現很難進入封鎖的常規中。因此,我們也有理由認為自己很難離開封鎖。”

她說,隨著我們開始經常離開家門,這將是一個“生理過程”,也將是個心理的過程。

“當我們到外面去時,所有這些外在刺激都會朝我們而來,這可能會導致我們過度敏感。”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封城後,西班牙的青少年被關在家裡已有一個多月。

她鼓勵人們在整個這段時間保持“溫柔和友善”。

“如果人們真的在焦慮中掙扎,並且他們已經發現了因為封鎖以及全球大流行確實加劇了他們的焦慮,那麼就該去尋求幫助。

“人們應該去看醫生,而不是一個人掙扎。”

她還建議人們,如果可以的話,與可信賴的朋友或家人談論他們的憂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