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全球蔓延 中美關係“進了重症監護” – BBC News 中文


特朗普與習近平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與習近平2019年6月在日本舉行的二十國峰會見面。

在特朗普和一些美國官員將新冠病毒稱為“中國病毒”的時候,美國主要媒體的駐中國記者遭到事實上的“驅逐”。美國媒體報導說,新冠病毒把美中關係送進了急救室。

疫情期間美中兩國互相指責,激烈程度有增無減,因為爭議已經涉及各自關注的核心利益和價值。就中國而言,一些國內外批評觸及中共的治理能力和政治合法性。而對美國來說,其國際領導地位正在受到嚴峻考驗。

中國實際上等於驅逐了《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和《華盛頓郵報》的所有駐華記者,還要求《時代》周刊和美國之音按照外國代理人登記其在華員工。

雖然此舉被視為中國對最近中國媒體在美國遭到限制的報復行動,但是美國主要媒體記者被中國驅離也引起許多西方媒體震驚。

在疫情全球蔓延,世界衛生組織和許多國家領導人呼籲國際合作的時候,特朗普刻意強調“中國病毒”觸及美國主流政治正確的敏感點,再次引起關於種族主義的爭議。

疫情考驗中共的統治

蘇聯前領導人戈爾巴喬夫曾把發生在1986年的切爾諾貝利核事故說成後來蘇聯解體的真正原因。現在中國政府的批評者也把武漢疫情比作中國的“切爾諾貝利”,意即巨大的災難暴露了中共專制制度合法性的缺失。

美國指責中國在疫情爆發初期反應遲緩,甚至掩蓋真相,最終造成了疫情大面積擴散,甚至漫延至全球。美國媒體報導,COVID-19病毒最初在2019年11月就被中國醫生髮現並上報,但受到官方壓製而耽誤了至少5個星期時間。

一月初武漢市中心醫院李文亮醫生和艾芬醫生因為傳播病毒傳染危險性的消息分別被武漢公安局和所在醫院訓誡,他們被警告不要“造謠生事”。

武漢作家方方在她著名的日記中記錄了大批武漢人死亡的慘狀。這位被譽為“武漢良心”的作者說,“說出真相的李文亮,受到責罰,丟了性命,到死都沒人向他道歉。這樣的結果,今後是否還會有人敢說?…… ”

方方不僅批評中國信息不透明和故意隱瞞真相,控訴官方的宣傳,還指出中國存在禍國殃民的極左分子。

李文亮感染病毒去世後,許多活動人士聯署公開信,呼籲當局開放言論自由。批評者把李文亮醫生的遭遇說成中共專制下中國人生活的縮影。

  • 從“中美國”到新冷戰:美國如何面對中國“舉國體制”
  • 英國脫歐後外交政策大調整 如何在中美間站隊

美國《紐約時報》報導說,武漢疫情爆發對中共統治合法性和治理能力形成前所罕見的巨大挑戰。

顯然在中共領導人充分認識到疫情危險及其政治風險後,開始動員舉國之力遏制疫情。於是習近平在1月底提出要不惜全力“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

爭奪世界領導地位

週四(3月19日)的報導說,意大利新冠疫情死亡病例數字已經超過了中國,而中國本土當天沒有出現一例確診病例。自12月疫情在武漢爆發以來,中國已經由其他國家避尤不及的疫區變成了嚴防外國輸入病毒傳染的相對安全的地方。

中國當局傾舉國治理似乎成功地控制了國內疫情,當初面臨的製度疑問在當局現在的宣傳敘事中變成了製度自信。另外,北京在疫情傳播到150多個國家的時候,向其他國家運送醫療物資和抗疫經驗,積極宣傳舉國體制的優越性。

中國積極推進國際合作的做法同特朗普政府”美國優先”的單邊主義作法形成了鮮明對比。因此美國評論員警告說,新冠疫情危機凸現了美國國際影響力衰落,中國正乘機努力爭取國際領導地位。

美國《外交》雜誌作者坎貝爾和多希(Kurt M. Campbell,Rush Doshi)將這次新冠疫情危機同1956年的蘇伊士運河事件相提並論。

1956年的蘇伊士運河危機導致英國艾登政府垮台,加速了英國非殖民化過程,象徵著英國作為全球性大國的衰落。坎貝爾和多希評論說,美國如果處理不好這次危機,美國的全球霸主地位也會受到同樣的挑戰。

《外交》雜誌文章承認這次病毒疫情令美國措手不及。特朗普政府過去削減了美國防疫應急機構的經費,現在美國沒有足夠多的病毒測試裝置,實施病毒檢測滯後。所有這些問題被中國媒體渲染,客觀上加強了中國對外宣傳的說服力。

作者認為,中國能夠大量向諸如意大利,塞爾維亞,伊朗和非洲國家提供防疫設備,而美國未能像在過去對付埃博拉疫情時那樣發揮國際領導作用,主要原因就是美國產業外移,在工業生產鏈上過度依賴中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武漢一間臨時醫院的病患陸續出院,醫護人員進行清理工作。

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生產了全世界N95口罩的一半,而美國國家戰略儲備的口罩/專業面具只能滿足10%的需求量,美國抗生素市場95%依賴中國。

英國“脫歐”的作俑者,右翼政界人士法拉奇(Nigel Farage)最近(3月18日)在美國《新聞周刊》撰文也強調了類似的觀點,即西方的產業供應鏈過分依賴中國,讓中國能夠利用這次危機擴大世界影響,甚至把影響力擴大到了歐洲。

和特朗普以朋友相稱的法拉奇還強調,西方不僅要警惕病毒威脅,更要警惕中共的專制主義以及他們試圖壓制世界批評聲音的企圖。他說中國是個有自己長期目標的意識形態國家,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並不是西方的朋友。

.